首页 > 玄幻魔法 > 这个武圣过于慷慨 > 第301章 是东岚国的人抢你,与我秦近扬何相干?

第301章 是东岚国的人抢你,与我秦近扬何相干?

2022-11-26 作者: 百里飞衡
  第301章 是东岚国的人抢你,与我秦近扬何相干?
  秦近扬丹田空虚,真气越来越难以为继,突然,他眼珠子一亮。

  胜原截……他回来了。

  虽然自己身上还有丹药,但这鬼地方丹药稀缺,吞一颗就少一颗,根本舍不得吃啊。

  明明是杀你胜谷国的夺舍虱,却要吃我中州的丹药,是什么霸权道理?
  不合理。

  一定要吃胜谷国的丹药,这才是一个完美的闭环。

  再演演?
  秦近扬戏精上身,开始表演体力不支的戏码。

  然而,还不等秦近扬彻底入戏,一颗丹药已经从大阵外飞过来。

  居然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味道。

  这……

  胜原截,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小子是个厚道人,是个够意思的好人。

  秦近扬随手就捏住了丹药,他也没有耽误时间,嗓子干吼了一句,就一口把丹药吞下,全程行云流水。

  这个节骨眼,他也不怕胜原截会下毒。

  在这鬼地方,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一切都来不及。

  至于如何解释自己明明中了毒,但还知道吞丹这件事情,直接不解释。

  你胜原截如果怀疑,那我直接抢走两颗甘壶果逃跑。

  很明显,胜原截并没有怀疑。

  或许,他认为武者吞丹,是一种本能,类似于猛兽进食。

  杀!

  丹药入腹,丹田里的真气在急速恢复。

  这丹药厉害,不简单。

  甚至,都不弱于史英南给他的那几颗。

  能多吞一颗,都是血赚。

  ……

  “殿下,会不会太冒险……这畜生居然还知道服用丹药,会不会有诈?”

  护卫队长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里,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

  可惜,他现在已经被判定成史上最蠢的蠢货,别说提出建议,可能连呼吸都是错。

  如果不是胜原截白白把丹药送给应关三,他都做好了当哑巴的准备。

  忍不了了,不得不问。

  应关三吞丹的瞬间,队长的心也随着发生滔天地震,总觉得事情不妙。

  “冒险?呵呵……用得着伱去冒险吗?”

  胜原截反问道。

  其实他并不是没有考虑过风险。

  但风险又如何?

  一个山穷水尽的三品,能翻起什么风浪?
  虽然他自己也已经筋疲力尽,但还有不少透支精血的手段,一旦大阵里有变化,他可以随时恢复到巅峰。

  但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从前至后,接近一个时辰时间,应三观全程都没有休息过,他一直在斩杀夺舍虱,机器傀儡也不能如此生猛啊。

  接近300只了。

  哪怕是残缺的夺舍虱,也足够活活累死一个三品大圆满。

  不对。

  累死两个三品大圆满都不奇怪。

  自己道诡剑法大圆满,肚子里不知道吞下多少丹药,最终才打残这么多夺舍虱。

  仅以目前彰显出的实力判断,其实应关三要超过自己。

  虽然很难接受,但胜原截也不得不承认。

  都已经杀到这种地步,他如果还能留有余地,那他根本就不是弟子,他完全可以去当座师。

  “咦……剑快毁了……把你的剑扔进去!”

  突然,胜原截又察觉到一个问题。

  应关三杀戮时间太久,他身上那柄重剑已经弯曲,大小不一的豁口到处都是,想继续斩杀下去,必须得更换兵器。

  “殿下……这……遵命!”

  队长愣了一下,刚要开口说话,可胜原截眼神冰冷,表情已经不悦。

  他急忙遵命。

  ……

  大阵内。

  秦近扬手里的兵器确实来自东岚国护卫。

  重剑就摆在尸体旁,表面光泽如新,仿佛连血都没有沾染过。

  夺舍虱不玩野蛮玩计谋,它们要用护卫的尸体当诱饵去布置陷阱,所以尸体保持完整,身旁兵器也没有被摧毁。

  初次拿到重剑,秦近扬的内心其实疑惑过。

  重剑就是用岁分在进山前兑换的普通货色,但品阶不重要,重视的是重剑的成色。

  太新了。

  可以说光洁如新,没沾过一滴虱血,没有一条划痕。

  这代表东岚国根本就没有使用过重剑。

  你们来自东岚国,你们有自己的绝世武学,你们有宝器,你们瞧不上重剑,都再正常不过。

  但问题就在于你们既然不用,那兑换重剑干什么?
  单纯想尝试负债累累的滋味?

  难以理解。

  在第一区,东岚国的成绩也极其诡异。

  三个护卫没有成绩,只有高闲路杀出全场最高记录。

  也难怪三个护卫的重剑原版原漆,剑都没染过血。

  虽然东岚国处处透着诡异,但秦近扬也懒得烧脑分析。

  周水章死后留下的重剑已经开始损坏,他捡到便宜,正好和衣服配套成全套装备。

  秦近扬好几次感慨重剑的韧性。

  也幸亏是全新,如果是周水章那一柄,可能早就废铁了。

  可随着夺舍虱越来越凶,东岚国这柄重剑,也到了即将要报废的临界点。

  新的难题再次出现。

  一旦重剑报废,艘木匕首便有了暴露的风险。

  这木剑本就来自胜谷国,稍有不慎胜原截就会辨认出来。

  一旦木剑暴露,那这仇恨就结深了。

  可恶。

  大阵内部被胜谷国清扫的干干净净,根本没有武者的兵器遗留下来。

  甚至,这大阵里都不可能有中州武者存在。

  秦近扬很久之前就看上了队长背上的重剑,这柄剑也是在终点兑换而来,但和东岚国的大众货色截然不同。

  这柄重剑添加了一些其他珍贵金属,价钱要昂贵不少。

  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队长手里的重剑,要更加坚韧锋利。

  秦近扬大脑运转,开始酝酿抢剑计划。

  成功率肯定是有。

  但不高。

  罢了,世界上不可能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万一暴露,大不了跑路。

  ……

  嗖!
  秦近扬脑海里的算盘还没有打清楚。

  突然,护卫队长解下背上的剑,然后依依不舍的朝着自己扔过来。

  对。

  诡异的行为,让秦近扬虎躯一震,失神了一瞬间,他急忙恢复到癫狂状态,刚才差点露了馅。

  这队长在干什么?
  送财童子?

  呵呵呵……

  明白了,肯定是胜原截担心第三颗甘壶果。

  厚道人,永远都为人所想,永远都细心细致,要不说别人优秀呢。

  胜原截,你可以的。

  ……

  重剑斜着插在身前不远处。

  但秦近扬没有着急去换剑,那样显得自己不够失智。

  疯子,得有疯子的行为逻辑。

  秦近扬戏瘾来了,又一次开始飙演技。

  他依然保持着杀戮节奏,但之前尽量在保持重剑的耐久度。

  现在则不同。

  同样的频率,秦近扬专门要摧毁重剑。

  之后后续拾取新剑,也很简单。

  他会无意中被夺舍虱逼迫,突然一个不留神就抓住一柄剑……之后,就是重复的杀戮。

  ……

  一切都朝着秦近扬的导演的方向进行。

  秦近扬成功拿到新剑,开始了崭新的杀戮时代。

  一个优秀的演员,要足够贪婪。

  秦近扬变本加厉,动不动就气血亏空,动不动就体力不支。

  胜原截咬牙切齿,这是他丢进去的第六枚丹药。

  如果不是第三颗甘壶果已经成熟了九成,他已经在思考是不是应该放弃。

  东岚国畜生的消耗太过于恐怖,这是胜原截没有预料到的状况。

  莫名其妙付出七枚重要丹药,谁心里能好受。

  唯一的慰藉,就是三颗甘壶果。

  三洗有望。

  铸造如此根基,我胜原截七品有望。

  队长目睹胜原截又丢进去一颗丹药,头皮都已经麻了。

  他总觉得事情不正常,他认为截殿下陷入了赌徒的心态里,目前是难以自拔的状态。

  其实有两枚甘壶果,稳扎稳打,是最稳妥的手段。

  可偏偏截殿下酷爱剑走偏门,从小到大都擅长冒险豪赌。

  也不知道这次是赢还是输。

  ……

  大阵外的空气都已凝固,三个护卫的心里满是忐忑。

  胜原截微微眯着眼,表情淡漠,犹如一个稳操胜券的大将军。

  这副表情,他偷偷在镜子前练习了很久很久,是在模仿高国师。

  从小到大,高国师都是胜原截最崇拜的老师,那副从容不迫的深情,无数次让胜原截的心都安定了下来。

  夺舍虱数量足够。

  东岚国这个皇子实力也够。

  第三颗甘壶果,根本就没有失败的可能。

  我是被命运照顾的皇子,我是胜谷国未来的皇帝,我安排妥当的事情,不可能出乱子。

  ……

  大阵内。

  秦近扬根本不知道外界的忐忑。

  他只能确定,自己的状态已经到了巅峰极致。

  胜原截的丹药岂止是厉害,简直是厉害到没边。

  秦近扬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根本没有偷藏丹药的想法,每次骗过来,都如恶狗一样,直接一口吞下,根本连丹药的样子都没有看过一眼。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也恢复不到巅峰。

  但秦近扬的丹田与众不同,真气量是其他武者的数倍。

  丹药药效可以发挥到巅峰极致。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第三颗甘壶果成熟在即,秦近扬表面浑身鲜血,已经奄奄一息,可事实上,他的状态和刚刚踏足第二区时一模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近扬感觉尘封已久的丹田钟都有了些许的松动。

  可惜,二洗九成之后,哪怕进一星半点都难如登天,所以作用不大。

  ……

  大阵里只剩下14只夺舍虱。

  这时候,第三颗甘壶果成熟。

  胜原截和三个护卫早已经制定下详细计划。

  几乎是甘壶果成熟的瞬间,大阵立刻溃散,三个护卫配合娴熟,第一时间解开大阵,让胜原截能以最快的速度拿走甘壶果。

  里面的畜生虽然濒死,但毕竟是个不稳定因素。

  这一次,胜谷国配合完美。

  队长的瞳孔收缩成针尖,仔仔细细盯着秦近扬,他心里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总觉得,胜原截这一次可能会吃亏。

  但他不敢表达悲观情绪,害怕影响截殿下的气运。

  但愿,是自己在胡思乱想,是自己脑子愚蠢。

  一切顺利。

  队长亲眼目睹胜原截入阵,一切顺利的话,不到一个呼吸时间,截皇子就可以拿走三颗甘壶果。

  可惜……

  世界上的事情,哪有那么多一切顺利。

  胜原截距离甘壶果固然很近。

  但任何事情都最怕比较。

  还有一个人,比胜原截更近。

  ……

  胜原截闪电入阵,而在大阵里,秦近扬同样酝酿着逃亡路线。

  敌人冲进来的瞬间,秦近扬身前的夺舍虱立刻就爆炸开来。

  秦近扬使用了驱逐药水。

  夺舍虱窜开的刹那,干扰了胜原截的速度。

  就这眨眼时间,三枚甘壶果已经全部到了秦近扬怀里。

  他转身就跑。

  “畜生,你敢!”

  胜原截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

  他心里本来就有预案,虽然心里怒到极致,但基本的理智还在。

  绕开夺舍虱后,胜原截紧追不舍。

  他不怕秦近扬逃。

  连杀300多只夺舍虱,你就是四品大圆满,也得累成死狗,你逃不了多远。

  然而,他低估了东岚国武者的卑鄙。

  临走前,秦近扬又丢过来一枚药水。

  这枚药水的作用,是吸引夺舍虱。

  其实两枚药水都来自死尸,杜早其赠送的那两份,还在秦近扬身上。

  ……

  秦近扬成功逃离。

  胜原截根本没想到对方如此卑鄙。

  可大量夺舍虱汇聚过来,他根本不可能瞬间绕开。

  最终,胜原截只能眼睁睁目睹人影消失。

  该死。

  轻功很厉害,比自己想象中厉害十倍。

  自己被算计了,这畜生在大阵里根本就没有使用出全力。

  噗!
  胜原截气急攻心,嘴里的鲜血再也压不住,终于一口喷了出来。

  “殿下,怎么办!”

  另外两个护卫去猎杀周围的残缺夺舍虱,队长跑过来,满脸忧愁。

  唉。

  我就知道会出意外,我总觉得应关三不正常。

  现在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三颗甘壶果,居然一颗都没有留下,白白便宜了东岚国。

  我的兵器。

  数不清的丹药。

  300多岁分。

  全部便宜了东岚国。

  这事……

  唉……

  ……

  “一会我留个标识,你们三个速速来找我,路上别耽误时间!”

  胜原截咬牙切齿,狠狠往嘴里吞了一颗绿色丹药。

  他的眼睛又一次出现燃烧状态。

  “殿下,您的眼睛!”

  队长焦急道。

  来规鹿山之前,高国师已经提醒过,这枚丹药只能服用一次,如果强行第二次,有可能造成眼睛永久损伤。

  殿下这是疯了?

  “我胜原截还不至于被一颗丹药残害……我去去就来,他逃不掉!”

  嗖!
  话音落下,胜原截迈开双腿,以最快的速度朝前方掠去。

  秦近扬消失的瞬间,胜原截在其衣服上留下了一种留香味道,只要顺着香味寻找,很快就可以追踪过去。

  刚才胜原截要恢复真气,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狂奔的路上,胜原截还在暗中对比自己和应关三的速度。

  很遗憾,对方很强,是自己望尘莫及的水平。

  东岚国……

  深不可测啊。

  大家都是皇子,你凭什么如此出类拔萃。

  ……

  秦近扬来到一棵树上。

  树上藏着一具尸体,走之前,秦近扬用真气覆盖护卫,让他尸体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模样,和刚死时一模一样。

  三下五除二,秦近扬把自己的乞丐装穿上,又以闪电般的速度,把护卫服重新物归原主。

  就连刚才在大阵里负伤的位置,秦近扬也重新给死尸增添了一遍……在气血的逼迫下,死尸居然和活人一样,伤口里有鲜血溅射出来,乍一眼看去,伤口明明就是生前的残留。

  这些手段,都是在京都地牢的收获,刑部栽赃嫁祸,给尸体保鲜,给尸体增加伤口,都是基本操作。

  还有来自胜原截馈赠的优品重剑,也一起放在尸体掌心里。

  可惜了宝剑,虽然有了些缺口,但还能支撑很久,甚至支撑到第四区都不是没有可能。

  可惜,自己要物归原主。

  尸体自己的重剑,已经在大阵里被摧毁,秦近扬转身离开,临走前,他又重新拿走周水章的那一柄。

  此时的秦近扬,和刚来第二区时一模一样。

  万事俱备。

  尸体仿佛是逃命到树上,最后内伤爆发,一命呜呼。

  胜原截留下暗香,秦近扬并不是没有察觉。

  厚道人,你也不容易。

  留个悬念给你吧。

  是东岚国的人抢劫你,我秦近扬光明磊落,从不装神弄鬼。

  ……

  秦近扬朝着反方向悠然而去。

  突然,他远远嗅到一股奇异的檀香味。

  有人?

  秦近扬下意识藏在树上。

  果然有人。

  很快,三个人影出现,他们脚步匆匆,似乎在追逐着什么。

  “高闲路?”

  秦近扬愣了一下。

  踏破铁鞋无觅处,刚才还念叨东岚国,没想到转眼就见到本人了。

  看样子,高闲路是在寻找护卫的踪迹。

  “胜原截和高闲路,不会遭遇在一起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