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 > 第146章 披甲舞剑乱春秋

第146章 披甲舞剑乱春秋

2022-05-22 作者: 海客无心随白鸥
  第146章 披甲舞剑乱春秋

  天者用剩余的部分神力,于奇异空间之中创造出死国,而地者则将己身神躯散离,化作死国的大地,之后更是把自己的灵魂与精神扩散到大地,变成一个巨人扛起地罪岛。

  即便如此,死国仍然是一片混沌荒芜,毫无生命,眼前只有黑白两种颜色。

  天者运用智慧,以再生魔法搭配残余神力,创造四尊、六魔女、魖族、蚘族、貔族、甚至其他各样恶魔生命种子,并且留下禁断血印。

  死国生命与文明,自那一刻诞生。

  天者虽创造了死国,但死国那有限资源,让其为使死国脱离贫瘠,避免死国步向灭亡,不惜采取残酷的牺牲法则,让三族于荒地繁衍,任三族自相残杀,最强者可登上地罪岛,享受应有的资源。

  三族中,魖族是战斗力最强的种族,但数量最少,生育艰难。

  蚘族的数量及战斗力都是处于中庸。

  最低下的貔族数量最为庞大,可战斗力偏低落。

  阿修罗的名字,也不是天者所赐,而是来自魖族子民的崇拜。

  战神称号,以阿修罗重伤出现在苦境来看,应该还没有被冠上。

  阿修罗在一统三族的过程中,经由不停的征战与负伤,身上染上了无数种族的血液,以至越来越污秽而充满毒性,最后连自己的血都变成致命的武器,号名,万毒圣血。

  他重伤出现在这里,便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重大的失败,被他族千军万马围杀,最终突破自身极限施展空间魔法,方才重伤逃至苦境。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让阿修罗顺利突破至太易之境,但他在苦境,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羽天休伊,或者说——

  “需要我请你出来吗?”

  上天界医神,武神独千秋至交,剑谪仙好友,鬼之铸师——玉龙隐士岳云深。

  方才气机外放之时,蔺重阳便注意到了他,而岳云深也通过外放的气机,确定了蔺重阳的位置。

  话音落,清脆铃声响起,遥见一人身姿,徐行而来,青发高束,青衫轻扬。

  “一念风云惊莫测,天意难违转星斗;一步江湖岂归去,披甲舞剑乱春秋。”

  玉铃杖点地,飘带翻飞,引得风云色变,使大地重获生机。

  “玉龙隐士岳云深,久仰大名。”

  此番事情虽然很有趣,但蔺重阳并没有打算插手,阿修罗的性格是很不错,可惜,死国战神做不了死国的主。

  死国能做主的,从始至终都唯有死国之天,就连后世的死国之神,也不过是一名过客。

  哪怕阿修罗继承了天者与地者的优点,但魖族生来的缺陷,就算是魖族之首亦无法避免。

  若是蔺重阳不插手,那后续的故事,还会如记忆中那般。

  重伤昏迷的阿修罗,被一名神秘的鬼之铸剑师羽天休伊所救,而羽天休伊,也不知晓阿修罗的真实身份。

  起码在最初之时,肯定是不知道的,只是欣赏其英勇不屈的性格,因为阿修罗哪怕重伤如此,依然一声不吭,不皱一下眉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成为莫逆之交,羽天休伊全心全意医治阿修罗,并且帮他在手骨上植入了战火,那是羽天休伊精心打造的结晶,可以任意变化形态。

  在了解到阿修罗重伤的原因时,羽天休伊建议他学习战火,在作战时带上隐藏自己的面具,永远不要让敌人,透过眼睛了解自己的想法。

  在得知阿修罗来自死国,并从他口中,得知死国是怎样的国度后,羽天休伊便做下计划。

  这是立场问题,在蔺重阳看来无可指责,站在苦境的立场上,死国内战,要远比两境之争更好。

  一者,死国内部消耗,就算将来再大举入侵苦境,威胁亦会减小不少。

  二者,如果阿修罗能够成功,说不定能为两境之间,谋得和平共处之机。

  羽天休伊,或者说玉龙隐士,借阿修罗重伤反应不及,设局让其身上万毒圣血“误杀”,使阿修罗痛心后悔却为时已晚,也改变了阿修罗的一生。

  最终,不明真相的阿修罗,为自己打造了代表罪恶的面具,一方面希望永远记住自己的错误,另一方面希望能够终止死国战火。

  但从宏观上看,阿修罗来到苦境,非是巧合,而是注定,传说中,逆神七皇之一的狼首银犽皇,此刻應當已是天命所归。

  從记忆中的信息可知,后世的七皇天命,其中不少人都与岳云深关系匪浅,一切早在冥冥之中注定。

  虽然对蔺重阳来说,所谓的逆神七皇,根本算不上传说。

  反而是阿修罗的命格,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应当会在后世,被死国之神以自身权柄,为其赋予不死不灭的特性。

  “儒圣明德主事,久仰了。”

  对于身份被叫破,岳云深并不讶异,他虽不在江湖上行走,两人却有一个共同的好友,剑谪仙。

  令他讶异的是,对方肩上的狱龙,以及那几乎快要察觉不到的御天龙气。

  在上天界的历史记载中,神辕帝龙王与黑宙狱龙皇,曾因争夺共生龙珠而下界,从此不知所踪。

  现在,他似乎找到了线索,不过两人现在还没什么交情,冒然询问可能不太合适。

  “既然你在此处,那此事我便不插手了。”

  相较于还不是完全体的死国战神,蔺重阳对死国本身更感兴趣,或者说,是对死国天地有想法。

  “主事知晓相关的信息?”

  岳云深亦非易与之人,从蔺重阳对此事的态度,便判断出对方一定知道些什么,若否,绝不会是这种兴致缺缺的模样。

  听得岳云深之话语,蔺重阳意味深长的说道:
  “瞒者瞒不识,与聪明人打交道就是麻烦,但,我为什么要告知你?”

  两人相遇是巧合,此番事情则是借口,对方之目的,他一目了然。

  “主事此言差矣,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簡单的一句话,让岳云深确定了蔺重阳的态度,对方既然没有直接走人,那一切就明了了。

  “若是我没有记错,你我素昧平生,此刻更是初次见面,又是几时交的朋友?”

   接下来是死国线,作为资深死国爱好者,这方面我用的是火灾前的原始设定作为基础,然后进行了一点点的补全。

    至于说水了点,emmm,听我狡辩。

    我这叫给广大书友深度分析介绍死国,毕竟看剧的都不一定看设定,更何况还有新剧入坑,没看过这部分剧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