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前尘尽消

2022-05-21 作者: 海客无心随白鸥
  第144章 前尘尽消
  真要细究的话,女帝后魃一事,知道内幕的人并不多,除了几个当事人外,也就只有蔺天刑这个长辈。

  但蔺重阳仍然选择与君奉天摊牌,个人性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最直观的收益,便是今后若有人拿这个说事,那么背后之人的身份,直接就能确定,然后被蔺重阳安排君奉天找上门做掉。

  至于说师弟一家的事情,及至女帝后魃形神俱灭,就已经算是完结。

  多余的事情,蔺重阳不会允许发生,因为,关爱不等于纵容。

  血河战役之后,三教休养生息,再过不久,便是属于下一代的时代。

  就像前面所说的,以此作为分割,往后便不会出现,波及整个神州的战事。

  儒圣明德一脉第三代的领头人,蔺重阳也已经定好了。

  ………

  十岳峰顶,无上之殿。

  “御命丹心君奉天,你真有心留在儒门?”

  半空中,金色的光球之外,儒辉氤氲,更有三环圣字皇令流转沉浮,蔺天刑威严的声音响起。

  既然说了让他们自己解决,以他皇儒无上的性格,自是不屑于去听后辈的讨论。

  自家臭小子的处事手段,他少说也能猜个七八成,君奉天没被打击到,他也很欣慰。

  但,一码归一码。

  “是,因为我有事相求。”

  君奉天加入儒门是一回事,相求之事却是另一回事,同时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要我施恩,必须承接皇天之行而不倒,你有这个能耐吗?”

  在君奉天闯过第一道后,蔺天刑就直接出手,把他转移到了昊正无上殿。

  就这,还是为了让他们两个先见一面,后续交接工作也简单,不然君奉天刚从粹心殿出来,就直接到昊正无上殿了。

  “现在还没有,但总有一天,我会击败你。”

  虽然面对的,是他敬佩的前辈,但君奉天依然对自己有信心。

  “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但你决意留在儒门,当真是他所乐见吗?”

  “蔺天刑前辈,莫再刁难了。”

  “臭小子,接下律典,皇儒在上,赐封号,法儒无私。”

  话音落,一本两寸厚的书册,自金色的护体玄关光中飞出,牢牢落在君奉天手中,而后,蔺天刑继续说道:

  “莫忘初心,秉持信念,从今以后,你便是法儒无私,还有,律典上的内容要记熟。”

  这本至衡律典,就是当年蔺重阳和夏戡玄编的那本,在后来的日子里,又稍微完善了一点。

  厚度也就从原先的一寸,涨到了现在的两寸。

  ………

  光阴如梭,岁月偷换,昊正第一道的交接非常顺利。

  夏琰把工作岗位交给君奉天,又把原先负责的事务,全丢给蔺重阳,之后直接宣布退休,然后带着纵横子回了文风谷。

  这叫什么?这叫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他人。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不管是帝龙胤,还是凛若梅,亦或者纵横子,都有或是身份,或是性格的因素在内,不太适合做第三代的领头人。

  而且,韬略和策论方面,也确实非是蔺重阳的强项,纵横子既然在这方面的天赋很好,那自然是要在更擅长这方面的长辈身边学习。

  反正都是儒圣明德一脉正统,跟谁学不是学,就比如现在。

  德风古道校场。

  叮叮叮叮——!
  校场之上,两道身影交织,金铁激鸣之声,伴随耀目寒光,响彻不停。

  “若是只为杀人,出剑只需快、准、凌厉,再附上足够强的剑意,便能无坚不摧。

  剑海无涯,而人之精力有限,要适当做出取舍。”

  蔺重阳剑指递出,一边给对面之人喂招,一边以意传意,为其阐述剑道理念。

  “明白!”

  险之又险的避开攻势,夏承凛出言同时,重整攻势,再度向蔺重阳攻去。

  “话虽如此说,但非是让你放弃技巧,而是要学会精简招式。”

  蔺重阳话语方落,夏承凛便发现,任凭自己招式如何改变,均在对方掌握之中,然后,被更精更妙的同一招式,恰到好处的拆解击破。

  交锋上的劣势,夏承凛并没有在意,因为本来就不存在打赢这个概念。

  他心中明白,自己不仅要精簡招式,更要去悟,通過交锋去悟其中的精髓。

  蔺重阳的劍,精髓都在心与意上,招式与威力都是顺带的。

  随着时間的流逝,夏承凛在招与意的双重压下下,已是逐渐适应了如今的交锋强度。

  然而,再来一招却是更加精妙,伴随一声剑鸣,胜负判定。

  “好了,此番就到这里吧,再练下去,你身体会吃不消。”

  剑意射出,性能逆转,蔺重阳出言同时,帮助少年将紊乱的气息抚平。

  少年将额头的汗水拭去,随后出言:“我明白,多谢师尊关心。”

  夏承凛,文风谷掌门夏戡玄之孙,同时也是蔺重阳的关门弟子,儒圣明德一脉第三代正统。

  本来蔺重阳也是看好夏承凛,自上次从南域归来之时,路过拜访文风谷,他便心里有了数,不管是身份还是性格,这小子都是最合适的。

  若说意外,师叔直接给他送来当徒弟,就挺让他意外的,不过也不是什么问题,更加名正言顺了而已。

  同时,蔺重阳也没打算再教徒弟了,三个已是足够。

  “昔年师叔将配琴传我,如今我将它传你,承凛,不需要给自己太多压力,闲暇之时,可以多弹弹琴,多看看书。”

  话音落,只见灵霄独幽凭空而现,落在夏承凛身前,是长辈的期望与关怀,亦是信念的传承。

  也就是说,虽然蔺重阳才继任不到四百年,但下一任主事,已经如他当年一般,算是内定了。

  “多谢师尊。”

  长辈赐,不能辞,夏承凛再次道谢后,将琴与剑一同收起,其中代表的意义,他虽然年少,但都明白。

  夏承凛,你要肩负起儒门的未来,不能让师尊与一众长辈失望,少年在心中这样告诫自己。

  “去休息吧。”

  “是。”

  目送少年离去,蔺重阳想着师弟前日传回的信息,估算着魔始几时动手。

  师弟本体虽在窈窈之冥,但有化体在鬼狱,仍然可以自由传讯。

   君奉天的处理方式就这样了,虽然说从仰卧起坐开始,这个角色就开始各种“我不能倒下”,但是在没崩之前,我还挺喜欢他的。

    江湖嘛,就这样,多姿多彩,主打一手人情世故,我这算拉满了。

    有些台词不太符合重阳人设,就没往正文里写,比如说君奉天这个人,如果你做的是对的,就算做掉他全家,他也不会说什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