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会演戏啊 > 第173章 我在想,相夫教子的事情

第173章 我在想,相夫教子的事情

2022-05-23 作者: 小时光恋曲
  第173章 我在想,相夫教子的事情

  蔡益农来之后,整个事情成为了虚惊一场。蔡和王两人很早就认识,有交情,连带着糖人和华夏影视两个公司间也有渊源。

  糖人早期的电视剧,主要投资人就是华夏影视。06年老胡车祸,事业停摆的时候,糖人资金周转不过来,差点成为华夏影视的子公司。

  有了这份情在,就算方沂作壁上观,诗施但凡亮出身份,也不会受到什么委屈。

  蔡益农弄清楚怎么一回事后,一边道歉,一边暗暗的推了诗施一把,“他俩其实是谈着的,年轻人比较冲动,不顾忌后果,他肯定是认识你的……我们这个圈子,哪里还有谁敢不认识王总?”

  “方沂你好像还不到二十吧……”蔡益农不等方沂回答,就自己接话道,“对,就是没到二十,王总不要和年轻人计较。”

  话间,诗施配合的靠在方沂身上,做出被撞破了的害羞小女生模样。

  王忠磊得了台阶,表情好了很多,他被蔡益农招呼着离开,回头还对方沂说,“这圈子就这样,而且我算很有风度,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这小妹妹是糖人的艺人,一般人奈何不了她。”

  “——那也是仰仗了王总的情!”

  蔡益农带着这瘟神一起走了,只剩下方沂和诗施两人。

  诗施现在大方了很多,她直说道,“谢大侠相助,小女子不知何以为报……”一仰头把酒完全喝光了,弹了一下玻璃杯,“叮”一声响。

  方沂:“是我害你陷入到这种尴尬。”

  他指的是让诗施拿两杯酒,看上去像游荡着等机会的小野模。

  诗施不满意的摇头,“各论各。”

  又说,“啊,这酒真好喝,你等着,我还要去拿……两杯酒。”

  方沂怕她再被人误会,“我跟着你一起。”

  诗施当先在前面走,感觉自己的脸非常发烫,忍不住用手背去抚摸,心里道,到底是酒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

  ——————

  “你说,方沂毫不犹豫就打断了王忠磊?”

  “是的。”

  回糖人公司的路上。异父异母亲姐妹俩谈论起了刚才的事。

  蔡益农道,“难道方沂喜欢你?他不是和柳蜜在一块儿吗?”

  诗施因为喝太多酒,不得不躺在车沙发上,语速缓慢的强调,“他喜不喜欢柳蜜我不知道,他肯定不喜欢我。”

  蔡益农品了品这妹妹的语气,忍不住笑,“我知道你喜欢他了,就算是以前不喜欢,现在也喜欢了。让我年轻十岁,我也要喜欢的。嘴里夸耀的男人多了去了,但愿意做的男人太少了。”

  “是呀,小女子无以为报,也不想来生了,这世以身相许就成了……可惜呀,夺人所爱,我真的做不出来呀。”

  诗施说着,翻了个身,眼睛半闭半睁,“我当时吓坏了,怕他被封杀,我想着,要是他因为我毁了前途,我是不是要对他的后半生负责?”

  蔡益农解释道,“方沂能做导演,演技也过硬,他和一般偶像还是不太一样的……不买王忠磊的账也没什么,最多路难走一点,不至于毁前途。不买华夏影视账的多了去了,郑小龙这次颁奖不就没给面子吗。”

  “但我还是想要负责。啊,我好恶毒,当时特别怕,可等一切平静下来了,我却那一刹那真的想他被封杀了算了,断了他的念头。我也退圈,两人去过日子吧。”

  蔡益农调侃她,“你想的美。”

  但隔了会儿,又认真的说,“从这件事情上,你可以看出来方沂和柳蜜的性格南辕北辙,我不知道柳蜜为什么会喜欢他……但是,他们合不来,我也不相信柳蜜会变成大善人,但我知道你从小家庭条件好,你是很善良的,也没太大野心。”

  但没有等到回答。

  “诗施,跟你说话呐!”

  “——我在想,相夫教子的事情。”

  蔡益农把车窗户打开,“你是有点喝多了,你清醒一点。”

  ——————

  以前说过,白云兰奖代表的是行业认可,因为专业人士的评价权重较高。方沂回剧组之后,俞非虹带着一帮人小乐了一把,庆祝他“得到认可”。

  又找理由,在剧组转移场地到香格里拉后,玩闹了几个晚上。

  方沂本来以为是俞非虹眼看着戏要结束了,放飞自我,故意拖慢进度最后过一把导演的瘾。然而,连着拍几次策马奔驰的戏份,却重拍了又重拍后,他终于意识到。

  “俞非虹没拍过这种戏。”

  方沂叫来了于容光。

  于容光点头,“她没拍过,但她看过,所以她要拍特别唯美的镜头,可是她自己拍不出来,那就用了老办法……”

  “是的,老办法,一个镜头磨一天。技术不行,熟练度来凑。”方沂答。

  于容光这天也穿了戏服,饰演方沂手底下的某打手,还没来得及换——这哥们做监制有个习惯,就是凡是他监制的片子,他都要上去演个角,不论主次。

  他拍了拍脑袋,“做导演,可不是勤能补拙啊。不是架了个滑轨,跟上人骑马的镜头就完了,做导演要发挥出想象力。”

  方沂则一遍遍的看剧本。

  之所以这么难,在于俞非虹的剧情设定里,男主是强抢了女主,而俞非虹非要把这种不符合正常人价值观的举动,拍出唯美。

  她到底为啥这么想,还不得知,也许女文青是个隐藏霸总爱好者,可能是因为这,她才任由方沂施为,搞不好乐在其中。

  你这可不行啊,要么纯爱到底,要么就霸到有斯德哥尔摩的程度。既然已经走了纯爱,就不要给观众割裂感。

  老段来演的话,这片子真会扑街。因为剧本对感情发展的脉络没给清楚,老段的颜值又差了点意思,使得观众无法代入。

  啊?
  就沦陷了?

  方沂弄成了什么呢,就是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也认出这是异族的,怕她被族人杀害,于是故意抢走她,让所有人知道是自己的女人,其实是保护她。

  这才对味儿啊。牛头人不是纯爱,霸总不是纯爱,暗恋才是纯爱。

  两人统一了意见,让于容光去提。

  隔了会儿,于容光回来找方沂,“俞导知道自己拍的有问题,但她不愿意听我意见,方沂,我说实话,这事儿得你去,我看出来了,我说话不管用。”

  “不是都凌晨了吗?”

  “凌晨又怎么?她还能用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