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人生典当游戏 > 第95章 前面有一只落单的伊月

第95章 前面有一只落单的伊月

2022-05-13 作者: 尺间萤火
  第95章 前面有一只落单的伊月
  听到沈叶梅说,找到了合适的厨师,伊月很为好友高兴。

  沈叶梅又兴奋地说,与新厨师如何如何密谋,前主厨如何如何惊愕,发出无顾忌无拘束,很滑稽的笑声。

  “你可真是个坏家伙。”伊月笑骂。

  “月月你怎么这样,坏的不是他吗!”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现在高兴了吧?”

  “高兴是高兴了,就是有一点比较奇怪。”

  沈叶梅的高声调蓦地低下去,伊月心一惊,忙问:

  “什么?”

  “那个新来的厨师啦,我托人去调查,发现他居然是小重山的主厨诶!而且是二十多年一直都在小重山!”

  “那不是更好吗?”

  伊月松了口气,她把手机扬声器打开,放在一边。

  快到十点半,该洗漱上床了。她打开水龙头,准备泡澡用水。

  “就是太好了,所以才奇怪啊!小重山的主厨,为什么会跑到我这个小餐厅来!他要去,也是去那些大餐厅啊!”

  伊月扭头看手机:“这倒是。可别有什么坑吧,你查了吗?”

  听到伊月担忧的声音,沈叶梅知道好友上钩了,她故意说很严肃:

  “我直接问他了,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伊月关掉嘈杂的水龙头,把手机握在手里,全神贯注地听。

  “他说是夏秋介绍的。”

  “聊正事呢,别开玩笑。”

  “没开玩笑。”

  “真的?”

  “真的,没想到吧!”

  伊月的潜意识依照亲历和非亲历的经验,设想了许多情况,但没有一种情况,会与夏秋扯上关系。

  她茫无头绪,就好像在浴缸里发现一条鱼,在电饭煲里发现一颗鸡蛋。

  鱼不是不可能出现在浴缸,鸡蛋不是不可能出现在电饭煲,依依或者秋秋恶作剧便可能导致这样的情况。可是第一眼见到鱼和蛋,总要迷糊一会儿。

  少年是怎么和这件事情扯上关系的?他从哪认识的,关系好到可以介绍工作的厨师?
  “我就知道你也不清楚,吓到了吧!”沈叶梅得意的声音从扬声器传来。

  “好啊,你就布置陷阱等着我呢!”伊月无奈地说。

  沈叶梅把之前有意隐瞒的部分告诉伊月,让伊月去问夏秋。

  伊月答应问好后告诉她,挂断电话。

  她放好泡澡用的水,走出卧室,穿过小客厅,到夏秋的卧室前,敲敲门。

  “天王盖地虎。”伊依依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进来啦。”

  伊月打开卧室门,印目是书房,软塌上没有两个孩子的身影,再打开卧房的玻璃门,兄妹俩在床上躺着,一左一右,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在看笔记本。

  “暗号错误,按律当斩!”伊依依回头看夏秋,“小秋子,把她拉下去!”

  “好咧。”夏秋把笔记本合上,抓住妹妹的手,把她拉到怀里。

  他看伊月:“太后,这乱臣贼子已经拿下,怎么处置?”

  “你居然背叛我!”

  伊依依在夏秋的怀里挣扎,夏秋抱得更紧,少女柔软的身体和淡淡的香气,让他愉悦。

  反贼伊二见无力回天,放弃了抵抗。

  身死心不死,她昂着头,念一句句诗:
  “待到秋来九月八!”

  “莫道石人一只眼!”

  “飒飒西风满院栽!”

  伊月笑:“罚一周俸禄,放了吧。”

  “怎么这样!”伊二痛彻心扉,一蹶不振。

  她躺在夏秋怀里,一动不动,扮演失去理想与信念的空壳。

  到这里,该夏秋放开伊依依,结束情景剧了,夏秋嬉皮笑脸,依旧抱着。

  伊月斜一眼他,在床边坐下:“家里那么多沙发不够你们躺了,还躺到床上来。”

  “还是床上舒服。”伊依依微调身子,在夏秋怀里找一个舒服的位置。

  “我也这么觉得。”夏秋应和。

  少女一会儿往左偏头,一会儿又往右偏,发丝撩过他的下巴和脖子,很痒痒。

  他低下头,用下巴抵住少女的小脑袋,制止她的动作。

  他握住伊依依的两手,倚着床头,伊依依倚着他。两人好像夹心饼干,明明是上下两块饼干,却是一个和谐的整体。

  伊月在欣慰的同时,还有些许的羡慕,与小小的嫉妒。

  兄妹俩太亲密,她这个妈妈像是被孤立在外面了。

  大约这是无可挽回的事情,只能默默接受,做兄妹俩的cp粉。

  “你梅姨给你发微信,你怎么不理她?”伊月问夏秋。

  “没空。”

  “再没空也要回复一下。”

  “那我回她,我和依依在床上忙呢。”

  “?”

  鸡蛋卷扭头看夏秋。

  伊月轻轻点一下夏秋的额头:“你啊。”

  “她打电话来做什么?”夏秋抱着依依,看着伊月。

  “谢你给她找的厨师呗。不是她说,我都不知道你不声不响干了这么一件好事。你怎么还认识小重山的大厨?”伊月很好奇。

  伊依依转回头,重新躺在夏秋身上。她看看妈妈,妈妈已经进入了下一个话题,完全没有替她做主的意思。

  可恶,哥哥就能随便调戏妹妹了吗!
  还有没有妹权?

  她扭动身子,要从夏秋怀里出来,与哥哥和妈妈清算,如果他们不道歉的话,就发表铁幕演说,拉开冷战序幕。

  忽然,她的身子停下来了,她想到哥哥的奶茶,妈妈的蛋糕。如果进入冷战,她就享受不到这两份福利了。

  不是伊二没志气,是他们给得太多了。

  她又想,奶茶和蛋糕一定就是他们的阴谋,通过掌控玉子烧国的粮食和饮水,来达到控制玉子烧国的目的!
  总统伊二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只能发出最后的吼声:“我自横刀向天笑!”

  夏秋和伊月扭头看她,她凶巴巴恶狠狠地瞪:“看什么看?”

  两人的目光被她凶恶的眼吓回去了,她很满意,这就是小国尊严,小国胜利。

  夏秋和伊月都知道伊依依在生气什么,他们默契地不提,继续他们的话题。

  沈叶梅的新厨师,是夏秋昨晚紧急加班,以治好他孙子的病为条件,得来的。

  这厨师知道得很少,夏秋没有在他面前动用典当。他不想把身边的人,都弄成俱乐部的下属。

  在那厨师看来,是夏秋动用关系,帮他孙子找了玉楼市的专家,只一晚上,就用先进的医疗手段,稳定住了他孙子的病情。

  他一定在想,科技真是太伟大了!

  这些不用告诉伊月,夏秋的解释,与厨师对沈叶梅说一样。

  在网上遇见,聊过一些,正好厨师要在这附近找工作,就推荐过去了。不是力挽狂澜,而是顺水推舟。

  伊月不是沈叶梅,感觉逻辑没有问题,这件事便过去了。毕竟,总不可能是夏秋命令了厨师过来工作吧?
  她拍伊依依的手:“快洗澡去!没事别烦你哥,他快高考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