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人生典当游戏 > 第94章 只要锄头挥得好

第94章 只要锄头挥得好

2022-05-12 作者: 尺间萤火
  第94章 只要锄头挥得好

  告诉夏秋自己要的是江浙菜,最好是淮扬菜的厨师,沈叶梅不抱什么希望。

  如果一个普通高中生都能解决她的问题,那她这把年纪,不是白活了?
  不过,她很中意夏秋的关心,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愿不愿意来帮忙是另外一回事。

  回到家,她看两个“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女儿,更心仪夏秋了。

  她羡慕伊月,依依漂亮,秋秋懂事,现在生活也好起来了,而她,除了有一个等于没有的老公,各方面都不如伊月称心。

  这大女儿也是个不争气的,看到伊依依之后,连撬墙角的勇气都没!
  她虽然和大女儿说,夏秋已经有了女友,一副你要死心的态度,其实巴不得大女儿挥舞锄头,把夏秋给挖到自己家。

  要不让小女儿试试?

  想到小女儿的性格,沈叶梅摇摇头。

  还是不要去祸害夏秋了。

  保姆准备好了晚餐,丈夫照例不回家,小女儿刚刚还在,一转眼不知道去哪里疯了,她和大女儿一起用了餐,回二楼房间。

  她家别墅的布局与伊家不同,一个大卧室,三个中等卧室,地下室还有两间佣人房。

  简单冲洗孕育着疲惫精神的不疲惫肉体,沈叶梅躺上左边方正正,松软软,一个人睡恰到好处的床铺。

  她已和丈夫分床许多年。

  临睡时,她完全忘了夏秋所说,帮她寻找厨师的话,只想着女儿们的事,餐厅的事。

  这一觉昏昏沉沉,梦许多,睁开眼的刹那都忘了,脑袋不太清朗。

  接到餐厅经理的消息后,她昏沉的脑袋雪上加霜。

  那按合同规定,提前一个月说要离职的主厨,开始消极怠工了。

  她到餐厅,和声和气地询问主厨的想法。

  主厨只推脱身体不适,不听劝。

  沈叶梅气得牙痒痒,却一点儿不敢朝对方发火,甚至不敢说什么重话。

  主厨现在只是消极怠工,万一挨她一骂,直接罢工,或者乱折腾菜点,麻烦就更大了。

  最需要安慰的她,忍住憋屈安慰了厨师,坐在休息室生闷气。

  经理走进来,和她说有一位厨师过来应聘。

  她没重视。一般水平高名气大的厨师,哪里需要自己过来应聘?都是餐厅主动去邀请,或者中间人介绍。

  她以为这厨师是听了消息,自己跑来的野生厨子,半点没联想到夏秋身上。

  她让经理去走程序,带厨师到小厨房做几道菜,然后婉拒对方。

  隔一会儿,经理走回来,告诉她,情况有点儿不对劲。

  小厨房不大,不常使用,偶尔用来做做员工餐。

  主动找上门来的,四十多岁,身材很厨师的厨师正在做第二道菜。

  灶台旁边摆一道鲜红的松鼠桂鱼,鱼被夹了两筷子,经理试吃过了。

  沈叶梅拿一双新筷子,夹一筷子鱼。

  送入口中的一瞬间,她心想:

  捡到宝了!

  胖厨师做了五道菜,都和第一道一样美味,沈叶梅让他停下,问他想要的薪资待遇。

  对方的开价比前主厨高一截,贵得很有道理。

  沈叶梅不是老饕,味道上分不太清,只晓得胖厨师半点不差前主厨,她从审美的角度来看,胖厨师的菜,比前主厨好看得多。

  到中高档的餐厅,菜除了好吃,还得好看,她评判,胖厨师物超所值,厨艺大有可观。

  而且,胖厨师擅长的菜系,正是她要的淮扬菜。

  生怕这及时雨跑了,沈叶梅催经理去准备合同,焦急地看胖厨师检查条款。

  等胖厨师落笔,她终于放心了。

  “您这手艺,不知道原先是在哪家餐厅?”她问。

  一方面是好奇,这么一个厨师,怎么可能默默无闻。还有一方面是机警,晓得他的前工作单位,可以托人去问一问。

  厨师不只要厨艺好,人品还得过关,不然闹腾起来,整个餐厅都得鸡飞狗跳。

  要不是胖厨师的厨艺实在太好,这调查本该放在签合同前。

  “小重山。”胖厨师沉默寡言,只说三个字就停下了。

  沈叶梅又喜又惊,喜的是,小重山是隔壁玉楼市知名的高档餐厅,惊的是,这么一个高档餐厅的厨师,怎么独自过来应聘,一点儿没有该有的,身份的拿捏,手艺人的高傲?

  她直接问了:“您这样的厨师,哪里要什么测试,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们有点怠慢了。”

  胖厨子很诧异:“不是你们联系我的吗?”

  沈叶梅和经理对视一眼,两方眼里都是迷茫。

  沈叶梅想,莫非是那个混日子的老公突然有了良心,找的厨师?
  胖厨子解开了谜底:“是夏先生介绍我来的。”

  沈叶梅第一时间想,自己丈夫什么时候改姓夏了?
  随后脑海闪过一个很不可思议,很欧亨利,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人。

  “夏秋?”她脱口而出。

  胖厨师点点头,简单说明:“我女儿在这里安家了,我想着也在这里,找个离家近的餐厅养老,夏先生和我推荐了这里。”

  沈叶梅更疑惑了,夏秋一个学生,怎么认识的小重山的厨师?这个胖厨师,又为什么叫夏秋作夏先生?

  她看出,胖厨师提到夏秋的时候,神情很庄重,这是恭敬的表现,这份恭敬从何而来?

  她仔细问,胖厨师只说和夏秋在网络认识,其余闭口不谈。她心痒得很,恨不得去掰胖厨师的嘴。

  搁置疑惑,她想到主厨房里的那个前主厨,心里生出坏主意,憋着一口气和胖厨师商量。

  胖厨师带着点儿困扰,答应了沈叶梅的请求。

  沈叶梅领胖厨师到主厨房,不说这是新来的主厨,只说这是新来的厨师。

  前主厨果然没把胖厨师当回事。

  该到他做的菜点,他一动不动,也不管沈叶梅就在旁边站着。帮工厨师提醒他,他就指派二厨干。

  “我来吧。”胖厨师上前,老练地处理食材。

  前主厨的眼睛渐渐瞪大了,本来瘫在椅子上的身体,慢慢直起来,再站起身,走到胖厨师身后,直勾勾傻愣愣地看他炒菜。

  菜做好,装盘,帮工厨师递给服务员,前主厨张张口,手抬起来想要拦住菜尝一尝,最终忍下了。

  沈叶梅待在厨房一整个下午,不顾油烟和吵闹,欣赏前主厨魂不守舍的模样,想要仰天长笑。

  其余厨师也被胖厨师镇住了,二厨小声问沈叶梅,胖厨师是什么来历。

  沈叶梅故意大声地说:“小重山。”

  晚上回到家,坐在餐桌吃饭,想到听到那句话后,前主厨惊愕的眼,苍白的脸,她忍不住笑起来。

  大女儿问她笑什么,她敷衍过去,没空解释。

  快速吃完一小碗饭,她靠在沙发扶手,用微信给夏秋发消息。

  三秒,夏秋没有回复,她于是打视频电话,没人接。

  她等不及,拨通了伊月的电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