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谁说睡觉不算修行 > 第236章 请方丈除妖!

第236章 请方丈除妖!

2022-05-19 作者: 一梦暴富
  第236章 请方丈除妖!
  青江之上,一轮佛光徐徐升起,宛若无尽黑暗中升起了一轮大日,为本来已经心如死灰的众人带来了一线希望!
  “是活佛!”

  有人高举着家人去寺庙为自己求来的平安符,不由喜极而泣:

  “活佛显灵了!”

  “阿弥陀佛!大师救我!”

  从沉船上脱身后又登上另一艘船的一众江湖人士望着托着三艘巨船的金色巨掌,一阵惊疑不定。

  “佛门中人?”

  “当今天下共有四尊活佛,北山寺的观日,南山寺的善玄,六戒以及近几日突兀冒出的六祖……”

  “四人皆是曜日境修为。”

  熊珲低声呢喃道:
  “尽管曜日境对吾等而言已是遥不可及,但终究还是不能超脱凡俗,要以一人之力做到将三艘沉船从江中捞起,至少得是摘星!”

  “可佛门,哪来的摘星?”

  “莫非是观日方丈去了一趟南山寺有所感悟,这几日突破了?”

  正在此时,身侧,两位熊家皓月境之一的熊盈突然声音颤抖:
  “不,大长老,不是观日方丈!”

  “是六祖!是南山寺的六祖方丈!”

  熊珲愣了一下,抬头望去。

  只见那一轮宛若煌煌大日的佛光之下,有一个僧人正双手合十,从青江之中徐徐升起!

  他身披袈裟,头顶佛光,脸上戴着一顶标志性的面具。

  正是南山寺的新任方丈,六祖。

  同一时间,在其身下,有一尊上百丈高的金身法相一并升起,宛若一座巨大的山岳!

  金光璀璨,令整片天地亮如白昼,连带着头顶的重重黑云也被驱散一空!
  “六祖方丈!”

  “我们有救了!”

  “活佛救命啊!”

  ……

  不少人见到这一幕后跪伏在地,开始诵经祈祷,不管心中是不是真的信佛,脸上都摆出了虔诚的表情,以求可以活命!

  而在青江之上,六祖双手合十,坐于金身法相的肩上。

  金身法相则是盘膝而坐,一手置于胸前,另一手托着三艘本该沉江的巨船。

  它的样貌和六祖一般无二,同样是以面具遮住了脸庞,让人看不清容貌。

  但诡异的是,这一刻,所有望向法相的人却都仿佛见到了一张真切的面孔!

  而且,每个人见到的都不尽相同。

  每一张面孔,皆是被人幻想而出,也是他们所认为的活佛的本来面目!

  有人见到的是垂垂老矣、满脸褶皱的老僧,有人见到的俊逸清秀、器宇不凡的少年僧,还有人见到了一张很普通的大众脸,平凡到放在人群中都不会有人注意到……

  但无论哪一张面孔,都是慈眉善目,双眸藏着普度众生之志!

  “六祖活佛!”

  熊珲一脸愕然:
  “怎,怎么可能?”

  如果现身的是摘星活佛是善玄或是观日,那么他都不会感到那么惊诧,因为二者成名已久,皆是早已晋入曜日巅峰,只需一个契机便可迈入摘星!
  可六祖……

  他为什么会是摘星?
  难不成那一日在南山寺上现身接下观日一掌的时候,他便已经超脱凡俗了么?

  还是说,他本是曜日巅峰,成为方丈后才找到了突破的契机,一举晋入了先天第四品?
  熊珲内心有许多疑问,但眼下危机还没解除,却是容不得他多想。

  因为虚空之上,星一已露败相!

  巨蟒挥动着数十丈长的紫金独角,正朝着从漩涡中伸出的那只巨掌的手腕断口处狠狠斩下!
  一旦手腕被完全切断,巨蟒脱身之后,将再也不可能被拉入漩涡!
  而星一藏在漩涡中的足以抹杀先天第四品的手段也将没有用武之地!

  到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承受巨蟒肆无忌惮的怒火!

  包括这一刻现身的六祖活佛。

  “六祖方丈,请赶紧去帮一下陨星阁的星一大人吧!”

  “那条巨蟒妖物祸害苍生,吃人无数,还请方丈快快和星一大人联手共同将其镇压,为天下苍生除去一害!”

  “请方丈除妖!”

  “请方丈除妖!

  ……

  当上百丈高的金身法相托着三艘沉船从青江上升起之时,其余船上的普通护卫和将士们都双手合十,一脸惊喜,原本双眸中的忧虑惊恐也淡了不少。

  他们高声喊着“请方丈除妖”,似乎坚信只要六祖加入战斗,便可以轻易扭转战局,镇杀巨蟒!

  但熊珲、粱不义等一众修行小有成就之人的内心却并不乐观。

  尽管六祖施展出的金身法相看上去体型伟岸,并不在巨掌和巨蟒之下,但展露出来的气势却是要差上不少!

  “六祖方丈,只怕刚晋入摘星不久吧?”

  粱不义担忧道:

  “星一大人和那条巨蟒都是摘星境中最为顶尖的存在,寻常摘星怕是没有资格插手他们之间的战斗!”

  “六祖方丈若是强行介入,稍有不慎,只怕……”

  会直接陨灭!
  一旁,金万两轻叹一声:
  “但他若是不介入,任凭星一大人落败,那么我们今日只怕都要葬身青江了!”

  “……”

  粱不义一阵沉默。

  私心而言,他肯定是希望六祖介入的,哪怕拼个灰飞烟灭,但只要能为他们争取一线生机,那便是值得!

  只要自己最后可以活命,那么活佛陨落、佛门圣地再度没落等等一系列事情又与他和干?
  但理智告诉他,六祖怕是不会轻易介入战斗。

  毕竟……

  倘若自己是六祖,好不容易晋入摘星,又刚坐上南山寺方丈之位,碰上这等有可能让自己丧命的祸事,只怕也不会贸然介入。

  甚至……

  换了是他,方才都不会现身救下三艘沉船,而是会直接避而远之,权当一切都没看到!
  “你敢出手么,六祖?”

  粱不义和金万两等人都紧盯着金身法相,内心忐忑不安。

  他们怕六祖弃众人而去,又怕对方介入战斗之后,和星一联手仍是不敌巨蟒!

  ……

  此时,六祖的金身法相已经将三艘沉船轻轻放到了岸上。

  许多原本来不及逃生的人从船上爬出,朝其磕头谢恩。

  背着姜青玉的小满和绿绮、独幽一行人也得以短暂安全,和浑身湿透的姜琅琊碰了面。

  “青玉没事吧?”

  “公子没事。”

  小满将姜青玉从背上放下,抱在了怀里,见对方没有醒转的迹象,又是无奈一笑:
  “可能是方才船里颠簸,晕睡过去了。”

  姜琅琊伸手放在姜青玉鼻下,觉察到对方呼吸均匀后,不由松了口气。

  “没事,让他多睡会吧。”

  他瞥了一眼虚空上正在挥“剑”断腕的巨蟒,又瞥了一眼青江上的船队和刚现身的六祖,内心不由生出一阵浓浓的无力!

  在这等存在面前,自己无异于一只蝼蚁!
  拒北王只怕也是一样。

  以往他还对拒北王不反叛皇室,哪怕妻子和长子被带去京城做人质也一声不吭有几分怨气,所以才会一直坐镇边境,十二年不入王府。

  可直到今日,见识到了摘星超脱凡俗的实力,他才发现自己的怨气有多么可笑!
  景炀养的一条龙都可以击败摘星巅峰的星一,区区只有曜日坐镇的拒北王府,怕是吐出几道落雷劈下便可将其灰飞烟灭了吧?

  更别提景炀本人还是天下唯一的先天第五品,养龙境!

  “义母,青书,阿葡……”

  “我此生还有机会将你们接回王府么?”

  这一刻,姜琅琊的内心一片灰暗。

  他有信心在数年内晋入曜日境,甚至在有生之年步入更上一品的摘星,但成了摘星又如何?
  即使是号称天下第一摘星、拥有合一境肉身的陨星阁阁主不也一样败了么?

  “大将军,小满姑娘,我们是不是可以跑了啊?”

  正在此时,随同众人一起逃出生天的冷薇薇突然怯生生开口:
  “我们已经登岸了,趁着还有人拖住妖物,不应该赶紧离开么?”

  “……”

  姜琅琊伫立原地,恍若未闻。

  一旁,小满轻哼一声,解释道:
  “走?去哪?”

  “此战若是那头妖物胜了,我们无论走到哪都没用,哪怕回了王府或是花满楼也活不了命,反而还会牵累二者,带去灭门之祸!”

  “相反,若是妖物陨落,那么无需走,我们一样可以活命!”

  “所以……”

  “与其慌不择路的离开,不如索性等在这里,死也死个明白!”

  “……”

  冷薇薇顿时闭上了嘴。

  ……

  同一时间。

  正当沉船上的人朝六祖跪拜磕头之时。

  青江之上,六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必如此。

  随后,他本人和金身法相伫立在原地,一起抬头,望向了虚空之上的厮杀。

  对于六祖的突兀现身,巨蟒并没有理会。

  它可以感知到下方那个和尚的修为只是摘星初期,根本没资格插手自己和星一争斗!

  倘若自不量力妄想介入,那只能是自寻死路!
  在场能得到自己正视,唯有星一一人罢!

  只要解决了此人,那么余者皆为蝼蚁,弹指可灭。

  轰!
  这一刻,巨蟒的紫金独角宛若一口擎天巨剑,似是斩山断岳一般,朝着从漩涡之中伸出的那只手的手腕断口处切了下去!
  “给朕断!”

  巨蟒再度怒吼一声,紫金独角立时气势大涨,锋芒刺目,将上方的黑暗漩涡都映照出一片光亮。

  远远望去,似是把天捅出了一个窟窿!
  下一瞬。

  众人便见到巨大的手腕一寸一寸徐徐断开!

  似是有人在用一口刀刃生了锈的长刀在切割肢体,不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触目惊心!

  这一过程看上去并不快,至少比第一次切割艰难了不少。

  仿佛是星一在暗中做着最后的挣扎。

  “出手啊,六祖方丈!赶紧阻止它!”

  “求你了!”

  “再不出手便来不及了!”

  “请方丈除妖!”

  ……

  下方,众人面如死灰,不断开口乞求。

  甚至在更为遥远的几个村庄,也有百姓见到了这宛若末世降临的一幕,一个个都跪在地上,口念“阿弥陀佛”,祈祷佛祖保佑。

  这一切,化身六祖的姜青玉都听到了。

  耳边传来无数人的哭喊乞求,恳请自己出手介入厮杀,但他却置若罔闻,只是静静观望着这一切。

  不曾离去,也不曾出手阻止巨蟒。

  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星一不该败!
  至少,不该一声不吭地落败!

  姜青玉的目光投向了巨蟒头顶的那个漩涡,感受着其中深不可测的气息,内心多了几分怀疑:
  “星一,你究竟在图谋什么?”

  “作为屠龙计划的策划者,你不应该只有这点实力。”

  “你的秘术呢?你的神兵呢?为何一样都不施展?”

  “仅凭一只手便想屠龙,是否有点过于托大了?”

  “还是说……”

  “你真的已经肉身腐坏,实力大不如前,连神兵都提不动了么?”

  倏然,他又神情微变:
  “该不会……”

  “你早就算计到了我在一旁,所以想假装落败,然后引我和巨蟒斗个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吧?”

  “可断一只手的代价,是否太大了?”

  正在此时。

  头顶传来了巨蟒无比猖狂的笑声。

  终于,在历经不短的时间后,它用紫金独角将星一的整只手腕完全切了下来!
  “哈哈,天下第一杀手,不过如此!”

  “星一,今日起,朕不准你自称这个名号!”

  “因为你不配!”

  轰!
  虚空之上,被切下手腕后,星一将剩下的手臂缩回了漩涡之中,似是认了输。

  诡异的是,从漩涡诞生的那一刻起,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说一个字!

  仿佛自知不敌,没脸开口。

  与此同时。

  巨蟒和断手一起往下坠落。

  下坠百丈后,它卷住断手,开始往前飞,直至离开了漩涡的笼罩范围,才不急不慢地止住了身子。

  下一瞬。

  只见它狂笑一声,身型再度暴涨数倍,随后又张开巨口,宛若天狗食日一般,将整只断手一点点吞入了腹中!
  下方,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万念俱灰。

  “完了!”

  “这下我们都得葬身青江了!”

  “错了,是葬身蛇腹才是!”

  其中有不少人一脸厌恶地盯住六祖,责怪对方袖手旁观:
  “废物,既然不敢出手,为何要现身救下沉船?”

  “与其最后被这妖物吃进肚子,还不如方才沉江而死呢!”

  “六祖活佛?呵,你也配称佛?”

  “应该叫六祖老狗才对!”

  “算了,说话别那么难听,六祖方丈实力不济,即便方才出手,怕也改变不了局勢。”

  “那也總比在一旁什麼都不做强!”

  ……

  一时,人声鼎沸,怨念四起。

  但姜青玉却是置若罔闻。

  如今辱骂他的人中,大部分刚才都曾对他祈祷恳求,甚至下跪磕头。

  人的劣性便是如此。

  他只是笑着冷冷扫了一眼众人,却见被目光扫到的那群人立即闭口不言,低头不敢与自己对视。

  “聒噪。”

  很快,姜青玉不再理会众人,又将目光投到了天上。

  因为他觉察到有一股猛烈的杀机锁定了自己。

  虚空之上,巨蟒打了一个饱嗝,四爪摸了摸圆滚滚的腹部,似是十分满足。

  合一境的肉身,可是大补之物!
  下一瞬。

  它徐徐望向下方,盯住了金身法相以及坐在法相肩上的姜青玉。

  金色双眸释放着寂灭的气息,杀意毫不掩饰:
  “爱管闲事的秃驴,现在该轮到你了!”

  “朕不敢追入漩涡杀了星一,吞下完整的合一境肉身,但却可以宰了你!”

  “听说活佛的血肉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你是世间仅存的一尊摘星活佛,想必血肉一定更加大补吧?”

  “你说……”

  “吃了你之后,朕会不会直接晋入第五品啊?”

  巨蟒吐出蛇信子,双目贪婪。

  下方,众人见到这一幕,顿时意识到自己死期将近,于是抱着多说一句是一句的态度开始议论纷纷:
  “唉,作孽啊!”

  “早知如此,又何必现身呢?”

  “活佛陨落,太可惜了。”

  “活该!谁让他不敢出手的?在北境战场上,临阵怯战者都要被处死,在这也理应一样!”

  “死吧,全都一起死吧!”

  “呵,有一尊活佛陪老子一起死,这辈子不亏啦!”

  ……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六祖和他们一样都会死于今日。

  毕竟,连摘星巅峰的星一都败了,看上去气息比他弱了不少的六祖又岂会是巨蟒对手?

  初入摘星,胜不了摘星巅峰,自古以来一直如此!
  宛若上苍定的规矩!

  然而……

  今日,有人似乎偏要逆天而行。

  “怕是已经让你如愿了,星一。”

  “你成功抽身而去,在一旁作壁上观,而我……”

  “却不得不帮你宰了这条贱蛇!”

  姜青玉在内心轻叹一声:
  “被人算计的感觉,真是不太好受呢!”

  “但念在你派人保护王府众人的份上,帮你一次又何妨?”

  姜青玉微微抬头,盯住巨蟒,双眸不带一丝惧色,同时开始燃烧香火願力。

  陡然间,他和法相皆是佛光大盛,气息节节攀升,法相也寸寸拔高!
  摘星初期,中期,后期,巅峰……

  眨眼工夫后,他的气势竟是不比吞了断手的巨蟒逊色半分!

  下一刻。

  在众目睽睽之下,数百丈高的金身法相从青江上站起身,一步步朝天走去。

  同时。

  众人听到那位传说中修了闭口禅的六祖活佛又一次开口:
  “阿弥陀佛。”

  “孽畜,你是不是觉得……”

  “自己吃定本座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