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纳云素为妾

2022-05-19 作者: 甜筒芋头
  第214章 纳云素为妾

  “你不是云素?!”齐子恒被云莲的愤怒声而惊醒,猛地坐了起来,郁闷的同时,用力晃了晃脑袋。

  没错,面前的女子确实云莲。

  可为什么他会将云莲当做云素呢?
  “相公,你为什么总是惦记着云素那个贱人,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云莲显然猜到是那催情香饵的幻觉让齐子恒将她当做了云素。

  齐子恒是个人精,听到这话立刻意识到云莲知道了什么。

  “我惦记着谁,你怎么知道?”他之前频繁给云素挑首饰送礼物,甚至在六道河怀村逗留的那些日子,点点滴滴的细节都瞒的滴水不漏,他手下的人不会多嘴。

  可无论是云莲说话的口吻还是心痛厌恶的表情,都意味着云莲知晓了不少事情。

  “云莲,我在问你话呢!”齐子恒立刻摆了脸色,语气都冷沉了三分,起身披上了袍衫,居高临下的睨了云莲一眼。

  云莲瑟缩了一下,意识到她方才说错了话,连忙赔笑:“相公,我……我只是去镇上逛街时,遇到了云素村子的人,听说了不少事儿。”

  “哦,听说了什么,说我热情似火看上了云素?”齐子恒微微眯着眼睛。

  “相公,我是一时糊涂,脑袋发昏才说错了话,你别生气。”云莲连忙示弱,她若是失去了齐子恒的宠爱,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还没将云素这个狐狸媚子解决了呢。

  齐子恒垂着眸自冷笑道:“你没说错,我还就是桥上了云素,你也应该知道,当初我和云素本就有婚约的。”

  “相公这是什么意思?”云莲猛地抬头,急得眼光都泛红了。

  齐子恒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你这个县令夫人能给我纳妾,可见是识大体了,云素迟早是我的人,明白吗?”

  “你……你要纳云素做妾?”云莲瞠目结舌。

  “对,你这肚子不争气,我才找了小柔这个外室,你大方说服她加进来做妾,我是开心的,可惜小柔福薄,怀胎六月孩子没了。”言外之意纳妾是为了传宗接代。

  云莲没想到齐子恒居然开门见山的和她提纳妾的事情,还指名道姓要纳云素。

  “云莲你最是识大体,又和云素是姐妹,一起侍奉我不好吗?”齐子恒勾起云莲的下颌,“亲上加亲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不行,云素和小柔不同,小柔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可云素是成了亲的,何况她和季长骋感情甚笃。”云莲反驳道:“我亲自上门问过了,季长骋很是维护云素,他——”

  没等云莲的话说完,就被齐子恒一巴掌给打懵了。

  云莲被这一巴掌抽的趴在了床榻上,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

  “你居然去找了云素!谁给你的胆子,我说你怎么出门回来的那么晚,云莲,你若是敢坏了我的好事,当心你的皮!!”齐子恒出言警告。

  “相公,我是……我是上门帮你说服云素的,是她不识好歹,还有那个季长骋居然拿凳子砸我,让我滚,我是好心要帮相公的。”云莲哭诉起来,还拽着启正的衣摆。

  齐子恒毫不客气的抽出衣摆,“云莲,你真的以为我好骗吗?你帮我说服云素?!你去刁难云素还差不多,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招惹云素,否则……”

  他俯身贴在云莲耳边低语,“这县令夫人就别做了,无后为大,你自请下堂好了。”

  云莲:“!!”

  她瞠目结舌,齐子恒居然为了一个云素要休了她……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听懂了。”

  齐子恒挑了挑眉,“你也知道我对七品县令这芝麻大的官不太满意,频频对元府这富绅示好,指望着来年借云华在翰林院的根基,做个从六品的官。”

  他冷笑道:“想要跟着我飞黄腾达过好日子,就得守我的规矩听我的话。小柔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你我都明白,女人为我争风吃醋我不介意,但别再有下次。”

  话音刚落,齐子恒就起身离开了,守在外面侍奉的珍儿将屋里的动静听的一清二楚。

  等齐子恒走出来时,珍儿躬身施礼喊了一声‘大人’。

  “去里屋照顾夫人吧。”齐子恒丢下这句话,换来了贴身的护卫,朝着妾室小柔的别苑走去。

  等珍儿忐忑又紧张的走进里屋时,云莲正怒火攻心,将云素这个姐姐骂了个体无完肤……

  ‘阿嚏’云素又打喷嚏,这是睡前第六个喷嚏了,她揉了揉发红的鼻子。

  “你不会是染了风寒吧?”季长骋关切的看向云素。

  云素摇头,“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不是什么风寒,八成是有人背后骂我呢。”

  季长骋笑道:“谁对你如此恨之入骨,大晚上的要骂你。”

  “那可就多了去了,今天不就来了个云莲嘛。”云素嘴上说着没染风寒,还是起身去泡了点药茶包,天气燥热,最容易热风寒。

  “你既然提到云莲了,她若是再上门找茬儿,真的不让我插手吗?”季长骋淡淡的问。

  云素没将话说死,“看情况而定吧,我不是说了,需要你帮忙时肯定会开口的,平日你打猎在外,也撞不上云莲的,今天只是碰巧了。”

  “说明我有先见之明,我能碰上一次,就能碰上第二次。”

  “这样自然最好,有你在,我就万事不愁了,不论找茬儿的是谁,我也有你拖着底呢。”云素是穿书人,善加利用外挂,便能自保,这于他而言很简单。

  季长骋这个男主角的身世和未来,在云素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说夸张点,云素算是未卜先知了,她需要克服的是改变剧情线后,带来的蝴蝶效应。

  譬如齐子恒会看上她,云莲会上门找茬儿,这都是她间接性导致的。

  “云素,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季长骋忽然起身走了过来,高大颀长的身影将正在喝药茶的云素笼罩其中。

  云素望着他越走越近,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茶杯。

  明明那么厉害的人物,非要谦虚做什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