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不想平日的你

2022-05-19 作者: 甜筒芋头
  第213章 不想平日的你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没点感情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云素渐渐喜欢了这种生活,看着季长骋一次次维护自己,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何况云素也没想到季长骋这么低调处事的人,会因为云莲的几句羞辱和挑衅而出手警告,这不止是在维护季长骋自己,更多的是在维护她。

  等她整理好心情端着茶壶和茶碗来到榕树下的石桌时,给季长骋倒了一碗凉茶,缓缓说道:“季长骋,云莲若是再找我麻烦,我会处理好的,你就不必为此担忧了。”

  季长骋正接过茶碗喝茶,听了这话,动作一滞,“你是不希望我插手?”

  “对,我觉得女人之间的较量,无非是为了男人,何况我们本就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云素说这句话时,有些心虚,显得她好像不识好歹。

  季长骋将茶碗放回石桌上,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可我也说了,我会护着你和孩子们。”

  “这不是没到伤害我的程度嘛。”云素不以为意道:“蝼蚁尚且偷生,我当初没被云莲的毒药害死,自然知道如何自保,等我招架不住了再找你帮忙即可。”

  这也是云素的心里话,她只希望和季长骋保持甲方乙方这种最简单的关系,别掺杂什么儿女私情,大家互利共存,互帮互助。

  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她当然会求助季长骋。

  对付云莲这样的人,她还是可以招架的,无外乎就是女人争宠迷失心智。

  “什么程度才会找我帮忙,总要说清楚吧?”

  季长骋望着云素,继续说道:“孩子们对你这个娘亲关心备至,我这个家也全靠着你操持,大的小的都离不开你。”

  “听你这么一说,我反倒觉得自己挺重要的。”

  “当然重要。”季长骋重新拿起刻刀,“不然我大费周章的维护你,又是买首饰,又是亲自动手做簪子和梳子,总不会是吃饱了撑的。”

  云素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季长骋,这可不像平日的你。”

  “平日的我是什么样子?”

  “清心寡欲,对琐碎俗事爱答不理。”云素坦白道。

  季长骋雕刻的动作依旧行云流水,压根没因为云素的话而受到影响,还不耽搁他和云素聊天,“那是因为琐碎俗事和你无关,我自然懒得搭理。”

  云素:“……”也用不着这么直白吧。

  “人总是贪心的,我也不例外。”季长骋一字一顿的说着。

  在云素和季长骋‘谈心’之时,坐着马车离开六道河怀村的云莲冷着一张脸,旁边的珍儿半边脸还红肿着,大气都不敢喘。

  马车回到齐府时,云莲也收到齐子恒回来的消息,“珍儿,今日出门的事情切勿多嘴,我先去看看相公,之前在马车上吩咐你的事情立刻去办,李大脚那边你要盯紧点。”

  珍儿卑微的点头答应了一声。

  她扶着云莲下了马车,又被云莲握住了手腕。

  “那催情的香饵记得差人点上,只要相公去的地方都给我点上,我就不信了,比不过云莲这个狐狸精!”

  珍儿大吃一惊,“香饵若是都点上,怕是对身体……”

  “没了相公的疼爱,就是怀孕生了儿子也白搭,你赶紧安排下去,别耽误我的大事!”云莲说完拂袖而去。

  愣在原地的珍儿抬手摸了摸红肿的侧脸,咬牙看着云莲离开的身影,眼神恶毒有狠辣。

  “好,真好,我这就去将那催情香饵都点上,好让夫人你得偿所愿!”

  等云莲来到内堂花厅时,已经是一刻钟之后了,她特地又换了一套裙衫,酥胸半露,柳腰用轻纱环绕,若隐若现。

  还没走进花厅就问道了那催情香饵淡雅绵长的雅香扑面而来。

  “相公,今日回来的挺早。”云莲款步上前,娇媚的声音含着浅笑,酥媚入骨,让人浮想翩翩。

  齐子恒此刻已换上了常服,促织尽显的蓝白染松月夏袍,腰带是锦缎如意纹,坠着仙鹤展翅的玉佩,整个人看起来清贵隽永。

  “夫人倒是回来的晚,昨日还沐浴更衣等着我,倒是我因着公务冷待了你,可是生气了?”齐子恒瞧见云莲时,眼前一亮。

  “相公说笑了,我哪里舍得生你的气。”云莲染着凤仙花的指甲挽起齐子恒的手臂,柔弱无骨似得半倚在齐子恒的怀里蹭了又蹭。

  齐子恒觉得柔软的触感沿着手臂蔓延而来,他深深吸气,觉得周身窜起一股火来,“夫人身上好香呢,出门可是买了新的熏香,今日这花厅的香饵都有些不同。”

  云莲自然不会告诉齐子恒,她出门去找云素挑衅,含糊的‘嗯’了一声,凑上前去亲吻齐子恒。

  “相公可喜欢这新的熏香,那掌柜的说这香味能让人欲仙欲死呢!”云莲舔舐齐子恒的脖颈,用气声说着话,身体如游走的蛇绕着齐子恒扭了又扭。

  齐子恒本就觉得喉咙发紧,哪里架得住云莲如此撩拨,手臂穿过那轻纱腰带,握住那不盈一握的细腰,埋头含住了云莲的樱桃蜜唇,轻而易举将人打横抱起,直接穿过花厅走到了内屋……

  等云莲昏昏沉沉的醒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四柱雕花的床榻上一篇狼藉,挂着蓝白刺绣的轻纱薄幔被扯开了一角。

  从里屋到床榻的位置散落着裙衫和衣袍,云莲低头看了看,瞧见手臂前胸都残留着情事后的痕迹,斑驳的吻痕清晰可变。

  她身子酸软无力,头也有些疼,想来是被折腾的太惨,偏巧那催情香饵的副作用除了影响生育,还让人萌生幻觉来,她吸入了那么多的熏香,确实吃不消。

  可看着枕边的齐子恒,觉得一切都值得。

  这都什么时辰了,云莲有些口渴,独自更是饿的不行,身子微微一动,那抹胸肚兜都滑落了下来。

  “你要去哪儿?”齐子恒显然被这动静吵醒了。

  “相公,去喝口茶,让人准备点吃的,这都入夜了,你不饿吗?”云莲哑着嗓子问。

  齐子恒显然还沉浸在情欲之中,“当然饿,可我更想吃点别的。”

  他说话间搂住了云莲的腰,神情恍惚的说道:“云素,我想吃你呢!”

  “我不是云素,是云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