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到星际:靠美食征服疯批指挥官 > 第209章 如此微不足道,不留痕迹。

第209章 如此微不足道,不留痕迹。

2022-05-16 作者: 玫瑰卿
  第209章 如此微不足道,不留痕迹。

  克莱尔皱起眉,“我已经坏了卡修斯的孩子,你是真的不挑食?”

  “我愿意当他的父亲。”泰伦斯摸上她的肚子,嘴里随之发出一声赞叹,“我不抵触这种关系,反而觉得很奇妙。”

  克莱尔还从未见过有这么上赶着来当第三者的人,甚至不惜养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孩子。

  她只觉得一阵恶寒,用力推开它的手,冷下脸说:“时间到了,我要跟我的朋友们聊会天。”

  之前逃亡在霍普的兽人们,被泰伦斯集体关在这艘巨型虫族战舰的某个角落,就连那些霍普的研究员们也都在这里。

  虽然死了一部分军人,但核心人员一个也没少,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

  克莱尔近两天都能通过墙壁上的全息投影跟他们说半个小时的话,这也是泰伦斯唯一留给她的娱乐时间。

  它现在也不想激怒她,只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给她留下足够多的喘息空间。

  待麦穗田的虚拟假象散去,出现大量兽人被关押在数个冰冷铝合金囚牢里的景象。

  怀孕已久的朱利安早平安生下了孩子,是个男孩、眼睛很大,这会嘴里叼着奶瓶,身上穿着一件浅蓝色绣着白云的宝宝衣。

  克莱尔看了他好一会,神色柔和道:“他现在一天一个变化。”

  “你的孩子也会这样的。”朱利安笑着说。

  她们现在所用的这些婴儿物品,据说都是由泰伦斯操控的虫族去伦讷大厦弄过来的,也就好解释之前克莱尔去买母婴用品时,那位服务员所说的话。

  “你呢,你什么时候生产?看上去肚子差不多七八个月了。”朱迪斯凑到摄像头前问,她的身后站着只穿一件白背心的纳塔利,目光同样好奇。

  “快六个月了,还差点时间。”克莱尔摸了摸肚子,“不排除有早产的可能,它最近长得有点快。”

  “我们都戴着电子脚铐,根本没有办法帮助你。”朱迪斯满脸惆怅,“希望那该死的虫子会放你的孩子一马。”

  克莱尔笑笑:“他还想做他的后爹。”

  朱迪斯一阵嫌恶:“真恶心。”

  克莱尔表示赞同。

  纳塔利忽然说:“不知道你的孩子是不是也有数千年或者数不尽的寿命。”

  克莱尔一愣,包括囚牢里关着的兽人们都是一怔。

  紧接着纳塔利拉开朱迪斯凑到镜头前,整面墙上的投影都是她深邃硬朗的脸,她用着玩笑的口气说道:
  “听说卡修斯是活了几千年的虫族?或者他的岁数比传的更加夸张,那他跟你生出来的混血是不是也一样?你产检的时候有看到那些虫足或者翅膀吗?孩子在你肚子里,母体有什么异样感觉?”

  纳塔利问出的一堆问题让克莱尔一时间不知道挑哪个下手。

  问题各个犀利击中她的心脏,使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斐吉出来阻止说:“别瞎说吓唬她,指挥官只是拥有精神力的强壮人类,纳塔利。”

  他的话听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苍白无力。

  朱迪斯也用拳头捅了捅纳塔利的肚子,“你闭嘴,没看见克莱尔现在的处境这么艰难。”

  隔壁囚牢里的黑熊布德也开口道:“我们的处境才最难,她至少还每天有人伺候。”

  说是这么说,但布德望向屏幕里的克莱尔,眼里也带了一丝忧虑。

  那毕竟是个新生儿,没有兽人不会担心新生儿的健康,他们弥足珍贵。

  克莱尔突然后腰往后一倒,一手撑着床垫,深吸一口气将上衣撩起露出雪白圆滚的肚皮,半硬又柔软的肚皮上出现一个明显会动的隆起,十分活跃。

  “是胎动!”朱利安惊喜道:“看上去小克莱尔还挺健康。”

  这种感觉对克莱尔来说很奇妙,她能敏感而清晰的感受到生命在身体里茁壮成长,感受它心脏的律动,甚至还能感觉到它是有温度的。

  温暖时常包裹着她的心脏,给她源源不断、一直支撑下去的动力。

  克莱尔将手轻放在那块被孩子用手又或者是脚顶起的地方,隔着肚皮她低低的说了一句,“你好呀,宝宝。”

  不过一会她抬起头,脸上带了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母性光辉,言语间却满是苦涩,“纳塔利说的确实是个问题,你提醒了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

  “人类最长的寿命不过一百余年,当我超过25岁后,我就会逐渐年老色衰,而我的丈夫和拥有半个虫族血统的孩子,依然强壮俊美。”

  她此前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纳塔利的话实实在在提醒了她。

  当她和卡修斯都是人类,她不会有这种顾虑,时间长河会在他们身上留下浓重痕迹,他们最终会携手一同走入坟墓,圆满此生,但现在这样一件生老病死及其如常的事,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她不得不接受一个绝望事实,百年寿命在如今变成伊莱伽的卡修斯身上,不过是挥手而过。

  如此微不足道,不留痕迹。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像把尖刀捅的她喘不过气。

  “克莱尔”纳塔利说:“抱歉。”

  “不,你确实让我深刻思考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克莱尔长叹一声,“当我的眼角爬上皱纹,当我的表面年龄看上去可以当卡修斯的母亲,爱意都不足以支撑我留在他身边。”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是对等的,现在更是相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被关押在一起的兽人们仿佛都感受到了她身上那淡淡的难过,大家集体沉默下来。

  “指挥官在你身上得到了爱情,不论你变成是什么样他都爱你。”斐吉坚定的说:“我是见证者所以我坚信。”

  克莱尔轻轻笑了出来,“你可不懂我的焦虑。”

  当她变成老奶奶了,她会难以接受卡修斯的亲吻,她自己都会对脸上那一堆褶子感到厌恶。

  旺达推开纳塔利走到屏幕前试图转移话题,“你和指挥官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了吗?一个响亮的名字。”

  克莱尔摇摇头,“这事我还没问过伊莱伽,等从这里离开我会找机会与他商议的,到时候在告诉你们。”

  避开孩子和寿命的话题,他们又像往常一样闲聊,半小时一到,画面自动切换成微风轻拂的麦穗田。

  自从虫族女王奥利芙向泰伦斯下令交出克莱尔,原定的航线就改变了。

  他们早已出了阿特利星系,在一片茫茫然的庞大宇宙中进行了多次时空跳跃,船舰的黄金油能源已经耗空见底。

  航行速度慢了下来,船舰在一颗白矮星附近展开了四面犹如帆布的巨型姜黄色能源版,进行能源补充。

  克莱尔晃了晃脚,脚踝上的金属链子也跟着有节奏的响动。

  她关掉投影趴在窗边,望着不远处散发着刺目白光的星球,等到能源充满再次启航,需要三天的时间。

  她手背垫着下巴,目光愣神。

  算算时间,奥利芙应该到达了泰伦斯原定交接的航线上,或者更快。

  它和伊莱伽,有没有碰上面?

  战争进行到哪一步了?

  ——

  位于阿特利星系边防一万光年外,一场规模宏大的内部厮杀正在进行。

  伊莱伽所操控的军队提前捕捉到奥利芙的行动轨迹,他一刻也不愿多等,亲自领兵出征,全身无任何防护设备的在太空中急速飞掠。

  所到之处尸首悬浮飘的到处都是。

  他目前所拥有的只有最初入侵兽族与人族的一支虫族军队,在数量上与奥利芙的队伍不成正比。

  哪怕有黄金油的加持,战争打到最后也以他的队伍被逐渐合拢围攻而走向灭亡。

  知道自己快要输了,伊莱伽的神色也没有半点变化,他一直在拖时间,他在等待着什么。

  一只身高几乎有三层楼高的巨型母虫,终于被拥护着出现在巨型虫船的甲板,它的前肢数对虫足在真空环境中挥舞,黑亮尖锐的足部散发着寒芒,尾部垂挂着大量半透明的卵,充满黏液的卵泡中,底层虫和高级虫族的外貌清晰可见。

  “亲爱的哥哥,你现在懦弱的远超我的预估。”

  那没有人形的硕大头颅上发出尖锐刺耳的黏腻声音:“投降吗?我真不愿意再杀你第二次。”

  伊莱伽一动不动的悬浮在包围圈内,嗓音出奇的平静,“把克莱尔给我。”

  在伊莱伽数千年的有意放纵中,奥利芙彻底忘却了它对哥哥本应有的尊敬。

  “我把她吃掉了。”似乎觉得这样的挑衅还不够,它笑着发出赞美,“很美味,我很遗憾没有留下一点骨头给你。”

  因为这句话,伊莱伽的面部表情变得很凝固,一点情绪都没有。

  周围仅存于臣服他的虫族感受到他无声崩裂的情绪,纷纷变得躁动。

  他的金黄色眼睛里蒙上了一层冰霜大雾,沉重的雾气压在他的眼眶里,周围一圈逐渐泛起了猩红。

  “你吃了她。”他极为缓慢的抬起头,重复的声音很轻,心脏极为尖锐的出现剧痛,痛得他想要撕开皮肤把它拽出来。

  奥利芙硕大的脑袋高高扬起,“你要怎么办呢伊莱伽?要不跟着她一起接受死亡?”

  “闭嘴!”

  伊莱伽的石头面具崩裂成了碎片,他的嘴巴张开,露出的尖锐牙齿间发出了野兽嘶鸣。

  蓬勃的精神力从身体钻出,爆发出的力量瞬间绵延数公里。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

  本该守护在奥利芙身边的工虫们受到精神力的直接影响,纷纷发出诡异嘶吼向伊莱伽施以回应。

  许久不曾感受到的绝对王者血脉和力量压制,顷刻间席卷了整个种族。

  本该处在对立面的两方虫族,突然齐齐向伊莱伽的方向跪拜下去。

  所有空中还在交火的战机和船舰也在这一刻按下了暂停键。

  在它们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卡修斯已然变成了一个全身长满绿色‘触手’体型极为庞大的精神怪物。

  他展开双翅急速飞向奥利芙,一路所过之处高级虫族们纷纷退开避让,将女王的身体彻底暴露出来。

  “嘭!”

  本该静谧无声的太空,爆发出惊人的一声响。

  奥利芙肥胖的身躯被一股力量强行挤压进断裂的夹板层里,急促转动的眼球被伊莱伽顷刻间踩爆了两只。

  它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措不及手,毫无准备的吃痛嚎叫出声,嗓音凄厉,“你想杀我?!我背负着整个种族的繁衍命运,你竟然敢为了一个人类竟然要杀我!”

  那狂乱折腾的四肢被精神力通通狠狠压住。

  男人收拢翅膀半蹲下身,对上一只还完好的巨大眼球,狂暴的情绪强行压下眼底的痛楚,让他苍白的面庞变得扭曲狰狞。

  “我说过的,敢动克莱尔就把你的脑子碾碎。”

  他单膝跪在奥利芙的身躯上,左手高高抬起,对准了那颗隐藏在褐色褶皱皮肤下的大脑。

  意识到他是真的要冒着种族灭亡的风险杀死它,奥利芙终于慌了,“克莱尔没死!”

  它高叫出声,成功让那只死亡只手停留在了半空中。

  “她在哪?”

  伊莱伽的嗓音平静,浓浓的火焰却在眼里不断燃烧,烧的那对金黄色的重瞳颜色愈发浓郁。

  “泰伦斯带走了她,我可以给你最近的航线。”奥利芙强忍着痛意对上他的眼。

  “把你的记忆展现给我。”伊莱伽直接将掌心按压在一只硕大的眼球上,不顾那里覆盖的一层牛奶薄膜,精神力急速深入。

  不过数十秒他就抽回了手,暴怒绝望的眼底重新出现一抹笑意,他的语气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是我的好姑娘。”

  奥利芙强忍着疼痛,嗓音凄厉:“你当初是故意被我杀死的!你是故意的伊莱伽!故意让我低估你!”

  “亲爱的奥利芙,你是扩大种族最好的繁衍容器,我当然愿意满足你的愿望。”伊莱伽的话语逐渐浑浊阴暗。

  他骤然抡起拳头向它最后一只眼轰去,包裹着一层薄膜保护层的眼球瞬间破碎,哀嚎再次回到了奥利芙的血盆大嘴里。

  伊莱伽缓缓抬起自己沾满血液的手,早已控制不住心中对手足的猎杀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