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到星际:靠美食征服疯批指挥官 > 第208章 这不是威胁,是通知。

第208章 这不是威胁,是通知。

2022-05-16 作者: 玫瑰卿
  第208章 这不是威胁,是通知。

  克莱尔从厨台后面探出身,借着手枪掩护,一路躲闪逃到了厨房外。

  变回战争机器人的琼斯身体防御拉满,射到身上的子弹除了损毁他的衣物以外,没有在他的身体上留下半点痕迹。

  他一路跟在克莱尔身后跑出厨房,右手边的大门在哐哐作响,隐约听见外面有虫族的声音嘶哑高喊,“琼斯,带夫人走!”

  “嘭!”

  楼上也传来了窗户破碎有人入侵的声音,克莱尔面色难看,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可能是泰伦斯。”她说。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还有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闯入这里。

  琼斯环顾四周,目光锁定客厅,拉起她的胳膊说:“我们从玻璃花房那边走,去皇宫。”

  “嘭!”

  大门终于抵挡不住强烈撞击应声倒下,带着花纹翅膀的虫族随着门板倒飞进来砸在木地板上,满身伤痕。

  它仰起头,浑浊的黄色重瞳望向贴墙站立的克莱尔,冲着她嘶哑叫道:“克莱尔,去皇宫。”

  熟悉的目光让克莱尔立刻认出了那是谁,“伊莱伽?”

  “走。”他操控那名虫族,向她发出命令,“支援已经在路上。”

  克莱尔冲着它点点头,转身跟琼斯快速往玻璃花房跑,那边有扇后门可以直通哨卡。

  隔着半透明的玻璃,能看见花房外漆黑一片,街边路灯的光亮大部分都被破坏,只能听见从外面传来的战斗声。

  几只高级虫正带着底层虫朝两人的位置飞来,玻璃花房的那扇小门由一条铁链锁住,被琼斯直接两手暴力扯断,他一脚踹开门,拉着克莱尔跑了出去。

  一连串的运动下来,克莱尔捂着肚子,只觉得下体坠痛。

  琼斯对她的情绪变化敏感,知道她在疼痛,他很快弯腰将她横抱而起,开启一路狂奔模式。

  不断有虫族向两人围攻而来,又接连有新的高级虫族从各路现身护着他们逃跑,都是就近收到命令过来支援的。

  这场内部斗争的规模从她的家门口不断扩张,克莱尔靠在琼斯犹如冰凉石头的胸前,手中手枪不忘对准后面试图突破保护圈袭击他们的虫族。

  刺耳的警笛声在天边由远及近,一闪一闪的灯光在黑夜里格外醒目。

  飞行器捕捉到他们后便俯冲下来。

  克莱尔还以为是救星来了,就连琼斯也是如此认为,他停下脚步,任由那辆飞行器在半空中甩了个漂亮的尾巴降落在跟前。

  “警官,克莱尔夫人正在遭受袭击,请加派人手。”琼斯说。

  飞行器上的人并没有立即下来,反而是将后窗的窗户给降下了。

  里面人的脸被迫向外转了过来,飞行器紧靠着一盏接触不良还在闪烁的悬浮路灯,淡淡的冷白光线打在他的脸上。

  那张俊朗的面容被一道长疤从眼睛滑到了嘴巴的位置,眼神却不如面庞那样狰狞,看向克莱尔时,还带着一股浓浓的忧虑。

  是实实在在的斐吉,还活着的斐吉。

  克莱尔愕然看着窗户里的脸,言语在这一刻失了声。

  她早已在心里宣告了斐吉等人死亡,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还能再见到活着的他。

  就连抱着她的琼斯,智能大脑都好一会没转过来。

  跑。

  斐吉用唇形向她传达意思,两道粗黑的眉毛深深皱起。

  泰伦斯的手指扼住他的脖子,轻易将他从光线下拉离,露出自己那张苍白精致的脸,赤红亮色的重瞳装满算计。

  “克莱尔,要跟我走吗?去看看你的同伴们。”

  琼斯率先做出反应,手中武器对准警车,后面追赶上来的高级虫族和底层虫们已经将他们包围,最外面的战争还在持续,不断的有虫族想突破进来救人。

  泰伦斯为今天做了足够的准备,他们无路可逃。

  克莱尔只看着掩藏在阴影里的斐吉,拳头握紧,“琼斯,杀出去,援军就在路上。”

  “克莱尔。”泰伦斯高声打断她,眼神锐利,语气含笑,“我由女王孕育,又承载泰伦斯的意志脾性,你最该明白我会做什么。”

  虫族的暴虐从何而来?是伊莱伽千年培养所形成的基因习惯。

  它们谁都不是伊莱伽,却都与他相似。

  “你想做什么?”克莱尔靠着琼斯,举枪对准它。

  “他忘了他们对你的重要性,我却没忘。”泰伦斯的目光冰冷而讥诮,语气无端充满诱惑,“我怎么舍得杀光你在乎的人?杀光了你可就毫无理由回到我身边了。”

  他假意让霍普的人全部死亡,试图设计伊莱伽让克莱尔彻底恨上他,但失败了。

  这真令他不高兴。

  早就想明白的克莱尔手指一个没忍住,扣动扳机开出一枪。

  子弹被无形的精神力轻易控制,还没碰到泰伦斯就落在了地上。

  “跟我走,否则你在伊莱伽身边多一天,我就多杀一个人,直到霍普所有人都清理完为止。”它的话语装满威胁,本性暴露无遗。

  “他们在哪?”

  “你想见到吗?”

  克莱尔紧盯了它一会,手枪一转丢到地上,“琼斯,放我下来吧。”

  “克莱尔。”琼斯不赞同,“你不能冒险。”

  “我有分寸。”克莱尔抬眼看他,眼神镇定。

  走到这一步是泰伦斯一早就计划好的,他没有杀光那些霍普的人,他们因为她而活着,她只有跟着他走。

  当然、她相信伊莱伽会找到她的,他现在足够强壮,他不会弄丢她的。

  暂时的牺牲能挽回所有人,克莱尔愿意。

  飞行器门打开,克莱尔主动坐了进去,琼斯被拒之门外。

  不远处有数架战机从皇宫的方向来,是支援到了。

  泰伦斯没有时间再给她拖延,飞行器关了警笛平地而起,几个眨眼间消失在天际。

  克莱尔也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去哪里,她在上车后就被一针药剂打入脖子昏睡了过去。

  在主流星因为她的失踪而陷入混乱时,一架战机从母港起飞逃离了这里。

  接到克莱尔被强行掳走救援失败的消息,伊莱伽陷入暴怒,整颗蒙格星上的虫族受到他的精神力和意志影响,纷纷变得更加的凶恶杀戮。

  不愿再给背叛他的虫子机会,须臾间他就结束了战斗。

  恶劣天气带来的风沙生生刮过他的面颊,伊莱伽凝视着跟前双膝跪地眼神明显不正常的高级虫族,凶相毕露,“奥利芙,我改变主意了。”

  他的身体倏忽来到它面前,单手卡住这只眼神畏缩的虫族,语气残酷,“你敢碰克莱尔一下,哪怕她掉了一根头发,我都会将你的脑子碾碎。”

  “亲爱的哥哥,你没资格威胁我。”用来传达女王意志的虫族话还没说完,就被生生扭断了脖子。

  “这不是威胁,是通知。”

  被狂乱怒气塞满胸膛的伊莱伽站在一片荒漠中央,犹如巨兽般张牙舞爪的庞大精神力从身体里不断钻出。

  阳光从尘埃云雾中破开,将他黑色短发照出一圈淡光,浓黑稠密的卷曲睫毛下,一双金黄色的重瞳微微颤动,逐渐填充的暴乱怒气正在扫去他眼中的最后一丝人性。

  后背的军装制服下传来皮肤撕裂的声响,衣服被锐利如刀锋的昆虫翅膀破成碎片从身上滑落。

  光线下,伊莱伽犹如撒上蜜色的健壮身躯背后一对虫翼缓缓舒展。

  无数虫族受到感召不断朝着伊莱伽靠拢,它们如海洋浪涛般聚拢在他身边,单膝下跪表示臣服。

  奥利芙的挑衅彻底激起了伊莱伽的狩猎欲,杀死对方,已是他唯一所想。

  ——

  不知道无端昏迷了多少次,每次都是在不同的地方醒来,克莱尔对这一切已经见怪不怪。

  距离她被掳走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周,泰伦斯除了偶尔进来跟她说几句话以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很大原因是因为她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成了她现在保守贞一洁的护符。

  克莱尔目前正处在一艘船舰上的卧室里,四面都是麦穗田,一片片的麦穗随风拂动,仿佛阳光灼烧过的空气还残留在鼻尖。

  这样的全息化投影,包括模拟的气味令人身临其境。

  克莱儿面无表情的掀开被子下床,一只脚踝上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金色链条犹如关着牲畜般将她束缚在屋子里。

  泰伦斯为了防止她在搞什么破坏,已经无所不用其极。

  她刚戴着链条去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营养液,整个有安神作用的麦穗田投影如卡壳般闪动一阵,整个屋子失去了光线。

  克莱尔站在黑暗中不慌不忙,抬手给自己喂下营养液。

  几秒钟后,四面的全系投影重新出现亮光和画面。

  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只造型扭曲丑恶,身躯连全系投影都快囊括不下的巨型甲壳类王虫。

  比手掌还要大的重瞳在一片褐色皱巴巴的皮肤上转动,牛奶色的透明薄膜包裹着巨大的金黄眼球。

  如果不是那几只眼睛的颜色与伊莱伽的一模一样,克莱尔还真不敢确认这是与他一起长大的‘妹妹’。

  两者之间一个美的像希腊神塑像,一个丑的如淤泥里的泥鳅虫,真是天差地别。

  “你是克莱尔。”它的声音从墙角的喇叭里传出,3D环绕音不小,听的克莱尔心中一阵不舒服,她捂着胸口后退两步到床边,目光警惕。

  奥利芙硕大的眼珠将她扫射了个遍,不知道长在哪里的嘴巴发出阵阵尖锐刺耳的笑声,“伊莱伽喜欢上了如此脆弱的食物,难怪他也会变得懦弱。”

  克莱尔放下杯子,眼里没有恐惧,只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你长得真难看。”

  没有哪个雌性能接受别人说自己的相貌丑陋,连奥利芙也不例外。

  它如触须般的虫足重重拍在投影上,使得镜头狠狠一阵晃动。

  “杀死你,就等于杀死了我亲爱的哥哥。”

  “你的身上沾满了他的气味一定很美味,我会一口一口的把你吃下去。”

  这时候克莱尔卧室的大门被用力打开,金属门在墙上撞出巨响。

  泰伦斯疾步走来,握住她的手将人强硬扯进怀里。

  它抬头望向丑陋的奥利芙,身体因为戒备而紧绷,“她是我的,你答应过。”

  “伊莱伽正在缠食我的孩子们。”奥利芙转动眼珠看向它,“一周后我的先驱部队会进入你的航线,泰伦斯,你要把她交给我,我可以另外给你别的承诺。”

  泰伦斯抓着克莱尔的手都用了好大的力气,她吃痛皱起眉,想挣却挣不开。

  “我带领队伍义无反顾投向了你,还不够?”它的嗓音低冷,夹杂着愤怒,“没有克莱尔,这场战争难道没有胜算?”

  “胜算?”奥利芙笑声尖锐,那肥大蠕动的身体跟着颤动,“伊莱伽是我的哥哥,我比谁都清楚他的能力,靠你的军队?那确实毫无胜算。”

  “当然,我能杀的了他一次也能杀第二次。”

  克莱尔唇角一扯,面上竟是扬起了笑容,“你确实低估他了。”

  她立刻得到了两道锐利的视线。

  克莱尔不在多言,只是眼神挑衅,面上毫无惧色。

  她比谁都清楚伊莱伽为什么会‘死亡’,他的过去比谁都辉煌,她相信没人可以再打倒他。

  全息屏上的画面被切断,麦穗色的田野重新出现在眼前,泰伦斯松开钳肢她的手,双手将她抱起放到床上。

  克莱尔也懒得在挣扎,只拿起身边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后腰,又扯过被子盖住隆起的肚子,这才有空看向在床边坐下的泰伦斯。

  它这会的眼神说不清的复杂和懊恼。

  克莱尔眉毛一挑,“准备把我送给女王了?”

  “你就这么断定他会来救你?”它答非所问。

  “他永远不会放弃我。”克莱尔笑的灿烂,刺痛了泰伦斯的眼。

  它双手压在她的身体两侧,面容阴暗,“我带你离开怎么样?用你们人类的话语,叫私奔、远走高飞。”

  克莱尔的脸色微僵。

  泰伦斯伸手捏起她的下巴,低头凝视她,“我原本打算对奥利芙献上所有的忠诚来换取你,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任由这两位虫族先驱厮杀,独自带你去个谁也找不到你的地方。”

   投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