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娇 > 第283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22)

第283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22)

2022-05-18 作者: 望清秋
  第283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22)
  “你可要把我伺候得舒服了.”

  混浊的呼吸喷洒在她修白的脖颈。

  “好姐姐,你永远别想摆脱我。”

  少女纤瘦的身躯在惨淡的月色下微微发抖,不知是因为惧怕还是因为愤恨。

  胡飞飞离她特别近,远远看去就好像两个人贴在了一起。

  “姐,你今天好香。”

  少女不语。

  “睽违已久,别老低着头啊?”他探过头,朝少女的脸看过去,“让弟弟看看你。”

  少女忽然轻笑一声,在与外隔绝的黑暗里格外清晰生脆。

  “好啊。”

  恰逢一道惊雷闪电划破深沉黑夜,照亮整个屋子,少女漫不经心的偏过脸来,一张堪称绝色的容颜再配上那双冷淡至极的桃花眼,竟叫人挪不开眼。

  少女两眼弯弯,嘴角轻翘,宛若绽放的罂粟,美得不可方物,却含带剧毒,极为致命。

  胡飞飞吓得脚下踉跄了几步,看着面前的人似乎恐惧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在打摆子。

  “叶,叶小姐!!”

  惊骇至极下,胡飞飞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叶轻晚,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不是没见过叶轻晚,却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叶轻晚。

  那哪里是笑啊,分明是把雪亮的刀子。

  叶轻晚笑吟吟地蹲下身来,未及胡飞飞开口尖叫,倏忽扬起的袖间闪过一抹阴冷的寒光,随即鲜血四溅!

  砰的一声。

  胡飞飞重重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苍白的脖颈上赫然出现一道红口子,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犹如艳红的毒蛇蜿蜒至地面.
  不多时,胡飞飞便断了气。

  雨愈下愈大,一个披着斗篷兜帽的人低头走出了将军府的大门,守在门口的小厮见了他,问道:“哟,出来了?是不是像我说的,没见到你姐?”

  那人微微颔首后便一头扎入了夜色当中,再也不见。

  在行出一段距离后,那人又折回了将军府,不过这次他没再走正门,而是来到一处矮墙前,凭借身形轻盈,弹跳跃起,扒住墙头就是一个利落的翻身。

  他走回落晴院,从知乐房里拖出来具一丝不挂的尸体,又向后院走去。

  那人寻来一把铁锹,冒着大雨在后院挖着土坑。

  雨声哗哗作响,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异响,那人敏锐回头,黑色帽兜蓦然滑落,露出一张略微稚嫩无害的青涩脸庞。

  可那白皙的面颊上,却是沾染着斑斑血迹的。

  犹如冰雪中盛开的红梅,鲜艳夺目,又似地狱里爬出来的玉面修罗,冷艳惊心。

  叶轻晚扔下铁锹朝某个方向踱步走去,直到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眼瞳,她才停下脚步,蓦地舒颜笑了。她道:“今晚我这落晴院的客人还真是多呢。”

  王奶娘惊恐的睁圆了眼睛,头摇得如同一个小孩子把玩的拨浪鼓似的。她做着苍白无力的辩解:“老奴,老奴什么也没看见!!”

  叶轻晚歪着头微微一笑:“是吗?”

  她的语气和笑容因为尚未张开而稚嫩的脸,让人倍感亲切,带着少女独有的天真无害。

  不过落在王奶娘的眼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残忍阴鸷。

  “是!是!千真万确,老奴绝对没看到!”她扑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磕着头,磕在浅水洼里,磕得脏水乱溅。

  叶轻晚端着耐心,长睫忽闪,眸光澄澈,柔着声儿问她:“那好端端的奶娘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王奶娘青白的嘴唇打着哆嗦,“是二夫人在追杀老奴,老奴没了办法,就只能躲在落晴院里,想着哪天姑娘心情好点了,再出来跟您解释。”

  叶轻晚没露出一点震惊的神色,面上的笑容反而越来越盛。她笑道:“那你岂不是什么都瞧见了?”

  瞧见她跟沈珩在雨夜中拥吻,瞧见她亲手杀了胡飞飞,瞧见她伪装成他人出去又回来掩埋尸体。

  眼神渐冷,杀意浮现。

  王奶娘的表情像生吞了个鸡蛋,讶然又惶恐。

  “三姑娘你放心,老奴绝不会说出去的!”她急切的说:“而且姑娘您想想,我现在跟二夫人都闹翻了,怎么可能会告诉她?况且说了她也未必会相信老奴所言,您说是吧?”

  叶轻晚神情恹恹,听得不胜其烦。

  怎么死到临头了这老东西还是那么聒噪烦人?
  “姑娘.”王奶娘凄声哀求。

  叶轻晚微微一笑:“说得好像是没错。”

  王奶娘转而破涕为笑。

  下一秒叶轻晚斜乜过眸,盈盈望向王奶娘,莞尔道:“可是这跟我要杀了你有关系吗?”

  王奶娘闻之骤然色变,又开始磕起头来,仿佛这样就能活下来。

  “姑娘。您就看在老奴服侍你多年,放过老奴吧!!”

  哭出来的鼻涕眼泪全糊在她那张老脸上,难看至极,恶心至极。

  叶轻晚笑道:“好啊。”

  王奶娘难以置信:“真的吗姑--”

  未等她把话说完,叶轻晚倏地打断了她。

  “那就看在奶娘跟随我多年的份上.”

  叶轻晚笑吟吟地。

  她的性命听候眼前纤纤少女发落,心提到嗓子眼,王奶娘眼中似有希望重燃。

  “给奶娘留个全尸吧。”

  雷电撕裂极夜黑云,狂风袭卷暴雨,枯槁的枝丫乱摆,在冷风中呜咽。

  沾满污泥的铁锹被随意扔在脚边,凝视着被填平的土坑,叶轻晚任凭着雨水冲刷,木然而立,脸上好似蒙了一层寒霜,分外冷峻。

  她心底好像有个声音,在叫嚣。

  “看看,你看看你自己,”

  “自从杀了喜乐以后,就再也停不下来,满手鲜血,十恶不赦。”

  “倘若他知晓了你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毒妇,还会喜欢你吗?”

  “不会!不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副样子本宫都觉得恶心!”

  是叶皇后。

  叶轻晚抬起眼睛,望向阴沉得仿佛要塌了的天空。

  雨水滴在翘卷的睫毛上,掉进眼里,有些涩痛,又从眼眶里流出,分不清是泪是雨。

  是,她说得没错。

  纸包不住火,沈珩迟早有天会知道,这一世的她,究竟是怎样的人。

  原本就因是另外一个人的替身,他才会喜欢她的,若是知晓了,只怕是更不会对这副相似外皮下的自己生情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