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礼服

2022-05-16 作者: 冉也.
  第194章 礼服
  “不过你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以后我们节目组也会多准备一些吃的给女嘉宾。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说是因为工作,而不是因为自己想吃了。”pd跟着打趣,电梯里的人,连同保安都一起笑了起来。

  “那估计她们的经纪人会杀了你。”

  “我们刚刚拍摄的时候,看到你吃了好多那家的点心。有没有什么推荐的?改天我们也去,我也去尝一尝。”

  “啊?”鱼画舔舔嘴唇,她其实并不是因为好吃才的,她只是想快点吃完,这样就能早点结束早点离开了,谁知道庄奉一个劲儿的让服务员加菜,吃都吃不完……“其实我只是太久没有吃甜的东西了,我时间的话,他们家的牛肉不错。”

  “好,好好,下次我们聚聚餐的时候就选择那家餐厅。”

  电梯已经到了鱼画家的楼层,pd的后采还是只字不提和庄奉的事情,鱼画开始在心里悄悄的猜到底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鱼小姐,我帮您搬进去吧,还是有一点重的。”电梯门打开,保安率先出去,站在一侧,等着鱼画,“或者您不方便的话,就麻烦这几位男士帮您搬一下。”

  “没事,没什么不方便的。”鱼画打开门,让保安先进去,“就正对着的那个门,您放那里面就行了,辛苦了。”

  “没事没事。”保安竟然自带了鞋套,他把箱子先放在地上套上鞋套才进了屋子,然后轻手轻脚的把箱子放进衣帽间,就立马出来了,高度体现了这座公寓里面工作人员的素养。

  鱼画从保温箱里拿出一瓶牛奶,递给保安,“你拿下去当早餐吧。”

  “不行不行,早上的时候刚收了您的东西,现在不好再收了,如果被发现的话,我是要挨处分的。”

  “哎呀就一瓶奶,我又没有贿赂你,你紧张什么呀?”鱼画把奶塞给他,“现在楼下没有人看着你,还不快下去,要不然管家看到了之后该骂你了。”

  “那行吧。”保安笑的憨憨的,把牛奶藏在口袋里,手拿出来的时候还是热乎的,“那我先下去了鱼小姐,你有什么事儿的话直接呼我就行了。”

  “辛苦了,早点下班休息。”送别了保安,鱼画关上门,摄制组的人员还在玄关站着,“坐啊。”

  “不了我们也不打扰鱼画老师休息了。”pd笑着看鱼画,虽然这么说,但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那,再见?”鱼画也不问他们什么事,就装作不知道。

  “啊,不是,鱼画老师,刚刚庄先生给你的礼服不拆一下么?”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鱼画笑了笑,“明天再说吧。”

  “啊?”pd明显没想到,竟然有女生对裙子不感兴趣?“这……”

  “还有别的事么?”鱼画不想听他游说。

  “没事了……”

  “奥对了。”

  听到鱼画叫住他们,pd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怎么了?”

  要开箱了?

  “不是,我今天还会关摄像的,我要背剧本,剧本机密内容。”

  “好的。”

  “那,注意安全。”

  pd眼睛又暗了下来,一群人离开了鱼画家。

  鱼画关上门,到各个位置关上了机器,然后趿拉着拖鞋奔向自己的床,快到门口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

  她看像衣帽间,本来的确是不想拆开的,可是被那个pd这么一提醒,突然就……

  鱼画犹豫了一番,手都快握上卧室的门把手了,脚却掉转了方向,朝着衣帽间走去。

  那大箱子立在中间,比旁边的矮脚沙发大了很多,鱼画走进些,发现那箱子的高度已经到了她的腰。

  “什么玩意儿跟棺材似的。”

  她暗暗吐槽一句,伸出手解开了上面的蝴蝶结,拿开盖子,四周的纸板就倒了下来,三个透明的盒子叠在一起,里面又分了三部分,一大半是礼服,另外一小半又分开放鞋子和配饰。

  鱼画把封口的盖子扔到一便!大量起这些衣服,上面一件是黑色的衣服,看面料是那种滑滑的,像是绸子,比较百搭场合,中间是一件克莱因蓝的裙子,面料有西装的硬挺感,应该是很时髦的,而最下面那件,光盒子比上面两个加起来还大。

  她微微皱起眉,把上面两个箱子拿开,耀眼的白光突然刺到了眼睛。

  鱼画眯眯眼睛再看过去,却愣住了。

  轻柔的白纱,纤细的银线,精致的刺绣和满镶的钻……

  这竟然是一件婚纱!
  鱼画的胸口跟着加重的呼吸一起剧烈地起伏,她的双手开始颤抖,悬在半空却不敢碰那盒子。

  当时嫁给庄奉的时候,就只有一个结婚证,没有见过家人,没有见过朋友,甚至都被允许出现在彼此生活的圈层里,更别说什么婚礼了。

  他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中间加了一条垂线,除了两个交点,剩下的都互不相干。

  可是为了所谓的爱和谎言,当时的鱼画还是毅然决然地接受了。

  可是那个女孩没幻想过穿上婚纱的样子呢?即使不向往爱情,也对那条裙子没有抵抗力。

  鱼画多少次幻想自己可以跟那个男人一起走在圣洁的教堂里,长长的头纱拂过地上香槟色的玫瑰花瓣,她手捧一束捧花,花藤如瀑布倾泻而下,到了神父面前,他们还会互相交换戒指,不用很大钻,也不用多奢华,只要是他带上的就好。

  他当时说,时机还没到,不能举办婚礼,等过一段时间就会让所有人知道她是她的新娘。

  可是这段时间真的好久啊,久到再过几天,他们就离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顺着鱼画的眼角流下,“啪嗒”一声!砸到了亚克力的盒子上,模糊了里面钻石的光芒。

  鱼画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能控制住这幅身体激动的情绪。

  庄奉这时候送一件婚纱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次都要有这样的招惹?这就是他说的体面的离开么?拿曾经痛苦的回忆一遍一遍地刺激她,让她不断地受折折磨,不断地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傻?
  想着,鱼画笑了,眼前的婚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炙烤着她脆弱的神经,她恨不得直接把东西给庄奉扔回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