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血狐怨 > 第287章 自为恶

第287章 自为恶

2022-06-25 作者: 云淼.
  第287章 自为恶

  血情丝感知了狗骨的过往后,就再次自动退了回来。

  那只猎犬,也慢慢变回了狗骨。

  它依旧趴在窗台前,空洞的眼眶,对着我和凌渊。

  我还沉浸在她为范姐做的事情,而焦心,而担忧的情绪中。

  捏着那根因为有血情丝涌动, 伤口自然愈合了的手指,看着狗骨空洞的眼神,相着她生前和猎户那么美好的生活。

  一切本来该在她死时,划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范姐的出生,反倒让这一切全部推翻。

  我捏着指腹,看着那根还在轻盈飘荡的血情丝, 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对这位狗娘有个好交待的。

  瞥眼看向凌渊,想让他先将狗娘送入地府, 免得等专案组来了,她看到范姐的结局,反倒更麻烦。

  可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范姐穿着那身长排扣的裙子,依旧踩着十厘米高的鞋子,靠在门边,盯着窗户外面的狗骨:“小邹说得没错,你们还真的有点本事。”

  “这狗骨天一擦黑就从坟坑跑出来,径直到你们这里来了,还对着你们拜来拜去的。看样子是真的相信你们啊,直接来找你们了。”范姐呵呵的笑。

  朝我挑了挑下巴:“你手指里面长出来的是什么?不是可以让狗骨变成狗吗?你就让她变成人,这样我就能变成人了!”

  范姐语气发着冷,好像对这狗娘一点敬意都没有,只不过是想达到她的目的。

  不过想想也是,她发达不是一年两年了,在这村子里“养猪”也很多年了,村民所有新建的一层平房,全部都建了猪圈, 就是为了方便家家户户看守着。

  但她以前从来没想过给她娘迁坟,这突然迁坟,还真的是因为她身上长出了狗毛。

  狗娘的尸骨见她出现,就又拱起前爪,对着我和凌渊拱手作揖拜了又拜,明显就是在求我和凌渊。

  我瞥眼看着范姐,扭头看着凌渊,想问他怎么办。

  这种事情,到底怎么处理,我真没经验啊。

  如果是其他有害的东西,或是极阴地那些黄鳝,我直接引着血情丝,全部绞杀。

  范姐是个人……

  范姐却根本没有理会那具狗骨,径直走到我面前,盯着我呵呵的笑:“来,再把你手指头中间那根红线牵出来,把她变成狗,再变成人,我倒要问问她,她能变成人, 为什么我好好的人,就要变成狗。”

  范姐咧嘴笑得畅快,但眼底尽是寒意。

  嘴角虽然因为笑咧到了耳后,可耳后的地方却紧绷着,明显在咬着后槽牙。

  “别怕。”范姐这会却还来拉我的手,食指在我掌心轻轻拂着,顺着掌心一路滑到那根引出血情丝的手指。

  来回的摩挲着:“小邹答应给你们五十万,对吧?只要你帮了我,我给你翻两倍,不对,十倍,二十倍都可以!”

  范姐咬牙切齿的笑得十分和蔼,朝我低喃道:“你也看到了,姐虽然好说话,可也不算好人。”

  “你说你被关到猪圈里倒没什么,可这位月中谪仙一样的人物,我都舍不得把他关猪圈里的,你也舍不得的,对吧?”范姐原本摩挲着手指的手,猛的用力,紧捏着那根手指。

  她小时候干活多,手指的指骨粗大,骨节分明到突出,力气也大,用力一捏,我都感觉那根手指好像要断了。

  “那把根红线弄出来。”范姐却还用力捏干着手指往前推,就好像那根血情丝就是藏在皮肉里的针一样。

  我痛得低呲了一声,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凌渊:“她怎么会知道我们去过了猪圈?”

  不是隐身了吗?

  “知道你们有这种障眼法,姐既然吃这碗饭,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什么样的邪门歪道不知道啊。既然敢让你们进村,哪会什么准备都没有的啊。”范姐呵呵的笑。

  扭头瞪了那具狗尸骨一眼,朝我道:“我是狗娘养的啊,我鼻子灵啊。那些监视猪圈的人,没有看到你们,连监控都没有拍到,但我去了一下,就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了。”

  范姐扯着我那根手指,又是用力一捏,将我往她身边拉了拉,真的跟条狗一样,在我身边嗅了嗅:“一种快要死了的味道。”

  “药味,沉沉的死气,这种味道我闻得多。”范姐瞥眼看着我,呵呵的笑:“你都快要死了的人,还在这外面乱跑个什么劲啊。”

  她捏着那一根手指,使劲用力,那种只捏着一处的痛感,不是握着一只手能比的。

  我冷汗直流,盯着范姐,又瞥眼看着凌渊。

  他居然走到窗边,伸手摸着那狗骨的头,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范姐对我做什么。

  范姐对于施虐是很有经验的,见捏着手指,我还没有服软,就将捏着的手指一点点弹起,用指尖的指甲掐着我的手指:“你这能忍的性格,我挺喜欢的。虽说你要死了,可我也不想让你喂了狗,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帮我吧。”

  范姐对于施虐,是真的经验足啊。

  一掐一捏,还松了一下。

  原本被捏着发麻的手指,一回血,更痛了。

  就在回血好了之后,她就又猛的掐住,那一下子痛得手指就又是一缩。

  我盯着范姐,瞥了一眼还摸着狗骨,不动声色的凌渊,左中指弹了弹。

  脑中突然闪过丝丝恶念,恨不得直接用那根血情丝干掉范姐,将她大卸八块。

  可凌渊却沉声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狗屁!”范姐掐着我的手指,猛的用力,瞪着凌渊道:“你们这种在与世隔绝的地方长大的人,怕是所有人都对你们好,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屠刀。”

  “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那些做了好事的,怎么就不能成佛?这他妈的就是狗屁的笑话!”范姐掐着我的手指,更加用力:“老娘不信佛,就信钱。有了钱老娘要什么,都行。”

  她盯着我,也不再假模假样的当姐了。

  恶狠狠的凑到我面前:“你看到猪圈那些人了,也看到那些喂狗的肉了,姐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信立地成佛的那套。”

  “你乖乖的按姐说的,帮姐搞定身上的事情,要不然,就算你们有障眼法能逃出村子,我已经让人把沾了你们味道的碗筷,给那些狗闻了。”范姐盯着我和凌渊。

  阴狠的冷笑:“那些狗,都是我从城里带回来的流浪狗,它们被主人抛弃,四处流浪,是我收养了它们。”

  “它们天生就跟我亲近,又一直吃不饱,平时我也不让它们乱吃东西,都是在有了肉之后,才让人切了肉去喂它们的。这次我让它们放开了吃,你说外面那么多狗,你和这位谪仙,逃得出去吗?”范姐捏着我手指,一把推开。

  还淡定的拍了拍手,转眼就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我:“妹妹别怕,只要帮了我,我就亲自送你们出村,好不好?”

  “哦,对了!”范姐想了想,看着窗外,淡定的道:“那个猪圈啊,就在村后山,那些恶狗听我说能吃东西了,就按耐不住了,已经开始进村了。”

  “狗吗,以前就是狼,恶狠了,它们又吃惯了我喂的生肉,如果让它们找到猪圈,我不去阻止。”范姐瞥眼看着我,呵呵的笑:“你说那些被锁着的‘猪’,会不会被咬死吃掉啊?”

  她说这些的时候,那趴在窗台边的狗骨,都颤抖着滑了下去。

  凌渊却依旧摸着那狗骨,似乎毫无感觉。

  我盯着范姐,想到凌渊说的那句话。

  揉了揉那根被范姐捏得作痛的手指,朝范姐轻声道:“好。”

  范姐立马呵呵的笑:“就是,你们这种不知道人间险恶的小姑娘,自己受苦能忍着,但总是同情心泛滥,见不得别人受苦的。”

  所以她见捏我手指,痛得冷汗直流,都没有吭声,她转而就用那些女孩子的命来威胁我。

  我苦笑了一下,她知道这些,却又不屑一顾。

  当下引出血情丝,对着范姐道:“她是你娘,只要借着这根血情丝,将你们相连,她赋予你的,就会被收回了。”

  范姐点了点头,好奇的伸手去捏那根血情丝。

  脸上依旧带着笑:“小妹可别骗姐,如果姐不满意,就算你们能上天入地,那些狗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会一直追着你们的。村子外面的狗有多少,你们进村的时候,也见到了的吧。”

  我抬眼看着她,点了点头:“放心,只要血情丝相通,你身上的狗毛就不会再有。”

  至于疤痕什么的,对于范姐而言,根本就不重要,她大不了再找邹女士去疤。

  凌渊说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可成不成佛,不重要。

  至少也得让范姐知道,她手握屠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