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血狐怨 > 第284章 自作孽

第284章 自作孽

2022-06-23 作者: 云淼.
  第284章 自作孽

  我见范姐前胸后背的狗毛,心头居然有一种畅快。

  但她身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疤痕,有的好像是抓的,有的是刀子割的,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伤。

  但有很多疤点,只有香头大小,好像是被烫的……

  这种伤还挺多, 分布也很广。

  我假意摸那些狗毛,伸手在那绒毛旁边的疤轻轻摸了一下。

  “烟头烫的。”范姐低头看着我摸的地方,毫不忌讳的道:“这是我才从村子里跑出去,在一个很小的洗脚城,一个六十多岁的台商烫的。”

  “直接将吸得正红的烟头摁在衣服上,那种尼龙的工作服一烫就熔,就成了黑色的胶,比烟头更烫。贴到肉上面,扯都扯不下来。”范姐等我松了手。

  这才自己伸手摸了摸那烫的地方:“所以这个疤比其他的烟头烫的大一点,黑一点。”

  其实也说不上黑,就是褐色,像块斑一样。

  可我盯着她身上细密的疤痕,有点疑惑,邹女士现在集结了很多术士,连用蛊虫隆胸吸脂,用水师续骨增高这种事情,都能做,把身上的伤疤去掉,应该很容易吧。

  就算再难,就像我被黄鳝咬的那样,直接割掉有疤的地方,再用蛊虫养起来,什么都看不出来。

  以前范姐没条件,现在她有啊。

  按她进山上坟都要穿高跟鞋走的“敬业”态度,身上留疤,也有影响她的“工作”吧。

  范姐却只是呵呵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左上臂的一道疤, 转过来递到我面前看:“这是咬的。一个三十多岁、戴着无边眼镜的男人,他叫了我的台,去的他家。”

  “原先好好的,可后面的时候,他直接一口就咬到了这里。”范姐伸着手指,摸着那个伤疤:“我当时痛得整个人都抽紧了,他却还用力的扯。”

  “将整块肉都扯了下来,然后一遍遍的舔着伤口。”

  “走的时候,他给了我双倍的价钱,说下次还点我。”范姐脸上带着不知道是怀念,还是后怕的笑:“当时我整个人都痛麻了,听他说还点我时,我居然还谢谢了他。”

  “那时我二十来岁吧。”范姐露出了微微迷茫的神情,摇头苦笑:“那时我出个台,才十块钱,还都是那种绿色的十块,还没有二十的面值。可我很高兴啊,这一趟挣了双倍, 拿着两张钱,还给那人弯腰鞠躬道谢。”

  “那红色的血在绿色的钱上面啊, 我回去还用湿毛巾擦干净,夹在一个本子里吸干水,真的很高兴。”范姐半张着嘴在笑,可能是高兴,也可能是不堪回首。

  那个疤很大,足有鸡蛋大小,还是隆起的,旁边息肉扭曲着,就好像一条条鲜红的蚯蚓爬进她肉里。

  按理就算是咬伤,也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疤的。

  肯定是当时没有处理好,后面化脓了,里面的肉都没了,才会留着这样的疤。

  范姐轻呼了口气,转眼看着凌渊:“是不是感觉我这样一具身体,很恐怖?”

  凌渊依旧挺拔的靠窗站着,扫过范姐的身体,就好像扫过一个物品一样,摇了摇头。

  然后问出了我那个疑问:“为什么不祛疤?”

  “不祛也好。”范姐走到房间的穿衣镜前,对着镜子,摸过身上的每一道疤:“我记得每道疤是怎么来的,挺好的。”

  她从肩膀,一点点往下,到小腿的时候,有道像是蜈蚣一样趴着的疤,只不过明显年代久远了,颜色呈淡白色。

  “这是我想逃出村子,他打断了我的腿,留下的疤。”范姐摸着那道疤,抬眼看着我道:“这道疤,让我发誓,一定要逃出去。无论做什么,我都要逃出这个村子。”

  “所以这道疤,我没有治,我就留着,这样我就会一直记得这些该记得的事情。”范姐说着直起腰,抬眼看着我:“这样是不是挺好?”

  “可你还是回来了,而且呆了很久,没有离开。生意不忙吗?”我盯着范姐,十分肯定的道:“这些疤,你治过吧。”

  刚才范姐只说那一道打断腿的没治,可其它的只是说不祛也挺好。

  范姐瞥眼看着我,目光收缩了一下,直接转身,从在床边,从脱下衣服的口袋里摸了盒烟出来。

  那是一个定制的烟盒,上面刻录着一个吸烟的窈窕女郎,寥寥几笔,不过一个侧脸,就勾勒得很妩媚。

  范姐也没有穿衣服,打开烟盒,朝凌渊递了递:“谪仙来一根吗?仙人不是靠香火吗?这烟也是香火啊。”

  她递烟就递烟吧,还要左手后撑,身体半侧,修长的双腿微微拉长,那带着狗毛上半身往凌渊那边挺了挺。

  范姐因为职业的关系,身材保养挺不错的,这会一动,还别说,就算年纪大了,有几分野性的美。

  我站在一边,瞥眼看着凌渊,他是只狐狸,应该喜欢这种毛绒绒的。

  可凌渊却不躲不闪,依旧用那平和的目光看着范姐:“你原先已经全部祛疤了,是在长出狗毛后,这些疤又出来了。”

  “你呆在村子里,说是让那狗骨变回人骨,其实是想让人将你身上的狗毛去掉吧。毕竟你这样,也不好出去见人,对吧。”凌渊脸色平静得好像范姐不是个没穿衣服的人,而是一条只长着毛的狗。

  范姐被凌渊点破,盯着凌渊的脸看了看。

  有点失落的摇了摇头:“老咯,对你们这种年轻的谪仙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咯。所以,还得年轻人啊!”

  然后一弹手指,弹出一根烟,微微一颔首,红唇微抿,正好衔住烟嘴。

  转过手腕,手指一弹,盖上烟盒,转手就用烟盒带的火机把烟点着了。

  动作一气呵气,妩媚、熟练、自然,却又带着丝丝的魅惑。

  范姐吸了口烟,朝我喷了个烟圈:“你回神了,又不是给你看的,你直什么眼?要不要我教你?”

  那烟圈直喷而来,我屏住呼吸,直接一步上前,将她嘴里的烟取下来,扔在地上踩灭:“我闻不得烟味。”

  这破身体,实在是不行了,刚才刮的那个伤口,还有点隐隐作痛呢。

  这烟一呛,等下就又会一直咳。

  范姐看着被我踩灭的烟,呵呵的冷笑。

  起身将衣服穿好,瞥了一眼凌渊:“那我就去等你们的消息了,有办法,就早点想。要不然,在这村子里,没信号,你们也呆不住不是吗?”

  她说着大步拉开门走了,那高跟鞋真的走路带风啊。

  我算是明白,她为什么要穿这种排扣的连衣长裙了,原本以为她这个年纪流行这种,现在看来,是为了方便脱和穿啊。

  等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了,我这才看着凌渊:“她这情况和邹女士,好像差不多啊。”

  邹女士是身上冒出蛇鳞,她这是长狗毛。

  “不一样。”凌渊看着那个被我踩灭的烟头。

  沉声道:“邹女士虽然心如蛇蝎,长鳞是单纯的因为整容过度,注射的蛇毒在她身体里起了作用。”

  “这位范姐,却是因为她做的事情。原本她可以当人的,现在却宁愿为恶狗,这是天谴!”凌渊声音发冷,轻轻一点手。

  那根被我踩灭的香烟,火光一闪,直接就烧成了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