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血狐怨 > 第282章 握屠刀

第282章 握屠刀

2022-06-22 作者: 云淼.
  第282章 握屠刀
  猪圈很脏,人多,她们有的头发都因为脏污粘结在头上了,脸上一片片的脏污,长什么样都看不出来。

  一个猪圈至少十来个人,她们就跟圈养的猪一样,缩成一团, 挨个的躺着,有的空洞的睁着眼睛,有的好像在睡觉。

  但一个个的,都跟行尸走肉一样!
  这一排,一共六间猪圈,全部都睡着十几个不等的人。

  铁链都锁着她们的脖子,嘴上还套着着嘴塞, 免得她们叫出声。

  有的脖子上全部血痕,干涸的血糊在嘴塞上, 明显是挣扎过的。

  我扯着凌渊的胳膊,不由的上前走了一步。

  凌渊却拉着我,朝我摇了摇头。

  他明显是用了什么隐身术,这些人没有一个看到我们的。

  就在我想往前一步,看清楚的时候。

  外面传来了几辆摩托车轰隆的声音。

  跟着有人不满的道:“范姐也真是的,狗娘养的就狗娘养的吗,她还是棺材女呢,怎么现在这年纪了,还想着给她娘正名。还放外人进来,把猪养这里,害得我们跑这么远喂猪。”

  或许是因为这声音,那些女子全部醒了过来,一个个却并没有受惊,反倒往猪栏边凑了凑,目光中露出期望的神情。

  凌渊也搂着我后退了几步,我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三个壮汉挑着扁担,各挑着两桶吃食过来。

  他们到这边, 直接将桶里的吃的,倒在石槽里。

  然后扯着铁链,强行将那被锁的人拉过来,拿着钥匙打开嘴塞后面的锁。

  他们也没有心思戏弄,就是跟喂猪没什么区别,倒食,解锁。

  这些人明显饿得狠了,一解开嘴塞,就趴在石槽边上,吧吧的吃了起来。

  那喂的,就是吃剩的剩饭潲水一样,就是猪食,她们却吃得很开心。

  那三个喂食的,解完嘴塞后,就在一边说着今天打牌谁又赢了,谁家又在哪里买了套房,要翻新家里的房子, 被范姐骂了。

  他们对于这些养在猪圈里的人,没有半点好奇,也没有什么怜悯, 似乎这就是猪。

  我靠在凌渊身上,重重的喘着气。

  看着那些衣服还能看出原先款式不错的女孩子,一个个趴在那里进食。

  他们好像还等不急了,不时的催她们快吃。

  等吃完了,就又是上锁上嘴塞。

  其中一个脖子上被是血痕的,还想挣扎,对着那套嘴塞的张嘴就咬,被那个男子直接就是两巴掌。

  铁链扯动,哗哗作响。

  另外两个男子,立马就进去摁住,直接将嘴塞给塞了进去。

  那男的有点气,塞的时候用了点力。

  旁边男的还劝他:“别弄坏了牙,范姐说了,牙口不好,也不好看,以后怎么挣钱。”

  那男的这才手上轻一点,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对着那女的吐了口痰。

  跟着就在旁边的水龙头洗了手,说着晦气。

  清亮的水从水龙头流出来,那些被锁着的人,全部趴在那里,看着那洗手的水,眼中尽是渴望。

  那男的洗完,还将手上的水朝她们甩了甩。

  晶莹的水珠甩到哪里,那些人就立马探过去,想舔,可嘴上套着嘴塞,怎么舔不到。

  “除了新来的几个,其它的都快要出栏了。等今天来的那两个被狗咬死了,就能出栏了。也不用这么憋屈了,跑这么远来喂猪。”其中一个男子甩着手,叹着气。

  三人又说晚上去谁家打几把麻将,吃什么,挑着桶就走了。

  我看着猪圈里的人,扭头看向凌渊。

  还没等我问他,怎么救这些人。

  他目光阖了阖,搂着我直接就走了。

  回到住的房子时,外面还有好几个壮汉蹲在房子旁边的路上抽烟、打牌。

  连屋后,都有人守着。

  范姐说不急,是因为我们进了这么村,就出不去了。

  我们一回来,凌渊就将床上的两个假人收了,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我一到情屋里就感觉双腿发软,眼前全是那些被锁着的人。

  朝凌渊喃喃的道:“你说邹女士知道这事吗?”

  这都什么年代了啊,怎么还有这种事情。

  我一直以为,现在和平年代,岁月静好。

  哪知道,还有这种,把人锁在猪圈里,当猪养的!
  就算老家的事情,也不过是血蠕虫,是幽冥地府,有东西跑出来,这就是邪气作祟。

  可那猪圈里养的是人啊!

  做这些事的,也是人啊!

  在他们眼中,那些被锁的人,跟猪没区别。

  他们没有戏弄的心思,也没有玩弄的,就好像就是猪圈里养着的猪!

  我坐在床边,紧紧的揪着床单,抬眼看着凌渊:“你来前,知道是这样的吗?这就是你说的畜生道吗?”

  就一定要让我看到,这世间还有这样的污秽,这样的惨状吗?

  凌渊站在窗前,扭头瞥眼看着我,轻声道:“你知道为什么,神仙被贬,或是要历劫,都是要落到人世间吗?”

  他这话语气淡漠,幽幽的道:“因为人世间,才是真正苦难丛生的地方。”

  “饿鬼道只有苦饿;地狱只有罚;修罗天有神力,对抗它们不想承受的不甘;畜生道懵懂无知,所以也没有苦难。”

  “天界没有七情六欲,也不知道苦难。只有人世间,七情六欲,众生苦,苍生难,却大部分无力抗争,所有苦难皆在人世间。”凌渊幽幽的说着。

  瞥眼看着我:“你现在能感觉到血情丝有哪根在动的吗?”

  我听着呵笑一声,这就是凌渊啊,目标永远明确。

  抬了抬手,将双掌十指递到凌渊面前:“你看,没有!”

  一根血情丝都没有!
  可这里很怪啊,无论是村民,还是那些被囚禁在猪圈的人,怎么就没有一个有执念的,一个情绪激动、或是怨气重到,能引出一根血情丝的?
  凌渊瞥眼看着我的手,轻声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我搓着手,想搓出一根血情丝。

  陈雯知三当三,被害死,依旧心有不甘。

  怎么刚才看到那些被锁在猪圈里的人,好几十人,居然没有一个心有不甘到可以引出血情丝的。

  那这么多血情丝,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炼化?
  我用力的搓着手,抬眼看着凌渊:“你不打算救她们吗?”

  凌渊却瞥眼看着我,轻声道:“前世云淼镇守六道,死前,将这万千血情丝交给了我。她告诉我,血情丝感知众生情,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

  我听着凌渊的话,一时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他让我炼化血情丝,现在却说,前世的时候,云淼就说这没用了!

  但看着他一根根捏过我手指,见没有血情丝出来,脸上也闪过失落,心底似乎就又有点明白了。

  “麻木、无情、无感,这才是人世间,众生皆苦的原因。”凌渊有点失落的收回手。

  看着我幽幽的道:“我以前主战,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突然有点明白了!”

  他沉眼看着我,伸手摸着我的脸,指腹擦过我眼底:“云淼,我知道为什么你要放弃这万千血情丝,在这人世间再走一遭了。”

  “如若能放下屠刀,心底大概是知道自己手握屠刀,知道自己罪孽深重的。可这些人……”凌渊转眼看了看窗外。

  呵呵的低笑道:“他们没有一个认为自己是手握屠刀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