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不良人之踏山河 > 第17章 回归

第17章 回归

2022-04-29 作者: 沽酒待人归.
  第17章 回归
  浓雾弥漫,一条狭窄的官道从山脚蜿蜒盘旋直上,两道深深的车辙横亘在路中央,
  沿着官道,越过大山,就见到路边矗立着一间小小的驿站。

  客栈外立着一根枯黄的竹竿,竿上张着一面破败不堪的旗子
  上面的字几近褪色,看不清晰。旗杆后有一个极为简单的牌坊,以两根木棍和一块木板搭成,匾上刻着掉了漆的“驿站”二字。

  旗子随着山风微微晃动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驿站外面有一口井,两只麻雀站在辘轳上无聊地啄着木头,不时发出有节奏的“空空”声。

  “这是距离渝州城最近的一家驿站了,再有两日就可以回渝州城了”李祝举起手中品着茶杯一边轻晃一边喃喃道。

  突然李祝放下了茶杯,戴上了金色面具

  就在这时,自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祝循着声音探头看去。

  只见一个白发少年抱着身材纤细的少女,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从浓雾中冲出,向着这里疾驰而来。

  “张子凡,那抱着的少女便是陆林轩吧,有点意思,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少年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将缰绳一把丢给驿丞,然后将少女抱下,疾步向驿站内走去。整串动作一气呵成,一边动作一边语气焦急的说着。

  “快,要一间上房,打盆热水,把门拴上,谁也不许进来!”

  张子凡走到门口,一回头,

  见驿丞站在那里还没动弹,不由得眉头一竖,厉声呵斥。

  “愣在那里等死么?还不快去!”

  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若无其事的李祝,总是感到有些奇怪,这装扮似乎在哪里听过。

  随后客房门猛地被踹开,张子凡怀抱着陆林轩就冲了进去。

  少年刚将少女放置在床上,门外就传来一阵噔噔噔噔的脚步声。驿丞肩上搭着一条毛巾,双手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

  他手脚麻利的将木盆搁在架子上,又把毛巾搭好,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听到了少年一声大吼。

  “出去!不许偷看!”

  这声音倒是让外面的李祝有些一愣,笑了笑

  “青梅竹马难怪比不上天降啊,有趣的很。”

  驿站外一片寂静,挑旗被晨风拂动,咧咧地抖着,井口的辘轳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可这驿站的屋内,内力深厚的李祝却听着里面那手忙脚乱的声音。

  张子凡取下毛巾扔在盆中,少女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面色苍白,秀眉紧皱,十分痛苦的样子。

  不一会儿,少年拿着拧干的毛巾转回床前,小心翼翼地将陆林轩脸上的污渍擦去,随后将毛巾往地下一扔。

  他扶着床上的少女坐了起来,帮她盘膝坐好,昏迷不醒的陆林轩便软塌塌地由着张子凡这么摆布着。

  准备就绪之后,少年面露忧色,也盘膝坐在了少女的身后。

  他深呼吸一口气,体内浩然之气勃发,提气运至双掌,猛地按在陆林轩的后背上。

  少女浑身一震,轻启樱唇喷出一口黑血,溅在床帐上。

  门口,驿丞正趴着眯缝着眼往房间里窥视着,见此情景不由得吓了一跳。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赶忙用手捂住嘴,一转身背靠房门,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坐在旁边的看热闹的李祝倒是感到有些无趣
  “也该回去了”

  李祝站起身来,背负双手望向窗外,那里是渝州城的方向,金色面具下的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藏兵谷。

  一处幽静的房间内,门被轻轻的推开,戴着面具的不良帅缓缓踏入,来到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李星云身前。

  不知因为什么,不良帅静静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李星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微不可闻。

  他的身后站着一位面容清癯的中年人面无表情地站在自己重伤昏迷的徒弟身旁,一动不动,也看了看这个站在他面前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似乎有些疑惑刚刚不良帅刚刚是否叹了一口气。

  不良帅又低头看了看李星云,不知在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又抬起头看了看他。

  只见阳叔子面沉似水,眼神空洞,好似一座石质的雕像。

  “你知道该怎么做,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

  走到里边,背对着师徒两人站了一会后,不良帅暗哑的语气响起。

  阳叔子依旧沉默不语,不良帅暗红的眸子冷漠无情,如冰似雪,一转身,大步走向门外的同时,第二句话回荡在房间中。

  “那就开始吧,晚上,晚上我一定要看到结果!”

  说着,他便走出了房间,与关门的声音同时传来的,是更为冰冷的吩咐。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这间屋子!”

  “是”

  站在门外的不良帅,并没有立即离开,静静地站在门口,似乎眼中又看到了那他见过的金色面具下的身影,随即离开。

  听到不良帅远去的脚步声,阳叔子这才低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李星云,似乎这一刻的不良帅在今天有些让他不同寻常的感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