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上之回 > 第208章 苏醒

第208章 苏醒

2022-06-21 作者: 苦乐卿
  第208章 苏醒
  周聿收拾好了厨房就见卓染回来了,只是看着有些不太高兴,而常胤郁却一脸笑相。周聿皱了皱眉,说:“祎柯,你们这是怎么了?”

  常胤郁耸着肩膀:“我们怎么了?”

  “染儿看起来这么不高兴?”

  卓染轻声说:“就是外头有些冷,稍微有些难受,周叔不用担心。”

  “没事就行, 药快熬好了,等下就能喝了。”

  “谢谢周叔。”卓染说,“周叔和祎柯也去歇着吧,我去看看付姐姐。”

  周聿颔首:“行。”

  ***
  卓染找了一圈儿没有看见付思思,便去了里屋。付思思坐在床沿,拉着天无若的手垂首下去,卓染叫了一声她才反应过来。

  付思思回眸,即刻起身:“瑕丘, 你怎么过来了?”

  “方才侯爷回北骊去了, 我想着过来看看你们。天师情况如何了?”

  卓染将付思思扶着坐下来,说:“若是有任何问题,付姐姐直接找沐恒就是,她是我很好的朋友,付姐姐可以信任她。”

  付思思点了点头:“谢谢你,瑕丘。”

  “自己人不说这个。”卓染轻声说,“饭菜可还好?天师现在吃不了东西,周叔再熬清粥,一会儿就送过来。”

  付思思说:“瑕丘,我……”

  “付姐姐,你要再这样客气我就马上走。”卓染截断了她的话,“我既然说了没什么那付姐姐就不要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我现在也没事了。”

  付思思颔首:“好……”

  “付姐姐,”卓染说,“你们在皋都里是什么情况啊,六大城和严承轩本来就是一伙儿的,怎么会突然反了呢。”

  付思思说:“侯爷和叶姬将军离开皋都之后,六大城的人渐渐显露出了本性。严承轩将六部重新安排, 自然都是之前我们熟悉的人,六大城知道这是严承轩在压制着他们,不牵扯到政事,他们便往守备军的方向上挪了目光。其实严承轩本来就将城防尽数交给他们了,六大城和皋都的界限也越来越不清晰,严承轩没有让六大城的人和天州守备军分开,想来就是这个原因,他没有防患未然,让武修亭钻了空子。”

  卓染笑了笑,她说:“严承轩娇生惯养的,哪里懂这些事。不过温容希那样聪明,怎么也没与他提醒一二,莫不是连温容希都被策反了?”

  “瑕丘,你可知温容希他……”

  卓染挑着眉:“怎么?”

  “温容希好歹是个谦谦君子,可严承轩竟然对温公子起了那种心思。且不说温容希会不会给他提意见,我觉得温容希想杀严承轩的心思一点也不少。”付思思说,“而且, 从侯爷离开之后,他就将温容希囚禁在了皇宫,现在都没放出来……”

  卓染说:“此事我和侯爷早就知道,按照严承轩的性子,怎么舍得让温容希为他担忧旁的事呢。现在倒还好,事已至此,严承轩也没有任何理由接着对温容希如何如何,就看,严承轩和温容希打算怎么办了……不过付姐姐,你是怎么想到要和胭脂一起呢?”

  付思思说:“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光凭我和天师一定毫无胜算,我当时是想着赌一把,没想到胭脂竟然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索性我们便试着接触商讨。我发现,其实胭脂也挺好的,不过就是所遇非良人,有些可惜……”

  卓染顿了顿,说:“胭脂,胭脂她真的死了吗?”

  “武修亭当时抱她走,我就预感到不对了,可是没有办法。胭脂是想和武修亭同归于尽,她也没想着要活下去,所以才选择了那样一种方式……”付思思叹了口气,“她之前与我说过,要我将她和她的孩子一并埋葬,只要不在皋都就成,现在想来,我竟然没有做到……”

  “我与胭脂有过几面之缘,她确实是个好姑娘,不过除了惋惜二字,我现在感觉确实没什么词能够形容了。”卓染有些忧郁地说道,“很多人,就只见了匆匆几面,就再也没机会了。”

  付思思话到了嘴边,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瑕丘,那个柳祭酒他……”

  卓染闷声说:“我知道。你们在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会……”

  付思思缓了缓,说:“阿诚受了伤,一路上情况时好时坏,又连着几日雨雪,阿诚便起了热。我们想着找户人家,看能否寻些吃食来,可没想到半途中遇到了一伙土匪强盗,他们直接抢走了我们马车上的东西,我就算是有烟水寒也没有什么作用,还被打伤了。我们再往前走,柳祭酒怕阿诚撑不过去,便独自跑出去,想要当掉身上唯一值钱的玉佩买些吃食和药来,可是还没与我们会合,他就被人……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护着那些东西……”

  “什么人杀了他?”

  付思思忍着泪,说:“应当还是那些土匪,我看他身上的伤,都是重拳殴打,他们根本没有想让柳祭酒活下去……”

  卓染攥紧了手指。她当时没有问江如蓝后续的事情,就是怕自己知道了真相会更加难过,可现在她问了付思思,得知之后,她反而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只是多是气愤悲恸,卓染想要找出那些人,为柳玉霖报仇。

  可现在没有办法。卓染不可能离开永州去他们出事地点找人寻仇。她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说:“之前还想着,能不能再聚在一起,这才过了多久啊……”

  付思思拉着卓染的手,轻声说:“瑕丘。”

  没什么话安慰,也不知该怎么样安慰。卓染朝她摇了摇头,说:“没事的,付姐姐,我没事。”

  “可是你瞧着脸色不太好。”付思思说,“是不是不舒服?”

  卓染说:“只是低热不断,付姐姐不用担心。你照顾天师吧,午后我会派几个侍从过来,付姐姐有什么事吩咐他们就好。”

  “那你记得用药。”付思思起身要送卓染,却被卓染拦住。

  “我先走了。”

  吴松跑出去玩了一会儿,回来就听说厉埏川走了,他有些失望,略微沮丧地坐到了廊下,将积雪揉成团,越团越大。

  卓染走到院中,说:“怎么不穿厚一点,手都冻红了。”

  吴松闻言抬眸,有些委屈地看着卓染:“姐姐。”

  卓染笑了笑:“你想堆雪人吗?”

  吴松摇了摇头。

  “回屋去吧,外头冷。”卓染见吴松站起来,替他拍掉了衣裳上的雪,“你主子这次回去,是因为北骊那边有了新战况,他不想你遇到危险,所以你好好的在这里待着,不要着急。”

  吴松点了点头:“知道了。”

  “还没吃饭吧?”卓染轻声说,“到厨房找祎柯去,让他给你把饭菜热一热。”

  “好。”

  卓染去偏阁将初云抱到了自己房间。初云长大了不少,卓染抱了他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累,摸了摸他的手,感觉到很暖和,便将他放到了床榻上。

  初云咿咿呀呀说个不停,卓染趴到床上,轻声说:“你在讲什么啊?我教你说话好不好?”

  初云看着卓染,伸手要去抓卓染的辫子,卓染便握住了他的手:“先学什么啊?娘亲和父亲吗?会不会有些难?”

  “啊……唔……”初云一屁股坐了下来,就开始自个儿脱袜子,卓染静静看着他的动作,谁知初云直接抱住脚丫就往嘴里送,卓染瞪大了眼睛。

  “这个不能吃,”卓染将他的手轻轻扳开,初云有些不乐意了,直接张嘴就哭,卓染只能松开他,“行吧,你喜欢就好。”

  初云看起来嘬得很香,卓染无奈摇了摇头,说:“你可是小皇子啊,竟然还会这样,说出去可要丢死人啦。”

  “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卓染偏头一看,见沐恒端着药碗进来,笑着说:“他一岁了吧,怎么还不会说话?”

  卓染直起身,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一岁说话是不是有些早?”

  “不早了。”沐恒将碗递给她,“快,趁热喝了。”

  卓染双手接过药碗,沐恒也在床榻边坐下来,初云就往她那边爬。卓染搅了搅深褐色的药汁,轻声说:“天师情况如何?”

  “还行吧,醒不醒的过来还得看他自己,反正我是尽力了。”沐恒说,“若是他运气好,很快就能醒过来,若是运气不好,那可就不好说了……”

  卓染无奈叹了口气,沐恒摸了摸初云的背,说:“怎么了?你不要担心,我不会让他死的。你赶紧把药喝了。”

  卓染皱着眉,将苦药咽了下去,偏首缓了片刻才将药碗搁下。沐恒眯起眼睛:“有这么难喝吗?”

  “那你自己尝尝。”卓染舔了舔唇角,“不过说起来,沐恒,你知道他一直流口水是怎么回事吗?”

  沐恒挑着眉:“正常现象,你以后自己生一个不就知道了吗?”

  卓染微微一愣,沐恒也顿了一下,说:“不过……你还是先把身子养好再说,现在这种情况你和侯爷也别想着孩子的事儿,还不到合适时机。”

  卓染垂眸,沉声说:“在皋都里,有一个和我一样被南湘身份困住的人,她原本能够很平安淡然过完一生,却被牵扯到了这些与她毫不相干的事情里,就算……就算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勉强算是在了一起,他们也有了孩子,不过最后落了个一尸两命的下场,我觉得,我可能也……实不相瞒,侯爷也与我讲过这事,他也怕我会死,所以我们确实没有什么想法……”

  “瑕丘,”沐恒说,“你想这些干嘛呀?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我师父?我告诉你啊,我虽然技术差,但是我师父可是很厉害的,我保证他一定能够治好你,以后侯爷定然不会再这样说了,说不定你做了皇帝之后,生他十个八个的,到时候可以送我一个玩玩。”

  卓染忍俊不禁:“你怎么也不正经了。”

  “我哪有不正经,”沐恒说,“我说的是实话。瑕丘,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一定会的。”

  卓染只是笑了笑。

  常胤郁叩响了门:“小师妹,快出来!天师醒了!”

  ***
  时至今日,武连宜和羽林卫确实已经很累了。他们用了很多法子,拼着少数人跟六大城的人周旋许久,这才终于找到了关押贺熙尧他们的地方。

  武修亭一死,好些人顺从地归到了武连宜那里,严承轩和温容希也在宫内筹谋着,有了紫砂和景山他们的帮助,顺利和武连宜走到了一起。

  现在皇宫外都是六大城的人在围着,形成了一种里边的人出不来,外边的人进不去这个局面,对峙许久也没有任何用。

  武连宜叹了口气,说:“六大城早就起了这种心思,我们发现的有些迟。”

  温容希说:“不迟。武修亭露出破绽开始,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六部的人现在就只剩下贺熙尧,王济同,还有详议使潘文磊,我们人不多,硬拼自然毫无胜算,所以还得智取。”

  “你的意思是,要冲出宫去?”严承轩微微皱眉,“颜述,我们现在出去,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啊。”

  温容希说:“也不算。六大城毕竟是六大城,他们又不是一个整体,有时候他们人多反而是一种劣势,所以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起来。”

  “隔山观虎斗吗?”武连宜挑眉。

  温容希微微颔首:“他们六大城起了内讧,我就想知道天州守备军要站在哪里?他们总不能成几个派还想着团结一心攻入皇宫内吧。”

  “可是这不容易啊?”严承轩说,“六大城那些老狐狸,尤其是武侯,他现在失去了最爱的儿子,往后他更是那种模样,我们怎么能让他起疑心呢。”

  武连宜说:“他……他定然有想法,只不过其余人答不答应就不一定了,所以,温公子得好好想想,到底应该怎么样子做。”

  温容希想了想,说:“不要着急,我们按兵不动他们反而不敢轻举妄动,趁着这个当口,我们好好商议一下就成了,需得……需得想个万全之策。”

  严承轩说:“颜述,想法子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们几个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可千万要小心为上。”

  温容希点了点头,说:“最迟后日,我定然想出法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