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上之回 > 第207章 动乱

第207章 动乱

2022-06-20 作者: 苦乐卿
  第207章 动乱
  武连宜知道胭脂不愿意留在皋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将胭脂送出了皋都城,送到了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武修亭的宅子现在全部归了武连宜,武连宜在整理胭脂的东西时,发现了一本手札,是胭脂的。

  ——

  我在堂子里生活得很好, 只是突然有一天,有个人将我带走。我以为和其他姑娘一样,我有了个家,可是不然,迎接我的是青楼,一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地方。

  妈妈很凶,时不时就要惩罚我,逼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妈妈说你以后叫胭脂,可是我太喜欢我以前的名字了,我叫曾悦,我不想改,可只要一说妈妈就要用长尺打我的手,每次都很痛很痛,后来我接受了我叫胭脂。

  ——

  “妈妈,我有名字……我叫曾悦。”

  妈妈狠狠抽着她的手,将她手心抽的泛红痕,闻言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重了力道。

  “我说你叫胭脂,你就叫胭脂!”

  她仰起头,强硬说道:
  “可我叫曾悦。我不想叫胭脂!”

  妈妈怒意更甚:

  “反了你!”

  明明被打得眼泪都挂不住,却还是不肯承认。

  ——

  我接受了胭脂的名字,同样,也接受了胭脂的人生。没想到我的人生又再次改变,一个宫里的公公找上了我,告诉我,我是南寰遗孤, 我叫南湘。可我不是南湘。那人威胁我,但我害怕再被卖,再被打,所以,我被迫接受了另一个身份,我开始默默地被训练权谋之术,成为了表面妩媚妖娆,内里却黑暗恶毒的人。

  ——

  “这是皋都内部的情况。六部尚书,侍郎还有各种各样的官员,他们主要是做什么的,家庭背景,人脉关系,都在这里了,你必须要一字不差地全部背下来,否则就要挨打。”

  “渃溪大战缘由不明,但是你不要忽略那些背后之人的实力。卓廷身边有很多很多人,他们都是可能威胁到你的人。古羌现在自顾不暇,自然不会有什么动作, 但你要明白,防患于未然。”

  “冠军侯入都, 地位降低之后,对北骊肯定也有影响。不过皇帝和厉埏川的关系很好,说不定走不到那种地步,可是君心难测,谁知道后来会不会改变,但是看现状,陛下明显对厉埏川起了疑心。卓廷是护国大将军都能卖国,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将军,所以,很多时候,你都不能以平常的心态去看待他们。他们想要做什么,需要好好思考一番。”

  “新银已出,我需要屯些银子来,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安排吧。记得,不要露出任何破绽,否则,我不一定会护你周全。方沪那家……不知你可有印象?若是可以,记着将他们牵扯进去,要记住,人越多,越能够保护你。”

  “之前几件事情做的不错,看来我教给你到的确实是起了不少作用,你也聪慧,知道活学活用,举一反三。不过你记住,不要操之过急,否则连我都不一定能保住你。胭脂,你现在是胭脂,和旁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我希望你不要被影响。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

  公公会经常告诉我朝堂上的事,告诉我皋都城内发生的一切。我相信公公不会害我,但是没有想到,他是想利用我,得到那个人人都渴望的皇位。

  我再一次被抛上了云端,又落入谷底。

  ——

  “若不是线索丢失,我也不会找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顶数,她若是乖乖听话还好,若是不,直接杀了即可。这个秘密不能被任何人知道,万不得已这个杀手锏才能拿出来。”

  元禄微微俯身:“可是,干爹。胭脂姑娘她……她若是知道之后,反而当做内应那般,将我们的秘密抖出去该怎么办?”

  “在这之前,一定要她开不了口。”

  ——

  后来,在那个阴沉的雨夜,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说他叫武修亭。我知道他的身份,可我没有说什么,因为我不想要连累他。他对我很好,至少在我看来,确实对我很好。雨夜撑伞,天寒添衣,还有许许多多我无奈迷茫的时候,他都在我的身边。

  ——

  “人这一生总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并非事事如意。你也莫要担心,需要好好向前看,不要一直回头。”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只要你相信我。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与我说,我保证,只会有我一个人知道。”

  ——

  我想,他是不会骗我的。我瞒着公公,将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他,期盼着这个人能够带着我脱离苦海。可是,我又被骗了。

  他用了别人的印章将我带出去,试图嫁祸。这一行径完全不属于他的行事风格,我不敢相信,他竟然会这样做。可我并非痴迷情爱,既然他敢如此,那我便将计就计,索性承认,赖上了那个背黑锅的人。

  他很久不来看我,将我看作是耻辱或者前尘。我的心凉了,但是忘不掉的,还是那个对我很好的那个他。

  ——

  “就算你有了孩子那又如何?青楼女子,为何在我面前如此嚣张跋扈?胭脂,你我不过逢场作戏,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要向前看,不要一直回头,反而会伤到自己,可不就是不听,又该叫我怎么办呢。”

  胭脂微微皱眉:“你是认真的吗?”

  “难道我不够严肃?”武修亭微微眯起眼睛,“胭脂,我知道,我可能言语上让你觉得有些不一样或者是有些许误会,但这都不是我的本意,你要好好想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想要的我给不起,所以,你还是尽快离开,否则……”

  胭脂沉声说:“你就不怕……我报复你吗?”

  “报复?你舍得吗?”武修亭上前轻轻捏着她下巴,“你舍不得……毕竟与我同床共枕过,相当于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了吧。胭脂,你最是嘴硬心软,难道真的不知道,你对我其实狠不下心来的,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呢?”

  胭脂甩开他的手:“你……不用在这里恶心我。”

  几日后。

  “这是赎身契。”武修亭将文书交给她,“我已经给妈妈交代过了,现在就能带你走。不过,你需要配合演一场戏。总督在苾湖画舫宴客,我可以帮你将事情搞大一点,剩下的,可就要看你的了。”

  “武连宜?”胭脂微微皱眉,“你要害他吗?武修亭,他可是……”

  “他是什么?”武修亭说,“无所谓了,不要在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上浪费精力,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戏做足一点……”

  胭脂沉声说:“我,我最不想要听到的话,就是好好想想。我已经想的够久了,很久了,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你知道就好。”

  ——

  此时我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温暖的人。我与他大婚,他丝毫没有嫌弃我,反而对我很好,出门时记得叮嘱,即便那种叮嘱在旁人看来有些不耐烦,可是没有关系,我知道就好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武修亭将我和武连宜关进了密室。我的心彻底被关上了,我甚至想要亲手杀死我的孩子,可是我会伤心,武修亭不会。所以我放弃了。

  ——

  廊下的风总是有声音的。胭脂很喜欢待在廊下吹风,风太自由了,向她说了很多很多事情,也默默听着她内心的秘密。她想要离开这里,永远的离开。李成如知道此事之后雷霆之怒,但是没有再碰她,反而想要将她剩余价值榨干,胭脂来了候府,反而躲过了一些事。

  “夜间风凉,你现在有了孩子,还是将外衫穿上吧。”武连宜将外衫披到她肩上,没等胭脂说一句谢谢便转身回了卧房。

  牢里真的很冷很冷,冷到骨子里了。之前在欢婇阁,冬日光脚单衣练舞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冷过。武连宜对她来说是唯一的热源,胭脂紧紧缩成一团,武连宜轻轻握住她的手。

  “不要这样,胭脂,会伤到自己的。我抱着你就好了。”

  “不要害怕,胭脂,我有法子将你带出去,你相信我。一定要坚持住,不要害怕。你要活着才能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千万不要放弃。”

  “我会帮你的,胭脂。只要你相信我,我不是武修亭,我会为我的话负责任,我说了会帮你,就一定会尽全力帮你。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会让你好好活下去的。”

  ——

  出了密室之后,我发现,武连宜是个很暖心的人。不过可惜了,他终究是被我毁了。若是下辈子再来一次,千万要让我,先遇到武连宜。但想了又想,还是不要再做胭脂了。

  做曾悦就很好。

  很长时间了……我知道自己可能撑不到那一天了,所以啊,我和我的孩子一起走,我永远不会孤单。武修亭,你需要为你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可是。

  武连宜,你要好好活下去。

  胭脂,曾悦。

  下辈子便不来了。

  ——

  武连宜将手札搁到自己身边,再也没有放开过。

  他不想再流泪了。

  他在梦里看到的更多。

  因为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