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上之回 > 第206章 动乱

第206章 动乱

2022-06-20 作者: 苦乐卿
  第206章 动乱
  厉埏川吻的很深,卓染竟然在其中品出了旁的意味,卓染轻轻攀上厉埏川的肩膀想要推开他,厉埏川却扣着人后脑,想把人这样压在榻上。

  卓染手掌在后头撑着,厉埏川微微皱眉,分离间隙低声问道:“怎么?真生气了?”

  “厉弛越, ”卓染微微喘息着,厉埏川蹭着她鼻尖,等着她把后半句话说完,“你要是胆敢再来一回,我保证,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你……”

  厉埏川吻了下她的侧颊,揽过她腰身, 将卓染抱个满怀, 柔声说:“我心疼你啊,不管我答应过你什么,我都没有办法对伤害过你的人展露笑颜,就算她是付思思,就算她对你来说很重要,在我这里,她就没有任何理由,你明白吗?”

  卓染微微一愣,厉埏川埋首在她颈窝,闷声道:“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那一箭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可是你呢,你却为了我的一句话就与我生气,卓瑕丘,你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卓染搂紧了厉埏川,轻轻“嗯”了一声。

  厉埏川便低声笑了笑,感觉到卓染抱得更紧一些, 便伸手将她颈侧的衣物拉下去,偏首吻了吻。厉埏川很快就松开了卓染,长臂一伸将药碗端过来,卓染拉住厉埏川的手腕,轻声说:“我也心疼你心疼我,但是只要在你身边,我就不觉得委屈。弛越,不要一直为我担心,我可以很坚强,能够撑到最后的。”

  厉埏川闻言静默片刻,才微微颔首:“我知道了。喝药吧。”

  厉埏川仰首喝了一大口,卓染睁大眼睛微愣,就见厉埏川凑首过来。生怕药汁含不住,卓染往前凑了凑,厉埏川抵着她舌尖,苦涩顿时氤氲开来,就像冬日红梅飘香,处处可闻却处处不可见, 充溢而不沸腾,时候正好, 值得仔细回味。

  时间久了, 品出了略微甘甜的味道。卓染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厉埏川却笑着摇了摇头,直接俯身压了下去,两人交颈拥吻着,撕扯衣物间匆忙蹬掉了鞋子,厉埏川扯开卓染肩上碍事的披风,又怕人着凉赶忙掀开被子裹住了她。

  卓染皱眉看向厉埏川,发现厉埏川只是想要抱着她睡觉,除了替她掩好被子外再也没有任何动作。厉埏川察觉到卓染的目光,他说:“怎么了?还不打算睡?”

  卓染起身捏住厉埏川肩膀,俯首吻上他的喉结。厉埏川呼吸一顿,卓染便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厉埏川正要张口问,突然声音就卡在了喉间。卓染面色变得人畜无害,厉埏川就这样看着卓染,不可拒绝地摇了摇头。

  “瑕丘,不行。”

  卓染轻哼一声:“上次也说不行,怎么,你这么喜欢我哭着要求你吗?”

  “瑕丘,你还在发烧,所以不行。”

  卓染摇了摇头:“我现在不烫了。”

  “可我不行……”

  卓染挑了挑眉,厉埏川郑重地点着头,又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我,不,行。”

  ***
  周聿起得早。他和常胤郁,系宇住一个院子,听见周聿那边有动静,常胤郁和系宇便跟着一起起来了。

  前几日落雪,将军府无人洒扫,雪积了厚厚一层。卓染昨日吩咐的要找些侍从进来,昨夜系宇和常胤郁专门挑了些人,将名册拟好了,还没来得及送给卓染过目。

  周聿将扫雪工具递给他俩,笑说:“既然起了,便将这落雪处理一下,省得路滑不好走。”

  “是。”系宇点了点头。

  “周叔,其实可以等侍从过来解决的,现在天还早,不如我和系宇给您打下手,我们去做饭吧。”常胤郁看着厚厚雪层直皱眉,只得想出这法子来。

  周聿朗声笑道:“现在都还没起呢,这么早做等他们洗漱就凉了,待会儿将人都叫起来再做不迟。”

  常胤郁颔首:“也行。”

  “你俩在这里弄吧,我去染儿院子里看看。”周聿说,“昨夜歇的挺早,这会儿该是醒了吧。”

  常胤郁点着头,见系宇朝他使劲摇头,就知道不合适,他忙说:“周叔别急,小师妹的院子我去吧,正好我有事情与小师妹说,就不麻烦周叔跑一趟了。”

  “何事啊?”

  “就是小师妹要的名册,我正好给她送过去。”常胤郁说,“周叔还是去做饭吧,我和系宇顺便叫叫大家就行。”

  周聿笑着点了点头:“那好,我就先去热锅。”

  周聿提着衣摆离开了,常胤郁松了口气,对系宇说:“你要不提醒我我还真的忘了,不过侯爷胆子也太大了,这都住在同一屋檐下了还这样。”

  “主子也是担心南卿。”系宇说,“昨日用膳时你也瞧见了吧,主子都没和南卿说话,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常胤郁眯起眼睛:“人家床头吵架床尾和,你担心什么?相信我,一会见着了肯定又是腻歪在一起。”

  系宇轻咳两声。常胤郁无奈摇了摇头,说:“我去小师妹院子了,你小心点啊,别被滑倒了。”

  之前卓染和卓奕住在一院,卓廷虽然嘴上不说对儿女的关怀,但是还是将最好的院子给了他俩,位置比较靠后,很是安静,方便卓染读书学习。

  常胤郁跨进了院内,这里的雪还不是很厚,想来这里温度要高一些。常胤郁走到了卓染房门前,轻声叩响了门。

  话还没出口,房门就被打开了。

  常胤郁微微一愣:“侯爷?起这么早啊?”

  厉埏川神色倦怠,闻言点头,说:“怎么了。”

  “我来送这个给小师妹,侍从今日午时就回来,名单都在这里了,我仔细查过背景很干净。对了,小师妹呢?”

  厉埏川偏首看向屋内:“还睡着呢,夜里突然又烧起来,这会儿还好。”

  “你一夜没睡?”

  厉埏川从他手中接过名册,说:“我替瑕丘看看。大家都起了吗?”

  “周叔已在准备饭菜了,叫小师妹起来吃点东西吧,”常胤郁说,“我现在去把药煎上。”

  “嗯。”厉埏川轻声说,“系宇呢?”

  “早起了,”常胤郁跨下台阶,“待会儿侯爷有什么事直接与他说就成,我先去厨房。”

  厉埏川关上了房门,故意在屏风外待了一会儿才进了里屋。卓染面朝里躺着,厉埏川叹了口气,俯身下去探向卓染额面,卓染被摸醒了,没睁开眼还是抓到了厉埏川的手。

  “冷……”

  厉埏川轻声说:“刚才常胤郁来过,站在门口说了一会儿话而已,冷了就松手,再睡一会儿吧。”

  “你抱我。”卓染艰难翻了个身,厉埏川重新上了榻,将人搂紧了。

  厉埏川下巴挨着卓染发顶,沉声说:“卓瑕丘,有一有二却没有再三再四,你要再这样,往后我就不陪你一起睡了。”

  卓染掀开眼帘,哑声说:“这也不能怪我啊。”

  厉埏川无奈笑了笑,说:“我确实是没想到,你还有那种撩拨人的法子。瑕丘,往后说什么都不行,你记住了。”

  “我不想听。”卓染将整张脸埋进厉埏川胸膛,一直往被子里钻,厉埏川捏着卓染手指,说:“别闷着,出来。”

  卓染摇了摇头。厉埏川侧身起来,轻声说:“不想睡了我们就起来吧,常胤郁说周叔准备饭菜了,待会儿再喝点药,当心别再严重了。”

  “好。”卓染被厉埏川带了起来。

  将军府重新住人的消息在永州城传开了,人人路过将军府都探头想要朝内看一看,瞧瞧那位南卿现在的模样,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常胤郁嘴快,将卓染夜里发烧的事情直接说给周聿听了。饭桌上周聿一直盯着卓染,看她面色确实泛着些不正常的红,不由更是担心。

  卓染笑了笑,说:“周叔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饭后用些药就成。”

  周聿看向沐恒:“沐恒姑娘,劳烦你好好替染儿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沐恒愣在那里,说:“我方才看了,真的没什么大事,”她目光偏到低头吃饭的厉埏川身上,“就是需要好好休息几日,药也得按时喝。周叔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她的。”

  周聿点了点头。

  厉埏川这才抬起头,正巧对上卓染的目光,卓染眨了眨眼睛,抿唇低下头。常胤郁往门外看了看:“系宇怎么还没来,饭菜都要吃完了。侯爷,系宇去哪儿了?”

  “他……”

  卓染刚将筷子搁下,就见系宇急匆匆朝着厨房这里跑过来,大喊着:“主子!不好了!”

  厉埏川站起身,说:“怎么了?”

  所有人均是一顿,系宇将信件呈给厉埏川,急声说:“主子!北骊……拜尔去了北骊!”

  “什么?!”厉埏川瞳孔骤缩,忙接过信件看,是萧启靖的笔迹。厉埏川皱紧眉头,“之前不是说南下吗,怎么突然折返北骊了?”

  系宇摇了摇头。

  常胤郁说:“侯爷,拜尔若是去了北骊,咱们胜算能有多少?”

  厉埏川沉声说:“说不清……拜尔和阿格木拉比起来,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若是,若是北骊对上阿格木拉……”

  “侯爷回北骊吧。”卓染站起身,“现在永新涂三州都不需要侯爷忧心,所以现在侯爷还是尽快回北骊。”

  周聿也点了点头:“是啊侯爷,你前来帮助染儿已是最好的情谊,现在北骊有难,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侯爷赶紧回去吧,免得误了正事。”

  “我……”

  常胤郁走到系宇跟前,说:“是啊侯爷,不要再犹豫了,永州这里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还是北骊要紧。”

  厉埏川只能点头:“好,那我便先行一步。系宇,去准备。”

  “是。”

  卓染看着厉埏川出门,便说:“周叔,你们先吃着,我去跟侯爷说些事情。”

  “你吃好了?”

  “嗯。”卓染点了点头。

  厉埏川将行囊迅速收拾好,他一直怕这种事情发生,没想到竟然来得这样快。其实厉埏川是不太相信拜尔会去北骊的,而且那封信来得实在不是时候,现在阿格木拉在边境,而且还受伤了,那么拜尔不会不管他父亲,执意要去打北骊,毕竟冠军侯回了北骊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但也不排除拜尔想要与厉埏川正面对战的可能。萧启靖是不会骗他的,信上也没说要他回去,只是提醒他要小心。可是周聿他们太担心北骊了,担心到他们以为厉埏川不在,北骊就没有办法挡住拜尔。这是对他的信任,这也没有错。

  但总不能一直赖在永州。他确实应该在北骊多待些时日,照现在的发展,与皋都六大城确实也会有一场恶战,他需要保证熟悉那种感觉。

  厉埏川叹了口气,卓染进了房间便关上门,厉埏川上前一把抱住人,说:“瑕丘……”

  “弛越。”卓染抓着他手臂,“拜尔既然去了北骊,那就说明这里暂时是安全的,你先回去,不用担心我。”

  “我就是怕聂寒山再有什么其他小动作。现在天无若和付思思都在这里,他们不一定能够真正帮到你,武功不好,也没什么实际用处……”

  “弛越。”卓染嗔怪道,“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呢。你放心吧,祎柯和师父都在,我一定不会出什么事的。倒是你,要是再去了北骊,可不能再受伤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厉埏川颔首:“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回来的。对了瑕丘,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传讯,我让若飞留下来。”

  “不,”卓染说,“若飞是你的眼睛,你一定要带着它,我若是给你传讯,也会很快的。”

  厉埏川点了点头:“好。”

  “回去了就要好好的,不要让我担心。”卓染将厉埏川的辫子整理好,“每一回你一走,我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弛越,一定要赢,也要尽快回来。”

  “知道了。”厉埏川俯首,亲了她眉心。

  “按时喝药,我回来了就要看见一个健康的瑕丘。”厉埏川摸着她鬓角,“对了,险些忘了刚给你这个。”

  卓染挑起一只眉,厉埏川拿出一个木簪——被厉埏川改造了一下,亲手给上边刻了花纹,虽然略显粗糙。

  厉埏川笑了笑,说:“还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临行前阿姐给我的,这是当年父亲母亲的定情之物,阿姐说是要我将它亲手送给你。可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卓染垂眸笑了笑,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木簪子的意思呢。

  “二爷不用知道什么意思,我明了就成。”卓染双手接过,轻声说,“收了这个东西,可就是一辈子都扯不断的联系了。弛越,我可要赖你一辈子了。”

  “赖十辈子都行。”厉埏川低声笑了笑,“我替你簪上。”

  卓染点了点头。

  厉埏川寻了个好看的位置将木簪簪上去,卓染掩不住笑意,厉埏川将人紧紧抱在怀里,轻声说:“我的瑕丘,往后一定也要好好的。”

  “知道了。”卓染摸了摸他的背,“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好好准备一下吧。”

  厉埏川叹着气:“好。”

  禁军跟着厉埏川前后跑,确实没休息几日就又得长途跋涉,况且这些天天气不是很好,万一在途中出了什么事,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系宇担心着途中的事情,要回北骊,现在确实不是什么好时机。

  可是没有办法。北骊传了信,虽然说北骊没有厉埏川不一定必败,但说出来,拜尔还是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

  厉埏川裹紧大氅,低头将卓染披风的系带系好,才牵着人的手跨出了府门。厉埏川脚步顿住,轻声说:“好了瑕丘,就送到这里吧。”

  卓染轻轻“嗯”了一声。

  厉埏川松开卓染的手,说:“等出了永州城,每到一个地方我就给你写信?”

  “那得多累啊?”卓染忍俊不禁,“到了北骊再传信不迟,弛越,路上能慢点就尽量慢,切不可操之过急,禁军也需要好好休养生息。”

  “知道了。”厉埏川说,“快回去吧,记得好好喝药。”

  卓染点了点头。她后退一步,见厉埏川跨上马背,竹石走到卓染面前蹭了蹭她的手,卓染摸着它的脑袋,抬眸说:“快走吧,弛越。”

  “嗯。”厉埏川颔首,他扯过缰绳,朝着系宇方向走。

  系宇对卓染点头示意,厉埏川夹紧马腹,众人便跟着厉埏川疾驰而去,掀起了阵阵带雪的风。

  常胤郁担心卓染,便追了出来。厉埏川渐渐消失在了眼前,卓染长长叹了口气。常胤郁拍了下卓染的肩膀,说:“行了小师妹,人都走远了,我们回去吧。”

  卓染垂下眸,没有动作。

  常胤郁微微皱着眉:“小师妹是要做望夫石吗?这大冷天的,侯爷又看不见。”

  “你这张嘴真是不饶人……”卓染偏眸看他,“就这样你还想找个媳妇儿?”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常胤郁说,“小师妹不能以偏概全啊。”

  卓染淡声笑了笑:“行了,回去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