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藏奸

2022-05-21 作者: 秦晾晾
  第161章 藏奸
  “孩子!我的孩子!”

  一片漆黑的屋子里,连姨娘的叫喊声愈发凄厉,那声音就像是陈年缝隙里爬出来的蜘蛛,个头很小数量很多,像是得到了什么号召,一齐往林照爬去。

  她猛地回头,却什么都看不到,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双手,或许……是真的有一双手在眼前捂着,林照颤抖着双手摸了摸,摸到些黏腻的东西,还透着腥涩的臭味儿,是血,是血!

  震愕中,周遭的一切又消失,从未发生过一般。

  “我的孩子……”

  有声音从地面传来,林照低头,瞧见一团黑雾,不,是人的头发,不,是人的头颅,滚到了自己的脚边。

  “我的孩子!”

  那头颅猛地飞了起来!
  张开大嘴向自己撕咬而来!

  是连姨娘!

  “我的孩子!”

  咻——

  林照忽的从噩梦中惊醒,外面飘着鹅毛大雪,看日头得辰时了,屋里点了许多火盆,又怕熏坏了人,着小丫头在门口撩开帘子,不停的扇风。

  原是坐着睡着了,记得薛道和自己说过,若是睡姿不妥当就会做噩梦。

  林照直起身,腰间传来咯吱的声音,痛的微微蹙眉,又晃动两下脖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连应真失去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还是说昨晚看到血流成河的场景,被吓到了。

  “你醒了?”

  身后有人说话,林照还回忆着那个梦,寂静的屋里突然想起人语,吓得她浑身绷紧,猛地扳住桌边,转过身去,乍然松了口气。

  是床榻上的连应真。

  她躺在那里,脸色苍白,眼睛通红,纤柔的身躯包裹在厚重的棉被里,看着就觉得透不过气,扯了一抹笑来:“少夫人怕是在这里忙了一晚上吧,有劳你费心了,我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林照想要站起来,这才发现腿麻了,仿佛千万只蚂蚁在撕咬骨肉,无可奈何的咬了咬牙,这才淡淡道:“姨娘哪里的话,您的身子最要紧,昨天陈御医说了,您虽然素日体质健康,但受孕中所累,也虚耗了不少,止住了血,又怕露参服用太过而再次血崩,我不忍公父和婆母年迈,特地在此守着。”

  连应真听闻此言,一来感动,二来想起那个死了的孩子,他还没福气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心酸落泪。

  林照匆忙起身,忍着脚底板针扎般的痛,安抚道:“姨娘莫要太过伤怀,御医说这次落胎对您的身体损害极大,更不可轻易触动情绪了,您就算是为了公父,也得好好调理自己的身体才是。”

  连姨娘好歹也是过了四十的人,人世间的道理如何不比林照这个十六岁的孩子知道的多,便点了点头,拉住她的手说道:“少夫人……”

  “您就唤我明微吧,怎么说您也是我的长辈。”

  林照道。

  “好。”连应真叹了口气,合上了眼睛,只是那羽睫的湿意却迟迟未干。

  林照见她无碍,这才出门去,吩咐空色堂的丫头们好生照顾着,有什么不妥的立刻和自己说,梨香打头应了,让桃儿送林照回去。

  林照前脚刚走,曹管事的就来了,听说连应真醒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进去,隔着帘子对里面的人说道:“姨娘,您醒了?”

  片刻,里头传来连应真冰冷的话:“你个老货,滚进来。”

  这骂人的话听在曹管事的耳朵里却美极了,他撩开水晶帘子,见道床榻上的连应真,一股酸楚涌上心头,不由得抹泪道:“您受苦了。”

  连应真此刻一改刚才和林照的悲悯之色,憔悴的脸上多了些许冷凝,紧蹙着的眉眼也展开,瞳孔中书写着精明和刻薄。

  “到底是谁要害我?”连应真直截了当的说道。

  曹管事被问的一愣,若说起来,还真没人要害她,不过是许二管事借花献佛不成,倒好心做了坏事,便摇了摇头。

  “我这一胎养的极其妥当,怎么会突然落胎,都七个月了,见红也不是一次两次,为何这次就……”

  连应真的口吻里,多是恨意,并无半分不舍。

  或许她对这个孩子,更多的是利用之情,至于母子情分,连面都不曾见过,平日里隔着肚皮,只有恶心和难受。

  曹管事无可奈何,只得将昨晚的事情说了,连应真听着,锋利的眉头像是合刀般紧蹙在一起,攥着褥子边缘,昨夜因为过于用力而折断的指甲隐隐发青:“许聪?他有几个胆子来害我的孩子?”

  曹管事也是这么想的,况且许聪是自己的表弟,便道:“许聪自然没这个胆子,只是他也没想到那居然是露参,是活血的,糊涂了。”

  “露参?”

  连应真以前是宫里的绣娘,也见过不少世面,知道露参,气的嘴唇哆嗦:“这该死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姨娘不知,那是外头送给少夫人的礼,少夫人不用,就放进西院的库房了,许聪知道了,想着上次的事情没办好,就想巴结巴结您,谁知道……”

  曹管事说着也叹了口气。

  “林照的东西不放在花都院,挪进大库房做什么?”连应真狐疑道。

  “这……”曹管事眼神贼溜溜的说道,“老奴就不知道了。”见连应真有些上道了,忙道,“而且不知怎的,好端端就让许聪看到了,这人欠出升天的性子是必定会偷看的,可他又不认识,见到参就以为是滋补的……”

  曹管事说完,小心仔细的打量着连应真的表情,果不其然,经过曹管事这么一分析,连应真的脸上才叫酸甜苦辣各味齐全呢。

  “好啊,好个林照。”

  连应真每说一个字,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恨不得把林照身上的肉一口一口的咬下来:“可真是文容那个老妇教出来的好儿媳,要从我手里夺走管家权不说,还想方设法的来害我的孩子,只怕是早就算准了许聪!”

  曹管事没敢说话。

  “如今我没了这个孩子,就要早早的调养好身子了,当初老爷也是因为我有孕才叫林照管家。”连应真刚没了孩子,就已经开始重新盘算了,“这买卖奴才的对牌到了林照手里,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我恨的是陈妈子手里的对牌。”长长的舒了口气,看来大动肝火还是不行,“眼下我手里还剩下五张了,你叫刘升最近小心些,别叫花都院的拿到把柄,剩下的再说吧。”

  曹管事点了点头,忽而道:“对了姨娘,您上次吩咐老奴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您看……”

  连应真头疼欲裂,闭上眼睛道:“我本来想先压着,不过……如今倒是真有个主意了,只是我现在身子不适,等过些日子再说吧。”

  曹管事应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