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食气者,神明而寿 > 第189章 死亡味道

第189章 死亡味道

2022-06-23 作者: 抚潮弄浪
  第189章 死亡味道
  “嗯?”

  正说间,一道乌光被眼光捕捉,随后才是请轻“夺”一声响在耳边。

  “呲!”

  物哀神君瞟一眼,夺命暗箭被一股力量弹飞,扑簌扎入路边山石。

  穿金裂玉!

  一箭至,百箭至!

  随着第一支暗箭,数百厉箭连珠一般朝三人分射,或瞄准要害,或封死三人前进、躲避之路,分工明确,配合有度!
  “……”

  然则这般配合,在物哀神君等人眼中不过是雕虫小技,甚至不需多余动作,一个眼神,身前天地元气便化为气墙,将足可刺金的厉箭束在空中。

  这等手段,用于人间刺杀已属凌厉,然而现在面对可是能号令天地元气的霸者境、人仙境的练气士,一时间,迷丧使竟有种啼笑皆非之感:
  “哪里来的蟊贼?”

  春野使运使神识扫向远处,却是一片迷糊,顿时吃了一惊:
  “有古怪!”

  霸者境气追千里,气息敏感,有人如此近的距离对他们施以暗算,未发动时候不被察觉便罢了,如今暗箭袭击之后,神识追踪,居然被蒙蔽隔绝?

  “有人蒙蔽我等灵觉!”

  物哀神君哼了一声,人仙毕竟是人仙,周边天地元气暴动,各处不协之处便立时暴露,山谷之中,山色变幻,退去层层幻境。

  三人便见到五百丈开外的山坳之上,有数人猫腰俯身,正快速往外退去。

  乃是一击不中,立时远遁!

  三人看过去,气息感应,便看到猫腰断后的两人转头看来,一个露出黑黝黝的面庞,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黑娃——牛真子的道兵。

  另一个,则是请大家吃瓜的,被称为呆公子的那人。

  方才在瓜铺之中为了道理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此刻亲密无间,神态类似,脸上全都是鬼鬼祟祟,小心翼翼。

  发现被看破行踪,两人如同孪生兄弟,不约而同拔腿狂奔,跑的如兔子一般:
  “兄弟们跑啊!”

  “……”物哀神君愣了一下,忽而大笑:“居然是他们!”

  人仙所在之地,天地元气臣服,听其号令,若是用于隐迹藏形,也是无往不利,天地都为其掩饰。

  一定意义上来说,欺骗旁人五觉,便是能够隐身。

  装出一副普通人的气息也是轻而易举。

  不知是什么火眼金睛居然能看破他们的行迹,物哀神君故此惊奇。

  “定是方才瓜铺之中牛真子道兵发现端倪,隐而不发,真是一群狡猾的小鬼!”迷丧使咬牙切齿:“杀!”

  迷丧炁轰出,然则还未追上那伙道兵,便遇到层层拦截。

  山色变幻,生出匆匆障碍,只是须臾片刻,三人眼中便失去那伙道兵踪迹,神识追踪,亦是深陷迷雾之中。

  物哀神君破开的幻境,竟在片刻之中重新布上,保护那伙人踪迹。

  物哀神君止住还欲追击的迷丧使以及春野使,他的感觉比其他两位更为敏锐,已感觉到附近土地的斥力。

  眼前之山,似乎随时山崩来压他,脚下土地,随时开裂要陷他……

  这是极为罕见的状况,人仙身为天地元气的君王,行走天地间向来如鱼得水,如此斥力,除非是走在有主之地上,且对他极为排斥。

  只是片刻,迷丧使和春野使便感受到周边变化:

  “定是此处山神作怪……”

  “不对。”物哀神君感觉更为精准:“非是一般山神,力量勾连四面八方无穷之地,节节攀升,这种感觉我曾在古战场见过……是牛真子,已与此地联系更深,短短时间进步如此之巨,难怪能发现我等。”

  “牛真子?一个先天境!”春野使冷哼:“此人如他的道兵一般不自量力!明知我们三人,神君亦在此处,亦敢挑衅,今日必要狠狠教训!”

  物哀神君没有表态,抬头往天,神色凝重。

  天色突变,一道黑红之气冉冉升空,四面八方,目之所及之处汇聚丝丝云气,不断汇入其中。

  空中凝聚成遮天盖地一指,对他们遥遥一指,直指门面。

  他们的神识感应,便知道被锁定。

  随之,无数嘈杂之音之声由远及近,汇成一道洪音:
  “邪马台物哀魔,慢侮天地,悖道逆理,戏弄神祇,歌颂祸殃。老、越之竹,不足以书其恶。天下昭然,所共闻见。”

  “盖天为父,地为母,祸福之应,各以事降。其明知之,而冥昧触冒,不顾大忌,诡乱天术,祸乱天下,是其逆天之大罪也……”

  煌煌之音,有指而发,竟是直指物哀神君!

  此处山中,尽是讨伐之声!
  “这是什么!”

  迷丧使与春野使大惊失色!
  指责之言,如是天音,天空乌云凝聚,雷云闪闪,居然是劫云!
  “……劫云,怎么会?”

  物哀神君见多识广,脸色凝重:
  “天上一指,是讨伐檄文,如此大术,非得民心所向之人才得发动,方能从者云集响应,汲取力量……寒老郡仅有一人,乃是牛真子!”

  “此乃是万民所指,人怨沸腾而惊天之怒,天打雷劈!”

  迷丧使与春野使,纷纷色变,那一个先天境的斜月山弟子的法术,竟有如此之威!

  “神君?”

  “你们先退。”物哀神君看向天上劫云:

  “天上劫云是气息感应,在此一地,避无可避,非得击破才熄。”

  “……”

  “区区先天境竟能施展如此秒术,我愿称之为先天境第一人!便是霸者境,亦难硬撼这一招!”

  “这……”

  迷丧使与春野使,不由震撼。

  物哀神君眼冒精光:

  “此人真是集人众之力于大成者!”

  “此乃是法之聚集,以弱胜强,人力胜天!”

  “当年我初登道途,修炼有成,便认可一句话:若是人多有用,我等修道为何?”

  “如今,见到这众人之力的威力,回想起来便觉有失偏颇!”

  “好!好!好!”

  物哀神君连叹三声好字,须臾腾空而起,黄云弥漫,遮天盖地,黄云之指破空飞起,与空中讨伐之指相撞。

  “然我道仍旧不改:若伟力不归于自身,修道为何!”

  “破!”

  空中两指,相抵相触,须臾便是电闪雷鸣,不相上下。

  迷丧使与春野使心中骇然:
  那个先天境,居然能与人仙硬撼!

  然而片刻之后,又震惊于物哀神君伟力:此乃是以一己之力,压制一郡之力,这便是人仙之威,一人敌国,概莫如是!

  一时间,究竟是集采众长之力强大,还是人仙伟力强大,难以分辨!

  物哀神君再运神功:

  “黄云化雨,鬼门大开!”

  天空下起黄雨,厉年死于黄云的强魂厉魄便蜂拥而出,鬼啸遍天。

  一声法旨,不甘示弱:

  “鬼神何在?”

  “属下在!”

  东南一处、西南一处、东北一处、西北一处,阴兵借道,鬼风滚滚!
  亦有山精野怪,腾云驾雾、各使遁光从里面八方蜂拥而来,烟尘滚滚:
  “杀贼!杀贼!”

  四野混乱,杀声震天!
  “……快走!速退!”

  迷丧使乱轰神拳,迷丧炁毫不吝啬,然则使人迷丧失去斗志之炁却似对对手不起作用,反而有一股更为霸道的气息反攻:

  “是非成败,转头空!”

  春野使亦是满头大汗,她的乱交炁频发,的确起了效果。

  然而这令她陷入越发危险的境地:山精野怪虽是中招,看她眼神发红、凶性越发:
  “擒住这骚娘们!”

  “……”

  两人之炁,用于攻坚却是差了一筹,面对如此短兵相接,少了冲锋破锐之能!
  仗着修为高深还能支撑一时,然而若是拖延下去,必遭不幸!

  两人顿有退意。

  而在空中,物哀神君与讨伐一指,斗得如火如荼,已是逐渐取得上风!

  “你力多然不实,这便是众人之力之弊端,可惜了!”

  黄云滚滚,往东南而走,已是破开讨伐一指拦截,径往古战场方向去。

  丁牛坐镇古战场,神识感应,看到这一位人仙风驰电掣,往他直接杀来。

  已是看到他的踪迹。

  乃是万军从中取敌帅首级的打算。

  丁牛不惊不乱:

  “师姐何在?”

  心真子站起:“我能挡他一时三刻。”

  “何须如此?”丁牛道:“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息相吹也!天地同息,师姐之炁,今日与我相同可好?”

  心真子却也不急,仍问:“如何天地同息,可是平等?”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亦逆旅,同悲万古尘。”丁牛道:“你我之身,皆是天道所化,不过天道所休憩的房子罢了,看似不同,实则相通。”

  心真子浑身一震,深深看他。

  一道平等炁便与丁牛相连,心真子道:“我与伱平等。”

  却是与一般施展的手法不同,丁牛之力,节节攀升,乃是心真子将修为倒灌,将丁牛拉至与她相同的霸者境!

  此举她是第一次对人施展,比起压制敌人境界、亦或是压制自身境界与敌人平等,是她从未对别人用过的第三种用法:
  损耗自身修为、心力,提涨平等炁连接之人的实力。

  损己利人!

  丁牛再书檄文,银钩铁画,力量何止提升一倍:
  “若伟力皆归于自身,这天生万物何用?”

  “天化万物,人人皆天,物物皆天,你一人之天,敢斗我众人之天!”

  “以众凌寡,堂堂之道!”

  空中,铁指横拦,对准物哀神君一指碾下!
  极度危险之感,笼罩物哀神君神识:

  第一次,闻到死亡味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