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驴男子

2022-06-23 作者: 擒骑输话
  第262章 驴男子

  祝齐赶回遁魂宗时,发现整个遁魂宗气氛怪异。

  有一艘仙船划过头顶。

  “虚界的仙船”

  他一跃飞到天上,往下眺望,就看见属于三界比武擂台的地方,已经支起了帐篷。

  一股浓郁的肉香酒香味传来。

  仙船停在擂台边上,负责开船的虚界修士驱赶着一群衣着清凉的女校书们下船。

  大长腿,白胳膊,桃花眼,杏红唇,走起路来身体摇摆。

  身为一个偶尔去勾栏瓦舍逛一逛的闲散客,祝齐一眼就能认出来她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女校书们惊慌上了台阶,虽然乱糟糟一片,但都是大长腿,莺莺燕燕的热闹声音,听着也不吵耳朵。

  “好了!”

  “你们听着!”虚界一个修士站出来,祝齐记得他,好像是赵兆身后的吞丹境高手,应该是仆人。

  “立即将最拿手的曲子,最好看的舞献出来!”

  众女子不敢违抗,娇滴滴,齐声道:“遵上仙之命。”

  琵琶音起。

  女子翩翩起舞。

  “好好的三界比武大会,竟然成了公然招嫖”祝齐对素未谋面的雷部三爷,有了片面且深刻的印象。

  “是谁!不知本仙在此?竟然敢飞在本仙头顶上!”

  一声怒喝传来。

  祝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是个长相奇丑,穿着华贵衣裳的男子,他应该就是天上下凡的雷部三爷。

  桌上摆满了美酒好菜,身侧是脸色铁青,却不得不赔笑陪坐的赵兆,方不群,笑邪童子等人。

  祝齐一低头,也看见了饮丹派等弟子,他们待在远处角落里,用好奇且敬畏的目光看着雷部三爷。

  “回禀三爷,是饮丹派的祝掌门,他之前有急事离开,并不知晓三爷您来了”方不群身为东道主,立即开口为祝齐解释:“还请三爷莫要责怪。”

  “哼,三爷我……”

  雷部三爷刚想伸手摸腰间的雷公锥,耳畔忽然传来祝齐的声音。

  “你是雷部谁人的手下?”

  声音飘渺无形,对方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是谁?

  三爷左右转头,没有看到任何奇怪的人影。

  他猛然抬头,看向飞在空中的祝齐,发现祝齐正微笑着看向他。

  目光对视,一股恐怖的压力袭来,直击灵魂。

  “上、上、上……”三爷结结巴巴,嘴巴打颤。

  这一股压力他不会感受错的!

  只在天界的域争天兵身上才感受到过这股恐怖的杀气,一个眼神就让他浑身冰冷,不敢动弹。

  三爷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好不容易打点好了关系还不错的雷将,赚了一个机会下凡来。

  天界的日子太苦,他想到下界作威作福,可是还没享受呢,自己竟然就惹上了一位天兵级别的强者!
  “雷屠没有跟你提起过我?”祝齐继续传音。

  作为一个在天界费尽心机活命的小人物,三爷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他懂得审时度势。

  这位强者自称“饮丹派掌门”,不管他是为了什么,肯定不想暴露身份。

  否则这群凡人何必向自己求情?
  阿三试探着传音过去,发现没有激怒对方后,他才说道:“天兵大人!小的阿三,不知您和雷爷有和交情?”

  “打过架”祝齐说道,不仅是打过架,他还宰了对方,可惜那是“模拟器”中看到的未来。

  真实情况,雷屠并不认识祝齐。

  “打打打……打过架”三爷只觉得自己心吓得都不跳了。

  “天兵大人,您开玩笑了,小的只是雷部拉雷车的跑腿,哪有资格和雷屠大人说话?平时想见雷爷他老人家一眼都得老远的看着,呵呵”

  “哦?”

  祝齐奇怪到:“伱不是雷部雷曹,为什么到下界来了?”

  “这这这……”

  阿三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怎么说?
  说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和天界的厨子搞好关系偷了点美酒,悄悄摸摸给今天看守齐魂界的雷部将军打点,才终于换来了能摸一摸雷公锥的机会。

  谁知道突然齐魂界有事突发,那位雷部将军的酒量极差,自己只能咬着牙帮忙来凡间看一看。

  然后就私心作祟,想要作威作福,满足一番口腹之欲?
  如果说了,自己岂不是死路一条!
  雷公锥可不是自己这种小厮能碰的,尤其眼前这位和雷爷雷屠认识,若是他不小心说一句……嘶!

  自己肯定被剥皮,然后蒙在鼓上让雷曹敲打!
  “这个,小的是感受到下界有两位顶尖高手大打出手,所以才到下界来看一眼。”

  “本座也感受到了”祝齐传音说道:“不过本座赶过去时,他们已经走了。”

  “小的发现了现场有骨灰,应该是死了人,说不定能调查出什么!”阿三双眼一亮,说道:“天兵大人,让小的帮您调查,小的已经有了头绪,如果再仔细询问一番,定能知晓发生了何事,此等功劳……”

  “功劳?”祝齐冷笑:“本座还需要你来送功劳?”

  “不敢,不敢!”

  “行了,不要再耽搁了”祝齐说道:“趁本座还未改变想法,去找雷屠之前。”

  “小的马上就滚,今日之事还请天兵大人能当成一个屁,放了小的。”

  “哼!”祝齐只回应了冷哼,雷部阿三却大松一口气,连连道谢。

  二人以传音对话。

  在方不群,笑邪童子,赵兆等人眼中,却有不同。

  这位天界来的雷部三爷,突然结结巴巴,一个劲儿的说“上上上”,然后又“这这这”,还不停的擦汗。

  “上仙,您没事吧?”方不群问道。

  “没事!”

  雷部阿三丢下手帕,说道:“本座突然想起来,天界还有事要处理,宴会就到此为止吧。”

  说罢,他化身一道光飞向天空,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哼!”赵兆冷哼一声,他敬的是对方的实力强过自己,但不敬的却是对方的身份。

  不管天界有没有“三爷”,必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角色,赵兆从未听说过哪个神仙会贪图口腹之欲,下凡就要美人跳舞,要好酒好肉,宛如饿死鬼投胎。

  最重要的是三界比武竟然被扰乱,此事需要有人负责,那个人就是赵兆。

  “希望家里的那些老东西能相信我说的话吧。”赵兆无奈叹息。

  “去把那些女人都赶走!”赵兆挥挥手,驱赶道:“全都赶走!”

  “是!”

  手下的赵家吞丹境下场将花街女校书们带走,来时因为时间紧迫她们能坐着仙船飞来,回去时可没有这个待遇,将会有遁魂宗的弟子把她们带回去。

  与赵兆的无奈又愤怒相比,方不群等人却只是觉得胸口的大石头随着“雷部三爷”离去,被搬走了,能够好好的呼吸,就像捡了一条命。

  仙的境界距离他们太远,他们这辈子也许都没机会成仙,哪怕遇到“雷部三爷”那种半吊子,也吓得他们不敢喘气。

  “没想到啊,祝掌门竟然也是飞天境”笑邪童子“嘿嘿嘿”怪笑着:“若是我们三人一起出手,谁输谁赢当真难说。”

  若是让笑邪童子知道了“雷部三爷”之所以头也不敢会的逃跑,就是因为他口中能势均力敌的祝掌门,不知道笑邪童子又是什么表情。

  三界比武大会被打断之后,威严难存,这一次肯定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遁魂宗和尸府眼巴巴的盯着虚界说要用作奖赏的各种宝贝,自然不愿意比试就此结束。

  赵兆虽然对两方人贪得无厌有些厌烦,却不得不在其中寻找平衡之道。

  不过祝齐没有心思与他们纠缠,直接退出比试争斗。

  三天后,饮丹派众人跟随祝齐离开。

  路上弟子们激烈讨论着那几场战斗,绕不开的话题还有雷部三爷,一个能够操控雷霆的上仙。

  这是一次开拓眼界,也必然会对他们今后的修炼有所影响,以前他们的最大目标是踏入吞丹境,或者有壮志雄心的是步入飞天境。

  而现在,看过了上仙的手段后,吞丹境和飞天境,绝对不足以吸引到他们,他们将会走的更远。

  也有可能,从此好高骛远,不再脚踏实地,从而成为个废物。

  圆方界。

  两匹俊朗的宝驹拉着一辆蒙着绣着龙凤的马车前行,周围有百余位身穿甲胄,腰悬宝剑的骑马士兵护卫。

  “赵督军”

  马车的车帘掀开,一个头戴金翅凤钗,脸施淡妆的女子探出头来。

  前方听到呼喊声,正骑马的将军立即调转马缰绳,到马车前:“皇后娘娘,不知您有和吩咐?”

  她年纪也不过十几岁,竟然是赵国的皇后。

  “我们何时才能见到陛下?”皇后有些惧怕的问道。

  “回娘娘,还有两天功夫”赵督军回答道:“陛下在几十里外大沙山处歇息,逆贼已退无可退。”

  “……他们不是兄弟吗?”皇后懵懂的问道。

  “是逆贼!”

  赵督军咬牙说道:“皇后娘娘,这是您第一次见陛下,一定要记住,与陛下意愿违背的便是逆贼!不能姑息,否则赵国必然大乱。”

  “知道了”皇后乖巧的点头。

  她放下帘子,在闷热的马车内,感受着马车的颠簸,听着马蹄声,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不知多久,马车停下来。

  前方是一处野外客栈。

  皇后醒来就听见赵督军的声音:“前方两位可是饮丹派的上仙?在下赵国督军,奉命护送皇后娘娘,途经此地,若有打搅,还请莫怪。”

  “嗯,我等只是奉命捉妖,稍作休息便走。”

  又过了一会儿,赵督军的声音在马车外传来:“娘娘,已经到客栈了,还请下车休息吧。”

  “有劳督军了”皇后下马车,宫娥过来搀扶。

  进入客栈时,她下意识看了大堂内坐着的两个仙气飘飘的青年,他们一个手边放着把短剑,另一个却放了根木棍,十分古怪。

  在客房坐下,宫娥伺候着吃了些热乎的食物,才拂去她身上的疲倦。

  入夜,疲倦。

  窗户忽然“嘎吱”被推开,皇后猛然睁开双眼。

  房间中灯火也被突然的点燃。

  来人是一个未穿衣裳,身材强壮的男子,她看着脸红,往下瞥了一眼,尤其……像驴的。

  “你是何人!”皇后大声质问:“本宫乃是赵国皇后,你竟敢如此不敬!”

  “本座?”男子笑道:“本座是天上神仙,今日嗅到女儿香,特来此处品尝。”

  “你你……!”皇后脸色难看。

  屋里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了门外侍候的两个宫娥注意,她们立即跑到楼下将休息的赵督军叫醒。

  “何事?”赵督军未穿甲,提着宝剑走出来问道。

  “娘娘房间里进去了个男人,要对娘娘不利!”

  “什么!”赵督军脸色一变:“来人,跟我上楼!”

  赵督军一马当先,手下们也纷纷持剑追随。

  到楼上房间,听到房间中有女人的尖叫声,赵督军抬脚踹飞了门,“锵”的一声拔出宝剑。

  “贼人,竟敢对娘娘不敬!”

  赵督军喊完了才发现,竟然是个不穿衣服的精壮汉子,此时就站在皇后床前。

  皇后已经被吓的缩到了床角。

  见到这一幕,赵督军睚眦欲裂,连人带剑,扑杀向那男子:“死!”

  男子歪头,轻轻吹了口气。

  那口气却化作了风暴,赵督军急忙回撤宝剑挡在身前,但没能挡住无孔不入的风,被瞬间吹飞。

  他后方追上来的士兵们也纷纷被吹飞,撞破了客栈的一面墙,飞出十几丈远。

  一直跟随的跑上跑下的两个宫娥,更是死在了男子吐出的一口气中,身体像是被万根针刺中,血窟窿如麻子,密密麻麻。

  “一个区区下三境武者,还敢对本座出手?”男子看向床上的皇后,微笑着说道:“放心,本座怜香惜玉,一定不会害你性命的。”

  “妖魔好胆!”

  刚才的动静也吸引了楼下休息的饮丹派弟子。

  提着短剑的青年口中喝一声“疾”,短剑飞出,于空中幻化成三柄短剑,不分前后的成“品”字方位,杀向男子。

  男子也不躲闪,屈指一弹,短剑倒飞回去,三柄幻化短剑碎裂,变成一柄。

  噗!
  一柄短剑刺穿了青年的眉心。

  “师兄!”另一个青年手持木棍,咬牙准备拼命,眼前却忽的一黑,随即便失去了生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