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烛龙以左 > 第319章 81.银剑

第319章 81.银剑

2022-12-04 作者: 行礼
  第319章 81.银剑
  炎国东部近海,狂潮滔天,整个云层都灌注着海水和波涛,层层浪花舞动在天穹上,幽蓝色的巨鲸身影在天空遨游,却仿佛置身于大洋。

  地面上,可怕的裂痕延伸至很远,银色高塔从中断裂,只余下正在散发血色光芒的塔座。古老篆文在矩阵中流转,引动那来自悠久岁月的力量。若是将目光放远,会发现整个炎国沿海位置的高塔全部坍塌了,漆黑狂潮正在越过银色长城的废墟一步一步向内陆推进。

  那些肮脏至极的东西卷土重来,隐藏在狂澜里,露出它们狰狞而锋利的獠牙和利爪。

  嶙峋的骨骼背脊划开海面,它们感受到了苍茫海深处的呼唤,再度将目光投向人间。

  帝都,古长城。

  这座建筑极高,所以站在城墙上甚至能观察到遥远东方亮起的血色。

  最后一抹光亮在男人身后消失,夜幕笼罩大地,唯一不变的是那个方向的血色光亮仍然清晰可见,摇曳舞动,像一朵绽放在天穹上的猩红妖花。而大地上,由鲜血构成的河流从四面八方流过来,流淌进这座古老都城,流进那座……他们曾经万般畏惧的祭坛里。

  帝都的中心区域,所有宫阙排开,那座黑石铸成的祭坛被升至最高,繁杂而原始的文字亮起,在祭坛的中心,一道盘坐的血色虚影若隐若现。

  这座城市里所有阳神境之上的崛起者都聚集在那里,他们伫立在祭坛周围排列开阁楼上,低头,沉默注视。他们再次进行了血祭,规模比起崛起时代到来前那场遗老们的血祭大了不知多少。何况,这是灵气最为充裕的时代,甚至能让祭坛深处的祖显露伟力。

  祭坛还未完全开启。

  他们也不会将其完全开启,这是最后的底线。哪怕帝都陷落,这座祭坛也将被尘封在大地深处,不见天日。

  可他们真的有能力控制这种力量吗?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扪心自问,这恐怖绝伦,强大到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而这,不过是祖隔着祭坛展露的部分而已,他甚至还未脱离祭坛的封锁。在东边那片大地上与其对峙的,同样不过是一位跨界而来的化身。

  可这时,一道道符箓从远方飞射而来,落到其中大部分崛起者手中。

  随着禁制打开,浏览完信息的他们脸上凝重起来。

  “那些东西再次出现了,规模更加庞大!”

  “高塔全线崩塌,它们顺着海潮肆无忌惮,即将抵达内地!”

  “真该死啊,这种时候……”其中领头的一位崛起者沉声道,他生生捏碎手中符箓,抬头看了眼祭坛中心的人影。

  “后土下令,放弃对祭坛的观察和限制,去支援其他城市。”

  “来得及么?苍茫海推进的速度比我们从帝都前往周遭城市需要的时间快上许多。而且……祖……”有一位迟疑地看向祭坛。

  他们害怕祭坛中的祖彻底失控。

  “担心这些有意义么?”他们身后,有人走来。

  崛起者们猛地回头,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远胜于他们,但不是他们熟悉的任何一位。

  一个身着黑色大衣的男人,随意地打着领带,稍乱的黑发垂下,遮住眼睛。最显眼的,是其手中提着的那柄银色的剑。

  他弓着身子,冷冷地扫视周围,被他目光盯上的人心底竟然生出一种恐惧之感,宛若被最锋利的剑钉穿眉心。

  “你是谁?”有人发问,同时,所有崛起者都警惕起来,浓郁的灵气升腾,在如此密集下竟呈现出霞光。

  但男人毫不在意。

  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祭坛上。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崛起时代之前,有哪些亲身经历过祭坛血祭的人……还活着?”

  “你在说什么胡话!”崛起者中传来一声呵斥,“祭坛血祭死了帝都多少天骄?能活下来的都已经站在前沿,崛起之前,赵李后人死伤无数,活下来都是如今崛起路途中前沿者!后土之中,无不知晓,和伱又有什么关系?”

  “你究竟是谁?”崛起者的语气渐渐冰冷起来,“擅闯祭坛者,杀无赦!”

  “无趣。”男人淡淡地说,“看来赵行舟很多事没和你们说啊。”

  突然,阁楼高处某位崛起者瞪大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指着下方的不速之客,张嘴道:“顾……顾家!”

  “他是……顾彦!”

  鞋跟踏地的清脆响声回荡,一道高挑身影隔开了崛起者们与那个独自站立的男人。

  李诗霜凝视着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她眯眼,打量着,眼底荡开灵气的绚烂光泽,她在戒备。

  “好久不见。”李诗霜说。

  “是啊,好久不见,李诗霜。”顾彦笑道。

  “我知道你想问我回到帝都做什么,分明我早已厌倦了这个地方,不该回来才对,何况,多一个古氏族可能会动某些人的蛋糕。”

  “顾彦!”李诗霜寒声。

  她在警告。

  “如今的帝都可不是过去……”她话还未说完便被顾彦抬手打断。

  “我不关心如今的帝都怎样,它就算是毁了也与我无关。”顾彦抬头,隐藏在额发下的双目暴露在空气中,流淌着无与伦比的银色辉光,比之皓月!

  “血色祭坛被再次启动了,对么?”

  “这显而易见。”李诗霜回答。

  “哦,这可真是疯狂,如果不是见到祭坛仍然是半封锁状态,我还以为你们要毁灭全世界呢。我猜你们那些崛起者们都接到了通讯符箓,苍茫海再次入侵,没人会在这里照看祭坛。当然,这些一知半解的人留在这也毫无用处。出去吧,比留在这好上一万倍,至少能真的救人性命。”

  李诗霜皱眉。

  而面对身后众人的视线,她回首下令,“后土的指令,照常,无需在意祭坛,尽快前往所标记的城市,高塔虽然毁灭,可矩阵仍在运转,能够给予你们横跨地域的灵气。”

  “是!”众人不再提出疑问,领命消失,化作一道道遁光消失天际。

  阁楼上的人影不见,只有祭坛中心盘坐的人影低颂古经的声响回荡,仿佛回到了太古。

  “你究竟……”李诗霜看向面前的男人。

  他的气息太强大了,强大的……像位君王。

  “赵行舟准备亲自踏上战场了,是么?”顾彦对李诗霜的疑惑置若罔闻,他直视李诗霜的双眼,那双流淌银光的瞳目中带有压倒性的侵略感。

  “承冕和祖的战场,他没什么屁用,让他收起那点傻逼心思,算起来,都已经是将近三十的人了,这点道理还想不明白?”

  他们这一代对彼此太了解了,哪怕在当初作为氏族彼此竞争的对手。

  此刻,这种感觉竟让李诗霜有些怀念。

  但也仅限于怀念这点感情了。

  “矩阵很快就会无法维持运行,血祭将强行终止,当祖与祖之间失去制衡,等待我们的只有毁灭。都要死了,他意气用事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李诗霜笑了笑,眼眸里沉淀着高墙上那个男人的身影。

  顾彦看的通透。

  “曾经有想过你会嫁给赵行舟么?”

  “梦都不会这样离谱吧。”李诗霜说。

  “这座城市现在很干净。”顾彦突然说道。

  “什么?”李诗霜一愣。

  他摇头,“让赵行舟回来,他守在这座城市这么多年,我们清楚地知晓祖地里藏着的东西有多重要,我当初放弃了,那么除了你,这座城市里没人比他更了解祭坛,他有能力衡量出平衡。”

  “可……”

  “你想说战场是吗?”顾彦说,“战场嘛……让更合适的人来吧。”

  男人转身,他最后看向这座古老宫阙一眼,随后消失在弥漫出的灵气大雾中。

  …………

  城墙上,赵行舟接通了通讯。

  “你说什么?”

  “顾彦?”

  “他要干什么?混账!这不是送死么?”赵行舟低吼,他手心攥住的帝王剑轰鸣。

  “也许还来得及,我有把握进入战场是因为这里叫帝都!高塔矩阵都是老子鼓捣出的玩意,我不上谁上?他凭什么?他也配?他甚至连自己家族留下的古籍都没有看上几眼,祖地都抛弃了,他有什么?一条狗命有屁用!”

  赵行舟凝神运气,感知顺着帝都的领域扩散,他在寻找。

  但这个行动很快便停止了。

  他握住通讯器的手缓缓垂下,远方,云海滚动,爆发的银色剑芒将他照亮。

   丹麦,爹对你很失望,真不争气。

    还特么有演逼!球到脸上了,看不都不带看一眼!
    生气,恶狠狠地更新。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