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烛龙以左 > 第315章 77.贵金悬冕之像

第315章 77.贵金悬冕之像

2022-11-29 作者: 行礼
  第315章 77.贵金悬冕之像
  有蕴含着冰晶的白雾从远方飘过来,淡的像层薄纱。

  诗巫灼看见白雾里走动的影子。

  这些白雾突兀自起,来自他们的后方,她能感受到这些东西和天上她的同类有着关联。就如她的翎羽下会洒下热砂雨一般,她同类的振翅而临携来冰和白雾,还有……诗巫灼眯起眼,她捕捉到白雾中神秘的人形生灵。

  成群结队,身形纤细如女子,低垂着头,头顶有圣洁如雪的白纱落下,将她们的脸和身躯笼罩。

  随着她们的行走,冰面铺展,将大片大片的土地淹没。

  咆哮奔流的河水静止,痛苦的人们睡去,冷冰作席被,却有温热浸透人们沉睡的梦中。诗巫灼想起了什么,她在一本古籍上见过这样的描述,来自冰天雪地中的妖精,世人将其命名为“雪女”。居于深山,与人类无异,有着令人惊艳的美丽外表,常常把进入雪山的男子吸引到没人的地方与他接吻,接吻的同时将其完全冰冻起来,取走其灵魂食用。

  被诱惑的人哪怕在冰雪中也不会感到寒冷,反而会有股热浪自灵魂升腾,让他忍不住脱掉身上的衣服。

  目前诗巫灼眼前呈现的一切和传说典故有着惊人的相似。

  只是那象征死亡讯息的暖意变成了现实,雪女到来,让诸灵深睡,冷冰下温暖裹住灵魂。

  雪山来客,她的子民么?

  诗巫灼转身,看向废墟的方向,铁青神鸟高鸣,万千剑雨坠落,海面顷刻冻结,化作数百米厚的冰层,然后他们之间的争斗又将冰层震碎,碎裂成一座座巨大冰山。

  诗巫灼的血也在燃烧。

  可她暂时无力展翅。

  若是可以,她想着,也许她将看到冰雨与热沙一同降下的景象吧。

  “她是那一位啊。”大明王说道。

  “我们背靠那座古老庞大的神圣大山,在那附近,哪怕是天竺国民也将其侍奉为神祇,尊祈雪大神名号。还有的,称其为风雪的帝王,执掌冬与寒的君主。我曾经远远地路过那片雪山净土,并未与其打过交道,可她的名号在那片区域太响亮了。”

  “他们在唤醒天地刻痕。”

  “可天地刻痕在祖面前没有用,触犯禁忌,我们失去了很多,但还是失败了。”

  “不!”大明王沉声说,“那不止一个片段!”

  “那座桥!”

  “那座桥太奇怪了,分明是存在的,可又与现实隔着一堵墙。若说是某种天地刻痕,它未免太近,近的可怕,近在咫尺!”

  大明王说完,长舒一口气。

  他见到冰晶白雾弥漫过来,将这片支离破碎的大地浸染,像置身于梦境。这头被血染红的孔雀明王呼吸开始变得缓慢,可同时,伤口处血的流逝也在停下。他失去了全部翎羽,还有翎羽下的千万佛陀。他已经很脆弱了,只是他神经紧绷,无法松懈,直到现在。

  白雾笼罩,雪女们围绕着这头庞然大物低吟,这让大明王的灵魂如坠进温泉中,暖意流经他的全身。

  他绷紧的神经松懈了,视野暗沉下来。

  诗巫灼能听懂雪女们低吟的歌谣,她们齐声唱到:“疲倦的灵魂啊,这里是归宿,安睡……安睡!”

  雪花飞舞,卷起雪尘,在雪女们齐声的歌谣下,大明王如诸灵一样睡着了,巨大的羽翼收拢,纯白的佛光消失,他垂下头,神情渐渐舒缓。白色的雾气延伸,其中带着繁杂的纹路构筑温床。与祖决战,呼唤禁忌的诸多恶劣痕迹竟然在他身上褪去,风雪洗净了他身躯上的一切伤痕,无论明暗。

  这是……诗巫灼失神。

  看来世人对于雪山上那头君王的误解很深,甚至可以说是从未有深层次的了解过。

  世人奉其为祈雪大神,但风雪只是她布施力量的媒介。

  她真正的力量应是……净化!
  如雪地拂过,携去尘埃的圣洁。

  歌谣声渐近,白雾弥漫过来,雪女靠近了诗巫灼,她们微微抬起头打量着这头盖世鹏鸟。

  发动极乐的君王。

  诗巫灼摇头,示意雪女们不用管她。

  她还没有到类似大明王将死的地步,她触及极乐禁忌的过程被强行打断,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生灵不知道究竟做了什么。极乐,她开始了便没打算停下的禁忌,或者说,这种东西一旦打开,她也无法控制其关闭。

  但诗巫灼现在都还记得那无比诡异的一幕,身披赤服的年轻人伸手,随意地将阴阳瓶握在手中,与寻常把玩一个物件无异。

  而下一刻,极乐退去了。

  她坠至人间。

  强行从极乐中打断,她受到了极其可怕的创伤,但比起燃尽在极乐中,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完美的那个。

  所以她的状态比起大明王要好上许多。

  鹏鸟仍然能构建极乐树,并留于此地亲眼见证这场横跨千万载岁月的战争。

  她以雪山上流传的古老语言向雪女们表述。

  雪女们躬身,退去了。

  她们伴着弥漫雾气继续行走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抚慰那些疲惫至极的灵魂,一路歌谣低唱,渐行渐远。

  …………

  与大地上的平静完全相反。废墟深处,轰鸣声激荡。

  巨兽们跌落又爬起,蛟龙的吼叫声震彻云霄。

  纯阳孚佑目光依旧平淡,他环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高处那头赤影上。

  他此刻的衣袍零散大半,他的双腿也变得虚幻,唯一凝实的是那条手臂,握着剑的那条手臂。纯阳孚佑现在的每一次动作都将伴随飘零的碎片,可带来压力却越发庞大,仿佛他越接近回归,他的出剑便越发肆无忌惮。

  “本想留存些许以应对鬼门基石。”他道。

  “现在看来不必如此,你们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蝼悚然。

  他察觉对方的力量在急速攀升!
  但不该如此。

  虽然出现混乱之土后,他们无法观察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可纯阳孚佑拔出了躯壳里隐藏的纯阳剑,他维系化身的凭依不在,他应当消亡,在时间流逝下回归才对!

  但事实不是如此。

  纯阳孚佑举剑。

  雾气扩散,云海洞开,海水以此为中心往外扩散千余里!

  祖的力量在增长,天地在悲鸣,这是远超如今常理的力量!
  蝼下意识看向高处的赤蛟,在那对闪烁的金烛中他察觉出对方一定知道些什么。

  李熄安绷紧了神经。

  他的确知道为何如此。

  纯阳孚佑在那片混乱之土中动用了九像,不在九州之地,未有界壁之难,他是长生者,对方亦为无可撼动!纯阳孚佑带来这片天地的力量没有损耗在那里,长生者让其拔剑,使其进入倒计时,但对方具有的力量没有改变,他仍然是那个降临于此的祖之化身!

  他一直在等待此刻。

  纯阳孚佑也在等待。

  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摧毁鬼门关和现世基石,而李熄安在等对方放弃毁灭鬼门关那一刻。

  现在,他成功了。

  可势必将直面纯阳的剑锋!
  行么?

  似有一道声音在心底问自己。

  未尝不可!

  他回答。

  与祖的战意一并升腾的是河海般的金色辉光!一方青铜大鼎悬于李熄安头顶,篆文流动着,勾勒出太古的青山,顺着青石板阶一路向上的道统,俯身朝拜的人影、诸多生灵。蝼抬头,他注意到这些景象中比曾经多了些画面,他瞥见了座巍峨大山,苍茫大海,血月妖域。

  是……古界的模样。

  那段时光,赤蛟传道于世间,终是将那众生铭刻在了鼎上。

  纯阳孚佑古井无波的瞳目中泛起一丝波澜。

  宛若像井水中砸下一枚石子,那荡漾开的水纹中倒映出一个巨大而恢宏的影子。

  赤蛟盘旋,其后,高大威武的神像缓缓起身。

  身披千叠甲,脸覆黄金面,一手捻横箫,一手倒悬剑,金色光芒环绕着他,如流云,亦如火焰。火焰燃烧,光芒万丈,最终为其戴上荆棘般的王冠。

  鼎上众生低呼其名。

  “贵金悬冕之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