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带着农场下凡尘 > 第169章 破局

第169章 破局

2022-06-24 作者: 夜天下
  第169章 破局
  皇后诧异的看着面露尴尬笑容的夏守忠。

  作为六宫都太监,夏守忠是除了戴权外,真正意义上的太监第一。

  满朝文武敢得罪他的可没几个,更别说连番被人算计,夏守忠居然都不敢还回去。

  但皇帝和皇后都不知道的是,不是夏守忠不敢阴石仲魁,实在是金主爸爸太大方。

  而且,夏守忠心里很清楚,不仅皇帝喜欢石仲魁,现在就连太上皇都隐隐流露出,要为大周留着他。

  更重要的事,石仲魁确实没什么可以攻击的地方。

  万一算计不成,反被他恨上了,鬼知道会有什么诡计等着自己。

  皇后见夏守忠只是尴笑,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就知道他确实吃了亏,而且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那种。

  “陛下,看样子,六元公好像不怎么喜欢元妃?”

  皇帝眼睛微微一眯,知道这是皇后在给石仲魁上眼药。

  甚至之前借口元春来拉拢石仲魁,也没存什么好心。

  但即便察觉到皇后的心思,皇帝想了想,还是打算就这么算了。

  叹息一声道,“皇后有所不知,朕的这位状元郎心思极多,又深谙明哲保身之道,如何肯参与者后宫之事。

  再说,他是千古唯一的连中六元者,只要不出错,履历一到。

  即便是朕,也不能压着不让他升官。

  更别说状元郎手段颇多,短短三个月就接连立功,根本看不上裙带关系。”

  皇后听完后,就更加后悔了。

  若是事先知道这事,那和石仲魁说话时,就得用另外一套言语了。

  “安德全。”

  “奴婢在。”

  一个50岁左右的老太监,快步走上前跪在地上。

  就听皇后说道,“前儿西域那边不是送来批贡品嘛,你挑些紧要的,连同诰命服一起送去给六元公的两位宜人。

  而且听闻六元公之前居然连个服侍的婢女都没有。

  现在又新婚,家中难免会顾不过来,再挑四个波斯美姬、四个高丽美姬送去给六元公红袖添香。”

  所谓宜人,是五品诰命的官称。

  石仲魁的两个老婆是太上皇指婚,那就都有资格成为诰命。

  而石仲魁是几品官,宝钗和迎春就是几品的诰命。

  之前宫里是准备好了六品安人的诰命服,但石仲魁很快又升到从五品,这诰命服都没来得及送去,他就成婚了。

  皇帝听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这女人报复回去,一刻都不等。

  而且用石仲魁没婢女的理由,保管没人会指责皇后。

  等石仲魁和家中两位五品诰命的夫人看到8个美姬后,表情一定很精彩。

  安德全憋着笑忙点头,跪在地上后退三步,这才起身快步离开。

  一旁的夏守忠同样暗乐,心里想着是不是上门去看看?

  没想到皇帝居然也起了这个心思,“夏守忠,朕当初不是说过,若是石爱卿确有其才,就送他一副字画嘛。

  现在石爱卿已经是六元魁首,朕理当兑现当初的话了。”

  “是,陛下,奴婢这就去库房为六元公选一副送去。”

  夏守忠屁颠屁颠的跑去库房,再急匆匆的带着人追上了安德全。

  两个太监嘿嘿一笑,一前一后坐着轿子去了石仲魁家。

  不过听说石仲魁去了翰林院,两人顿时不乐意了。

  忙命人去石家通知一声,自己俩则干脆等在几条街外。

  等听到手下传话说,石仲魁正坐着轿子回家,两人这才命人继续走。

  但速度就慢多了。

  而石仲魁在宫里骂了皇后的事,此时差不多已经传遍的京城。

  不用猜,肯定是有人故意传出去,甚至这人就是皇后自己。

  道理很简单,石仲魁不愿意做皇子的老师,却也不能真得罪死皇后,更不能得罪皇帝。

  所以那句皇帝勤政,但凡皇后聪明点,也会主动传出去。

  看似皇后丢了面子,却凸显了皇帝的勤政。

  这在太上皇威逼下,对皇帝确实很重要。

  没看皇帝一听之后,就急匆匆地去了坤宁宫嘛。

  再说,名义上皇后是必须为皇帝选女人的。

  否则善妒远比被石仲魁骂几句要严重的多。

  而且既然是必须,那就意味着皇后选美人并无过错,要不然早就有御史、言官上书开骂了。

  会等到石仲魁来找茬,无非是有人想不到,或者不希望为皇帝立个勤政的人设。

  也就是说,这事其实大家都没吃亏。

  甚至皇后名义上吃亏了,可得到皇帝的信任和重视,反而是最大的赢家。

  所以她才会赏赐宝钗和迎春的同时,又赏石仲魁8个波斯胡姬和高丽美姬。

  外人会觉得皇后这是小心眼,甚至皇帝都这么想。

  但一个心机不深,或者说有缺点的皇后,对皇帝来说就不需要时刻防备着。

  石仲魁想通这些后,如果自己押宝的话,肯定会选皇后。

  实在是这女人心思太深沉,不太可能被废。

  可一想到皇后膝下只有两个小公主,又犹豫起来。

  能生娃,就表示皇后的身体不错。

  两个女娃一个8岁、一个5岁,基本上等于度过了婴儿期最危险的时期。

  自身已经能产生各种免疫力。

  而历代后宫夭折数量,基本上都比能长大的皇子、公主要高。

  也就是说皇后对自己宫里,和后宫的掌握度并不低。

  当然,也可能是公主,这才没人算计。

  不仅没必要,风险也太高。

  而且甭管小公主小时候多受皇帝喜欢,一长大,照样逃不过被用来拉拢群臣的命运。

  再算算时间,大公主是皇帝登基后第二年出身,三年后又生了二公主。

  这也能证明皇帝和皇后的关系,至少有过一段非常好的时期。

  这么一想,投资皇后远比投资贾元春更划得来。

  那就更不应该当三个皇子的老师了。

  甚至仅仅是一直拒绝,都不用向皇后拉近关系,她自己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石仲魁嘿嘿一笑。

  可等他到了家,迎接懿旨时不有傻眼了。

  已经换上五品诰命服的宝钗和迎春更是差点黑脸。

  好在宝钗反应快,自己勉强笑出来的同时,拉了拉迎春,两人这才没给别人找麻烦的机会。

  不过,心里那是把石仲魁骂死。

  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四个填房,家中也安稳、和谐的很。

  现在来了8个有皇后撑腰的狐狸精,那还不乱成一团?
  宝钗和迎春,甚至莺儿、香菱、琥珀、珍珠立马决定自己等人得联合起来。

  反正只是养着,也耗费不了多少银子。

  可一想到家中本来房间就不够,这八个女人住进来,还真难以防备她们接触到相公,宝钗和迎春又担忧了起来。

  旨意宣读完,安德全笑眯眯拱手道,“石大人,奴婢给您道喜了。”

  “不敢、不敢”,石仲魁打心里看不起这些太监,但也知道这群人中,真不缺厉害人物。

  “公公辛苦了”,说完一张折叠起来的二百两的银票,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安德全的手里。

  安德全低头撇了眼银票上的暗花,立马知道这是二百两。

  心里顿时一乐,没想到这六元公还真够大方的。

  当然,这也和安德全极少有机会出来宣懿旨有关。

  去的最多的倒是国丈家,可国舅爷兴远侯曾鸣春别说赏赐了,不找皇后要银子都算好的。

  平时上门能给十两,还是五两,还看安德全上门时,带的礼物或者皇后赏赐的礼物有多重来决定。

  所以看到二百两银子后,安德全的态度一下子就好了无数倍。

  看着一旁的夏守忠直撇嘴。

  暗道这老东西还真是穷鬼,若是被他知道自己从状元公手里,捞到了好几万两银子,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吓瘫了。

  这么一想,夏守忠觉得自己还是悠着点。

  免得得罪了金主老爷,今后再想捞银子就没那么容易了。

  更别说石仲魁已经上书开荒,这要是得罪他,自己想买农田时,说不定本来能买三五千亩,瞬间变成1千亩,甚至施舍一样的只给自己三五百亩下田。

  正想邀功一样的,说自己从内庭库房中,为他挑了一副蔡襄的墨宝。

  却见石仲魁似有似无的撇了自己一眼。

  立马反应了过来,明面上自己和石仲魁可是有过节的。

  又见石仲魁的手,随意做了个动作,很快又没了,立马明白这是答应五百两银子。

  心里大喜的同时,忙收紧心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六元公,咱家这里有陛下的口谕,还不接旨?”

  好一会,接过用明黄绸缎包裹着的书法字画,石仲魁仿佛忘了要给夏守忠银子一样,笑呵呵的拱手说了好一番答谢的话。

  气的夏守忠直接一甩袖子,转身就想走。

  可想起自己还得看看石仲魁接收8个美姬时的表情。

  心情一下子又好了起来。

  而他们俩的这番表演,哪里逃得过安德全和跟着来的小太监,还有充当礼仪官的侍卫们的眼睛。

  夏守忠对着侍卫喊了几句,跟着过来的四辆马车,停在了石仲魁家的大门口。

  透过因为接旨而大开的中门,石仲魁很快看到第一辆马车里,走下了两个穿着明显带有高丽特色服侍的姑娘。

  第一眼是漂亮,第二眼则是暗叹,不愧是从整个国家里选出来的女人,百万比一确实能找到万里挑一的美女。

  还没等石仲魁惊艳完,又是两个不比前两个差的姑娘从第二辆马车上下来。

  石仲魁顿时有点吃不消了。

  等四个金发或者棕发西域胡姬出现在面前时,石仲魁居然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这年头可不流行什么岛国女人,反倒是高丽姬和胡姬从唐朝开始,就一直备受天朝贵族们喜爱。

  历史上永乐皇帝还有过高丽妃子。

  而来到大周的高丽姑娘和胡姬,对待大周往往都存了自己真来到天朝上国一样的心思。

  不仅心甘情愿,往往还很容易把自己视为大周人。

  而这八个美女之前得知自己侍奉的是六元魁首时,早已经满心都是期待。

  现在看着仪表堂堂、身高也比一般人高的石仲魁时,心情那叫一个激动。

  跟着两个太监却生生的想走进石家时,忽然听到一声呵斥声。

  “大胆,尔等如何敢走我石家的正门。”

  石仲魁虽然心动,但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这要是让八个女人进了家门,今后就别想安生。

  永乐皇帝那个高丽妃子,就是另外一个高丽美人给毒杀的。

  石仲魁满脸怒容的从正门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上对着两个小太监喝道,“本官家大门上有陛下钦赐的‘六元魁首,天下第一’两块牌匾,便是一品大员也不敢直闯本官家。

  尔等好大的胆子。”

  两个带路的小太监,抬头往左右看了看,确定真有那两块牌匾后,吓得直接跪倒在地上。

  四个胡姬不懂,但四个高丽姬多多少少也读过书,立马明白这是范了忌讳。

  吓得脸色一白,不仅跪在地上,双手还合拢,五体投地的跪了下来。

  安德全和夏守忠暗道糟了,这石伯谦前一秒还心动了,后一秒就理智过来。

  不仅定力极强,现在还明显是在借题发挥。

  果然就听石仲魁继续说道,“来人呐,给本官乱棍打走这些个,敢蔑视我石家的无知蠢货。”

  “不可”,安德全忙冲上前,可好没越过正门,忽然又停住了脚步。

  跟在他身后的夏守忠也猛的反应了过来。

  自己俩已经宣完了圣旨和皇后懿旨,这要是跨国正门,铁定会被石伯谦抓着不放。

  暗道石仲魁奸诈,故意跨过门槛,肯定是在引诱我二人犯错。

  想到这些后,安德全连站在大门内的正面都不敢。

  忙往侧边走了几步,站在正门一侧,对着石仲魁拱手道,“六元公,看在奴婢这两个干儿子尚小的份上,饶过他们这一回。”

  石仲魁暗自叹息一声,若是换成夏守忠的话,肯定就被自己带进坑里去了。

  到时候胡搅蛮缠的把矛盾转移到礼仪上,随随便便就能把这八个女人赶走。

  没想到这安德全居然如此谨慎,以至于石仲魁都不愿意真得罪他。

  现在只能想其他办法,阻止这八个女人进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