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带着农场下凡尘 > 第168章 狡诈如狐

第168章 狡诈如狐

2022-06-23 作者: 夜天下
  第168章 狡诈如狐
  看着死死抱着自己胳膊的迎春,石仲魁笑着摇摇头,想安慰几句,又觉得与其说,还不如直接做。

  低头亲在娇妻的嘴唇上,迎春果然没心思再想其他的。

  第二日凌晨三点左右,石仲魁穿着贴身衣物站在屋子中间,任由迎春、琥珀和珍珠帮自己穿戴官服。

  古代的朝会一般都是五天、十天一次,但遇上勤政的皇帝,那是天天都上朝。

  这可就苦了朝臣们。

  皇帝是五更,也就是清晨三点到五点上朝,可大臣们即便住在二环内,基本上也得两三点就起来。

  要是住的远点,半夜12点就得起床准备。

  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可就难受了。

  而且为了防火,基本上都是摸黑去。

  好在京官太多,金銮殿也只能站几十个朝臣,所以除了初一的大朝会外,三品以下的京官倒不用像明朝一样天天站在金殿外的广场上傻站着。

  石仲魁穿戴好了后,搂着迎春道,“夫人昨夜辛苦,快回去睡个回笼觉,而且家中既无公婆,用不着讲究太多的俗礼。”

  “那也不行”,迎春忙摇摇头,“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而且要是祖母知道了,也会派人过来责罚妾身的。”

  石仲魁却笑着道,“老夫人再守礼、知礼,也不能越过为夫管咱们家的事。再说,为夫说夫人贤惠、懂礼,外人还能说什么?”

  迎春白了石仲魁一眼,心里却像喝了蜜一样的高兴起来。

  被石仲魁拉着躺回床上,又看着他帮自己盖好被子,整颗心都快融化了。

  而且昨夜确实被石仲魁折腾的够呛,石仲魁走后没多久,身体慢慢暖和起来人也开始困顿起来。

  石仲魁因为之前一直兼着钦差任务,又因为有上书法行走的身份,所以他是能免则免,居然还是第一次参加朝会。

  等他到了后,午门外已经站满了人。

  这些一品、二品、三品文武和王爷们看到他后,心里不由好奇起来。

  随后有人就觉得石仲魁参加朝会,说不定就是来找麻烦的。

  但石仲魁可不会傻乎乎的让自己陷入麻烦中。

  站在殿外两个多小时,听到太监喊着“无事退朝”的话后,这才站出来大喊道,“臣翰林院侍读学士、詹事府左庶子有事启奏。”

  石仲魁虽然站在殿外,但皇帝早就知道他来了,一听是他在说话,忙说了句‘准奏’。

  随后见石仲魁快步走进金銮殿,皇帝先开口道,“石爱卿乃是千古第一的六元魁首,又任职翰林院为侍读学士,足以担任朕的紫薇舍人。”

  石仲魁直接愣住了,紫薇舍人其实就是中书舍人,官职虽然只是从七品,但负责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

  官职不大,权利却大的很。

  名义上只是个些诏书的,但天天跟在皇帝身边,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也不会去得罪他。

  所以薛家才能以从七品的官身,跻身为金陵四大家族。

  不等石仲魁自己拒绝,就有人站出来反对,而且言词即为激烈,就差说石仲魁若是接受那就是幸臣。

  石仲魁自己其实也不愿意天天跟在皇帝身边,除了破事烂事一大堆外,更多的还是他不愿意被卷入朝争中了。

  当初非要考进士,除了享受做官带来的权势外,更多的还是想给自己一个保护。

  现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目标当然是功德和享受了。

  而且自己其实并不缺立功的机会,“陛下,臣这里有本关于本朝和草原互市的折子。”

  说完,不等在场的三品以上大员,宗室勋贵和皇帝开口,直接把城隍系统和土地公收集来的资料一一列举了出来。

  有人听到一半就听出了问题。

  毕竟同比往年,还有今年上半年和草原的交易数量,这半个月以来交易数量下跌7层,怎么看都有问题。

  可石仲魁不说羊皮、貂皮、活羊、木材等等货物,单说药材、狼毫笔和东珠,那就很有意思了。

  “石大人,你这意思是说,草原上出了大变故?”

  这话看着没问题,但石仲魁知道自己若是回答,绝对会掉坑里。

  不说信息从哪里得来的,光自己既不是御史言官、又不是礼部主客司与四夷馆官员。关心他国之事,说轻点是多管闲事,说重点,那就是别有用心。

  所以石仲魁根本不理刚才说话的北静郡王水溶,对着皇帝行礼道,“陛下,臣掌管翰林院典簿厅,既为翰林院大管家。

  这草原上的狼毫少了,免不了会影响翰林院修史、修书等工作,还请陛下恩旨从内务府调拨一批狼毫笔。

  且臣同为詹事府左庶子,太子未立,自然担负着协助皇后署理宫中各种进项的责任。

  往年东珠和人参都是采购自北方,既然草原上的东珠和药材少了,臣建议加强和高丽朝廷的往来。”

  在场的人差点被石仲魁的话惊的闪了腰。

  水溶更是想生气都气不起来。

  前面说了那么一大堆,就为了找皇帝要一批毛笔?
  还有,为皇后分忧,关你詹事府左庶子什么事。

  但很快就有御史出列道,“太子未立,按照历朝惯例和本朝先例,詹事府确实有责任为皇后娘娘分忧。

  毕竟养育和教导皇子,本来就是皇后的责任。

  既然皇后也要教导各位皇子,詹事府为皇后分忧有何不可?”

  别说大臣了,即便是皇帝也被这这解释说的直接楞住了。

  御史虽然品级不高,但每次朝会上,绝对少不了御史和六科给事中这些言官们。

  大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什么狼毫、东珠、药材,什么协助皇后全是借口。

  石仲魁无非是提醒大家草原上出了变故,却又担心有人找他麻烦,甚至以此来攻击自己。

  这哪里是一个20来岁,才做官三个月新丁该有的表现,简直就是个为官多年的积年老吏嘛。

  随后有人在心里叹息一声,看来能连中六元的人,确实比常人厉害很多、很多。

  光这为人处世、明哲保身一项上,就碾压今科所有进士。

  皇帝有些好笑的问道,“爱卿今日上朝,真的只为这事?”

  石仲魁立马装出诧异的表情,“陛下,臣只是小小的从五品官,不盯着自己分内之事,难不成还有资格管其他的?

  况且皇后娘娘乃是后宫之首,不仅帮陛下分担后宫之事,更担负着养育和教导皇子责任。

  说句关乎大周命运都不为过,臣实在不觉得这是小事。”

  说完,撇了眼刚才给自己挖坑的水溶。

  而石仲魁说话时,绝大部分大臣都在看着他,当然也能注意到他的目光。

  有人很快就脸带微笑,甚至有人差点直接笑出声。

  水溶刚才问的话,明着是问石仲魁为何知道草原上出事了,暗地里却明显带着找茬的意思。

  现在石仲魁找足了理由为自己证明,老子就是能管,等于打了水溶一巴掌。

  而且帮皇后分担宫外之事,皇后就有更多时间教导和养育皇子。

  水溶要是敢说个‘不’字,铁定有人参他心怀不轨。

  更别说今天的殿中侍御史站出来帮石仲魁说话,傻子都知道督察院肯定有一伙人会帮他。

  被一群御史盯上了,水溶今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皇帝心里虽然非常愿意看到朝臣怼水溶等四个外姓郡王,但明面上还得维护水溶等人的面子。

  “爱卿忠心可嘉,所奏朕恩准了,着礼部主客司、鸿胪寺加深于高丽之间的往来。”

  说完看着石仲魁道,“爱卿若无其他事,尽可向皇后汇报此事。”

  石仲魁嘴角微微一笑,立马答应,后退三步转身就走。

  等他走了好一会,皇帝才反应了过来,刚才还说着要封石仲魁为紫薇舍人的事。

  现在他都走了,再提的话,那些反对的朝臣的火力就全对向了自己。

  暗骂一句石仲魁滑头,但一想到石仲魁急匆匆的去见皇后,好像也不比封他为紫薇舍人差。

  上面有太上皇压着,朝廷上又有很多靠向太上皇的朝臣,所以皇帝和皇后的关系那叫一个好。

  甚至有点一个坑里战友的意思在。

  若是石仲魁能帮着皇后,那对皇后管理后宫绝对是好事。

  加上石仲魁之前提起自己是詹事府左庶子的话,也让皇帝隐隐起了,让他教导皇子的心思。

  这家伙学问上肯定没什么问题,更重要的是,石仲魁足够机敏,更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

  这种大臣去教导皇子,教出来的弟子生不出一身正气,但肯定不会傻乎乎的被人利用。

  当然,若是换成太上皇没在,皇帝保管不会起这心思。

  但这些年皇帝在重压之下,确实有过万一哪天自己病故,留下幼子无法应对朝局,甚至被太上皇换成其他皇子登基的忧虑。

  不过一想到石仲魁提醒说,草原上有大变故的事,皇帝又把这心思暂时压下。

  忙命人去查探不说,就连绣衣卫也出动好几队人手快马出关。

  石仲魁去见皇后,当然有太监盯着,随后这事就传遍了整个后宫。

  贾元春知道后,那叫一个惊喜和担忧。

  喜的是一旦自己这位妹夫得了皇后的赏识,今后自己在后宫的日子也能好过很多。

  忧的是万一妹夫直接靠拢皇后,那自己就等于失去一个助力。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皇后要赏石仲魁,这家伙居然不领情不说,还数落了皇后一番。听说气的皇后当时脸色都有些发白。

  可被骂了之后,皇后还得起身行礼认错。

  因为石仲魁说的不是别的事,而是提皇帝如此勤政,后宫嫔妃加起来也已经有三十多个,可皇后居然上个月还给皇帝挑了两个才人。

  真说起来石仲魁未免有吹毛求疵的意思,不给皇帝挑女人,又有人会说皇后善妒。

  现在给皇帝挑了,而且只是才人的话,一两年能见到皇帝一面都算运气好了。

  可石仲魁就是抓着这点来骂皇后,有人不免笑他这是邀名,为自己求取好名声。

  但士林和言官绝不会这么说,这些靠着骂人来升官的官员,只会站在他身后不停上书找存在感。

  而言官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士林。

  因为在骂人和找茬这一项上,人家是专业户。

  你学问再好,骂不过人家,也就没了说话的机会。

  然后就会被代表。

  石仲魁这么做的意思很简单,他是真怕皇帝封自己为紫薇舍人。

  所谓伴君如伴虎,不是说着玩的。

  更怕皇帝让自己教导皇子。或者说某一个他最喜欢的皇子。

  从风险上考虑,如果自己郁郁不得志,那肯定是拼一把。

  但自己的情况却恰恰相反,那肯定求稳了。

  下朝之后的皇帝,听说皇后被自己最看重的臣子给骂了,忙赶去坤宁宫。

  但到了后,却见皇后并无多少怒意,甚至反而让人觉皇后在后悔和惋惜。

  皇帝好奇一问,就听皇后说道,“陛下,臣妾应该是着了六元公的道,被他给蒙骗,以致被人骂人还有苦难言。”

  夏守忠下意识就抬头看向皇后,自己之前可没少吃石仲魁的亏。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连皇后都敢算计。

  “这是为何?”

  皇后无奈道,“臣妾本想借着元妃的关系,拉拢那石伯谦为三个皇儿找个好老师。却没想到六元公开始还说的好好的,等到离开前,忽然说了一堆臣妾的不是。

  现在仔细想想,六元公应该是不愿意介入后宫之事,更不愿意此时就和皇儿们接触。”

  听到是这话,皇帝不由笑了起来。

  皇后这话顶多只能信一半,但石仲魁这次怼了皇后,皇帝心里却没半点生气的意思。

  后宫之主的权威确实应该维护,但也绝不能给皇后过大的权利。

  甚至偶尔有朝臣骂骂皇后,也能警醒她一番。

  再说,石仲魁找的理由确实让人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毕竟天下士子楷模的六元魁首明说皇帝勤政,那在石仲魁没有失德之前,天下读书人想不信都不行。

  “皇后不知,今日朝堂上,朕那位状元郎气的水溶满脸羞红,却有没理由和办法辩驳回去。”

  随后又看向夏守忠,“而且夏拌拌就吃过好几次亏,到现在都不敢还回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