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战朱门 > 第606章 母亲的嫁妆

第606章 母亲的嫁妆

2022-11-25 作者: 芭蕉夜喜雨
  第606章 母亲的嫁妆

  京城的流言,霍惜不在意,可张辅和穆俨却在意的很。

  以雷霆手段,教训了一批搬弄口舌之人。

  市井流言这才渐渐少了。

  但霍惜回归家族多日,一个帖子没收到,她便知道,她想融入京城贵女圈子,路还远得很。

  但也没多在意。

  只太夫人王氏,却在意得很,下令要霍惜禁足。

  霍惜笑了。信步走去太夫人子的院子,听说张辅正在里面,也没等,径直走入。

  小花厅里,母子二人正激烈地争着什么。

  “母亲,囡囡她没做错什么,你禁她的足,她没错都成有错了。”

  “她没错吗?”

  “她有何错?”

  “有错也好,没错也罢,才回府,多在府里呆几天不好吗,心心念念往外跑,何苦回府?在外面呆着就好了!”

  “我为何要在外头呆着?我姓霍,也姓张,身上留着姓张的血。若是可能,我宁可姓霍,姓李,随便姓什么。”

  霍惜走入,与太夫人对视。

  她以为前两日她说得够明白了,没想到太夫人没反省,这回还要禁她的足。

  太夫人对她不经传唤,又跑了来,很是生气。

  越发觉得她不知礼数,对她不喜。

  “您也别老皱眉头,英国公府里犯错的人都好好呆着,我一个无错之人倒要禁足,没有这样的道理。”

  霍惜说着还坐了下来。

  看向太夫人,“我听说,我母亲当年的嫁妆,被你交给吴氏管着了。”

  霍惜笑笑,“我倒是不知,一个妾室,竟敢觊觎主母的嫁妆了。这些年她往吴家贴补不少吧。而英国公给我外祖寄的信件,银子和东西,我外祖是一样也没收到。不知这又是谁的错。”

  “什么?”张辅一惊。

  “柔儿的嫁妆,吴氏在管?”张辅看看霍惜,又看向太夫人。

  太夫人不妨霍惜忽然提到李氏的嫁妆,有些心虚。

  见儿子看她,神情不满:“不然呢,要我一个老太婆去管她的嫁妆?我倒是想还给她李家,可她李家还有一个人在吗?”

  “李家怎么一个人不在了?我外祖全家都好好的呢。我外祖一家虽不稀罕英国公府的钱物,但本来属于我母亲的东西,你却交给一个妾室。上次吴家筹钱,我母亲那间绸缎庄,要不是契纸不在吴氏手里,只怕早被她卖了吧。”

  “她不敢。契纸也不在她身上。”

  “契纸不在她身上,那这些年,不知她替我母亲打理着,挣了多少,可有账本?如今我弟弟回府,我姐弟二人总不能还用霍家的钱财吧。”

  太夫人很是生气,这是未嫁的女儿家能说出的话?
  府里缺她吃喝了?现在伸手来向长辈要银钱?
  “你一个女儿家,这是成何体统!”

  “怎么不成体统?我母亲的东西,难道不是留给我们姐弟的?太夫人帮着管理,属实辛苦了,如今我姐弟二人既然回府了,不知能否归还,交由我姐弟二人打理?”

  张辅很是惭愧,他平时不太关心家中的庶务,这还是头一遭听到柔儿的嫁妆被母亲交给吴氏打理了。

  对霍惜说道:“应该的,你母亲的嫁妆自然是交给你们姐弟的。当年你母亲带进来的嫁妆单子,为父还留着,待父亲整理一番,就交于你手。”

  太夫人听了很是生气:“若不是府里帮着打理,如今你母亲的嫁妆哪还有半点!”

  “怎么没有半点?我母亲当年铺子庄子也是交由可心之人打理。可是这些年,那些人一个都不见了。这里头什么缘故,太夫人能不知道?”

  嘴角讥讽:“吴氏当年如何进府的,知道的人不少,只怕身上的银子都不超过十两。可前些日子却拿了十万两的私房陪嫁给张碧瑶,这些年只怕是捞了不少。”

  母子二人都惊了,吴氏陪嫁了十万两私房给碧瑶?
  公中陪了五万两,文弼给了五万,吴氏给十万两?她能有那么多私房?

  太夫人一时愣在那里。

  张辅回神:“父亲让账房算一下这些年的账目,就交给你们。囡囡放心。那是你母亲的东西,本该留给你姐弟。”

  霍惜点头,离开。

  太夫人怕是不会让她禁足了。

  就是禁足,谁又听她的。

  小厅里,太夫人看着霍惜的背影,眉头紧皱。

  “你看看她,我还想着留她一两年,再为她择一户高门,可你看看,她这样的性子,半点亏不吃,规矩礼数全不放在眼里,哪个高门肯要她?”

  太夫人抚额。

  “还是去贡院那边看看有没有哪家寒门学子,学识好一点的,家世简单一点的,人家畏惧咱家的权势,也不敢给她脸色看。”

  张辅只当没听见:“母亲,囡囡的婚事,儿自有主张。如今还是把柔儿的嫁妆整理出来。这要让外人知道,吴氏在料理柔儿的嫁妆,还不知要说什么。”

  “说什么,外头人如何知道?若知道还不是你的好女儿泄露出去的!”

  “母亲!知道的人何止囡囡一人!”

  母亲竟然把柔儿的嫁妆交到吴氏手里,怪不得囡囡一脸失望。

  怕是对他这个父亲也失望了吧。还有岳父那边……

  这些年都是他不查不问,被下人蒙蔽了,还不知岳父如何怨他,也不知张梁见到岳父没有。

  张辅动作很快,拿着李氏的嫁妆单子,又让府里的几个账房,连夜把几个铺子庄子的账目都整理了出来。

  也是吴氏没料到李心柔的骨肉还活着,而且还回府了,账目虽然动了手脚,但也没太夸张,她自己贪了不少,但该送到公中的也是一分没少。

  太夫人才没防着她。

  张辅亲自把东西给她送了来。

  霍惜拉了霍念在旁,张辅打开匣子一一与姐弟二人说明。

  “这是你们母亲的嫁妆单子。当年你们外祖陪嫁了京郊两个庄子,城里三个铺子,并五千两压箱银。陪嫁的东西都没有了,为父折成一万两银子给你们,并这十年你姐弟二人的月银份例,也一并补给你们。”

  几张银票,合计是两万两,两个庄子和三个铺子的契纸。

  张辅又从匣子里拿出一沓银票。

  “这十万两,是父亲和公中补给你们的,做为庄子铺子这些年的收益。为父再补给你们一人一个庄子,做为你们的私产。”

  霍惜看着摊在桌上的这些东西,目光闪了闪。

  霍念看看她,又看看张辅,也不敢动。

  霍惜也没想到这些东西不但收了回来,他还补给他们好些,连他们十年的月银和份例都补给他们了。

  母亲没了,就算当年铺子庄子的人留下来,只怕人心也散了,能不能赚钱都两说。如今他补给他们这么多。

  “是父亲对不住你们,没有守住你们母亲留给你们的东西,你母亲还有几样物件,等将来为父再给你们。”

  那是柔儿在世上仅存的东西了,张辅舍不得。

  霍惜看他一眼,“你留着吧。若能偶尔想起我母亲,也是好的。”

  张辅喉头忽然哽住了,说不出话,只不住点头。

  看着霍惜把这些东西都收进匣子,看了霍念一眼,敛了情绪:“念儿还小,这些东西,先让你姐姐帮你收着,将来你姐弟二人一人一半。”

  “我不要。”霍惜答道,“这些东西,都留给念儿。”

  “我也不要。”

  霍惜瞪他。

  “那姐姐和我一人一半。”

  “姐姐不缺这些。这些庄子铺子我会先替你打点着。这些银钱,我让人带去北平,帮你在那边置一些产业。”

  “北平置产?”张辅愣了愣。

  霍惜看他,“皇上有意迁都,你不会不知道吧?”

  “为父知道。”但是……真的能迁成?何时能迁?而且去北边置产?
  忽然想起数年前,在北平城门口见到的霍惜……

  “那年,为父带兵出征漠北,在城门口见到你,你也是北上置产?”张辅惊呆了,他的女儿想这么远的吗?
  霍惜没有回答,只把匣子收了起来。

  张辅交待了几句,与两个儿女说了几句体已的话也就走了。

  张辅走后,霍念非要霍惜把这些东西留下。

  闹不过他,霍惜便道:“好,等姐姐出门子,到时再来算。现在这些姐姐先替你打理。”

  “好,姐姐打理。”

  当着他的面,霍惜又把窦怀恩叫了来。

  经过她这些日子的观察,窦怀恩已具备给念儿当庶务管事的本事。

  霍惜把十二万两银子交给他,让他随广丰水的船北上,给念儿在北平置产。又交待他一些事情。

  窦怀恩也没想到小姐少爷一下子交给他这么重要的事务,而且是这么大一笔银子。

  能得主子看重,窦怀恩激动地拍着胸脯:“小姐少爷放心,小的必办好此事!”

  而张辅回到自己院里,也把此事说给张谨听。

  主仆二人很是感慨:“听说大小姐,七岁就创办了广丰水,属下查过了,运河沿线都有广丰水的铺子。如今广丰水年年往东洋跑,还与人合伙跑西洋南洋……没想到咱家大小姐,竟是精通庶务呢。”

  张辅摇头失笑:“也不知这孩子随了谁,我和她母亲对庶务都不太上心。”

  说完又有些感伤,若是他的囡囡好好长在府里,何苦于要去钻营这些商籍之事。

  叹了口气:“此事替囡囡遮掩着些。”

  “是。”张谨点头应了,“老爷,咱们要不要也北上置些产业?”

  张辅思虑片刻:“也好。你拿些银钱派口风紧的人去办此事。多置些庄子铺子给囡囡和念儿。”

  “是。”

  而穆府,耿太夫人也听到外头关于霍惜的流言,其他便也罢了,还传他们府的大少爷跟她有首尾?

  耿太夫人立刻召来穆俨过问此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