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天职

2022-06-23 作者: 扒家猴子
  第195章 天职
  释文尔本就紧捏着栅栏的手更是一紧,又遥望向远处那些红彤彤的“果实”。

  什么?
  是在遥远之前,自己推动的罐头生意还没这么大时,就已经出现在某位同胞身上的变异,便是如今罐头工厂面临威胁的原因?

  这么久之前,那位产生变异的同胞可以说是如今畅销银河的罐头的先祖。

  其留下的,可以接收培养液中被注入的视频信号的基因,也早已流传在了当今所有食用海星人的体内。

  所有。

  受影响的范围如此之大,几乎明示只要是个屠宰场,就可以通过往培养液中注入视频信号,以让其中的海星人成为创神檄文引爆的火药。

  几乎是裁判长所预想的最糟糕的情形。

  但左吴居然发现释文尔在笑,笑到捂住了嘴,肚子不断踌躇,甚至小小的身体开始伛偻,也止不住的笑。

  左吴抓抓头发,又往释文尔头上的角弹了一下:“是这个问题挺好解决么?找出基因的变异点,再寄到各个屠宰场,进行大规模的改造之类?”

  “……不,不是,哈哈……抱歉,大规模的基因改造没这么简单,”

  释文尔勉强压抑住自己的笑,擦了擦因为笑而不自觉湿润的嘴角:
  “我并没有对遥在远方的屠宰场争取多少控制权,为了让同胞的足迹能被撒到更远,更让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去;”

  “我采取的策略更类似于加盟制,只提供原始的受精卵,之后的测序及培养都是让加盟商来自行负责。”

  “我不介意他们对我同胞的基因进行什么改造,只要他们不怕改造出来的海星人丧失这种‘鬼斧神工’的味道;”

  “我们的美味是一个由基因构成的精巧谜题,稍微触动便会烟消云散,就如你们纯血人类的气运一样!我说过的,我们海星人也是被选中的族群!”

  裁判长摇摇头双手用力,总算撑起了因为抑不住的低笑而有些痉挛的腹部,忽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跑题,摇摇头,将思绪掰回:

  “所以大规模的改写基因并不现实,我不认为我的哪个加盟商会愿意让自己手上的‘库存’经受失去全部味道的风险。”

  左吴歪头,其眼中姬稚身旁的那片“果林”仍有诱人的颜色,可一颗颗,也是不折不扣的禁果。

  会将馋其味道的人或文明炸向天堂的禁果。

  良骨伶也在等释文尔的笑止住,时间到后,终于转头向释文尔说:“小伶不觉得整件事有什么地方,值得您笑成这样。”

  “是吗?不,哈哈……确实,情况很糟,再糟糕不过;可我只是因为意识到一件事儿,才感到这样欢欣鼓舞,”

  裁判长摇头,总算松开栏杆,又将臂怀张向远方,两只小眼睛闪着连岁月都无法磨灭的天真光芒:
  “我只是意识到,就算我这样的俗人再怎么一事无成,今天的成果会打成什么样的水漂,至少有一点可以确信!”

  “我的同胞真的因为我的努力,在培养舱中在保留了天赐美味的同时,在不断用数量向深空迈出脚步时,还在不断进化着!”

  左吴抓抓头发:“不断进化?”

  “是的,进化,”

  释文尔轻轻吸气,难得的成果若不能向他人炫耀,确实太可惜:

  “基因总是随机发生着突变,和环境关系不大,哪怕身处于培养仓中也是一样;”

  “只要不会让味道变差,不会让我的同胞在留下生殖细胞和‘生日’前便死亡,就会一直流传下去,不断累积。”

  “而培养舱中的环境总是恒定,我被远销海外的同胞在被屠宰前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这也说明,大多数突变不会被什么‘自然选择’淘汰,会越累积越多。”

  裁判长的声音变轻:

  “而区分一个突变是良性还是恶性的标准,只在于此类突变能否适应当地的自然状况,我说过的,和‘更快更高更强’根本没什么关系。”

  “我同胞可以接收培养液中电信号的突变,就让我这么意想不到……这还是来自很久以前的突变,往后累积的突变只会更多!”

  “我的同胞已有相当的数量,我可以相信总有一些已经突变出了能适应遥远之外异乡的性状,只是一时半会儿无法发现而已,就和这次一样……”

  释文尔又开始低笑,可笑声中原本充斥着狂喜,渐渐却盖上了一层悲凉。

  可以接收培养液中的视频信号,这由随机而赋予的能力如此美妙。

  若针对性的开发,说不定能就此开拓出一条新路,是进化这以万年为单位的艰险之途的里程碑,继往开来,是全族的前进方向。

  可就是因为创神檄文的出现。

  本该是良性的突变成了恶性,让海星人罐头成了可以被利用的武器;星海时代,需要一个种族适应的环境不再止步于大自然。

  更重要的是各个文明所组成的人文环境,这股力量已经比大多数“大自然”要强大的多。

  否则释文尔干嘛要这么极端,把同胞包装成广受欢迎的罐头,以养殖的形式来换得全族可以被推广的许可?

  亲外的政权当今不算是多,哪怕他们可以接收海星人的无限制的繁衍;可释文尔替海星人获得的野心,也远远不止亲外政权的一亩三分地。

  运用超乎种族甚至超乎生命构成样式的味道所诱引,才是大多是文明无以拒绝的方式。

  姬稚的探测器还在运作,逃亡者号中钝子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至少单独拎出去已经能唬住别人,让人相信她是个优秀的研究员。

  得出的结论也愈发笃定,姬稚背上的探测器向某颗果实内的培养液注入了一段教人说话的视频,得到了相当强烈的反馈。

  而左吴挑起眉头,向逃亡者号的公共群发问:“怎么选的是教人说话的视频?”

  艾山山则在那边百无聊赖的打开古画晴空的驾驶舱,颀长双腿自其中垂下晃悠,杵着腮说:“我选的,有意见么。”

  “没有没有,”左吴赶紧解释:“只是好奇为什么要选这个。”

  “心血来潮而已,”海妖杵着腮,翻了下白眼:“我还真想看看释文尔若可以和他的同胞交流,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左吴摇头,心说海星人的突变再厉害,也没办法只通过一个视频,便补上数十年的文化课,能和人交流才对。

  但话到嘴边,左吴又咽了回去。那种场面若真的浮现,可能也会是件相当有意思的事。

  ……

  那边。

  姬稚敏锐的感觉到研究好像没什么必要再继续进行,下面的人已经有了他们想确信的事实,只是尚且还对这事实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视界中,钝子还在长篇大论着她的发现,光光的脑袋来回晃悠,竟然真有些帅气的意思。

  可惜没有人听,包括姬稚也是。

  人马娘只是操纵铁裙,让她自己悬浮至培养舱跟前,与其透明的表面额头相贴——培养舱给人的触感不像玻璃那样的坚硬,而是温暖的果冻般柔软。

  她看着里面的海星人在“自由”漂浮,身上的触须随着培养液流而摆动,甚至在捕食营养液中特意投放的浮游生物。

  待宰的海星人在方寸间有着自由,和无与伦比的旺盛生命力。

  看了一会儿。

  姬稚忽然发现这些海星人似是在朝这还在注入教说话视频的探测器方向,不断靠拢,不断的游。

  游到“果实”内里柔软的边界,让姬稚能看到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浮现着香甜又可爱的笑。

  郦槲注入的《动物世界》。

  还有自己正在注入的《语言教学》。

  似乎各自编织出了这颗果实中,海星人所拥有的美好之梦,只是没有一个真的将身体贴到探测器所伸入的探针之上,去更接近那梦的本体。

  好像香甜的梦如此危险,无比烫人。

  姬稚轻轻叹息,她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食物的天职就是被吃,如此赤裸裸,天经地义又毫不留情。

  可惜这样的“天职”是别人所赋予。

  看这些海星人脸上的笑,若是醒来,他们理所当然应该感觉到命运的不公平。

  他们的世界没有《动物世界》中的蓝天白云。

  他们的交流也无法像具有文明的智慧生物般,用以体面的语言。

  美梦再怎么香甜,终究只是梦,如此虚假,所以海星人才会凝聚忿怨。

  姬稚可不觉得这种忿怨是种坏事,哪怕它终将点燃创神檄文毁灭这人来人往的星系;和让释文尔以数量将族群洒向远方,赌在大灭绝发生后的未来宣告破产。

  既然这些终将被食用的海星人未曾感受过真正的自由和活着,没有真的见识过许诺在几万年后独属于海星人的蓝天白云。

  那又凭什么要求他们对一个不关他们事的宏大,来无比上心和毫无怨言?

  这些海星人现在的天职是食物没错,可有朝一日,他们真的从果实中脱离而出时,想做任何事都不该被谴责。

  哪怕他们因为忿怨想当席卷无数无辜之人的灭世者,谁叫银河本身就没有给他们生的机会?

  恍然间,人马娘又一次对自己的观念感到无比的确信无疑。

  天职可以是被他人所赋予,当然也是能自己争取!

  创神檄文就是个可以让银河间再脆弱的生灵,都能争取到一份属于自己“天职”的武器,门槛如此之低,只要有强烈的情绪就可以。

  姬稚抿嘴,借着铁裙的漂浮,看向地面,看着左吴的眼睛里的光,开始浮动出同海星人一样烫人的梦。

  人马娘又瞥了眼摆动着颀长双腿,百无聊赖的艾山山;终于还是将眼神收回,只看着左吴。

  左吴身边是远处。

  又是不远处。

  自己不需要创神檄文,自己所拥有的武器就是身为人马。

  是今天,就是今天!自己就要争取到属于“情人”的一切!
  不想再等了!哪怕再突兀,可能会让自己同艾山山的关系陷入何等的尴尬,哪怕会让别人看之不起。

  姬稚马身上的肺鼻,吹开过滤空气的绒毛和肉刺呼了一口灼热的气,手贴在探测器上。

  她想研究一结束就冲下去,咬住左吴的后颈,用牙把他带到谁也够不着的高处,这不间断发生着海星人的细胞圣神结合,又迎来注定死亡的“果实”间。

  就是这样而已。

  ……

  左吴没注意到只是短短一瞬,上空人马娘的内心里就产生了何等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看着释文尔,歪头:“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
  毕竟创神檄文虽然泄露,但日后有多少政权可以将其掌握,运用它来做为引爆屠宰场的手段,还尚未可知。

  说不定概率比想象中要小,有一两个星系上的屠宰场爆炸,灭掉几个文明,对各个正靠罐头谋取暴利的巨型企业来说,好像什么也不算。

  以及若将事情公之于众,释文尔恐怕再难坐稳裁判长的位置。

  “怎么做?我已经想好了,”

  “我会将事情告诉我的经销商,远方的处理手段他们自己去斟酌,我管不着,也没法管。”

  随即,释文尔的眼睛中忽然浮现出无比的不舍与挣扎,但挣扎只持续了一会儿,便被他完全按下:

  “至于这里,我的同胞们。”

  “我要将供养他们的培养舱全部停机,我要……裁决他们去死,不留一个。”

  左吴挑眉:“为什么?”

  “我虽是俗人,是海星人,也有些自负;”

  “但我也是星海联盟的裁判长!”

  “法无禁止,也是在说我们可以裁决的事情无比的多,既然创神檄文已经出世,我便不可能将头埋在被子里,当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在规划数十万年后的未来,或许是个妄想,但我也不能忽视了眼下的现在。”

  “因为创神檄文,他们的‘突变’便从良性成了恶性,他们不再适合生于世界上,这是为海星人的繁多,也是为了联盟的全体人员负责。”

  “对于我个人,我只能说抱歉,我当然……不甘心。”

  “可身为裁决者,就必须负担判决的责任,哪怕判决的目的是两权相害取其轻的‘恶’。”

  “我要去代理大自然,判决我的这批同胞不适合生存,虽然他们就是因我而生。”

  “不如说我已经负担很久了。”

  “这只是又一次……平平无奇的判决而已。”

  ……

  判决很快,很简单。

  供给培养舱的能源被很快切断,其上仍孕育着海星人的果实在飞速凋零。

  姬稚将探测器自果实柔软的表面拿下,吸气,即将向左吴发起热情无比的冲刺。

  只是,她鬼使神差般,回头看了一眼。

  那最最接近探测器针口地方,有一个海星人睁开了黑珍珠般可爱的眼睛,伴随着果实的凋零和灯光的黯淡,似乎已经看了外界很久。

  一刻也没挪开过视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