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进化

2022-06-22 作者: 扒家猴子
  第194章 进化
  就是这了。

  姬稚背上的探测器已经热到有些烫人,将收集到的环境信息自行处理一遍后,便得到了初步结论。

  但兹事体大,探测器仍然把讯号发回逃亡者号中,让钝子用算力更强的计算机来进行比对,终于确信了这个事实。

  这里,忿怨的味道浓郁无比,如为创神檄文所准备万全的天然火药库,距离可以被引爆的程度,也只差如干燥空气中偶尔打响的细微静电那么轻微。

  本该对外界一无所知,生下的命运就是传承基因和其中的变异和被装入罐头远销海外,又是如何产生如此的忿怨?
  可能被引爆的地方又大概率不止是这儿。

  探测器显示,即便是身处培养皿,脑海中产生忿怨的海星人并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具有普遍性的无数人。

  以及海星人的屠宰场不止这一处,为了保证整个银河的罐头供应,其在联盟的分布如同星点般多。

  不过眼下所需,还是在眼前这屠宰场中找到拆弹的具体方法,之后大可运用各种无人造物去拆弹,以点破面,简单又高效。

  人马娘用她的铁裙漂浮在果实间,朝左吴那里招了招手,觉得在这说不定还有需要她近距离操作的,便静静等待命令。

  只是面对远方的乖巧,左吴却闭了下眼睛,因为钝子于惊慌中不断朝着他的视界进行邮件轰炸。

  光头像个语无伦次的小媳妇,在朝自己的丈夫语无伦次复读着村子那头发生的事有多么骇人,发来的邮件全是错别字。

  左吴只能咂舌忽略掉那些实在看不懂的内容,挑拣出几封逻辑稍显清晰的,再努力总结一番,终于将情况说与众人:
  “按钝子分析,我们现在就像坐在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上;单个屠宰场爆炸的威力尚且有限,以及按照释文尔先生所经营工厂的数量算,抹平联盟并不是空谈。”

  “以及,郦槲预言的爆炸时间应该只是一个估计;人心难以测量,忿怨浓度升高的速度也不稳定,这让爆炸真实发生的时间根本无法预知。”

  说完,左吴咂摸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问题;金棉不在,用莺歌索人举例子压力会小一些:
  “是创神檄文的威力又得到开发了?之前莺歌索燃烧幸存的数亿人,所得到的威力也只是击毁一台巨构而已;这次就真能毁灭一个硕大星系的百分之九十七了?”

  释文尔扶着栏杆,肉乎乎而有皱纹的手在其上来回摩挲,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发出的声音已如习惯般无比慈祥,改不回去:

  “我追求的是俗人的‘数量’,虽然惭愧,但这么多年已经初见成效;”

  “至少在联盟,甚至周围一次航道跳跃可以到达的范围内,海星人就是数量最多的族群,比其他族群加起来都多。”

  左吴恍然,又回忆起每枚罐头的标价:“可罐头明明是奢侈品。”

  “你们帝联人应该最懂此类营销,‘八二年拉菲’已经成为银河间形容奢侈品的通用谚语,哪怕当初地球任何一个月生产的八二年拉菲都超过当年真正产量的好几倍,”

  释文尔偏头:“一个道理,当然,我同胞的罐头也有采取评价策略的地方就是了。”

  “这样,”左吴点头:“那我们只能按最坏的可能去打算,就是你这么多的屠宰场都成了创神檄文引爆的温床,想要拆弹可是大工程。”

  裁判肉乎乎的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对所有工厂的拆弹事宜之后交给我就好,我来安排部队和造物;你们尽管研究怎么拆。”

  “行。”

  左吴点头,也不再说其他的话,向姬稚招招手,按原计划进行。

  人马娘早已百无聊赖,此时将背负着的探测器解下,置于那些枚果实上,尖刺刺入,采集内部的液体,如一次突如其来的产检。

  而艾山山则操作古画晴空,让造物充当增强与逃亡者号联系的“天线”;逃亡者号离这里的距离尚远,从而造成的延迟对某些精细的研究来说不可接受。

  让古画晴空这样的战争造物来充当增强讯号、减少延迟的中转站称不上大材小用,但它确实不专业,做起来有些不顺手。

  这不是左吴最担心的。

  毕竟最有可能出岔子的,还是星舰上的钝子;纵使抢了前科学家的身体,但仔细算来,她只能勉强算“管理型人才”,对具体科研,就是隔着几座山的门外汉。

  艾山山也不行,她擅长的是各类造物的改装和驾驶,也能捣鼓出相当精密的探测器。

  可她对数据的运用技术只限于机驭团教科书上的基础,应付日常情况倒是足够;但想再深入研究数据里藏着的异常现象,就有些力不从心。

  玛瑞卡倒是真正的科学家,但其相对于逃亡者号这一大家子,终究只能算一个外人;到联盟后就几乎是半失联状态,现在也联系不上。

  思来想去,也只能交给钝子,寄望于她夺来的身体中还残留着什么科学家的本能,以提高研究成功的概率。

  接着。

  艾山山和钝子先后发来准备完毕的消息,钝子还额外发了许多表情,表示她信心满满。

  左吴心里越来越没底;光头AI刚刚还因为一些发现而咋咋呼呼,让自己也跟着紧张。

  哪有一个科研人员的样子?

  传回的实时影像中,钝子开始工作,其身旁的黛拉小心翼翼地出门,扑回了金棉怀里。

  而为了在女儿面前保有面子,光头AI的眼神一直无比坚毅,可手上的动作却逐渐开始混乱。

  黛拉还以为是钝子手的数量不够,跟不上自己亲妈妈敏捷的思路来着。

  左吴揉揉眉心,没办法说什么;至少钝子还有所思路,换他自己来更是抓瞎。

  只是他心中笃定,日后逃亡者号上必须有擅长科研的同伴,否则自己在旅途中遇到什么有趣的异常现象,却无从解析,不是可惜得慌?
  也不能直接把玛瑞卡教授“赚上山来”,目前左吴能想到的还是那些在虚空中,抵挡因创神檄文即将引爆而掀起的高维风雨的科技猎人们。

  他们间会不会有一两个愿意跟自己走的?还是让他们再想想办法,开发一下钝子的脑瓜?

  都不错,但具体实施还是要等到把他们自虚空的风暴中救出来再说,而平息风暴的唯一方法目前看来就是把“炸弹”拆除,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左吴叹气,坐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火药桶上的感觉可不好,但眼下确实没什么可以做的。

  也只能陪陪良骨伶还有释文尔一同靠在栏杆上,观赏这颗眼前世界树般的养殖场。

  良骨伶和释文尔离得很远,左吴走到了他们正中。

  律师黑色的眸子已经满是被世界树的星点占据,默然轻叹:“裁判长,我心里可以总结出各个文明的一大堆法条,都能宣判伱的行为并不合法。”

  释文尔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没有浮动一丝:“可你已经相信了法无禁止。”

  “也对。”良骨伶回答,对自己的话笑了下。

  这又是法律的痛点,它是如此短视,纵然能审判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它框架的狂人,可并不代表它就是正确如斯。

  甚至历经时间的检验后,最终会证明法律与连带的道德谴责才是错的那一个。

  在释文尔的推动下。

  海星人确实成了居住于此数光年范围内数量最多的族群,罐头越畅销,对新口味更渴望的地方更是如此。

  若将让同胞遍布银河可以类比为开疆拓土,那裁判长之于海星族群的功绩,已经不下于其文明中产生的任何帝王将相——

  而帝王将相也有主人,就是他们体内的基因;基因更是只想复制自己,播撒自己的自私者。

  若基因有灵,说不定会一反它们的自私,对释文尔给予无比慷慨的褒奖。

  释文尔不需要褒奖,狂人虽然渴望得到认同,但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也算足够。

  沉默又降临,研究的过程就是如此的枯燥与难熬。

  人马娘还在那边飘动。

  艾山山已经在古画晴空中打起瞌睡,双脚因为坐了太久有些发麻。

  因不忍看着一个个本该鲜活的智慧生物被送入屠宰场,而咬牙出门的列维娜又走了回来。

  精灵独臂握着拳头,铁青着脸顺着“世界树”的检修通道往深处走,想记下其中的一幕幕,这是属于她自己倔强的战斗。

  良骨伶的下巴搭在栏杆上,脑海中想通的事情越来越多:“裁判长,你在联盟接纳骨人,也是看中了我们被养殖的潜力?”

  释文尔还是默默点头:“我所认为的文明与生物的同时灭绝并非空谈,而既然我同胞这样,以罐头为形式的推广行得通,我当然想将这份成功复制一份。”

  “毕竟,每多一种能更繁多的生物,就是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可能到来的大灭绝中,多一份可能。”

  “否则,若幸存下来的只有我的同胞,那还真是一片无聊的银河;可惜你们骨人的繁殖能力实在太有限了。”

  良骨伶又笑了下:“你就这么笃定你的同胞就是最后能幸存到最后的一份?”

  裁判长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只是个妄图行使万年大计的俗人,因为是俗人,想不到除靠美味推广养殖以外的其他方法,也无法将各类情况预料得面面俱到。”

  “或许万年之后我所做的一切可能会是失败,但目前只是个俗人的我,没办法去想象和谋划这么久的事,也只有着眼于眼前,朝我所认定的方向前进。”

  “所以,我也……不可能活到万年以后,我必须假定我的一切终将成功。”

  只是假定而已。

  左吴听着朝自己左右耳飘来的话,忽然明白了释文尔为什么会一直摩挲着栏杆,又一直面无表情。

  不需要等到“万年以后”,今天钝子的研究成果,可能将释文尔所做的一切宣判死刑。

  因为创神檄文的设计图已经泄露,按郦槲所说只要对流散在外的莺歌索人稍好一些,任何文明都可能拿到其设计图纸。

  而拿到设计图的人,甚至需要派出几个不入流的暴徒,便可能将还在不断生产罐头的工厂,变成能毁掉一个星系的炸弹。

  就如郦槲这样,只是个处于原子时代土著文明的流亡者便行。

  如此风险,稍有明智的政权大概率会选择关停工厂。

  只有寥寥为能量币侵蚀到骨子里的小政权或许还会坚持生产,罐头将成为真正的奢侈品,又慢慢淹没在银河的广袤和无尽的时间中,成为一段终将失落的传说。

  这和释文尔毕生所求,渴望在万年之后,甚至只是个俗人猜想的“大灭绝”所检验的意志,将就此破灭。

  造化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创神檄文”这种简易得不行,可威力又如此硕大,根本不讲道理的武器出现了而已。

  帝联因创神檄文失去了宝贵的巨构,释文尔又可能因它失去一切努力。

  没什么不公平。

  释文尔内心早已想通,可面无表情之下,握栏杆的手却越来越紧。

  等等。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了。

  我还没有输。

  一切都还只是我的假设,创神檄文会因屠宰场引爆的隐患,可能轻而易举就会排除。

  这样,只要回报还大于风险,海星人仍可凭借数量去开疆拓土,可以熬过有可能是我臆想的大灭绝,可能的,可能的!
  释文尔捏着栏杆,还肉乎乎的手又一次暴起青筋,可栏杆没有丝毫变化,一如大多数生物有脆弱的身体,面对金属造物就是那么无力。

  可生物偏偏想以这么脆弱的身体和并不聪慧的大脑去挑战“万年”。

  说不清是狂妄还是勇气。

  而这时,左吴的眼睛忽然张大了一些。

  他伸出手指,往释文尔头上已经被岁月磨钝的角上轻轻弹了一下:“别愁眉苦脸的,我家钝子研究的初步结论出来了。”

  释文尔点头:“我想听。”

  嗓音无比沙哑,饱含压抑了太久的期待。

  左吴点头,继续开口:“忿怨产生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有人往工厂的培养液中,注入了一段视频电信号,大概是你们海星人的《动物世界》。”

  “视频中有蓝天,有白云。”

  “可音频被注入的时间应该是很久以前了,郦槲只是利用了这一点。”

  “这种信号本来也没什么影响的,可你们海星人当中很久很久以前产生的变异个体,产生了能将培养液中的信号接收到脑海中的‘进化’。”

  “遥远以前的那个海星人应该早成罐头了,他留下的能接收电信号的变异基因,已经被广泛地传承,现在于罐头的各个口味中都找到了痕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