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终章

2022-07-02 作者: 春日垂杨柳
  第236章 终章
  魏行知白了他一眼,“我可是听说,小林要走了,估计大江南北,也不知道会在哪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尉迟林本来就不是个有定性的人,如今恩也报了,事也了了,一直留在这儿,不过是为了周汉而已。

  她还真不明白了,好好的姑娘,怎么就看上周汉了。

  “不是我说,大男人别那么怂,喜欢就追,你无心官场,如今都是太平盛世,跟喜欢的人一起出去走走,也不错,来年也让我做次小姑。”

  她也看的出来,周汉这人,神经大条,碰到谁都大大咧咧,可回回遇上尉迟林,就变得扭扭捏捏。

  周汉脸色一下子沉默,“我不放心你。”

  魏行知一个香蕉砸了过去,“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喊你一声哥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赶紧走,我还不想自己的幸福生活多个大灯泡。”

  周汉脸一黑,“好好好,白眼狼,等你成完亲,我就走。”

  “我看你就是怂。”魏行知冷哼一声。

  周汉一把将香蕉拍在桌子上,“你说谁怂?”

  “不怂?啧,快走远了。”魏行知下巴朝窗外努了努。

  周汉深吸一口气,“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本色。”

  说罢,撒腿追了出去。

  魏行知勾了勾唇,挺好,这小子,不激他一把,都不知道主动。

  老夫人的身体慢慢好转了,马淮在官场上也十分出色,自四国统一,上书了不少有利的政策,跟秦阁老等人都十分投机,只是还没遇到合眼缘的姑娘。

  王之烊下葬了,就葬在魏家的祖坟边。

  周汉现在也算是魏家的义子了,反正魏老将军给他上了个户口,秦常柏跟一个家世不错的姑娘成了婚。

  成婚的时候,魏行知还去闹了洞房,那姑娘长得温柔贤淑,性格也从容,跟秦常柏极配。

  秦常辰那小子天天跟在谭襄襄身后,甩也甩不掉。

  万荣轩那个纨绔子弟,也长成了国之栋梁。

  还有楚行简,把楚国交给她后,一溜烟的跑了,少年意气,仗剑天涯,临走前承诺,等她成婚会回来讨杯喜酒。

  啊,对了,还有个小端王。

  犹记得,她从军回来后在宫里那段日子,除了万俟谦,就是万俟宥陪她最多。

  皇兄不在他身边的那一年,他成长了很多,如今也能在政务上,提出些建议了。

  “咚咚咚——”

  魏行知看向门口。

  李多宝探头进来,笑嘻嘻的道,“大人,奴才来接您入宫。”

  “嗯?”

  李多宝笑的殷勤,“皇上要下聘了,请您过去看看聘礼如何。”

  “成。”魏行知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出了酒楼,街上许多文人志士朝翰林院而去。

  “今个儿是科考放榜的日子吧?”她问道。

  李多宝回道,“是是是,今年有几个才子写的文章,连秦阁老看了都说好,这大江南北,不管贫富,能人辈出啊。”

  魏行知眼中浮现笑意,双手背后,吊儿郎当的朝皇宫走去。

  她刚来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才几年光景,变化便如此之大。

  下聘的时候,天下皆知,帝宣,此生只得一妻,魏家行知。

  天下哗然,举国共贺。

  周汉跟着尉迟林去闯南闯北了,也说等大婚的时候一定赶回来,魏行知是笑着送他们走的,那天喝了很多酒,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年后她大婚,那些人果然兑现了承诺,一个个赶了回来,都是她娘家人,普天之下,赶闹皇帝洞房,这还是头一桩,谁不想来凑这个热闹。

  魏行知穿着大红滚金边的喜服,头上戴着凤冠跪在魏老将军和老夫人身边,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

  “祖父,祖母,你们千盼万盼,如今孙女真的要嫁人了。”

  魏老将军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千般感慨万般不舍。

  老夫人仍是端重的模样,只说了一句,“别让自己受了委屈。”

  是周汉背着魏行知上了花轿的,那么多嫁妆也是他悉心准备的,也算应了当初的诺言。

  背着魏行知时,他还说,“这些天不见,你怎么胖了这么多。”

  魏行知瞥了一眼周汉身边的尉迟林,明显小腹有微微隆起,“那也没你媳妇重,速度够快的啊?”

  把人送上花轿,周汉才说,“别委屈自己。”

  马淮做礼官的时候,最后也说了一句,别委屈自己。

  她险些红了眼睛,她有什么委屈的,她有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委屈不着自己。

  傍晚,万俟谦只小酌了几杯,便回来了,他掀开盖头,捏着魏行知的小脸,“先前怕你身子恢复不好,只是拖着婚期,现在终于把你娶到手了。”

  魏行知拍了拍床边,“坐下,我仰着头,脖子累。”

  万俟谦坐在她身边,“知知,我们要个孩子吧。”

  魏行知转过头,主动吻上他的唇。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定格了一样,魏行知再醒来的时候,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皆是白色,旁边还有现代化的仪器,她眼神惊恐的看着四周,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猛的坐起来,看着床边累的睡过去的女人,魏行知咽了口口水,试探的叫了一声,“妈?”

  女人猛的惊醒,“知知,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魏行知呆坐在床上,那些场景一幕幕在脑子里回放,她明明决定不回来了,为什么还是回来了?

  那万俟谦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觉得,这就像是她做的一场梦,如今梦醒了,而那些记忆,却像是真实存在过的一样。

  她突然抓住女人的手,“妈跟我一起掉楼的那个男生呢?”

  “他……他被人接走了,具体接到哪儿,妈妈也不知道。”

  魏行知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妈,我不跟你说了,我有点事儿……”

  她走出病房门,一个个推开,一个个看过去,都没有找到她想找的人。

  女人还以为魏行知受了什么刺激,慌忙去找医生。

  然而医生赶来的时候,魏行知就站在原地,看着离她不远,明明面色苍白却是跑的气喘吁吁的万俟谦。

  她跑到万俟谦面前,眼泪夺眶而出。

  万俟谦将人搂到怀里,“不哭了不哭了,我来了,我说过,无论在哪儿,我都会找到你的,不哭了……”

  她记得,他也记得。

  万俟谦抱着魏行知,才觉得失去的珍宝,回到了他的世界。

  天知道,还没有洞房,一睁眼就是陌生的地方,那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好了,不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