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她被迫成为首辅 > 第235章 捡回一条命

第235章 捡回一条命

2022-07-02 作者: 春日垂杨柳
  第235章 捡回一条命
  “嘭——”

  伴随着黎明的第一缕光,尉迟林破门而入。

  “有办法了,我想到办法了。”

  万俟谦浑身一震。

  尉迟林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封住了魏行知的穴位,而后才言简意赅的道,“以另一个人的性命来换她的命。”

  万俟谦想都不想,“我可以换。”

  尉迟林摇了摇头,“已经有人换了。”

  躺在床上的魏行知,左右环顾了一眼,突然想到周汉好像很久都没出现在她眼前了。

  她挣扎着要坐起来,“是周汉吗,是他吗……不行……”

  话音刚落,周汉就绑着怒哈赤铃姗姗来迟。

  魏行知悬挂在眼眶里的泪陡然凝固,浪费她的感情?

  尉迟林掩唇轻轻咳了几声,“不是周汉,我的意思是,魏行知是圣女的血脉,但她始终不是圣女,而且这世上也并非只有她一个圣女……对毒蛊来说,真正的圣女血或许更有吸引力。”

  只要把毒蛊弄出来,修复身体就好办多了。

  万俟谦等人将目光落到怒哈赤玲身上。

  怒哈赤玲迎上尉迟林的目光,想起程皖素的下场,心猛的坠了下去。

  “不,不要。”她看向魏行知,“这都不是我做的,求求你,别这样……我求求你。”

  她又跪着爬到万俟谦脚边,蓝色的眼珠眼波流转,“我可以把北疆所有的财富,包括我,都献给你,她一个将死之人什么都给不了你,我可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但是她已经快死了,你何必为了一个要死的人,放弃那么多应得的东西……北疆有一条山脉,下面是无穷无尽的财富……”

  万俟谦撒开她拽着他袍子的手,一言不发的走到魏行知面前,手轻轻在她脖子上点了一下,她就昏睡过去。

  “你干什么?”周汉脸色一变,“你该不会真的想……”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救阿知的办法,就算是要付出死的代价,他都可以在所不惜。

  万俟谦回过头,冷漠的眼神令怒哈赤玲心惊胆颤。

  “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她看到。”他转头对尉迟林道,“该怎么做,你明白了吧?”

  尉迟林点了点头。

  时间不多了,再拖下去,如果这个办法不管用,那魏行知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尉迟林走向怒哈赤玲,从她的胳膊上划出一道口子,血顺着伤口一点点蜿蜒而下。

  怒哈赤玲瞪大眼睛,要大叫的时候,周汉往她的嘴里塞了块抹布。

  而万俟谦一直站在魏行知的床边,看着她紧皱的眉头,看着她因为痛苦而痉挛的身体,心里的自责一点点无限扩大。

  尉迟林在魏行知的胳膊上,划出了一道相同的口子,又用银针走位,逼着魏行知体内的那只虫子爬到魏行知的胳膊上。

  整个过程用了两个时辰,才逼得那只虫游走到魏行知的胳膊上,而后尉迟林堵住了它的退路,才拿住短竹,吹出一首曲调。

  怒哈赤玲难以置信的看着尉迟林,她怎么会北疆长老御虫的曲谱?

  那只虫兴许是闻到了更好闻的味道,在魏行知的胳膊边徘徊打转,却一直不肯出来。

  尉迟林满头大汗,紧张的拿着短笛的手都是抖的。

  终于,怒哈赤玲的血越流越多,而那只虫子仿佛是感受到更强盛的生命力,重要不再犹豫,顺着魏行知的胳膊爬出来时,比进去的时候整整大了四倍。

  怒哈赤玲绝望的看着那只虫子以迅猛的速度朝自己爬来,她闭上眼睛,等着死亡的降临。

  然而预想中的痛苦没有出现,再一睁眼,银针已经在那只虫子身上钉着。

  尉迟林将那只虫子烧死,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万俟谦,方才这根银针可是他打出去的。

  她可没这么快的手速。

  万俟谦冷声道,“她不想有人因她而死,来人,带下去关起来。”

  尉迟林三指压在魏行知的手腕上,好半晌才道,“毒蛊出来了,但她的身体还是损耗的太厉害了,日后还是尽量少舞刀弄枪的。”

  周汉听了这句话,连男女大防都忘了,直接抓住尉迟林的手,“你的意思是,阿知不会死了?她不会死了?”

  尉迟林看着手背上的手,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她挑了挑眉,“你前段时间对我唯恐避之不及……你知道我是女的?”

  周汉脸色一僵,又讪讪收回手,“我去跟老爷子,老夫人说说好消息。”

  说完,便一溜烟的窜了。

  尉迟林撇了撇嘴,嘟囔一句,“胆小鬼。”

  说完,又转过头看向万俟谦,“这下,她应该可以放心嫁给你了吧?”

  万俟谦眼中蒙上一层温柔,“多谢。”

  “我不过也是报恩而已。”尉迟林双手背后,迈着悠闲惬意的步子朝外走去,天大亮了,魏行知的院子外围了许多人。

  魏老将军,老夫人,马淮,周汉,秦常柏,秦常辰……

  这一路上见过的人,基本都在这儿了。

  她走到魏老将军和老夫人身边,“晚辈先跟二位道喜了。”

  魏老将军老泪纵横,昨个大夫来了都说,挺不过昨晚,却没想到,他孙女福大命大啊。

  “好,好,多谢这位小神医啊,日后若有事,我魏家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尉迟林笑了笑,“那倒不用,此道喜,非彼道喜。”她转过头看了看房内。

  在场聪明的人都明白了。

  魏老将军叹了口气,“唉,也罢,也罢。”

  费尽心思,不想让魏行知嫁入皇室,可万俟谦对他孙女的这份心,这份意,他们都看到了。

  三个月后,魏行知躺在城南酒楼的厢房中,手里捏着一把瓜子,侧头看底下说书的尉迟林。

  “敢问咱们魏将军如何经历了,九死一生,才将这天下太平?且听下回分解。”

  魏行知轻笑一声,手里的瓜子皮一把撂到桌子上,“啧,小林真是越来越能说会道了。”

  周汉坐在她斜对面,手里的香蕉还没剥开,“可不是咋的。”

  魏行知收回目光,看向周汉,“说实话,你真对人家没有一点意思?”

  周汉眼神忽闪起来,“我……能有什么意思,这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别操心我了,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儿的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