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将死

2022-07-02 作者: 春日垂杨柳
  第234章 将死
  可是,那都是从前了。

  忽然,魏行知脸色骤变,猛的吐出一口浊血,整个人都向后倒去。

  “阿知!”马淮腾的一下站起来。

  万俟谦接住魏行知的身子,心狠狠的揪在一起。

  魏行知在魏府吐血晕倒,消息飞速传到魏老将军和老夫人耳中,这么大的事情,眼看着已经瞒不住了。

  “知知,知知……”老夫人拄着拐杖,走在魏老将军身前,任谁都拦不住劝不住。

  待看见躺在床上几乎毫无生机的魏行知后,她当即僵在原地,随即质问的眼神落到万俟谦身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老夫人声色俱厉,“老身敬您是皇帝,可皇帝应该知道,我魏家就只剩这唯一的血脉了,你不看僧面也该看佛面,我这好好的孩子,为什么入宫住了些时日,就变成这样样子了?啊?”

  万俟谦垂着头,明明是一国之尊,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任由批评。

  春雨看不过去了,才开口道,“老夫人,您这就错怪皇上了,魏大人的伤是在战场上被人暗算的,魏大人不愿你们见了担心,才搬到宫里这么多时日,这些日子,魏大人的事儿,皇上都是亲力亲为的,您这样说皇上,皇上……”

  “春雨。”万俟谦睨了一眼春雨。

  老夫人忽的顿住,“知知是在战场受了伤?”她脸色沉了沉,“是老身唐突了。”

  “无妨。”万俟谦道。

  老夫人问道,“知知到底是怎么了,老身虽年纪大,但还能承受得住打击,皇帝只管告诉老身,这到底是怎么了?”

  万俟谦斟酌了好半晌,才道,“是北疆的毒蛊。”

  “跟阿知的母亲有关?”老夫人眉心跳了一下,“可有治好的办法。”

  话问出来,她就后悔了。

  若是有治好的办法,也不会从战场上拖到现在……

  魏行知更不会瞒着他们,连一点风声都不愿意走漏给他们。

  万俟谦郑重其事的回道,“我一定会找人治好她。”

  老夫人沉沉的叹了口气,头上的白发仿佛又多了些,她看向床上的魏行知,“老身谢过皇帝了。”

  她一把年纪了,又不是看不出万俟谦对魏行知的心思,打魏行知一回来,她就知道这俩人之间肯定有什么猫腻。

  可是没想到,魏行知的身体已经伤到这个地步了。

  魏行知睁开双眼,看着玄关处,魏老将军和老夫人满脸愁容的看着她,她蓦地笑了一下。

  “你们俩怎么这么看着我。”

  老夫人坐到床边,皱着眉头,“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跟我们讲,难不成还是想,等到什么时候死了,再跟我们说吗?”

  魏行知轻轻推了推老夫人的胳膊,“祖母,我错了,别生气了。”

  老夫人鼻子一酸,眼睛一红,她小时候就这样撒娇,犯了错先认错,每每弄得她,连罚都舍不得罚她。

  “你还知道错了?”

  魏行知低声道,“我知道错了,祖母……”

  老夫人背过脸去,脸上多了道泪痕,“你从小到大就不让我省心,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魏行知抓着她的袖子,慢慢的说,“祖母,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跟祖父了……万俟谦是个好人,是个好皇帝,他会照顾好你们,要是我真的不在了,柏哥儿和辰哥儿也会常来看你们,周汉和马淮也在,你们要是想说话了,就跟他们说说话……”

  老夫人背对着魏行知,一生要强的她此刻眼泪直往下掉。

  “我们用不着你操心。”

  魏行知嘴角轻勾,“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老夫人抬起袖子,擦了两下眼泪,转过头看着魏行知,“咱们魏家,只剩你一根独苗苗了,能撑就要撑下去,没到最后,一定会有转机,明白吗?”

  魏行知点了点头,“明白。”

  “想吃什么,祖母让人给你做,你不是爱吃刘妈做的年糕吗?祖母让刘妈给你做,想去哪,祖母都让人带着你去。”

  魏行知呼吸有些上不来,但还是强撑着吸了几口气道,“好,好,那让刘妈给我做,我哪也不想去,我就待在你们身……”

  她不知道她这次死后,是真的死了,还是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

  可她知道,无论是哪个结果,都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还没有,好好的跟这个世界道个别,没有安置好这个世界的一切……她暂时还不想走。

  然而,她真的觉得,她的生命似乎要走到尽头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魏行知的气息陡然衰弱下来。

  万俟谦坐在床边,握着她逐渐冰凉的手,“知知,再撑一会儿,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嗯?再坚持一会儿,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魏行知半睁着眼睛,“我已经坚持的太久了,我真是不行了,万俟谦,你,你答应我,等我死了,你要照顾好祖父和祖母,要把我葬在最漂亮的地方,我要看着海清河晏,看着四海升平……”

  “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万俟谦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紧,企图用一切方法能让魏行知保持清醒。

  魏行知抬眸看着万俟谦,“我,我一直没认真的跟你说过,我喜欢你,也可能是这个世界只有你是知道我一切的人……你保护我,我都看得到,谢谢你……”

  万俟谦眼圈发红,哽咽着道,“你喜欢我,你就留下来,我还没娶你,我还没带你回去,你再坚持一下不好吗?”

  魏行知眼眸微弯,几乎已经睁不开了,她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不想惊动任何人,不想看到祖父祖母肝肠寸断又隐忍,假装坚强的模样。

  她看着万俟谦的脸,突然问道,“你在那个世界,长得有这么好看吗?”

  万俟谦捏了捏她的脸,“好看,校草知道吗?”

  “我不漂亮。”

  “我不在乎。”万俟谦看着她因为疼痛而皱紧的眉头,“如果太痛苦,就睡吧,无论在哪里,等着我去找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