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 第87章 贤妻良母【万字】

第87章 贤妻良母【万字】

2022-05-16 作者: 指数涵
  第87章 贤妻良母【万字】

  【小小猫屎咖啡】

  也是蔚锦开的店,一个相当有格调的三楼,装修风格特别,各种奇特的装饰,看着有种迥异感。

  咖啡馆的屋子透过落地窗,外面是一个大大的露台,绿植布置独到,一个个露天的座椅就放在绿植里。

  播放音乐都是老唱片,或者钢琴曲,整个咖啡馆的氛围,显得别具一格,匠心独具。

  情*调这一块,让蔚锦拿*捏的死死的。

  类似三楼这种位置,看着很舒服,其实很多人都喜欢,只是很多人选择三楼做生意,却是做不起来的。

  明明很喜欢,就是做不起来。

  很多生意,不光是要自己喜欢,还得让客人也觉得*舒*服!做到这一点就很难了。

  蔚锦就好专业,她做到了,让大家都觉得*舒*服。

  这个富婆,总是喜欢开这种名字奇奇怪怪,但是又能成功的店,这一点其实和她的能力分不开。

  开*的*太多,经验丰富。

  咖啡店里。

  吴烨听着悠扬的曲子,看着眼前的绿茶,又看了看蔚锦的咖啡杯。

  他还是在猫屎咖啡和绿茶里,选择了绿茶。比较起来,还是绿茶,更让吴烨能接受一些。

  两人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一点点阳光照进咖啡馆里,照在蔚锦身上。

  她似乎格外迷恋旗袍,也可能是因为,已经要过了身材最好的年纪,她格外珍惜展现身材的机会。

  今天得她,依然是一身浅蓝色旗袍,整个人优雅高贵,成熟稳重,落落大方。

  不过吴烨还是觉得,自己的五更天更好看,不单论年轻而已,而是气质也不输她。

  “吴总还是那么喜欢绿茶啊!”

  蔚锦想让他喝喝猫屎咖啡的,吴烨表情很奇怪,一副喝猫屎的样子,她就作罢了。

  蔚锦说咖啡很好喝,让吴烨试试看,吴烨果断拒绝,蔚锦就不再劝他。

  野猪吃不了细糠。

  “只是个人习惯不一样,我还是不喜欢咖啡,觉得绿茶好喝一些。”吴烨回答。

  不管是不是猫屎咖啡,就是其他的屎,吴烨也不喜欢。

  至于蔚锦给他科普的产量,稀有度,排名这些东西,吴烨只是听了,兴趣不大。

  不过吴烨注意到,她这家咖啡厅,客人上座率很高。刚才问她盈利大概多少,蔚锦说反正不亏,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还保密的。

  吴烨估计着,就算是一家店每年给她赚个上百万,二十来加店,一年也有两千多万。

  蔚锦这个人做生意,喜欢不走寻常路。

  人家都喜欢开大店,她反其道而行之,喜欢开小店。

  “吴总喜欢绿茶,不过好的绿茶都不便宜,吴总有想法的话,回头给你找找。”蔚锦回答。

  这是人情话而已,蔚锦估计他不当真,吴烨确实没有当真。

  他并不看重茶叶,绿茶其实哪里都有,吴烨除了喜欢绿茶,其实还喜欢*奶茶,偶尔也会换换口味。

  “蔚姐渠道很广啊!”吴烨很服气她这种人脉多的,办什么事情都事半功倍。

  不过这需要花时间积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时间久了,渠道总是会一点点变宽阔的。

  “一件事情长期做,时间总之会留下一些东西。”蔚锦并没有骄傲。

  比起吴烨动不动就能拿出上亿资金,她觉得自己啥也不是。

  有吴烨这种*雄*厚的*资*本,拓宽渠道,只是很简单的事情。

  换成她有这么多钱的话,早就不一样了,那会这么狭窄。

  其实蔚锦很有自知之明,她现在的人脉,渠道,还是很狭窄的,往上混,就不那么容易了。

  “蔚姐谦虚了。”

  人有没有能力,是很直观的事情,不会因为谦虚被人看轻。吴烨其实很羡慕,她的人脉关系。

  这些是钱买不来的,特别是一个个的交*情,大家一旦有交*情,事情就好办很多。

  就像他和蔚锦,有了交*情,再办事情,或者需要帮忙就顺理成章了。

  “吴总才是我见过最低调的年轻人,年轻有为。”蔚锦回答。

  上次,她又去查了一下吴烨的家庭情况,结果还是对不上号,一直到往上筛选了一些,才找到线索。

  关于吴烨的身份问题,她一直觉得觉自己得要弄清楚,免得心里没底。

  苦心人天不负。

  她总算是找到了吴烨的情况:“吴总,你家里也是做餐饮业的吧?”

  吴烨迟疑了一下,疑惑的看了看她,然后摇摇头。

  其实能理解她在调查自己的老底,但是显然已经跑偏,她问是不是做餐饮业,吴烨就知道她查的不对。

  吴烨摇头之前,蔚锦捕捉到了一丝丝思考的意思,然后恍然大悟,和她查的应该没差了。

  觉得总算是把情况弄清楚了,以后也有底了。

  现在就不奇怪吴烨手里有那么多资金了,家庭条件好,那不足为奇。

  她,蔚锦,已经对吴烨的情况了。

  吴烨只感觉她眼神怪异的很,并不知道她已经思维都跑偏了那么多,而且还偏的很厉害。

  刚才吴烨听到她的问题,只是在考虑,家里勉强也算是做餐饮的,吃住都有,算一半没问题。

  所以吴烨说不是。

  蔚锦自信满满,自觉搞清楚了吴烨的全部情况,觉得已经挖到了全部的隐藏消息。

  所以她看吴烨的眼神,吴烨觉得很奇怪。

  有种:我看*透*你了!

  “蔚姐,你这眼神为什么这么奇怪?”吴烨问她。

  实在是不太习惯,吴烨才打断她那些智珠在握的眼神。

  被吴烨提醒了一下,蔚锦反应过来,微笑的摇摇头,表示无事发生。

  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吴烨把话题拉回今天的主题上。

  “蔚姐叫我来,应该是有把*握*了吧?”吴烨问道。

  蔚锦点点头,不是好消息,她不会喊吴烨过来。

  肯定是有把握。

  “吴总,我这边,和谭令谈的差不多了,今天喊吴总出来,就是详细聊一下这个事情。”

  本来应该是前两天和吴烨见面的,她这边,已经和谭令谈差不多了。

  结果,吴烨说临时有急事,要耽搁一天时间,没办法见面。

  当时吴烨匆匆忙忙的就挂了电话,蔚锦还在想,他是不是变卦了。

  好在吴烨和她重新约好了时间,她才放心不少。要是变卦了,她就白操心了这么多天时间。

  “电话里也说不清楚,确实得见面聊一下。”吴烨说道。

  这个事情,吴烨没有和她开玩笑,他是想要那个小四层,但是也不是百分之百非要不可。

  吴烨只接受折价,而不接受溢价。

  换成其他的人,吴烨还不会砍这么狠,但是谭令一直和老吴不对付,以前用的卑鄙手段也不少。

  谭令其实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反而喜欢用各种不太正当手段,来达到目的。

  老吴那边怎么想,吴烨不管,吴烨肯定是要占个便宜才行。

  帮爹出口气。

  帮自己置个不动产。

  一举两得。

  “所以还是得约你出来谈,毕竟钱也不是小数目,虽然吴总你很有钱。”蔚锦笑着回答。

  她有很多事情其实不明白,比如吴烨花大价钱买房子,买门面这种行为。

  很明显,租赁更划算,而且减少了太多的成本,他却选择成本最大的方式。

  肯定不是人傻钱多,这年头哪有那种人?上次她还搭了车房呢。

  “蔚姐细说,他那现在边出的什么价?”吴烨坐正,拿着茶杯喝了口茶。

  对于吴烨来说,价格合适,他满意的话,吴烨就要了,不合适就不要。

  他主要是为了占便宜,为了出气,为了置业,而不是为了给谭令帮忙。

  “谭令那边,现在已经是没办法了,价格已经低了市场价百分之二十,他要全款,酒店不折算,只算物业,能立刻变现,什么都好谈。”

  “原本应该是7000万的,现在是5600万,其实很多人有想法,但是一听要去现钱,就很劝退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多现钱的,所以他知道吴总你这里有足够的现金的时候,表示都好商量。”

  “他被催的急了,其他人都知道他急用钱,现在大家都在观望,没有下手的。”

  “吴总你也可以再等等,价格应该还可以再降低一些。”

  她去和谭令谈了一下,吴烨的要求,基本没什么问题,就是添头要看吴烨要什么。

  谭令现在已经没办法了,能答应,咬着牙都要答应。

  “情况都已经这么严重了?”吴烨还有点诧异。

  蔚锦点点头:“情况不一样,和他们比起来,我们和普通老百姓没区别,早点处理,多少还能留点东西。”

  “谭令也知道这个情况,他还有不少资金缺口,现在刚好是最急的时候。”

  “我觉得还能谈谈。”

  这是蔚锦的想法,她落难的时候,人家也是这样看她的,要不是吴烨,她现在不知道在那个地方重新开始。

  现实就是这样,好的时候大家好,不好的时候大家看。

  吴烨大概理解了,情况不容乐观,一场意外,代价巨大。

  “在里面,其实有很多东西的,就是故意的套路在里面,情况人家早就打听清楚了,那傻东西,偏偏就上当了。”

  “处处是陷阱,都要小心谨慎,谭令没有落进去,他儿子却没有注意。”

  蔚锦有些感慨。

  她同样有朋友遇到过那种情况,先发货,再来大额订单,然后就得补货,订单方毁约不要定金,几十万货款搭进去了。

  还没处说理,因为人家不怕,也不构成大问题,违约而已,定金都不要了。

  “对这个情况表示同情,蔚姐,谭令搭的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吴烨问她。

  吴烨准备再砍一一下价,能砍一刀,吴烨绝对不会手软。

  反过来想,大家都在观望,还是吴烨帮他变现了,拯救了一个家庭。

  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坐的直,好吧…就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

  “总价5600万,不过没什么好东西,这里是单子,吴总你看一下,要什么我再和他聊。”

  蔚锦把单子递给他。

  吴烨不知道蔚锦中间赚了多少钱,猜也知道,她不可能白忙活,一分钱不赚。

  蔚锦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但是吴烨不在乎她赚了多少,他在意的的是,能不能占*个便宜,买回来划不划算。

  从位置来说,这个价格,这笔买卖不亏。从价值来说,就得看吴烨怎么使用了。

  蔚锦可能有的赚,吴烨肯定不会亏。

  简单的看了一下单子,除了一辆新的跑车和一副字画,其他的东西,吴烨都不太喜欢。

  把白纸还给蔚锦,吴烨想了想,说道:

  “蔚姐,你问他一下,5000万凑个整,加辆车,还有那副字画,愿意我就要了,不同意就算了。”

  蔚锦:“……”

  这是砍价?这是砍*人吧!

  太狠了。

  蔚锦觉得,要是自己当时被砍*这么狠,估计得翻脸。这已经不是趁火打劫,而是落井下石。

  如果是换成她是谭令这种情况,她都得哭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踩着底线边上,拿着钱砸人。

  “吴总,这个难度有些大了。”蔚锦揉了揉鼻梁。

  不出意外的话,她估计这几天自己怕是白跑几趟了,还搭了两饼茶,亏惨了。

  吴烨笑了笑:“蔚姐不要言之过早,很多人,对于最后一根稻草,都抓的紧紧的。”

  吴烨相信还能谈,抵*押的话,吴烨所知道的情况,已经是折半都算好了。

  不然,他不会等到在还没有出手,大家都等着他自己压价呢。

  这种时候,吴烨是第一个往水里丢石头试探的,他不答应或者答应,都有的谈。

  “蔚姐,你就说一口价,高了没有,低了可以,三天之内,不卖就算了。”吴烨和她说道。

  她叹了叹气,然后点点头,谈一下,不行就算了。

  这次可能什么都捞不到了,下次想让吴烨求人就不容易了。

  啥都没有捞着,还搭进去不少钱,当真是一见吴烨误钱钱。

  在咖啡馆待了一会儿,吴烨就告辞离开了,既然没事了,还不如回店里,或者去公司看看也好。

  在蔚锦这里,吴烨待不住,事情谈好了,她就想离开了。她自己处理后续的事情,吴烨就先告辞了。

  “吴总有空再来。”蔚锦送他到楼下,挥挥手。

  “蔚姐,有时间去吃烤肉啊!免费!”吴烨笑着说。

  蔚锦答应一声。

  吴烨离开以后,蔚锦才拿出另一个手机看了看消息,谭令发的消息,也在其中。

  她立马发了条语音过去:

  “谭总,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放下手机,蔚锦笑了笑,她就是个中间人,报价怎么样离谱,和她没什么关系。

  最大的损失,就是被吴烨白*票了劳动力,大不了白忙活几天,也算是得个*交*情。

  收到谭令消息的时候,蔚锦把吴烨的报价发了出去。谭令只是回答考虑考虑,然后就没有回消息了。

  城市的另一边。

  多了一个在办公室里,疯狂摔东西,嘴里念叨着欺人太甚的中年人。

  “都特么落井下石,落井下石,都想来捡便宜。”

  谭令砸了不少东西。

  最后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然后又闪电般的蹦起来,他被玻璃渣子扎到肉了。

  看着手上的血迹,平息下去的怒火,又燃起来了。

  “草尼玛!”愤怒的谭令大吼。

  他愤怒的声音,连外面的员工都听到了。

  他还不得不压着怒火,要考虑蔚锦的提议行不行,比较有那么多现钱的不多。

  他因为吴烨报价发怒,吴烨却悠哉悠哉刚回到店里。

  看了一下昨天的账单,对了一下账目,发现没有问题以后,吴烨就准备就走了。

  刚才洛白约他打网球。

  两人服务员小姐姐,看着他离开店里的。

  “我要是能像老板一样潇洒就好了。”

  “你没有钱就算了,还没有颜值,也没有身材,务实点,好好端盘子吧!”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小姐姐气愤。

  “你得面对现实。”

  两人开始斗*嘴。

  吴烨一路把车开到网球场,换了衣服,就去找洛白去了。

  这个网球场,他们只是偶尔来。

  球场里。

  吴烨穿着一身白色网球装,看着飞过来的网球,助跑几步,拿着网球拍,砰的一声,吴烨把球打回去。

  洛白移动脚步,大喊一声:“异次元打击。”

  吴烨:“……”

  煞笔!

  洛白用力的把打回来,吴烨又挥动球拍,把球打回去。

  洛白的喊声中二又糟糕,严重影响了吴烨的发挥,很多人还被这种中二吸引了,在看着他们。

  吴烨都脸红。

  丢人啊!偏偏他还乐在其中。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半天,然后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人手里拿着一瓶凉水喝。

  衣服上全是汗水,吴烨把纸丢给他,自己倒水洗了洗脸。

  吴烨还比他要好一些,没有那么严重,洛白汗水都把衣服打*湿*了。

  “为什么今天不盯着装修,居然有时间出来打球?”吴烨靠着椅子,把脚伸直。

  跑久了,感觉脚有些酸疼,吴烨伸出脚,来回活动着。

  今天来打网球打了两个多小时了。

  他今天才刚去店里,洛白就给他打电话,问他来不来打球,吴烨把店里的账对好,就跑来了。

  闲着也是闲着。

  反正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吴烨很久没有打网球了,洛白不一样,球场多。

  “店里有人看着就行了,一直盯着多累,反正没几天就要装修好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忙,今天刚好休息一会。”

  洛白说着话,弯下腰把鞋带系好。

  吴烨拿着扇子扇风,洛白的目光,一直在那些打球的小姐姐哪里,完全没有挪开过。

  “嘿嘿嘿!”

  时不时的,洛白还发出这种奇怪的笑声,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一脸笑嘻嘻的表情。

  吴烨喝完水,就拿着手机凌晨发消息了,他不想看小姐姐,倒是想见到自己家大姐姐了。

  早上就没有一起晨练,说今天忙工作,现在都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

  【晚上要一起吃饭吗?】吴烨发消息问她。

  凌晨回复了一个OK,然后又回复了一个忙完打电话,吴烨叹气,把打好的字删了,换成了一个好的。

  凌晨还在忙。

  把手机放回包里,洛白看了看他:“怎么?你们家小仙女没空搭理你?”

  吴烨摇摇头,人家这是因为忙工作没有时间,这种情况,要互相理解一下。

  “你懂个锤子,她是百忙之中,都第一时抽空给我回消息,并且表示自己确实没有空,还答应了我的晚饭邀约。”

  洛白呵呵。

  “你再怎么粉饰,也改变不了她没空搭理你的事实。”洛白回答。

  女人一样,揪着不放。

  这有什么?忙就忙呗!

  “你这人,既然喜欢这样无理取闹,你就说你抗不抗揍就完了。”吴烨问他。

  洛白躲开一些,说他恼羞成怒。

  吴烨很无语。

  洛白开始喋喋不休。

  “我错了行了吧?”吴烨敷衍的回答。

  洛白拍拍手:“这不就对了,,熟练掌握我错了的各种使用场景,你才有资格谈恋爱。”

  吴烨:“……”

  说的他好像不会一样,这种必修课,他早就学的差不多了,只是没有用过而已。

  凌晨现在还是很讲道理的,以后讲不讲道理就不一定了。看了那么多书,这些基础知识,吴烨早就会了。

  洛白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聊到了宁渠的事情。

  “财神今天打电话给我,说想搬家到我们公寓,据说是因为颜潸潸,暴食。”洛白说道。

  吴烨:???
  他都不知道,也没有和他说过,颜潸潸一个高材生,不至于把他整的那么惨才对。

  再怎么样,不至于要搬家这么惨吧?

  暴食?

  一直*吃?要不要那么离谱?
  “具体一点,不要抽象!”吴烨好奇。

  洛白人忍不住笑,然后越笑越夸张,等他笑够了,才和吴烨说起事情的经过。

  “起因还是因为宁渠住院的时候,反正各种原因,自制力不好,又*打扑克了。”

  “但是他又不想和颜潸潸谈恋爱,觉得颜潸潸以后,还是会和他分手,和上一次一样。”

  “所以对于这个事情,宁渠就想当个分手几周年纪念火*包,他是这样想,但是颜潸潸不同意。”

  “不同意就算了,又把宁渠又*吃*了一顿。”

  “宁渠感觉扯平了,颜潸潸一直要复合,宁渠一直不同意,就在掰扯,然后两人就耗上了,颜潸潸直接搬到宁渠对门去了。”

  “住在对面,这个事情就变化很大了,颜潸潸手段多,反正宁财神那家伙…又上当了。”

  “颜潸潸自己家医院,想有个假期很简单,颜潸潸假期,宁渠就得是假期,颜潸潸如果不出门,他是连*房*间都出不了。”

  “他说,颜潸潸一个月放假十五天,这种情况,换谁*顶*得住?”

  “还说他现在看到*黑*丝,就有恐惧症!六味地*黄丸*就快救不了他了。”

  “他觉再继续在家住下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想搬到公寓来,问我有没有要卖的,给他买一套。”

  “还是他昨天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觉应该不是假的。”

  洛白把事情的经过,和吴烨分享了一下。

  管不住自己的宁胖,现在又惹上*前女友了。

  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他也没有说,没想到后来还有这么多事情。

  这波叫自作孽。

  暴食…真形象!

  “我觉得让他吃吃亏,不然不长记性,颜潸潸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洛白说道。

  让颜潸潸先治治他也好。

  吴烨疑惑:“这是吃亏?而且为什么他只告诉了你?”

  “我说颜潸潸加我微信,然后匡出来的呗。”洛白回答。

  谁知道,一匡就匡出来了,财神最近应该也是被收拾的太惨了,想着找个人诉苦,不然不至于被洛白那么容易的套路。

  不过这种事情,是他们色私事,怪先是财神给人家*病*栋了,而且他想赖皮。

  颜潸潸也是千金大小姐,哪有那么容易赖皮的,人家动手之前,肯定就想好计划了。

  宁财神的弱点,被拿*捏的明明白白,颜潸潸很清楚的知道,他宁渠抵*抗*不了什么,直接给他收拾怕。

  现在,宁渠大概是看到*鲍*鱼*都害怕的状态。

  “真惨!”吴烨总结。

  洛白点点头:“确实!”

  “哈哈哈哈哈…”俩个同时笑起来。

  这个事情,确实是让人忍不住笑,不是他们不厚道,而是他们忍不住。

  又打了一会球,在球馆洗澡换衣服,两人才开着车回家。吴烨开的洛白的宝马,洛白开的吴烨的大G。

  吴烨还要回家做饭,凌晨晚上要来吃饭。

  停好车以后,洛白问了一句:“今天有饭蹭吗?”

  吴烨想了想,拿出手机,给他转了100的红包,然后微笑的看着他。

  洛白看了看红包:“……”

  吴烨的行为,已经很明显的表示,今天没他的份。

  “见*色*忘友,劳资自己去吃海鲜,馋死你。”洛白比划了一个中指。

  吴烨微笑和他拜拜。

  洛白气呼呼的把红包收了,然后和吴烨一起进电梯,吴烨去17楼,他去一楼。

  吴烨目送他离开,按下电梯按钮。

  财神啊!虽然很惨,但是吴烨感觉自己同情他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点点羡慕。

  吴烨自己…好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整天不出房间。

  财神是剑*鞘有自己的想法,吴烨还没有剑*鞘,还…在努力。

  不过宁渠,以后估计要被颜潸潸拿*捏*住了,显然他不是颜潸潸的对手。

  而且颜潸潸还没有出绝招,宁财神那容易上当的自制力,颜潸潸想给他加个限制,太简单了。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宁渠可不是那么傻的人,颜潸潸的初恋加成,应该没有那么大。

  他怕不是故意的?

  想不通具体原因,感觉真复杂,不考虑这些事情了,他自己处理自己的烂摊子。

  回到家的时候,吴烨刚出电梯,就看到田甜了,她也是刚从另一个电梯出来的。

  “小吴哥!”看到吴烨以后,她还先打招呼的,吴烨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居然打招呼了?
  神奇啊!
  “啊,田甜你好。”吴烨很诧异她的态度变化。

  “小吴哥刚下班吗?”田甜问她。

  吴烨点点头。

  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吴烨没有什么话题和她聊,事情太突然了。

  一改态度的田甜,让吴烨极度不适,还有点警惕冒出来。

  通常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种情况,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说了几句话以后就回家了,看着她关门,吴烨实在是有些疑惑。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变化那么大?
  一直回到家,吴烨还在想着田甜要出什么幺蛾子,是不是在研究什么损招,有没有可能酝酿阴谋。

  一直到凌晨发消息说已经回来了,吴烨反应过来,看着七零八碎的青椒,吴烨叹气。

  开始认真的做饭。

  最近的事情,真是一桩比一桩奇怪啊,洛白要开店,财神*磕*地黄,瓜妹打招呼。

  这个世界的变化,让他感觉自己适应不了,一个个都来的那么突然。

  凌晨到家的时候,吴烨刚好做好吃的,她不能喝凉的,吴烨就准备了常温的果汁。

  “闷闷不乐的,你有心事?”

  注意到他表情奇怪,凌晨先试探了一下他额头的温度,然后问了一句。

  没有生病就行。

  吴烨摇摇头,也不算心事,就是突然之间想不明白而已。

  “姐姐,田甜是不是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她平时看到我,跟我欠她几个亿似的,今天居然还和我打招呼了。”

  “你都不知道,她打招呼啊,好不协调那种感觉,前一天还板着脸的。”

  “我咋感觉她在研究什么坏主意似的。”

  听到吴烨的话,凌晨忍不住笑出来,别说,吴烨的第六感还挺准的,猜的八九不离十。

  “姐姐你知道?”

  凌晨点点头:“你觉得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展开谈谈。”

  凌晨和他说一下,昨天晚上事情,详细复述当时的情况,还有计划。

  凌晨说完以后,吴烨恍然大悟,总有刁民想害朕,这么损的计划都想出来。

  要是真是个渣男,说不一定还真就上当了。

  可惜,他不是啊!
  再加上凌晨还站自己这边,她这个计划,完全没有可行性。

  吴烨才发现田甜记仇的很,自己并没有什么错,但是不妨碍她对自己有情绪。

  这就很不讲道理了,吴烨感觉自己有点无辜,要是谁都不能拒绝,他怕是比财神还惨。

  真是,老田养刁了啊。

  “打招呼,缓和关系,这是她计划的第一步,明白了吧?”凌晨喝了口果汁。

  吴烨点点头,现在他明白了,脑子里都冒出几十个暗搓搓的计划了。

  其实吴烨也可以很暗黑,只是他从来不喜欢用那些招数而已。

  再加上凌晨这个情况,吴烨把那些计划丢出去。

  安装凌晨的想法来,那么现在就是将计就计:“我就本色出演对吧?”

  凌晨点点头:“我也是本色出演,后面的剧本反正就是那样呗。”

  “挺好的。”吴烨笑嘻嘻的回答。

  “按计划行事。”

  “干杯!”

  两人相视一笑。

  商量好了对策,计划着要怎么样才能表现的自然,说到高兴的地方,两人时不时的就发出一阵笑声。

  凌晨找到了一个能让光明正大,变得合情合理的计划,吴烨乐的支持她。

  总比把人家闺蜜之间感情破碎好一些,对象人好,不一定闺蜜就人好,只要能分清楚情况就行。

  凌晨分的很清楚。

  “我给你说一个事情。”

  吴烨也给凌晨分享了一下,关于财神的事情,听的凌晨目瞪口呆。

  她还觉得有点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

  “瘦了好几斤!真的会那么严重吗?”凌晨不敢置信。

  吴烨找了个新闻给她看了一眼。

  某地一男子,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以为他60岁,实际上才30岁,就因为……

  看完这个新闻,凌晨感觉世界观有点碎裂,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些东西。

  凌晨:“……”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简直无法理解,真恐怖!魅*魔*吧?”凌晨感慨。

  她自己就是女生,但是无法理解这种情况,难道是因为没有解除*封*印?
  吴烨:???
  “姐姐,你还挺见多识广啊!连魅*魔*都知道。”吴烨揶揄。

  通常都是动画片,动漫才有这个设定,凌晨…居然还关注这些。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姐姐不可低估。

  听到吴烨的话,凌晨开始装无辜,一脸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反正不管吴烨说什么,只要她不承认就不是答案。

  “话题为什么变成了这个?不是应该正常聊天的吗?”凌晨反应过来。

  聊着聊着,就说到其他地方去了,平时那会聊这些。

  上次约会以后,弟娃儿变化有点大啊!都开始变化侧重点了。不出意外,他已经在计划其他的了。

  孃孃诚不欺我,回头得打个电话,找她再聊一下,多学点东西。

  吴烨点点头,换个话题,嗯?好像没有这个话题有意思。

  “姐姐今年要不要去我们家做客?我妈做的虾特别好吃。”

  吴烨问她的是今年,不是这个月,也不是下个月。

  凌晨听出来了。

  向来胆子大的她,在这个事情上,居然有点忐忑不安,反正就是没由来的,有点害怕。

  “再过几个月,到时候再说。”凌晨回答:“反正虾我是一定要吃的。”

  吴烨露出一个笑容,等她自己做决定,吴烨不想催她做什么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好了。

  他们这个年纪,还有自然而然的机会,要是再过几年,就得赶鸭子上架了。

  “喝点汤,我特意用高压锅炖的,怕时间不够。”吴烨又给她盛了一碗鸡汤。

  当时逛超市,就买好了,特意买了两只。

  “好喝!”凌晨夸奖。

  突然有点坐月子的感觉,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这样,每天做好吃的,然后哄着吃。

  “最近是不是特别忙?早出晚归的。”吴烨问她。

  凌晨叹气,最近公司的业务有点多,然后这段时间刚好又是改编旺季,需要签署的合同,协议,多的很。

  她在考虑提升个副总,但是找到合适的人选,而是公司管理也是各自扎堆的。

  办這个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還要總公司考核,麻烦得很。

  凌晨很多时候感觉制度臃肿,但是每次说这些,老妈都当她说开玩笑一样。

  她觉得自己订的制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毕竟稳定不是一天两天了。

  凌晨很多想法,在她看来是天马行空,她觉得合适的,她会支持,不合适的,就毫不犹豫否决。

  “过完这段时间就好,你那边怎么样了?”

  “计划开第二个店,然后早点弄个集团公司出来。”吴烨回答。

  这是他第一次和凌晨说他的计划,以前都没有说过。

  “这么大目标?”

  吴烨点点头:“整个餐饮集团,先定十个小目标。”

  “这就够了。”凌晨意有所指的说道。

  吴烨听出来了,忍不住笑了笑:“就够了?”

  凌晨认真的说道:
  “不然呢?就这个目标,难度都很大了,现在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失败了也不要气馁,成功了也不要骄傲。”

  “以前很多人的成功,不止是能力问题,还有运气在里面,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的。”

  “勇敢去做,反正经得起失败,要是身无分文了,我也养得起。”

  听着她说的话,吴烨感觉心里暖暖的,有人支持的感觉,真的很好。

  有人一直鼓励你,告诉你你很优秀,你一定可以成功,你想拼搏她都支持你,有个这种对象,是三生有幸。

  “那我努力,回头要是失败了…”

  凌晨打断他:
  “不要考虑失败的问题,就往前衝,失败只是没有找对成功的方法。”

  “不要总是考虑下限,下限往往会限制上限,要把上限当做现在的下限,明白吗?”

  吴烨点点头。

  “姐姐,你大概就是古人说的那种,贤妻良母,贤内助。”吴烨由衷的说道。

  凌晨笑起来,她希望自己是贤妻良母,暂时肯定还不够格。

  那是对最优秀的女人,冠以的称谓。贤内助,都很难做到,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吴总裁,请你不要拍马屁,赶紧去洗碗。”凌晨帮忙收拾餐桌。

  吴烨:“……”

  气氛没有了,还想高谈阔论一下梦想什么的,现实就是洗碗。

   书名《天帝观想法:吞天洞修仙三百年》

    简介:
    一个依靠神秘观想法,一步步成为天帝的故事。

    “你观想童趣,领悟观蚊成鹤、蛤蟆鞭法。”

    “你观想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领悟缩地成寸。”

    “你观想龟虽寿,领悟长生不老法。”

    “你观想逍遥游,领悟鲲鹏仙术。”

    数年后,神权坍塌,妖魔肆虐,掠夺造化,姜理走出吞天洞,神魂映照诸天万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