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拯救秦淮茹开始 > 第655章 这也算结婚吗?

第655章 这也算结婚吗?

2022-11-27 作者: 洒家李狗蛋
  第655章 这也算结婚吗?

  “何主任,开车了,您坐好。”

  借口抽烟的司机回来了,对何雨柱说了一声,发动汽车,往轧钢厂而去。

  何雨柱端详一下张江留下的烟盒纸,手掌一翻,收入储物格子里面。

  张江,的确有点意思。

  他不是什么大智大勇的人,却也不是太坏的人,就是有些任性。

  这一次,他来找何雨柱解密,那更是露出来他的品行另一部分。

  张江不会跟郑朝阳那种人一样——郑朝阳那种人,平时见面和风细雨,到处都是朋友,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朋友;他心里面藏着刀子,关键时候为了利益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谁都不好说。

  而张江,哪怕是阎解旷这种熟人,他都下意识地会帮衬一下。

  哪怕是朱虹这种反目成仇的人,他也不想幸灾乐祸,不想看热闹。

  所以,他其实良知还可以,比一般的人,稍微靠得住一点——只要别想用家庭、婚姻拴住他,他还算是个不错的朋友。

  到了轧钢厂,又是一天的工作。

  何雨柱都安排妥当后,其实反倒是清闲起来,直到快下班的时候,季新华跟李杰两个副主任找到何雨柱,说了轧钢厂还有一件事。

  轧钢厂有两个工农学员名额,应该商议一下派谁去上大学。

  因为现在没有高考制度,而是工农推荐上学制度。

  轧钢厂作为万人级别大厂,有两个推荐上学的工农学员名额,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在这之前,何雨柱没有机会一锤定音,作什么决定。

  现在则是可以直接决定这两个名额。

  沉吟一下后,何雨柱说道:“这两个名额,还是很宝贵的。”

  “不急着做决定,过两天再说。”

  季新华和李杰两人都是听话听音,连忙笑着赞同。

  等何雨柱离去之后,互相看看,也没说话。

  这名额,等何主任决定吧。

  汽车行驶在道路上,何雨柱见到路旁行走的工人中有金小凤、金大龙姐弟两个,让司机停下,下了车。

  “你们家也没买个自行车?这多累啊?”

  何雨柱跟他们打招呼。

  “何叔叔!”金小凤和金大龙都带着惊喜笑容。

  听到何雨柱的话,金大龙挠挠头,说道:“自行车哪里是说买就买的?我妈也不愿意花那些冤枉钱。”

  “我们一家子走路走惯了,也没必要买自行车。”

  “该买的,还是要买。”何雨柱说道,“你姐姐都是宣传科干事了,以后老是走着来回上班,也不好。”

  “对了,大虎还没当兵去?”

  “年龄不到,还差点儿。”金小凤说道,“这小子不知道好歹,要不是何叔叔您照顾着,他哪能在家呆着,早被成和街道办拉去下乡插队去了。”

  “我妈有时候生气还训他。”

  何雨柱笑了笑:“没事,有志向肯努力是好事,没有志向才是坏事。”

  又寒暄两句,金小凤和金大龙两人热情邀请何雨柱去金家吃晚饭。

  因为何雨柱的帮助,金家现在每月工资收入就有五十多块钱,再加上粮票等票据,吃喝不愁了。

  因此也能置办一桌子好酒菜,招待何雨柱了。

  不过何雨柱估计今晚上有事情,不能耽搁,就推迟了金小凤姐弟俩邀请。

  “还有一件事,小凤,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伱想现在继续当宣传科干事,几年后成为宣传科科长,还是现在就去上大学?”

  何雨柱问道。

  金小凤没有犹豫:“我想去上大学,只有上了大学,我以后能力更强,才能更好地帮助您。”

  何雨柱笑了:“你这孩子,我不用你来帮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金小凤还是回答:“我去上大学。”

  不帮何叔叔,那是不可能的;一家人全都是因为何叔叔才从饿肚子的边缘拉回来,到了现在的好日子。

  就如同妈说的那样:咱们一家人,吃的喝的都是你何叔叔给的,谁要敢忘恩负义,从我这里就过不去那一关!
  “行,那你就去上大学吧。”何雨柱对金小凤点点头,“轧钢厂有工农学员,过两天我报上你的名字。”

  金小凤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何叔叔,又帮了我们家!

  到了这一步,感激的话真不用说太多了,要是以后有什么其他想法,那还是人吗?
  何雨柱招招手,跟他们告别,又和司机说了一声,让汽车也先回去。

  自己却去了轧钢厂家属院。

  冉秋叶和于莉,都已经在空间内住下,和娄晓娥、尤凤绮目前还在慢慢相处、磨合。

  但是,何雨柱还是来到了轧钢厂家属院。

  他手脚麻利地布置好一切,等着另一个人到来。

  过了没有多久,一阵脚步声从楼梯道内传来,停在门口,没有敲门,也没有离去。

  何雨柱能够感觉到,来人的犹豫、纠结。

  她下了几阶楼梯,又走回来,之后又走下去。

  徘徊不定,恰如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徘徊了一会儿之后,她口中喃喃自语:“敲一下门,就敲一下。”

  “他应该不在。”

  “这里应该是没有人居住了才对。”

  说着话,她迅速敲了一下房门,收回手掌,就想转身离去。

  还没等她转过身去,房门已经打开,一只手已经伸出来,抓住她敲门的那只手,把她拽进屋内。

  门重新关上,外面再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朱虹双眼水汪汪地,和何雨柱对视着,又略带慌张地转移视线。

  今天,跟往日不同。

  跟以往任何一次情况都不同。

  她和何雨柱孤男寡女,共处在一个安静、没有冉秋叶也没有于莉的房间。

  她莫名地害怕着,又莫名地隐约知道,应该是到了那一天的时候。

  花朵已经有二十多天,蜜蜂就等着绽放的那一刻。

  她结婚不成了,又回到这里来;如果不是因为何雨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什么缘故了。

  就在朱虹怯生生、想看又不敢看的对视中,何雨柱松开了她的手。

  朱虹心内顿时一空,下意识地伸出去。

  好在,何雨柱立刻又回头牵住了她的手。

  “朱虹,你看……”

  朱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大红的喜字,满是红色的婚房。

  她浑身微微颤抖,五味杂陈。

  结婚?

  这也算结婚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