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孪月 > 第242章 第三十二幕  入北荒  五

第242章 第三十二幕  入北荒  五

2022-11-24 作者: 种大麦的狐狸
  第242章 第三十二幕 入北荒 五

  《九陆·山海志》,乃是在大昇立朝前便已著就的一部奇书,多为民间志怪及远古地理,包括山川、道里、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然而作书者不详。白江晞登基后,始命星渊阁大学士傅尧将散落于民间的残篇编纂成册,共计一十六卷。

  其中,《鬼州地理考》中有载:

  “黯海以北曰鬼州,鬼州以西之水曰浮冰海。冰薄者数寸,厚者尺许,向极北之地绵延千余里而不绝。冰中多裂隙,生磷虾、赤贝、鲭鱼、柔鱼。冰上有兽,无脚而善水,鸣声洪亮如牛。

  浮冰海以北,是为冥极,有光气流于天极。虽谓之海,然冰坚若石,覆于水上。至此,船不得行,而未有人及至返焉……”

  在浮冰间随波漂流了数日,舰上所载的食物很快便消耗了下去。似乎在焦虑之下,人的食量反倒会猛增。为了不让船上储备的豆米与肉干过早耗光,祁子隐不得不下令进行食物配给,并命人每日捕些海中的鱼虾上来充饥。

  然而,越向北行,能够捕获的水产便越少。因受浮冰阻隔,可以撒网的机会也愈发珍贵。只可惜冰下的鱼虾仅有小指粗细,甚至如指甲盖一般大小,寻常的网根本捞不上来。

  这一夜,年轻的晔国公空空如也的肚子里一个劲地咕咕乱叫起来,在榻上辗转反侧,终于起身打算去甲板上看看,是否还能请舰上的几名熟练渔人替自己弄些吃食充饥。

  刚推开舱门,便觉寒风凛冽,竟是令人愈发清醒了。少年人将手拢在口边,一边呵气一边用力搓了又搓,指间仍不免传来生涩而僵硬的感觉。

  他将身上的貂裘裹得更紧了些,却发现无心睡眠的并非自己一人。眼下,正有三三两两的人影聚于船侧,或撒网或垂钓,想来八成也是腹中馋虫闹得凶了,打算趁人少的时候再尽可能多地捕些海味,打打牙祭。

  看样子,那群人似乎已经在甲板上忙活了一阵,却仍未能有所收获。祁子隐忽然觉得自己若是贸然上前会有些唐突,便远远地立身在后面看着。谁料,忽然有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背上:

  “呔,堂堂晔国公深更半夜跑上甲板,莫不是想同我们这些人的口中夺食么?”

  那声音婉转若莺,令少年人微微一笑。待转头去瞧时,便见一双青蓝色的眸子从自己的肩后探了出来,忽闪忽闪地。

  “甯月,我猜你八成也是饿了的,正想去喊你。”

  “啊呸,什么叫猜我也饿了,说得好像人家就是个正经吃货一般。”

  少女轻声嗔道,满头如火的红发随着夜风轻轻骚弄在祁子隐的脸上,他却并不想躲开。航船数月以来,少年人还是头一回感觉到如此的轻松。似乎是明白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也似乎是在经历劫难后,心中又多了一分豁达,只是笑着调侃道:
  “是是是,我失言了。不过甯月你若非腹中辘辘,又为何直到此时仍未睡去?”

  “自然是因为你!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了还趿着鞋子从人家门前咚咚咚地走将过去,睡着了也会被吵醒的好吗?”

  历经了变故后的甯月,难得又流露出许多年前在暮庐城时才有的天真烂漫。那如春日里温暖阳光般的笑靥,忽然令年轻的晔国公觉得,四周仿佛也没有那么冷了。

  “好吧好吧,你伶牙俐齿,我一向都说不过的。”

  少年人摆了摆手,却是陪姑娘一起冲着一望无际的冰海大笑起来。他们的笑声越传越远,却好似为这片亘古未曾有人造访的冰雪之中,带来了一股朝气与生机。

  甚至连舰上捕鱼的人们也被这笑声影响了,开始卖力地喊起了号子。仿佛被船上的声音同火光吸引,随着渔网一次又一次地被拉扯上甲板,捕到的鱼虾蟹贝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肥。劲头十足的人们,很快也将舱内饥肠辘辘,无心睡眠的更多人引了出来。甚至有人就着船舷两侧用于照明的火盆,将海味炙烤一番后,便当场大快朵颐起来。

  本已失去了希望的人们,仿佛忽然发现了一片丰饶的处女地,吃饱喝足后,忍不住载歌载舞起来。而冰下也有越来越多的活物被舰上的灯火吸引过来,密密织织地在船舷两侧穿梭游过,令人目不暇接。

  “子隐你快看,那是什么?!”

  甯月虽自幼生活在澶瀛海底,苍禺一族中却也从未有人造访过这片极北的水域。此时的她兴奋得好似个孩子,拉着祁子隐俯在船舷,低头去看。在其怀中蜷着的小白狐也被吵得醒了,探出脑袋,睡眼惺忪地抽动着鼻子。

  顺着少女手指的方向,年轻的晔国公瞧见就在船腹之下的冰缝中,竟于短短片刻间便汇聚起了无数半透明的小虾。

  他似忽然想起了什么,忙下令将四周的火盆熄灭。在眼睛适应了火光消失后的短暂晦暗后,人们发现舰身四周的海面却并没有暗淡下去,反倒变得比此前更加明亮了——那是磷虾周身散发出的淡淡荧光。万亿只虾,便如一团水下发光的云,自冰隙中不断涌现出来。

  “真美啊!书上所言的上古仙境,只怕也不过如此——”

  祁子隐的下巴都快要惊得掉将下来,发自肺腑地称赞道。可他话音还未落,便忽然听见周围的人群好似被水中的什么东西震慑住了,先是陡然的寂静,旋即一声响彻天际的长鸣自舰下传来,悠远而绵长。

  人群随之哗然。水下的声音则由另一侧船舷向少年与少女立身的地方迅速移动,二人循声低头去看,只见一个无朋的影子突然自水下浮现出来,竟是一只巨鲸硕大的头颅!

  即便自幼在晔国海边长大的白衣少年,素来也只听闻过鲸类出现在鲸洄湾以南的水域,却未曾想到在如此极北极寒的海中,也能看到它们的身影,甚至比自己在青湾时见过的鲸还要大上数倍!
  巨鲸张开如山洞般巨大的嘴,只一口,便将浮冰下的磷虾吞食近半。虾群被惊扰,瞬间便在水中四散逃窜开来,却是被宽大的舰底挡住,奋力跃起后的小虾打在舷侧的木板上,劈啪作响,恍若下起了一阵骤雨,进而又纷纷落回水中,成了巨鲸口边的飨宴。

  那条鲸将船边的磷虾吃了个干净,旋即一个转身,高高翘起的长尾伸出水面后用力拍下,激起无数浪花,似在向以灯光为自己吸引了虾群的人们致意。旋即黑暗中又传来了它沉重而短促的呼吸声,巨鲸再次下潜,朝着不远处海中盘桓着的另一群磷虾游去。

  巨鲸游过船底时,似是不小心顶了船身一下。早已看呆的众人只觉得脚下微微一晃,这才终于回过神来,然而却没有人感到害怕,反倒因为眼前这朴拙而原始的一幕动容。

  “甯月,似乎情况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坏。眼下海流正带着我们的舰一路向北。若当真能一直这样走下去,或许再过几日,我们便能穿过这片浮冰,抵达从未有人到过的极北之境!”

  祁子隐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红发少女道,金色的瞳仁间,却似落下了天上的银河一般,熠熠生辉。

  姑娘也被同伴的情绪感染了,用力点了点头,旋即竟是转身搂住了对方,在其颊边轻轻一吻。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行出如此举动,只是觉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内心那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复杂感情表达一二。

  年轻的晔国公仿佛被雷劈中,久久地呆立在原地,两只手拢在少女的背心,却是不敢轻易抱紧,也不愿就这样放下。

  时间,忽然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缓慢。少年人心中甚至隐隐产生了错觉,觉得自己同对面这个姑娘,已经这样度过了一生一世。

  然而,这份甜蜜很快便被身边爆发出的一片呼喝声所惊扰。二人转过头去,只见先前四周同样因巨鲸的出现而啧啧称奇的众人,此时早已纷纷仰起头来,指点着万里无云的星夜议论纷纷。

  顺着众人注视着的方向,甯月同祁子隐也终于看见,在深青色的天幕上,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抹淡淡的红。那红色起初并不起眼,就好似是有人用极淡的颜色,以穹庐为画布随意涂上了几笔。

  但很快,那片红色就变得愈发浓重和炽烈起来。半透明的颜色逐渐由暗红变为了深紫,进而化作浅紫、桃红,变得愈发明亮起来。渐渐地,那抹紫色中渐渐又出现了一道浅绿。颜色渐渐混杂在一起,就好似两股被融入水中的颜料般,彼此模糊了界限,却又依然保持着各自的本色。

  光线愈盛,就好似一道横跨天穹的五彩锦缎,于众人头顶划出了一道柔美的光带。然而,舰上却是有人因此而紧张了起来。

  开始有人说,这或许是他们误入了禁地,惹恼了天上的神明,即将对自己降下惩罚的先兆。也有人说,那光是过往千万年间的祖先英灵。也正是他们用此前那道巨大的海浪,将三艘晔国孤舰自澎国舰队的围攻下救了出来。更有虔诚者,竟是当场跪倒在甲板上,顶礼膜拜起来。

  “子隐,你可知那是何物?”

  甯月轻轻扯了扯身边少年人的袖子,目光却是无法从天上那道光带上撤下。一双青蓝色的眸子里,既有些初见时的兴奋,又有些本能的惧怕。

  年轻的晔国公温柔一笑,摇头道:
  “我曾于书上的记载中见过,极北之境有光气,如霓如虹,如烟如带。我并不知那光究竟是否过往千万年间的祖先英灵,然而我可以肯定,其绝非什么天神即将降下惩罚的先兆!”

  然而他的话刚出口,却忽听夜空中又是一声巨响,如雷如霆,却明显是人所为。年轻的晔国公同面前的红发少女对视了一眼,旋即双双冲至舰艉的指挥台上。循声去看,只见远处一物似流星一般,于天上划过一道细长的弧线,径直朝自己的方向飞来!
  “是澎国军!他们又追上来了!”

  甲板上的哨卫高声叫嚷起来。然而还不等其话音落下,夜空中的那颗流星竟已是飞至了众人头顶,重重地砸落在甲板上,竟是一只以铁条箍紧的木桶。

  那桶尾拖着一根燃着的火捻。还未落地,空气之中便弥漫起一股刺鼻的气味。

  “是蓝焰!找隐蔽!”

  祁子隐头一个反应了过来,当即高吼着将身旁的红发少女护住。然而还是太迟了。只听“腾”地一声巨响,木桶在毫无准备的人群中爆裂开来,瞬间腾起一股青蓝色的光焰。碎裂开来的木片与铁渣四散飞溅,伤人无数。更有许多人被热浪掀飞在半空,径直坠入冰冷的海水之中,扑腾了几下之后便迅速下沉,再没能浮出水面。

  原本幽静的冰海便似一锅烧开的水,突然便被翻搅了起来,冰下的鱼虾蟹贝,以及悠然进食的巨鲸皆跑得了无影踪。然而,澎国军的进攻才刚刚开始。

  一桶桶蓝焰由其舰上的石弩投射出来,准确地在晔国舰上各处爆开。很快甲板上便已是一片蓝色的火海,奔走声、呼救声、哭喊声不绝于耳,甚至船舷上的许多地方,也被炸出了数个足有两三尺见方的破洞。

  冰冷的海水,瞬间便自破洞外灌入了舱内。起初舱下的军士们还奋力用装满了沙土的麻袋填堵。然而舰上为了预防水淹而备下的百十余只麻袋很快便被耗光,而舷侧的破洞却仍在不断地增加。

  舰身很快便开始了下沉。在逐渐倾斜的甲板上,祁子隐以左臂将甯月搂在怀中,右臂则死死地抓住了舷侧的一根缆绳,却于事无补。他脚下不断地打滑,令二人完全无法站稳。周围也开始不断有再稳定不住身体的人,沿着变得愈发陡峭的甲板失足坠落,重重地撞上下方更多的人群,再撞上早已千疮百孔的舱室与船舷,进而落水,直摔得筋断骨折。

  年轻的晔国公意识到如此下去绝无半分生机可言,走投无路之下,他的目光却忽然落在了船舷外那片漂浮于海中,却足比寻常渔舟还要大上数倍的浮冰,当即高声喝道:
  “弃舰,弃舰!想办法往冰上去!”

  然而一片混乱之中,他的声音却很难被慌乱求生的人群听见,更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终章后续章节将在VX公号免费更新至完结。

    都看到这里了,还不赶紧关注一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