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我是异界大地主 > 第452章 顶尖高手齐汇聚

第452章 顶尖高手齐汇聚

2022-11-17 作者: 狗狍子
  第452章 顶尖高手齐汇聚

  “大叔公,唐文太欺负人了,不光杀了咱们家敖啸云,居然还叫板我,抢我女人。”西雀岛上住着的是敖小天的叔公敖应峰,也是敖家除了敖天之外第二高手。

  当然,敖家那条躲在深海中,正处于龟息状态修炼的老龙不算。而且,此人也最宠敖小天。

  “你们不是说那小子不过小丹境?他敢叫板你,还跟你抢女人,难道不怕死?”敖应峰可是有些不信的看着敖小天。

  “叔公,我没骗你,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

  那天我去警告唐文,想不到他的手下居然威胁我,说是我打过他才让我过去。

  不过,我的确打不过他的护卫。

  可是咱们敖家的脸不能丢啊,总不能女人被抢还要拱手相送,敖家丢不起这个人。”敖小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小子,以为我不知道啊,你无非是想让我出手摆平唐文的手下。

  然后,你就可以正大光明挑战唐文,虐他没商量,好在端木红袖面前显摆。

  什么家族荣耀,在你面前全是狗屎,你是想抱得美人归是不是?”敖应峰那脸突然一板,叱道。

  “嘿嘿,叔公,我不是没办法嘛。

  而且,敖家娶子端木红袖咱们家也不吃亏,我爹可是最想结亲的。

  不然,红胜洋欺负到咱们头上,咱们家怎么办?”敖小天说道。

  “你这倒像句人话。”敖应峰哼了一声。

  “少宫主,唐文太嚣张了,简直气死人了。”这时,敖小天的跟班归小军匆匆进来道。

  这归小军其实是一只海龟,一世海龙宫龟将军的后代。

  “怎么啦小军?”敖小天问道。

  “刚接到手下发来符讯,唐文公然带着寒宫玉主跟端木红袖两女逛街。

  而且,居然还左手牵一个右手揽一个,好些人都在指指点点。

  说一世海龙宫的媳妇被人抢走了什么的屁话。”归小军说道。

  “我杀了他!”敖小天顿时红了眼,抽出刀就要往外冲。

  不过,被敖军峰一把扯了回来。

  “叔公,你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敖小天挣扎着。

  “好了,你小子别在老子面前演戏了。后天吧,后天一世台上见。”敖应峰哼道。

  “归小军,听着,你马上回去跟唐文下战书,后天一世台上见。

  记住,要大肆宣扬,越多人来越好,最好是连周边城池都要让人宣扬一下。

  我要让唐文丢尽颜面,自已爬出一世城。”敖小天顿时兴奋起来。

  敖应峰则是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成功了成功了。”一回住处,端木红袖满脸兴奋的叫道。

  “你这妮子,难道你还真想见到唐文出丑丢脸?”端木芙蓉斜瞥了她一眼。

  “那有什么办法,咱们家要得到他的功法。今天咱们可是豁出去了,两个大美女陪他逛街,他该知足了才是。”端木红袖哼道。

  “你这妮子,你是为敖小天高兴才是吧?”端木芙蓉道。

  “我哪有?我才不喜欢那个自以为是的混蛋。整天顶着个少宫主名头到处招摇撞骗,还讲自己是情圣,狗屁不是。”端木红袖翻白眼道。

  “你不是跟敖小天讲过,他打过你你就嫁给他的。可是前次你败了,要是后天敖小天要你兑现承诺,你怎么办?”端木芙蓉问道。

  “我就耍赖,反正,女人的话怎么能信?”端木红袖洋洋得意道。

  “你打这主意啊……”端木芙蓉也是无语了。

  “那小子胃口未免太大了!”听了敖庭的讲述,敖天直冷笑。

  “可这是他开出的条件。”敖庭臭着脸道。

  “我当时就想出手一巴掌拍死他。”敖阳愤愤然说道。

  “他要人给他就是,一个族人而已。”敖应峰说道。

  “那可是飞空中期境界的族人,怎么能随便给他?
  更何况,他这是要挟,咱们一世海被人要挟。

  传出去脸不丢尽了?”敖天气得一桌拍碎了桌子。

  “有些族人没用给他又何妨?留着反倒碍眼,一条病龙而已。”敖应峰道。

  “敖穷!”敖天一愕。

  “对!你看,你这八竿子才能打得着的远房堂弟。

  当年,为了培养他咱们家族付出了多少?虽说在跟红胜洋一战中他立了功,但是,从此后也成为了一条病龙,一病不起。

  现在更是奄奄一息,咱们当年培养他可是付出了大代价,也算对得起他。

  那小子的功法不光咱们想得到到它,端木家更想得到它。

  所以,只要功法在手,小天的事不就可以解决了吗?
  到时,咱们跟端木家成了亲戚,红胜洋也不得忌惮着啊?
  不然,我是担心咱们撑不到老祖宗醒转。”敖应峰说道。

  “嗯,一只没用的病龙,就是废物一个,虽说境界还不低,但是,这么多年他都没再为咱们敖家付出什么,给唐文也不吃亏。”敖庭点头道。

  “他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唐文肯要吗?”敖阳问道。

  “不管他想不想要,想要也得要,不想要也得要。

  真以为咱们敖家好欺负,咱们答应了他的条件,他若不答应,那就是他不对。

  到时,咱们再出手,就是端木家也不好讲什么。

  这事要快,晚上就送过去。”敖应峰冷笑道。

  “送他一批灵石跟宝物吧,也算是咱们对得起他。”敖庭说道。

  晚上十点,城主府来了一伙,有个人还是抬着来的,敖庭亲自陪着来的。

  “唐城主,虽说他现在还病着。

  不过,你既然能治好寒宫玉主的病,说明你是一个神医。

  我相信,你能治好敖穷的病,到时,他可就是你的得力干将了。”敖庭阴阴的说道。

  “那我还得感谢你们的美意了?”唐文瞅了敖穷一眼,冷笑道。

  “我们可是答应了你的条件,敖穷虽说病了,但是,他的确是飞空中期强者。唐城主,你不会想反悔吧?”敖阳气势汹汹的说道。

  “呵呵,假若我反悔,你们是不是要用强了?”唐文笑了笑。

  “呵呵,我相信唐城主是个明白人。”敖阳笑道。

  “一世海跟一世城可是邻居,大家还是和睦相处的好。有些事,一旦撕破脸皮,那可就没意思了。”敖庭说道。

  “这是《玄冥十二金龙宝典》,拿去就是。

  从此后,咱们两不相欠。不过,有句丑话我也要讲在前头。

  一世城好不容易盼来了一场大雨,我不希望再有人在背后捣鬼,不希望再出现干旱跟水患的情况。”唐文把功法拍在了桌上。

  ”呵呵呵,唐城主是明白人,我们也不糊涂。

  敖穷从此后是唐家的奴仆,他走前我们也送了他不少宝物,既然他是你唐家奴仆,他的一切也是你们唐家的,我们不干涉。

  从此后,敖穷再不是我一世海龙宫的人,他的生死我们不管,告辞!“敖庭哼了一声,带人走了。

  敖穷躺在木板上,木板搁在地上,他一脸目然的看着天空,整个院子就剩下唐文跟他了。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敖天,好一个敖天,我的堂兄……”良久,敖穷仰天长叹。

  “呵呵,也许这是好事。”唐文笑了笑。

  “好事,你当然得意了,从此后,你多了一个龙族坐骑。不过,你将得不偿失。”敖穷冷笑道。

  “怎么说?”唐文看着他。

  “我虽说境界还在,但是,我是一条病龙,一条快死的龙,你得到一个废物有什么用?

  不要说驼着你飞,我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自从红胜洋一战,我已经躺了百年之久。

  我就是一个等死之人,要不是有家人在,我早就自杀了。”敖穷一脸英雄末路模样。

  “呵呵呵,寒宫玉主的病怎么来的?”唐文问道。

  “古龙刺!这天下的古龙刺只有龙族高手能解。

  既然是在我敖家,也仅有敖天能解。

  当然,还包括那条深海中的老龙。

  而且,古龙刺每一条都不一样。别家龙族高手用的古龙刺,一世海也未必能解。”敖穷说道。

  “看来,你并不笨。”唐文点头道。

  “我当然清楚,是红胜洋用他们家族的古龙刺刺伤了我,只有红胜洋能解。

  当然,我相信,一世海那条老不死的老龙也能解。

  不过,要解要耗费太多精力,所以,他不会出手帮我。

  任我自生自灭,因为,我在他面前,还不如一条狗。”敖穷愤然说道。

  “我不会把你当狗,你是人,准确来讲,你还是一只蛟龙。”唐文摇了摇头。

  “那又怎么样?解不了古龙刺,我就是一条病龙,一个废物!没用的东西!你得到我就是得到一个累赘,亏大了。”敖穷一脸悲愤说道。

  “不不不,你错了。”唐文笑着摇头。

  “我哪里错了,难道,我一个废物对你还有用?狗屁。”敖穷激动起来。

  “呵呵,我并不是敖家人,但是,你们敖家的古龙刺我能解。你说,我能不能解红胜洋的古龙刺?”唐文笑眯眯看着他。

  “你……”敖穷顿时一愕,愤怒的表情开始缓和。

  “你若能解,我就是你最忠诚的坐骑。”敖穷想了想,突然泪流满面。

  唐文打开生态修炼舱,一把将敖穷卷了进去。

  看着里头巨大的空间,敖穷也吓了一跳。

  “知道这是什么吗?”唐文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有着拇指粗的一滴血。

  “血!”敖穷回道。

  “你再看看。”唐文突然打开了瓶盖,顿时,一道扭曲着的龙出现。

  “好高阶的龙血,它是谁的?”敖穷顿时激动起来。

  “龙皇血脉。”唐文道。

  “龙……龙皇……”敖穷颤抖着问道。

  “当然,你们一世海只能算是蛟,称不上龙,而它是正宗的龙血。而且,还是龙皇的血。”唐文道。

  “主人!能把它赏赐给我吗?”敖穷厚着脸皮问道。

  “所有的古龙刺在它面前都是狗屁。”唐文道。

  “那当然当然了。”敖穷连连点头道。

  “不过,你现在有个问题。如果让你吃下它,可是你身体太虚弱了,有可能直接被龙皇的血脉能量撑爆。

  当然,我可以给你吃一些增强身体的宝物,但是,即便如此,危险性还是不小。

  不过,不管什么事都有两面性。正因为你的身体虚弱,各方面都处于饥饿状况。

  这个时候吃下龙皇血脉,这就像是干涸的田地遇上甘露,会最大力度的吸收炼化,自然,效果也最佳。

  一旦成功,你不光可以立即恢复功力,有可能还能趁机提上一级功力。

  如果不这样,古龙刺一直在你身体之中,你的伤情恢复得慢。

  所以,情况就是如此,怎么样选择,你自己拿主意。”唐文问道。

  “我选择现在吃下它,自从我受伤后,没人把我当人看。

  特别是我的家人受到了敖家一伙的岐视,被他们欺负。

  他们唯一没做的事就是赶我们出去,这种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我选择一搏。

  即便是死,我也无怨无悔。”敖穷一脸坚决说道。

  “那好,既然你做出了选择,我成全你。不过,你应该跟家人先言明一下。”唐文道。

  “好,你把他们叫过来,我要留下遗言。”敖穷点头道。

  “如果真有意外,我会善待你的家人。不过,我希望你能坚持住,因为,你的家人需要你,你敖穷一脉可是有几百口人。”唐文道。

  “谢谢!”

  ……

  为了验证龙皇是不是还有阴谋,这次,唐文把关注的重点放在血脉中那道血影上。

  果然,敖穷服下血脉之后不久就出现了一道红色影子直奔敖穷脑部而去。

  唐文早有准备,念力形成的大网早在路上等着它自投罗网。

  龙皇虽强,但那是他的元神强大。

  不过,他现在被制,元神所剩无几。并且,主要元神被囚禁在大楚。

  而血脉中含有的只有‘血念’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元神。

  自然搞不过唐文这个怪胎,不久,血念虚影被唐文用念力线囚禁。

  大部分血念被唐文吞噬,而唐文留下了一点给敖穷。

  因为,这样有助于恢复敖穷的神识能力。

  敖穷很顽强,好几次都处于爆体的边缘,硬是给他强撑住了。

  即便是满身溅血,但他也没有放弃。

  而唐文直接传给他的是《玄冥十四金龙宝典》,比给敖家的还多了两条龙。

  一天后,敖穷被一只金黄色的蛋壳包裹住了。

  唐文松了口气,最危险的时候总算过去了。不过,他也累瘫了。

  至于敖空什么时候醒转,唐文也没办法确定。

  不过,唐文也不急。把蛋埋进了厚土之中,他准备带敖穷穿越到‘坤域’去。

  大地主空间升级后,可以带到异界的妖兽级别提高了。

  但是,还是无法直接把异界的人带走。

  又是一天过去,上午,唐文带着朱罗、卫刚、姜子龙和秦敢当一伙直奔一世台。

  一世台是一世城城主府专门设立的擂台,不管什么人都可以上擂台挑战。

  但是,每场挑战都要交纳一定的费用,级别越高所要交纳的费用也越高。

  唐文到达时,一世台周遭已经围满了人,简直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估计有上百万之多。

  “城主,听说隔壁的城池都来了不少人。”秦敢当说道。

  “这肯定是敖小天故意宣扬的,其目的就是要让城主丢大脸。”卫刚冷笑道。

  “敖家憋着一口气要吐,前次敖啸云被杀,而求雨方面敖家也丢了脸,自然想找回场子。不过,不晓得这次敖家来的是什么人?”姜子龙说道。

  “估计不是敖庭就是敖阳了。”秦敢当说道。

  “不一定。”唐文摇了摇头,念力往四周瞄去,不由得也吃了一惊。

  因为,来观战的看客中飞空境居然多达几十个。

  “哪里来的这么多高手?”姜子龙也吃了一惊。

  “肯定不是咱们一世城的,估计有外城的人过来。”卫刚说道。

  “是有,我就看到浮壁城来了几个飞空境强者。”朱罗说道。

  “呵呵,敖家的宣扬很有力度,值得赞扬。”唐文笑了笑。

  “还赞扬,咱们危险了。”秦敢当急了。

  “西雀岛岛主到。”这时,有人高叫了一声。

  顿时,空中一片彩云落地,露出一个面相霸气老者,敖小天他们跟在身后。

  “听说西雀岛住着敖家第二高手敖应峰,看来,敖家这次是势在必得了。”

  “没什么悬念了,唐城主必将输惨,甚至,丢命。”

  “嗯,有敖应峰在,唐城主几个手下都不是他对手。

  到时,敖小天跟唐城主一战,唐城主据说是暗器厉害。

  但是,本身实力并不是特别的出色,这次输定了。”

  “暗器厉害也行啊,只要能打败对手就行。”

  “这次不一样了,敖小天出战书时有规定,双方都不许用暗器。只能用身体包括双手双脚,连兵器都不让用。”

  “还有这规矩,那唐城主怎么肯答应?”

  “这个就不清楚了,也许是形势所逼。要知道,敖家多强势,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胳膊肘儿拐不过大腿啊。”

  “我倒是佩服唐城主,虽败尤荣。”

  “这就是一个城主最后的尊严,就像有些人,明晓得要死,但也要慷慨赴死!”

  ……

  “有人欺负我家小天,我是看不过去了。

  所以,唐城主,你任意挑就是了,只要是你唐家手下都可以。

  马上挑出最强一名上擂台就是,我赶时间。”敖应峰一脸霸道跳上擂台,蔑视着台下群雄。

  话音刚落地,一条身影也跳上了擂台。

  “怎么是他?”

  “是啊,他不是朱家的朱罗吗?”

  “他早被赶出朱家了,听说是为了一个青楼女子。”

  “这些年下来,他没有修炼资源,身手一落千丈,唐城主怎么不用卫刚,反倒叫他上台。”

  “卫刚上台也没用,反正都输,派谁出去都一样。”

  ……

  “唐城主,你决定了吗?”敖应峰一脸轻蔑的瞄了朱罗一眼道。

  “当然。”唐文点头道。

  “你是朱家朱罗?”敖应峰问道。

  “不!你错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朱家人了,我是唐家人。是唐家给了我希望,所以,我现在改名叫唐罗了。”朱罗说道。

  “好吧,我让你一只手,出手吧,别浪费时间了。”敖应峰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一幅提不起兴头架势。

  “你可别反悔!”唐罗冷笑道。

  “大丈夫讲话立地三千丈,何来后悔一说。对付你,我出一只手已经太多了。”敖应峰更加嚣张。

  “吃我一掌!”朱罗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当机立断。

  一掌摧动风云,一股红色气流飞出劈向了敖应峰。

  刹那间,红色气流化为八道金龙咆啸着攻向了敖应峰。

  “哈哈哈,在老子面前用龙族之术?”敖应峰大笑着,随手一掌反抓过来,一只青龙咆哮着飞出。

  刹那间,青龙被撕碎,八道金龙咆哮,唐罗吃过唐文的龙皇之血,血脉压力一下子砸向敖应峰。

  敖应峰也是飞空圆满境强者,并且,早在几十年前已经跨入飞空圆满境了。

  而唐罗刚跨入飞空圆满,当然不是敖应峰对手。

  但是,敖应峰作梦也不会料到,唐罗的血脉强度比自己高得多。

  顿时心神一抖,感觉血脉都凝固了似的,全身一紧,瞬间皮软。

  其实,这种血脉压力会对你从精神到肉体上带去压力。

  最主要的还是一种精神力压迫,是高阶对低阶形成的碾压。

  敖应峰太轻敌,如果不轻敌,他拥有强大的肉身跟真元,倒是可以扯平的。

  最后,败的还是唐罗。

  但是,就因为如此,仓促之下,敖应峰心神受损,顿时就被八条金龙抓中。

  滋啦几声,护身罡气直接被抓碎,袍服破碎,好像空中的破布条随风飞扬。

  而敖应峰被抓得摔下了擂台,身上有着几十道深及骨头的血槽。

  顿时,全场哑然,敖应峰自己也傻了,敖小天张大了嘴都合不拢了。

  “唐罗胜了!”秦敢当的破锣嗓门响彻天地。

  “唐罗胜了,唐家赢了……”顿时,全场掌声如雷,呼天喊地。

  “各位,这是主公对我的栽培。”唐罗大声喊道,朝着唐文跪下了。

  “唐罗,再来!”敖应峰差点气晕,一把跳上擂台,就要出手。

  “敖应峰,你想出尔反尔吗?”唐文一把挡在了唐罗前面,冷冷的喝问道。

  “挡我者死,滚开!”敖应峰是铁了心要扳回面子。

  “敖应峰,你太卑鄙。”

  “无耻,太无耻了。”

  “滚下台。”

  ……

  “谁乱叫,我打死谁!”敖应峰红了眼,一掌干向了人堆里。

  顿时,人堆里一片哀嚎,几十个人当场被他打爆,成了一团血雾。

  “敖应峰,你在我一世城杀戮,杀了他!”唐文大怒,挥手一指。顿时,好些人叫嚷着冲将上来。

  “敖应峰,你个无耻之辈,吃我一珠。”端木红袖气坏,飞出天域之珠砸将过去。

  而唐罗、卫刚几个飞空境强者更是冲在了前头,合击向了敖应龙。

  敖阳一看,带着龙族一伙也反杀过来,而支持龙族一伙的也加入了战团。

  顿时,场面一片混乱,几万人大骚乱开始。

  下边,更是乱得一包糟,演变成了几十万人大战。

  有些人趁机摸鱼,胡作非为。

  天域之珠被打乱弹,轰隆,唐文发射了导*弹,一把炸得敖应峰翻滚出去。

  而天域之珠给也爆得翻滚出去,这时,藏在唐文那颗天域之珠中的敖古丁给惊醒了。

  一看,顿时大喜,“快点,把那颗天域之珠给弄走。”

  唐文当然也有此意,刚才发射导*弹暗器的目的就是想吞了这颗天域之珠。

  顿时,在唐文念力线跟老龙相助下,天域之珠翻滚着飞向了远方。

  端木红袖跟寒宫玉主追了出去,不过,被唐文的念力线在暗中使坏。

  身体一滞,顿时,慢了下来,眼看着天域之珠在爆炸中飞走。

  而好些飞空境强者一看,都疯狂的扑向了天域之珠。

  毕竟,此等宝物,谁不眼红。

  最后,砸得了一条大江之中,飞空境强者们立即扑进了大江之中,随着滚滚的江水翻涌着,乱窜着。

  而唐文令天虫化成了自己站在了擂台上,而真正的自己化为天虫早联手老龙把天域之珠收走了。

  这下事可是闹大了,端木宵法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一世城。

  不过,当时下落捞珠的人可不少,那些家伙早溜了。

  端木宵法差点气得吐血,用尽了办法联系天域之珠,可是,天域之珠石沉大海一般毫无音讯。

  因为,它早就躺在唐文的大地主空间之中,已经隔绝了一切,当然找不到了。

  傍晚时分,域主端木乾坤亲自赶来了。

  他亮出了最大的一颗天域之珠,因为,三颗珠子之间有着亲密的联系。

  一旦摧动这颗主珠,另外两颗只要是在天域范围内都能感应到。

  当然,唐文还吓了一跳。

  只能强做镇定,心里一直在打鼓。

  看着那颗巨大的珠子膨胀到了几百丈高下,在空中泛发着七彩霞光巡视着。

  而端木家族的飞空境强者跟着珠子飞向了远方,这个有点像是探雷器,一路往远处搜寻而去。

  这个节骨眼上唐文可不敢有丝毫松懈,断绝了跟老龙的一切联系。

  虽说他极想得这最后一颗,但是,端木乾坤是什么人?域主啊,金丹境强者。

  一世城进入了静默状态,因为,端木家族人要求所有人都不得离开一世城。

  并且,居家等待端木家调查处理,就连敖应峰一伙蛟龙族生灵也给禁止外出。

  面对端木乾坤,敖应峰当然也不敢有轻举妄动。

  惹怒了这个老家伙,在天域之珠加持下,人家一口气都能吹死自己。

  半个月后,敖穷终于破壳而出,一个全新的敖穷出现。

  他神采奕奕,一把跪向了唐文。

  “不必客气。”唐文伸手扶住了他。

  这家伙还不错,不光功力恢复,身体恢复,而实力也更进了一步,跨入飞空后期。

  端木乾坤带着族人回来了,不过,一个个刚死了爹娘一般,垂头丧气。

  端木乾坤怒气冲冲,直接冲到敖家一伙临时居住之地,一巴掌就把敖应峰打得狂吐鲜血。

  “都是你惹的货,堂堂蛟龙族,居然不守信用,简直丢尽了龙族的脸。”

  “域主,我家大叔是做得不对,请你谅解他。”这时,远处金光一闪,一团云朵快速逼近,是敖天亲自来了。

  “谅解,怎么谅解,我的天域之珠丢失,就是把你的一世海卖掉也赔不起。”端木乾坤哼道。

  “你也是明白,我家大叔不可能觊觎天域之珠,就是有这个心也没那个本事。”敖天说道。

  “这事只能怪唐文,要不是他发射了可怕的暗器。

  也不至于爆得如此厉害,天昏地暗的。

  连着天域之珠也给炸得飞进了大江里,才让宵小之辈得手。”敖应峰说道。

  叭!
  这一巴掌更狠,直接把敖应峰打得翻滚出去。

  “唐文当然有事,但是,事是你挑起的!你是罪魁祸首。”打完人后端木乾坤凶道。

  “域主息怒,我可以把刚得到的《玄冥十二金龙宝典》供出来,咱们两家一起参详。”敖天赶紧说道。

  “敖应峰,你这顿打老子先记下了。”端木乾坤一哼,手一伸,“功法拿来。”

  “域主你参透后请还给我。”敖天也没辄,为了保住敖应峰,只好乖乖献出了宝典。

  “那得看老子什么时候参透。”端木乾坤哼了一声,把功法收走了。转眼瞪着唐文,“小子,你也有事。”

  “域主,跟我没关系啊。

  首先,挑战是敖小天要挑,其次,是敖应峰输了不认,要杀人。

  如果敖应峰不杀我们,我怎么可能把压箱底的暗器都使出来,我是被迫的。”唐文赶紧叫苦道。

  “怎么全怪小天了,当初端木红袖说过,如果她输了就得嫁给我家小天的。

  是你小子横刀夺爱,明晓得有这回事。

  居然带她俩个逛街,真把我敖家当摆设了?”敖天凶巴巴的瞪着唐文。

  “我说敖宫主,你这可就错了。是她俩个到城主府邀请我逛街的。我当时还一直推说没空,可是,她两个硬要扯我的。”唐文道。

  “笑话,我端木家一个天域公主,一个寒宫玉主,还要舔着脸来求你逛街。你小子不老实,居心叵测。”端木宵法哼道。

  “啥也不用说了,你小子也有责任,先吃我一巴掌就是了。”端木乾坤哼道。

  “域主,我愿意把唐氏商城三成的收益给端木家。”唐文知道躲不开,只能花钱消灾了。

  “三成很多吗?”端木宵法不屑说道。

  “这是最大的利润了,你总不能让我赔本?”唐文道。

  “小子,你今天不拿出诚意,那你就等着下地狱!”端木乾坤脸一板道,手掌都扬起来了。

  “老祖,这事的确跟唐文没关系。

  当时我们去追天域之珠,唐文还在擂台上指挥百姓们撤离。

  要怪只能怪敖应峰还不知耻,居然讲话不算,欺负后辈。”

  寒宫玉主突然开口说道,唐文倒是愣了一下,这妹玩如此好心,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于是,瞄了她头上人气小人儿一眼,好像人家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谎言,倒是奇怪了。

  “丫头,你居然胳膊肘儿往外拐,是何居心?”端木乾坤脸一板叱道。

  “老祖,我这是就事论事,并无任何私心。”端木芙蓉一点不惧的回应道。

  “长辈讲话今后你不许再胡乱插嘴。”端木乾坤道。

  “知道了老祖。”端木芙蓉一脸尴尬的闭上了嘴。

  “域主,我剩下最后一滴龙血,给你们就是。”唐文掏出了瓶子。

  “拿来!”端木乾坤一伸手吸将过去,一打开盖子,顿时,嘴角一抖。

  发现一条血影飞出,他立即伸手按了回去。

  “好吧,算你小子识相,三成就三成,还有,你得感谢芙蓉那丫头,看她面上,这事就此结过。”端木乾坤当然识货。

  急着赶回去炼化,身影一闪,踩着一把宝剑飞走了。

  “商城已经建好,你的货什么时候运到。”端木宵法问道。

  “我的货就在身上,马上就可以卸装。”唐文应道。

  “好,你先回天城,明天就开业。”端木宵法哼道,转身踩着一把长矛兵器就要冲天而去。

  “端木城主,我家小天跟天域公主的事你总得给个说法,可不能讲话不算数。”敖天说道。

  “我可没答应你,你问红袖就是。”端木宵法哼道。

  “敖小天,开玩笑的话你也信?”端木红袖洋洋得意道。

  “端木红袖,你不要欺人太甚,会遭报应的。”敖小天差点气得吐血。

  “我就欺负你了,怎么样?”端木红袖还扮了个鬼脸,敖小天气得脸直抽搐,指着唐文道,“你是不是喜欢他?”

  “我就喜欢他,你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端木红袖翻白眼伺候道。

  “我说公主,你可不能这样开玩笑。

  其实,今天发生的事你也有责任。要不是你讲话不算数,人家也不会向我挑战。

  而且,那天逛街的确也是你俩个邀请我的,我是被逼的。

  所以,敖小天才气得发疯似的要找我挑战,我它娘的真是倒霉蛋。”唐文愤然说道。

  “怎么,我们俩个大美女陪你逛街你还倒霉了?
  这样的倒霉在玄天大陆有多少人想拥有还无法求得。

  你若不信,我给天圣宗的贺启昌发个信,他肯定马上屁颠着赶来。”端木芙蓉一脸高傲说道。

  “我不稀罕。”唐文摇头道。

  “小子!你好嚣张?”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下一刻,空中云雾被一双手扒开,落下一个相当帅气,头戴玉冠,身披玉鳞衣中年男子。

  那玉鳞衣片片鳞片像鱼的鳞甲一般,一片片的仅有沙粒大小,看上去十分耀眼。

  “贺启昌,你来干什么?”端木芙蓉冷冷看着他。

  “路过,不过,一听,这小子居然如此嚣张,我替你煽他一耳光再说。”贺启昌哼道。

  “你凭什么替我煽耳光?不稀罕,不许你乱来。”端木芙蓉道。

  “本座今天就杀了他如何?他又不是你什么人?你拦着就没道理了。”贺启昌一脸高傲道。

  “他是一世城城主,是我哥任命的,怎么能说没关系。”端木芙蓉恶狠狠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城主只是一个奴才而已。今天我就是杀了他你哥也会给我面子,端木城主,你说是不是?”贺启昌说道。

  “贺宗主,这小子的确狂妄自大,而且,勾*引女人有一手。你看,他面多嫩。要是我是女人,也会喜欢他的。”敖天添油加醋,完全就是在拱火。

  “呵呵,贺宗主要出气也可以。煽他一耳光就是了,就不必打死了,他可是我生意上的合伙人。”端木宵法笑眯眯说道。

  “哥!不许你这样答应外人。”端木芙蓉说道。

  “怎么啦妹妹,唐文又不是你什么人?

  你护着他干嘛?你看贺兄,帅气庄重,又是玄天大陆第一大宗宗主。

  唐文跟他比,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其实,端木宵法是想搓合妹妹跟贺启宗的。

  毕竟,域主家族再加上玄天大陆第一大宗,那绝对可以稳稳称霸玄天大陆了。

  到时,就是玄域之主也得看端木家脸色的了。

  “端木城主,你可不能这样对待我。”唐文道。

  “生意上的合伙人而已,我有义务保护你吗?”端木宵法冷笑道。

  “我是你妹夫,你若让你妹夫丢大脸,你妹心里怎么想?”唐文发狠道。

  今天若找不到一张护身符,那估计只能用同位面瞬移跑路了。

  那样做的后果太严重,自己今后还想在玄天大陆赚钱做生意几乎不可能了。

  “妹夫……”顿时,全场傻眼,就是端木芙蓉也是一脸晕乎,瞬间脸就红得猴子屁股似的,指着唐文道,“你……你别胡说八道的。”

  “怎么?当初我给你治病的时候可是要求宽衣*解带的。你这样子了还能另嫁他人?”唐文装得一脸愤怒问道。

  “你胡说,我哪有宽衣*解带了?”端木芙蓉差点气晕。

  “唐文,你可别胡说,姑姑哪有宽衣*解带,当时你只是号脉,还有……还有……”端木红袖突然讲不下去了。

  “还有什么?”贺启昌疑心越来越重,冷冷问道。

  “就是用一个东西按在姑姑身上而已。”端木芙蓉道。

  “哪个部位?”敖天问道。

  “哪个部位你管得着吗?”端木红袖狠狠回击道。

  “唐文,你说哪个部位,如果你讲出来,今天这一耳光就免了。”贺启昌说道。

  “不许说!”端木芙蓉脸红通通的吼道。

  “这个,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唐文双手一摊。

  “端木芙蓉,还寒宫玉主,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你果然是喜欢小白脸。

  贺某不堪,居然不如一个小白脸,端木芙蓉,我相信,你今后会后悔的。

  会倒霉的,告辞!”贺启昌气得一跺脚,踩着宝剑冲天而起。

  “哈哈哈,贺宗主,不送啊。你虽说被一个小白脸比下去了,呵呵,小白脸能有什么本事?哪比得过你贺启昌?”敖天仰天大笑道。

  “敖天,你不必浇油添柴,我贺启昌会找小白脸算账的。我相信,他会很惨,惨不忍睹!”空中传来贺启昌阴冷的声音。

  “贺启昌,你凭什么这样子讲。

  我就喜欢小白脸,我就是他的女人怎么样?
  你敢对他下手,我端木家必饶不了你。”端木芙蓉突然发起脾气来。

  “端木家,我好怕噢,走着瞧。”贺启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瞬间消失在天际。

  “妹妹,你怎么不懂事,去得罪他干嘛?”端木宵法都气坏了。

  “我就看不惯他,得瑟什么?他又这是神,天地主宰一样,想杀谁就杀谁?”端木芙蓉冷冷道。

  “唉,你这可是给唐文带来了杀身之祸。算了,不说了,我先回城去了。”端木宵法也拿自家这个妹妹没辄,摇头叹了口气,飞天而去。

  “我看他敢杀我的男人。”端木芙蓉好像疯了似的。

  “哈哈哈,我敖天拭目以待啊。”敖天又仰天大笑了。

  “唐城主,不必害怕,有我敖兴东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不远处河里传来。

  刹那间,河水翻涌,一朵巨大的水花托着几个人上来了。

  打头的蟒带玉袍,头戴王候帽,踩着一朵水花落地。

  “前辈您是?”唐文看着他问道。

  “城主,他是敖兴东,红胜洋龙宫宫主。”唐罗上前说道。

  “唐城主,听说你有《玄冥十二金龙宝典》?”敖兴东问道。

  “嗯,我的确有。如果敖宫主想交换,可以拿土地跟人口来换就是。”唐文道。

  “哈哈哈,直白,我就喜欢直白的人。”敖兴东大笑。甩出一张图道,“这是紧靠三生海的‘百洋海’。

  方圆足有十万里,有几千座岛屿,人口七三千万。

  海族更是多达十亿之众,这些全是你的了,换吗?”

  “换!不过,还得外加一个条件。”唐文道。

  “说。”敖兴东冷冷问道。

  “红胜洋实力超然,刚才我得罪了贺启昌,而且,敖天一族也对我虎视眈眈,我只要求红胜洋保护我一年。”唐文道。

  “一年,呵呵,可以,完全可以。不过,丑话讲在前头,一年之后咱们可就两不相欠了。”敖兴东笑道。

  “成交!”唐文点头道。

  “滴血认主吧,百洋海就是你的了。”敖兴东催道,生怕百洋海送不出去似的。

  “唐文,别傻了,你只得到一片空的海域而已。”端木芙蓉说道。

  “我现在没得选择。”唐文摇了摇头,一滴鲜血滴在图上。

  顿时,眼前浮现出一片海洋,那应该就是百洋海的浮图了。

  “敖天,跟你商量个事,唐城主要求我红胜洋护他一年,这一年内你可别生事。不然……”敖兴东威胁之意明显。

  “我一世海龙宫当然没意见,不过嘛,这话你还得跟贺宗主去说。”敖天冷笑道。

  “我会的。”敖兴东哼道。

  “叮咚,你获得十万里之地,人气三千二百一十三万,海族之气十八亿九千三百万,可以晋级,开启穿越模式。”大地主空间悦耳的声音传来。

  “哼!”敖天一甩袖子,带人气呼呼的走了。

  唐文迅速回城,抛出生态修炼舱,进入吸收模式。

  目前保命要紧,提高功力才是王道。

  这次敖兴东带来的人气跟海族之气数量庞大,所以,人气质量颇高。

  那人气跟十几亿妖气从遥远之地滚滚而至,唐文顿时沐浴在气流之中。

  他全身咔嚓震响着,不久,化为一条龙,全身毛孔大开,在疯狂的吸收炼化。

  如此一来,吸收面积可就扩张了百倍,效果自然更佳。

  半天后,唐文睁开了眼。

  发现自己又朝着龙族进化了一步,连龙的胡子都长出来了,头上龙角也有三寸长了。

  人气指数:4896898500
  鸟兽指数:15435450000
  奴仆指数:16451850人。

  土地面积:27464622里

  财富指数:5119990吨黄金。

  武功境界:飞空中期

  行礼载重:2500万吨。

  行礼缓存:200天。

  穿越时间:800天。

  老婆指数:6.0
  大地主系统:10.0
  智力等级:153
  时间比例:1:20
  念力能量:1800万斤 260里

  斩敌杀气:22719010道。

  功力提了一级半,跨入‘飞空中期境界’。

  再加上龙族强悍的身体,半金像衣加持,外带天虫进化。

  应该能跟飞空后期扯平,就是再次遇到敖天,也有逃命的希望了。

  “我给你害死了。”出来后发现是半夜,居然看到端木芙蓉就站在生态修炼舱前,一出来就恶狠狠说道。

  “我知道你有点喜欢上我了。”唐文瞄了她头上人气一眼,发现她有些羞达达的。

  “胡说八道,我会看上你,你那么弱,就是全天下男人都死光,我也不可能嫁给你。”端木芙蓉气呼呼说道。

  不过,人气小人儿还是羞达达的,貌似,脸更红了一些。

  “不要口是心非。”唐文道。

  “混蛋,我给你害惨了,你得给我补偿。”端木芙蓉哼道。

  “你要什么补偿?”唐文问道。

  “我不知道,你就得给我最好的。因为,你的货特别的多。”端木芙蓉道。

  “给你提两级功力怎么样?”唐文问道。

  “咯咯咯……”端木芙蓉疯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差点折了腰。

  “好笑吗?”唐文冷冷看着她。

  “当然好笑,不是好笑,是可笑。你给我提两级功力,你是神仙啊?”端木芙蓉极尽嘲讽的看着他。

  “假如我能办到,你是不是就答应嫁给我了?”唐文笑着问道。

  “那不可能!除非你打过贺启昌。”端木芙蓉摇头。

  “好吧,今后再说吧。”唐文耸了耸肩膀。

  “你……你真能帮我提功?”端木芙蓉怀疑的看着他。

  “不信拉倒。”唐文道。

  “那我就先信你一次。”端木芙蓉上前来道。

  “进里面谈。”唐文走向了生态修炼舱,端木芙蓉一脸怀疑的也跟着进去了。

  不过,当看到里头空间,也给吓了一跳。

  “你真有钱,居然镶嵌了几万颗极品灵石。”

  “当然啰,我是玄天大陆首富。”唐文干笑道。

  “切!不吹牛会死吗?”端木芙蓉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伺候他。

  “这是增强肌,我先给你打一针。”唐文掏出了针筒。

  “打针,怎么打?”端木芙蓉问道。

  “这个,还真不好说。”唐文道。

  “你说嘛。”端木芙蓉撒娇了,唐文满身鸡皮疙瘩起。

  “要……露出一点……”唐文道。

  “混蛋,你想占我便宜。”端木芙蓉一听,顿时大骂。

  “隔着衣服打针打不准,会伤了你。你自己选择吧,如果伤了你可不能怪我?”唐文一脸正经。

  “这个……那……如果伤了会不会很严重?”端木芙蓉扭扭捏捏问道。

  “严重的话有可能全身瘫痪,一辈子只能躺床上,屎尿不能自理,得靠丫环来弄了。”唐文道。

  “我……这……”

  “别怕,看不到什么的,只露出一点肌肤而已,你我不说,谁知道。”唐文道,“来,坐小板凳上,咱们打针吧……”

  “你快点。”端木芙蓉脸通红如血,干脆闭上了双眼。

  “嗯,你这肌肤很……”唐文故意拖时间。

  “你快打针,人家都快羞死了。”

  “打完了。”

  “你个混蛋,怎么不早说。”

  ……

  清晨,鸟儿在欢快的鸣叫。

  打开舱门,一股清鲜空气扑面而来。

  “好舒服……”端木芙蓉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满天朝霞,她深吸了一口气。

  突然一愕,她呆住了。

  因为,端木红袖正一脸玩味儿的笑看着她,她顿时一愕,脸顿时就红了,嗔道,“丫头,你傻笑什么?”

  “姑姑,你还骗我?”端木红袖笑盈盈的。

  “我骗你什么了?”端木芙蓉一愕。

  “都双宿双栖了,还说你们俩个没关系。赶紧赏点什么给我,不然,我可是要大声到处嚷嚷了。”端木红袖把手都伸到端木芙蓉面前了。

  “你瞎说什么,什么双宿双栖,昨天晚上他是在帮我提功,丫头,别乱讲话。”端木芙蓉脸一板道。

  “提功,呵呵,你刚跨入飞空初期还不到一个月,提什么功?姑姑,你骗人都不像。”端木红袖一脸你懂的意味儿。

  “丫头,我是说真的,就是给我提功。”端木芙蓉一脸正色。

  “鬼才信你!”端木红袖就是一脸不信的哧哧笑着。

  “你看!”端木芙蓉气坏了,往远处一抓,顿时,一株大树应声而起。

  端木红袖一愕,顿时呆了,“姑姑,你真提功了,好像还不止中期,难道到后期了?”

  “你说呢?”端木芙蓉脸上带着浅浅的笑,难掩得瑟。

  “是唐文给你提的功?”端木红袖呼吸有些急促的问道。

  “不是他还有谁?忙活了一个晚上才成功。而且,还要打针。”端木芙蓉道。

  “啊,你被他打针了?”端木红袖突然尖叫了一声,一脸暧昧的问道。

  “是啊,打针怎么啦?”端木芙蓉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在玄武城就看到他给人打过针了,要打屁*股。”端木红袖哧哧一笑。

  “你个死丫头,敢埋汰我,我打你。”端木芙蓉一听,伸手打了过来。

  “唐文,你帮姑姑了,居然不帮我。

  我认识你可是比你认识她早得多,连天域之珠都给你了。

  你可不能厚此薄颇,不地道。”端木红袖一把闪到唐文身后,扯着他手臂说道。

  “唐文,敖小天也太嚣张了,你就帮红袖一回。

  她对你可是不错,替你讲了很多情的。

  那天敖应峰要撒野,还是她首先站出来保护你的。”端木芙蓉说道。

  “就是,你没见过敖小天那个嚣张劲儿。

  昨天你们提功的时候他又来挑衅了,说是再战一回,如果战败,再不提婚嫁的事。

  唐文,你也不忍心看到我被他欺负是不是?”端木红袖一脸楚楚相。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唐文摇了摇头。

  “唐文,你有没良心?你若帮我提功,我跟爹爹说去,到时,端木家三成的提成改成两成怎么样?”端木红袖说道。

  “这个嘛倒是可以考虑。”唐文点了点头。

  “那好嘞,你赶紧给我提功吧?”端木红袖道。

  “可是咱们得赶回去,今天商城开业,你爹可是下了命令的。”唐文道。

  “不行,你先帮我提功,再回去开业。”端木红袖耍赖道。

  “这事我可以跟大哥说,你先帮她提功就是了。”端木芙蓉说道。

  “那好吧,不过,也要打针的。”唐文道。

  “打就打。”端木红袖火辣辣的说道。

  “你个丫头,不知羞。”端木芙蓉笑道。

  “姑姑你都给他看了,我怕什么?”端木红袖反嘴道。

  “死丫头!”端木芙蓉羞得赶紧冲进了房间。

  唉,二进宫了。

  又是一番神操作,不过,端木红袖倒是提功得快。

  仅仅三个时辰就送她跨入了飞空中期,打开舱门之后可是把那妮子乐得差点找不着北了。

  “哼哼,晚上回去就让我爹吓死。”

  “敖小天,你等着,到时,我肯定让你满地找牙。”

  “哈哈哈,好爽啊。”

  ……

  “你是爽了,我可是损失大了。”唐文叹了口气。

  “放心,我会向爹说明提成的事。”端木红袖道。

  下午,‘唐氏圆湖商城’正式开业。

  因为有端木家族出面撑着场面,所以,天城的武林世家,豪门巨富几乎都到场捧场了。

  而且,在巨大的屏幕演式下,这些家伙个个都看得瞠目结舌。

  一个个都兴奋的进了卫生间,又试了马桶,睡了席梦思,品尝了茅台,还玩了电灯……

  甚至,一个个都试架了哈富H8。

  晚上一统计,唐文都吓了一跳。

  因为,预订款就收了几百万灵石,黄金上亿两。

  还有一批用来兑换卫浴装备的宝物等等,这财发得真没谁了。

  “家主,唐氏圆湖商城今天一天就卖了……”当接到大管家洛云德的汇报后,端木宵法嘴皮子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手往桌上一拍,“失算,失算了,红袖啊,你可是把爹害惨了。”

  “绝对的,本来三成的提成现在变成两成,这一成可就不得了,光是一天咱们就损失了几十万颗灵石。”洛云德一脸肉痛的说道。

  “大哥,要不想些办法把那一成给收回来?
  不然,日积月累,咱们损失太巨大了。

  不能眼巴巴看着那小子赚得盆满钵溢,太可气了。”端木飞九说道。

  “可是我答应红袖后还跟唐文签定了合约的,反悔一个红袖会跟我急,二来,可是有损咱们端木家威信。”端木宵法揉了揉眉,一脸苦恼说道。

  “大哥,可以让唐文给些补偿。”端木贤德说道。

  “补偿,他能什么补偿,还不是些灵石。补偿只有一次,可是,一成的提成是细水长流,根本就没有可比性的。”端木宵法摇了摇头。

  “他不是有提功的秘方跟神药吗?芙蓉连升两级,红袖也连升两级。

  咱们端木家虽说是域主之家,不过,最近这些年下来可是一直不太平。

  玄域蠢蠢欲动,就连十大宗都敢轻视咱们。

  再这样子下去,端木家的威信何存?
  而咱们又丢失了两颗天域之珠,损失惨重。

  若大哥不能借天域之珠的力量,就是敖天也敢叫板你。”端木贤德说道。

  “对,如果咱们家能多出几个飞空后期甚至圆满境,那实力可就大增了,完全碾压红胜洋他们了。”端木长空双眼贪婪的说道。

  “那种神药肯定都是天价,叫唐文补偿几个应该不可能。”端木飞九说道。

  “这事我问过芙蓉了,她说先要吃什么增强肌,尔后就是打针,第三步就是传授功法,最后又吃一颗神丹,成功率非常的高。”端木贤德说道。

  “不如再补偿他一座城池,那小子不是想当城主吗?干脆给他一座大城。反正最终都属于咱们家的,怕什么?”端木长空说道。

  “这倒是可以,你去叫他过来。”端木宵法点了点头。

  不久,唐文给叫了过来。

  “我很乐意帮助你们,不过,那神药我身上已经没有了。

  不过,一旦我帮浮壁城降雨完成,到时,商城的货也通得差不多了。

  我会回去一趟,跟玄冥域高人接触,要求再订一批货。

  到时,返回时就可以帮你们了。

  不过,名额仅有三个,不能再多了。

  再多我也拿不出神药来,而且,那神药可是天价,我得费尽脑子才能从那位前辈手上搞到手的。”唐文道。

  “你可要想清楚,忽悠端木家的后果?”端木宵法冷冷的盯着唐文。

  不过,时下的唐文已不是吴下阿蒙,那是淡定的回看着他,眼皮子都没眨巴一下。

  “好吧,你马上去浮壁城完成降雨之事。”端木宵法相信自己的神识,在如此厉害的眼光下,这小子一点不慌,那就证明他讲的是实话。

  第二天,唐文带着唐罗一伙到达浮壁城,已经是深夜了。

  “呵呵,我知道你心急着去见顾红玉是不是?”唐文笑道。

  “我……主公,我想马上见到她,你让我请个假,我去看看她就回来,绝不拖了主公降雨的后腿。”唐罗说道。

  “我看没这个必要了。”浮壁城主柳元鸿却是笑道。

  “柳城主,你这话我可不懂?”唐罗道。

  “有人把她接走了。”柳元鸿道。

  “谁?”唐罗一听,顿时急了。

  “朱家替她赎了身,并且,认她为干女儿了。”柳元鸿道。

  “朱原,你个狗东西,我要杀了你。”唐罗一听,转身就要跑。

  “别急,朱家应该是好事。”唐文一把喊住了他。

  “他们能安什么好心,还不是听说我打败了敖应峰,现在又想拉拢我。当年朱家对我那样,我绝不会回去的。”唐罗说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唐罗,这事,我看算了。到时,朱家风风光光把顾红玉送过来,有什么不好?”柳元鸿好像朱家说客。

  “朱家给了你什么好处?”唐罗冷笑道。

  “我想当个和事佬!其实,当年,朱家如此做也是有苦衷。

  你想,堂堂豪门大户的朱家怎么能允许一个青楼女子进家门?

  虽说顾姑娘是清白之身,但是,青楼就是青楼。”柳元鸿道。

  “现在见我功力提高了,又后悔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唐罗讥讽道。

  “呵呵,朱家如果当年没对你如此,那你现在功力也不会增长得如此的快?因为,朱家不会挑你到唐家的。”柳元鸿笑道,“唐城主,你看,这事你给拿个主意。”

  “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过,朱家当初对唐罗的确不地道。所以,如果朱家登门放炮,承认错误,我可以当这个和事佬。”唐文说道。

  “登门放炮,赔礼道歉,这个恐怕有些……”柳元鸿脸有些难看了。

  “这是唯一的条件,你可以跟朱原讲清楚。

  不然,如果他胆敢拦着顾红玉不放,我唐文要为唐罗出头。

  朱家虽是旺族,是大户,但是,就凭我跟端木家的关系,朱家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唐文一脸刚毅道。

  “那是自然,这天下人都知道了,唐城主你马上就要发达了,柳某在这里先贺喜一下。”柳元鸿拱手相贺道。

  “什么意思?”唐文一愕。

  “唐城主,就不必瞒着咱们了吧?

  谁不知道你跟寒宫玉主是一对?而且,有可能还是一箭双雕。

  到时,左边天域公主,右边寒宫玉主,姑侄俩同伺一夫,天作之合啊。”柳元鸿一脸笑眯眯的。

  我靠……

  貌似,弄假成真了……

  “柳城主,这话可别乱说,不然,到时,敖小天估计会拆了你的城主府。”

  “哈哈哈,倒也是,不说不说了。”柳元鸿一摸下巴,大笑不已。

  “敲锣打鼓,这也太欺负人了,不可能。”朱青东柳元鸿那么一说,顿时就差点炸毛了。

  “就是,如此一来,我朱家成什么了?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士可杀不可辱,唐文硬是如此,这亲不结也罢。”朱照哼道。

  “这已经不是结不结亲的问题,如今唐文可是端木家的红人,不久,肯定就是端木家的女婿了。

  难道你们还要拦着顾红玉,可你们拿什么去拦?
  真跟唐文作对,光是一个唐罗你们能对付吗?
  更何况,唐文手下可是有十来个飞空境强者,唐家已经成长起来。

  再加上端木家族,几位,好好想想利弊。

  呈一时口舌之利有用吗?再换个角度,如果结亲,有什么不好?
  唐罗可是唐文的铁竿亲信。到时,唐家的商城到处开花,你朱家也能分到一杯羹。

  而且,背靠唐家这座大山,朱家不想发达都难。”柳元鸿劝道。

  “唉……胳膊肘儿拐不过大腿了。

  时下已经不同了,不要说端木家,光是一个唐家都不是咱们朱家所能抗衡的。

  为了面子,难道真要把朱家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朱原叹了口气,双眼无神的看了看门外。

  “家主讲得没错,做人,心脑要开阔,要拿得起放得下才是。”柳元鸿道。

  ……

  第二天,一片锣鼓声传来,朱原亲自带队,后边还一伙人抬着一枯巨大的豪华轿子直奔城主府而来。

  顿时,街上热闹开了。

  “朱家好像要嫁女,到底嫁谁啊?”

  “这个你还不知道啊?就是红衣楼的琴师顾红玉,朱家不是收为义女了吗?要嫁给唐罗。”

  “唐罗,唐罗是谁?”

  “以前叫朱罗。”

  “是哪个弃子啊。”

  “人家现在攀上高枝了,成为了唐家人,连姓都改了。而且,前几天战败了敖应峰。”

  “咱们瞧热闹去。”

  ……

  不久,城主府就给几十万人围了。

  唐文一身唐装站在城主府大门口,由柳元鸿亲自陪着。

  而唐罗则是一身大红袍,身挂大彩球。

  “各位,今天是我唐家族人唐罗跟朱家女儿顾红玉的大喜事。

  如此大喜之日更应该满城同庆,唐文我也没什么好送给你们的。

  今天,我就当场施术降雨,让一场喜雨来滋润浮壁城。”唐文双手抱拳道。

  “好啊!”

  “唐城主又求雨了,快来看啊。”

  ……

  不久,这消息就传遍了全城,人越聚越多。

  几十枚求雨弹射向了天空,唐文往空一甩,龙角飞向了天空,化为巨龙咆哮。

  唐文放出敖穷,敖穷化为一条长达几十丈的青龙朝着唐文下跪道,“请主人上来。”

  唐文点了点头,飞向跳上巨龙,敖穷飞向了天空。

  不久,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下一刻,雷鸣电闪,倾盆大雨从空中倾泄而下。

  “有雨了!”

  “龙神来了,谢谢唐城主。”

  “唐城主就是龙神!”

  ……

  “叮咚,你获得了三百零一万三千人气,可以吸收炼化。”想不到系统又来报喜了。

  唐文获得了浮壁城人气,这是大喜事,功力晋一级,跨入‘飞空后期’。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唐罗的父母笑歪了嘴。

  下一站朱家谷降雨,一如辗转,有了敖穷的加入,唐文一次施雨范围达到了四千里。

  如此一来,再加上中间休息时间,也用了十天时间才搞定。

  不过,降雨也给唐文带去了不少惊喜。

  比如,十天内,他又获得了几千万人气。

  只不过,大地主空间对人气提功有限制,一个月不能超过三次。

  这个月的份额唐文用完了,距离上一次提功才半个月,还需等半个月才有新的机会。

  不过,唐文也不担心,因为,只要自己没开启吸收模式,这些人气都会暂时贮存着,并不会失去。

  因此,那只能等下一次穿越回来时候再享受人气福利了。

  几天后,唐文又给了卫刚几人一颗人气丹,搭配上一瓶增强肌,交待他们一个月后服用。

  下边,开启穿越模式。

  不过,令唐文相当沮丧的就是,在穿越目标地图上并没有找到楚国。

  看来,大地主空间暂时还搞不过囚禁龙皇的法阵。

  因此,唐文极为无奈,只好把落地地点选择在了玉羊城。

  一落地,发现玉羊城全城戒严,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唐文匆匆赶回城主府。

  发现城主府一片狼籍,墙倒树断,地下都是一个个巨坑,城主府主堂都塌了,简直就是一堆废墟。

  这不,刚好看到白天喜走出来,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人敢打劫城主府?”

  “哎呀,城主,你总算回来了,咱们都差点见阎罗王了。”白天喜叫道。

  “到底怎么回事,废话少说,赶紧报来。”唐文脸一圬。

  “城主,我们被海族攻击了。

  他们大批高手呼风唤雨攻上岸的,幸好当时洛长河带队路过救下了咱们。

  不然,你根本就见不到我们了。”这时,曹格听到声音赶紧跑过来说道。

  不久,曹东来,曹信都过来了。

  “海族如此强大?为何前次没攻进来?”唐文一愕,问道。

  “是罗家干的好事。”曹信哼道。

  “罗家高手不都死光了吗?还能翻起什么风浪?”唐文问道。

  “罗太岁的弟弟罗太刚回来了,咱们也没料到,罗太刚居然跟月亚帝国十大宗的太阴宗有关系。

  当年,罗太刚失踪了,其实没失踪,是被太阴宗的三长老‘阴九山’带走了。

  几十年过去了,罗家都以为罗太刚死了,想不到前段时间又回来了。

  知道城主你杀了罗星峰后,顿时气炸了肺。当即就要过来复仇,不过,显然有高人在背后指点他。

  罗太刚忍住了。结果,不久就发生了大事。海族的海猴王候天海最小的儿子候勇被罗太刚用计骗去,结果被罗太刚开膛剖腹,罗太刚扮成咱们城主府的人到处宣扬。

  结果,候天海一怒之下发动了攻击。想不到侯天海的实力如此强大,居然能跟洛长河战成平手。

  幸好当时跟着洛长河过来的人有好几个长老级强者,不然,这玉羊城估计早给候天海屠城了。

  不过,虽说洛长河救了咱们,但是,咱们也只能把精锐力量聚集在玉羊本城,别的城池就没办法了。

  而候天海这段时间一直在屠杀人族,到现在,整个玉羊旗死在他手上的人族多达三百万。

  咱们只能死守玉羊城,等着城主你回来。”曹格说道。

  “洛长河就不管了吗?”唐文问道。

  “他有急事走了,哪管咱们死活?”曹信摇了摇头。

  “这些天城里人都提心吊胆的活着,太痛苦了。”曹东来愤然说道。

  “罗太刚呢?”唐文问道。

  “他杀了候勇之后就失踪了,肯定躲回太阴宗了,咱们有什么办法,太阴宗可是月亚帝国十大宗之一。”曹信一脸无奈说道。

  “好了,你把他们都叫来,咱们先想办法提功。”唐文道。

  一夜过去了,成就还马马虎虎,唐文并不满意。

  曹信跨入半步飞空境,
  曹金跨入凝丹境

  曹格跨入凝丹后期
  叔叔曹东来跨入半步飞空境
  ‘白天喜’——凝丹初期

  ‘黑地哭’——凝丹初期。

  这几个人是目前唐文的最硬的班底了。

  可惜,系统升级后,虽说提功的上限提到了飞空境,但是,一次提功的境位却是减弱了。

  唐文发现,如果提功的基础是飞空境,那一次提功的上限就是两个小境位。

  而飞空境之下倒是一次性可以提功三到四个小境位。

  所以,最终唐文也仅能把他们最厉害的两位送进了半步飞空境,没一个跨入飞空初期。

  “洛长河什么境界?”唐文问道。

  “月亚帝国长老们差不多凝丹境,而‘掌门’层次的都是飞空初期左右,也有极少数人是飞空中期,但绝不可能跨入飞空后期。

  因为,飞空后期可就是顶尖强者了,可称之为‘宗师’了。

  宗师级的高手全月亚帝国也不多,像十大宗每宗也仅有五六个,而月亚帝国帝君家族有一批。

  而宗师管辖的范围就大了,一般可以管着几亿人口,几万里之地。”曹信回道。

  “如果要升宗师怎么做?”唐文心里一动,如果能升官,自己就可以拥有新的地盘跟人口,到时,就可以晋级了。

  毕竟,在玄天大陆还差十来天提功,但是,不同位面又重新洗牌。

  只要有人气跟土地,自己马上就可以提功。

  玄天大陆的限制在这里不算数,所以,唐文才会选择急着赶回来。

  “那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打出来,只有让别人看到你的实力才有机会。”曹信回道。

  “候海天是掌门级的,也就是飞空初期左右。呵呵,如果能斩杀这只水猴子,那至少可以升掌门了。”唐文笑道。

  “至少有了升掌门的基础,但是,如果没有空缺位置,还得等。或者,要跟别人挑战,战胜他们才能上位。”曹信说道。

  “掌门没有空缺,那升个长老总有?”唐文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