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太后之命

2022-05-21 作者: 雨落未敢愁
  第97章 太后之命
  “太后有何话要说,但可直言,小子若是有半点藏私之行,叫天打五雷轰。”

  “嗯。”

  庾文君细细的端详赵越,心里想着:这赵家小郎君其实还是比较老实的,不知大兄为什么说他是狡猾之人。

  恐怕这去乌衣巷,或许也是有隐情的。

  “县主的婚事,本宫自然是非常重视的,但你我两家约定之事,自然也是作废不了的,不过,现如今,此事却是陷入了瓶颈,以至于定亲之事,迟迟无法展开。”

  “哦?”

  赵越眉头一挑。

  照理说,他救了琅琊王氏子弟王悦,以王导的名气,不至于还在司马兴男这件事与他有过多的纠缠。

  那到现在还有阻力,那究竟是谁?

  “不知个中原因为何?难道是因为乌衣巷那边?”

  乌衣巷那边?
  庾文君看了赵越一眼,说道:“倒不是乌衣巷那边,不过.我听闻你去了琅琊王氏府邸,想必还有另外一番遭遇,可是?”

  赵越轻轻点头。

  “先前便有告知太后了。”

  “不知可是琅琊王氏逼迫你的?”

  逼迫?

  赵越愣了一下,不清楚这庾文君怎么问这个问题,但既然她开了这个由头,赵越自然是要开始表演了。

  “唉~”

  他先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苦着脸说道:“这其中,确实是有些难言之隐。”

  “啊?”

  在一边的司马兴男马上被赵越脸上的苦色给吸引过去了?

  难言之隐?

  听舅舅说那琅琊王氏是天下第一家,可没少欺男霸女,难道赵郎赵家郎君也被琅琊王氏的人给起伏了?

  想到此处,她有些不忿的嘟起了嘴,原本老老实实放在腿上的双手也变成叉腰状了。

  “此番去琅琊王氏府邸,却非是小子心甘情愿的。”

  做一个说书人,讲故事的本事,赵越还是不差的。

  几番添油加醋一番,故事还是那个故事,但经过修饰的故事,完全已经是变味了。

  在庾文君身后的遂安县主司马兴男的小拳头都握起来了,在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这琅琊王氏的人也太可恶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还好郎君聪明,没有进这个套。”

  庾文君没好气瞥了司马兴男一眼,后者连忙把手放下去,腰杆挺直,坐姿都端正了不少。

  “高门大族的龌龊事,我也听过不少,被大族之人欺辱,是常有的事情。”

  在庾家未得势之前,庾家的境遇比之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即便是到了现在,各方面也是比不上琅琊王氏这种世家大族的。

  那种被人胁迫羞辱的日子,她又何尝没有过?
  是故
  对赵越在乌衣巷受到的冷遇羞辱,她也能感同身受。

  “难得你被琅琊王氏冷落,还能不计前嫌,为王悦治病,单是这个胸襟,便是世间少有了,来日定品,非高品不得,吴王年纪尚幼,不若你入宫来,做吴王友如何?”

  吴王友,是仅次于吴王师的王国官。

  这个是曾经王悦做过的职位,显然是一个清贵官职。

  做过几年吴王友之后,便可以做中书侍郎,再往后,出外都可做郡守之职了。

  对于任何人来说,这条官路都是非常顺畅的。

  赵越想了想,说道:“可惜小子尚未定品。”

  “无妨,待定品之日,让中正官点评一番即可,你才德兼备,家世两千石,难道还上不来高品?”

  让赵越入宫为吴王友,明显也是太后庾文君要拉拢赵越,让赵越到了宫中,那天水赵氏岂不就是自己的强援了。

  “现让台省召你入宫为吴王友,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司马兴男在一边也是满含期待的看着赵越。

  “既是太后厚爱,那小子自然也拒绝不了了。”

  厚爱是厚爱,但对于赵越来说,这更多的像是一个交易。

  “好了,言归正传,你与县主定亲之事之所以到现在还未披拂,非是琅琊王氏从中作梗,而是宗正西阳王司马羕在暗中使力,这县主出嫁,除了本宫外,便是他宗正的话语权最大了。”

  “原来如此。”

  赵越轻轻点头,但旋即脸上有几分疑惑之色。

  “只是,我与西阳王并无多少瓜葛,他怎么就此事会来为难我?”

  难道自家的那个便宜老爹之前得罪过他?

  庾文君轻轻摇头,说道:“西阳王与你天水赵氏自然是没有多少瓜葛的,但是与庾家,与中书令可大有瓜葛,南顿王与西阳王关系莫逆,而南顿王因为我庾家被赶出建康,如今到了广陵苟且,宗室的势力很是被削弱了,西阳王司马羕与中书令关系自然不好。”

  庾文君看向赵越,说道:“你与县主定亲的事情,便是中书令一手主持的,他若是不从中作梗,倒显得不合理了。”

  感情这与我无关,而是你庾家与宗亲势力之间的争斗?
  “这事情涉及到这种层面,却非是小子能够直接插手进去的了。”

  若是献策,那还可以。

  插手?

  以他天水赵氏的体量,还插手不进去。

  “只是说与你听罢了,也没有真要你解决。”

  若非是庾亮要她与赵越说明缘由,这种事情,庾文君也不会说出来的。

  “那还有一件事呢?”

  还有一件事
  庾文君深深的看着赵越,说道:“先前你不是说要为国尽力吗?现在便有好机会了。”

  赵越感受到庾文君的眼神,心里明白,前面在新亭受剑又喝了太后端过来的酒,肯定是要回报的。

  只是没想到,这太后要他报答得这么快。

  赵越整理思绪,对着庾文君行了一礼,说道:“太后可直言无妨,若是小子能够做到,自当竭尽全力。”

  “好!”

  得到赵越的这个承诺,庾文君脸上也是露出笑容来了。

  “我便知道小郎君是个信人!”

  呵呵~
  是不是信人,日后你就知道了。

  “如今朝局动荡,而建康兵力不足,而历阳郡守难以掌控历阳,为朝廷所用,本宫想要你派兵前去收拢历阳流民,稍作成军,以待不时之需。”

  这恐怕是庾亮的意思罢?

  历阳流民盘踞,且又是苏峻待过的地方,若是没有强人镇守,那历阳的流民非但不能是援手,反而是要被苏峻裹挟去的。

  只是
  历阳要收服那些流民,恐怕也是一件难事罢?

  让我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