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偏见

2022-05-23 作者: 柒条鱼尾巴
  第151章 偏见
  其实余宏义只猜对一半,许问枫不想造反,她的目标是
  ——平地建国。

  圈地划拉地盘,从零开始。

  给未来的大司农画完饼,许问枫面上带着姐妹情深的款款笑意看向多吉。

  多吉也是被震得不轻,半天没说得出话,见神女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咽了口吐沫:“神女的意思不去南边了?”

  许问枫:“嗯。”

  目前不去,但早晚会辐射到南边,从战略纵深上来说,圈地建城只是一个起点,
  未来必然要纵向横向朝四面发展,不若主城太容易遭到围攻了,也极易被打个措手不及。

  管辖辐射的区域面积越大,一旦打起仗来,战略性运动的地域空间就越大,对战中己方军队才能腾挪出更多的喘息时间,并很好的利用时间差去进行重新集结,部署修整。

  战略纵深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多吉沉默了。

  举族追随神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许问枫的终点是南域边境,神女改道不去了,哈克族的血海深仇岂不是又要变得遥遥无期?

  哈克族要报的世仇牵扯到十几个大族,没有神女襄助,便是以卵击石。

  如此,在她有生之年报仇还有望吗?!

  唉,多吉神情黯淡,心情很复杂,难受又无助,她了解神女秉性,神女决定的事,是不容更改的。

  多吉的想法许问枫大体能猜到,她直视着多吉的眼睛道:“你的族人若能暂时听用于我,起始助我一臂之力,届时不管对方是谁,势力有多大,你们之间的仇怨有多深,且给我两年时间,我定让你痛快淋漓一雪前耻。”

  多吉眼神豁然一亮:“神女此话当真?”

  十年都等了,两年她还等得起。

  许问枫掷地有声承诺:“一言既出,金玉不移。”

  “好!”多吉伸手与她击掌:“多吉信神女!哈克全族愿为神女效犬马之劳!”

  合作达成,许问枫将自己初期的规划一一道来。

  余宏义晕晕乎乎的听着,整个人就跟飘在云端似的,就很虚幻。

  逃难,逃着逃着咋就发展成建国?
  哎呀,妈呀,头疼。

  祁寻若有所思。

  狄蒙就很操蛋了。

  救命啊!妖女同族人商议造反建城的机密要事,也不知道避着点人,他这么大个人杵那儿瞧不见咋地?
  心大的咧。

  不对,妖女一脸奸诈精明相,一肚子坏水,怎么可能疏忽掉他,绝逼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哎呀完蛋了,我就不应该在车里!

  刘瑾要他留下明为保护,暗中打探消息,当时接到命令的狄蒙真是如遭雷劈,实想撂挑子不干。

  这份差事稍有不慎就会掉脑袋啊!

  玩呢,在妖女面前作妖,不跟作死一样一样的。

  狄蒙叫苦不迭又不敢反抗疯主子,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妖女能够机灵点再机灵点,别让他知晓太多秘密。

  往外传递消息,被妖女洞察,一定会她被狠狠拧断脖子,

  不,一定会叫他生不如死!

  一定会往死里折磨自己!

  十八般酷刑轮番想一遍,狄蒙瑟瑟发抖抱紧自己,慌忙闭上眼睛装睡,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会议持续了一个时辰,等余宏义最后一个晕乎乎下了车,许问枫抻腿踹了踹狄蒙:“有兴趣聊两句不?”

  啊啊啊……妖女点我名啦,我要死啦……狄蒙默默在心里数足十个数,才缓慢睁开眼。

  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还装模作样揉了几下眼睛:“姑娘,有事?”

  许问枫笑嫣嫣盯着他不说话,演,接着演。

  狄蒙内心暴风哭泣:“抱歉,一夜未眠实在困乏,我是不是打鼾吵到姑娘了?”

  许问枫似笑非笑勾着唇:“你没睡。”

  狄蒙就差对天赌咒发誓了:“我睡了,一上车就睡死了。”谁说我没睡,我跟谁急!
  许问枫目光如炬,用犀利的眼神刺穿他的伪装:“你没睡。”

  狄蒙扶额苦笑:“姑娘何苦为难我。”

  我不想与你为敌啊,你就不能假装我睡着了吗?

  “没想为难你。”许问枫眼眸流转:“我在给你选择的机会,你不必急于回复我,将才我们的会议你也听了个全,你有三个月考察我的时间,什么时候想通愿意诚心投靠,随时欢迎。

  至于这段时间你要怎么传消息,你看着办,我不会因此问罪于你,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在男女极度不平等的古代,女人要混出名堂,就是要比男人难千百倍,收服一个小小卫队队长都要如此大费周章。

  常理而言,他家主子行事乖戾,喜怒无常,妥妥一个沉迷嗑药的老疯批,在他跟前当差能博多大的前程。

  很容易下决断的选择,可就因为她是女性,世人对她的信任度就会大打折扣,就会充满疑虑。

  毕竟她此时此刻还拿不住任何傲人的绩业,能把实力拍到桌上去折服于人。

  万事开头难嘛,没事,将要面对的困难,许问枫有心理准备。

  狄蒙看着她,心思百转千回。

  她身上散发出势在必得成竹在胸的光芒,说实话真的有点打动他。

  但.本该在家中相夫教子,操持家务的女子真能成就一番事业?
  层层阻碍非是一般大!

  怕是玄而又玄!
  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令他心头依然存疑,再看看吧。

  狄蒙悄悄瞅一眼一脸淡然的祁寻,这是他更深层次的疑虑。

  讲嘛讲,两人的亲密程度,只差婚前那啥了,他当真就甘愿退居幕后?作为一个男人这不是奇耻大辱吗!?
  别看现在浓情蜜意,后期说不定要闹翻,唉,妖女能搞定吗?

  女子一旦嫁人,就要遵从三从四德,无条件服从当家男人,要不俗语怎么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呢。

  倘是祁公子出言招揽,说不定他就一口应承,当场来个叛主。

  其实他早就不想伺候疯主子了,近年主子愈发的疯,迟早要完蛋走向灭亡,另择明主才是明智之选,妖女要是个男的该多好。

  有狄蒙这种想法的人在当前的社会里才是最具普遍性的。

  不像岩滩村出来的人,在许问枫一次次拯救他们于危难,无私帮他们解决难题,彼此扶持的过程中,信任早就建立牢固。

  不知不觉中也早已习惯了听从许问枫的话。

  他们一起经历困苦患难,休戚与共,加上前期奠基的信任基础,模糊了她的性别。

  这些也不是凭空而来,有付出心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