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第407章 团宠小小(二更)

第407章 团宠小小(二更)

2022-09-22 作者: 偏方方
  第407章 团宠小小(二更)
  白羲和是从苏承那侧下的,萧舜阳隔了一整个马车,等他跳过来时,苏承已经将白羲和拎了起来。

  没错,就是拎。

  像拎一个小可怜。

  苏承凑过去打量她:“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眼熟?我们见过吗?”

  “大胆!这是太皇太后!”萧舜阳厉喝。

  “啊。”苏承一秒松手。

  白羲和吧唧跌在地上。

  萧舜阳:“……”

  “太皇太后!”

  是小允子的声音。

  小允子与随行的宫人围了上来,苏承被挤到了人群外,他挠挠头,又回头朝白羲和看去。

  可惜白羲和已转过身,他只看了个后脑勺。

  景宣帝一行人准备上山了。

  寺庙在山顶,虽铺了石阶,但弯弯绕绕的,依旧崎岖难行。

  景宣帝等人尚且罢了,太后年事已高,又凤体违和,景宣帝如往常那般让人搬来轿子。

  哪知却被太后拒绝了。

  “哀家走得动!”

  抬轿的禁卫军面面相觑。

  景宣帝劝道:“母后,您大病初愈,还是仔细些为妙。”

  最终太后也没坐轿子,在程公公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虔诚地拾阶而上。

  曾经她一无所求,菩萨怪不怪罪她怠慢,她无所谓。

  如今她诚心祈求菩萨庇佑她的三个小重外孙,便是走断这双老腿也在所不惜!

  到达山顶时,太后简直快虚脱了,喝了两杯水,又吃了几颗苏小小九蒸九晒的蜂蜜黑芝麻丸,这才恢复了一丝体力。

  郭灵犀跟着白羲和上山,“郭桓”留在了山下。

  寺庙的住持方丈出门迎接了景宣帝一行人,并为众人安排了住处。

  帝后一间院子,太后、太皇太后、郭灵犀一间院子,二皇子夫妇与两位公主一院,大皇子妃没来,大皇子和其余几位皇子同住一院。

  苏小小住太后隔壁的禅房。

  她刚拉开房门,与打门口路过的郭灵犀碰了个正着。

  郭灵犀给了苏小小一个鄙视的眼神,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小小去院子里的古井那边打了一桶水,正打算洗个澡,门外响起了叩门声。

  “苏大夫,是奴才,小允子。”

  苏小小放下巾子,系好丝带,走上前给他开了门:“小允公公是有什么事吗?”

  小允子是个年轻的小太监,他笑了笑,说道:“苏大夫叫奴才一声小允子就好,是这样的,太皇太后在马车里闷坏了,这会儿有些不舒坦,想请苏大夫前去瞧瞧。”

  苏小小点点头:“好,你先去,我稍后就来。”

  “诶,有劳苏大夫了!”

  当苏小小拎着药箱出现在白羲和房中时,郭灵犀的脸都黑透了。

  “你来做什么?这可是太皇太后的禅房,谁许伱进来了?”

  苏小小理都没理她,径自来到床前。

  小允子立马搬来一个小凳子:“苏大夫,请坐。”

  郭灵犀一怔,这才意识到苏小小是被请过来的。

  她不悦地说道:“让你去请太医,你怎么请了个……医女?!”

  她咬重了医女二字,只因医女在大周的地位十分卑贱。

  “灵犀。”白羲和淡淡开了口,“你先出去。”

  郭灵犀又是一怔:“姑姑!”

  白羲和闭上眼,不再说话。

  郭灵犀咬了咬唇,心有不甘地出去了。

  苏小小为白羲和把了脉:“太皇太后是中暑了,及时开窗通风,多喝水,歇一晚就好。”

  “哀家头疼得厉害。”白羲和有气无力地说。

  苏小小看了眼面色惨白的白羲和,从药箱里拿出一盒藿香正气水与一颗止疼药,交代了服用方法。

  “要是夜里还不舒服,再叫我过来。”

  说罢,她拎着小药箱出去了。

  一个小丫鬟拎着一篮子新鲜的瓜果过来:“太皇太后,二殿下亲自去后山摘了果子,让奴婢给您送些过来。”

  白羲和淡淡问道:“太后与皇帝那边有吗?”

  小丫鬟笑道:“有的!两位公主也有!”

  白羲和让小允子收下了,顿了顿,说道:“给苏大夫送过去。”

  “全部?”

  小允子问道。

  白羲和让他把篮子拿过来,挑了几个:“这些拿去灵犀房中,篮子里的给苏大夫送过去。”

  小允子看看桌上的小果,再看看篮子里的大果,心道是不是弄错了?大果才是给灵犀郡主的吧?

  “愣着做什么?”白羲和问。

  “啊,是,奴才去送。”

  小允子默默地拿了块布条把篮子盖上,不然让灵犀郡主瞧见了还得了?

  当小允子来到苏小小的禅房门口时,十分意外地碰到了程公公、桃枝与小顺子。

  三人依次是太后、静宁公主与惠安公主的心腹。

  四人默契十足地看了看彼此手中的果篮,风中凌乱……

  山脚,别庄,一间安静的屋内,秦沧阑正与钦天监的司空云对弈。

  司空云小秦沧阑一辈,与皇后的年纪差不多,是个看上去有些刻板,但又不乏几分仙风道骨的男子。

  司空云落下一枚白子:“不去陪你儿子?”

  秦沧阑落下一枚黑子:“承儿今晚要上山值夜。”

  司空云风轻云淡地说道:“我就说呢,老护国公怎么有空来陪我?”

  秦沧阑是个大老粗,下棋还是跟着苏华音学会的,至于苏华音是跟谁学的他就不清楚了。

  不过监正小儿狡猾啊,自己下了这么多年,一次也没赢过他。

  秦沧阑道:“最近白莲教有些猖獗啊,你给卜了卦没?朝廷何时能灭了白莲教?”

  司空云道:“天机不可泄露。”

  秦沧阑斜斜地睨了他一眼,不无嘲讽地说道:“你就是算不准吧!什么将星暗淡,必有大将陨落,老子不活得好好儿的吗?瞧!手也没事了!”

  他说着,伸出自己的右手,捋起袖子,一个劲儿活动自己的手腕。

  “我孙女儿治的!不痛风了!力气也恢复了!老子还能上战场杀个十年八年!”

  “你输了。”监正看着棋盘,就要落下最后一子。

  秦沧阑拦住他:“哎!等等等等!刚刚那个不算!”

  司空云道:“落子无悔。”

  秦沧阑道:“你不是没落吗?”

  司空云:“……”

  秦沧阑将自己的最后一步的棋拿起来。

  “我知道了,下这里!”

  他举棋落子。

  棋子吧嗒一声掉在棋盘上。

  他动弹不了了。

  司空云蹙眉看着他:“老护国公?秦将军?”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