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第406章 集体出动(一更)

第406章 集体出动(一更)

2022-09-22 作者: 偏方方
  第406章 集体出动(一更)
  郭桓作为此次计划的重要人物,怎么也得去露个脸。

  这回总算不是卫廷来假扮郭桓了,苏璃满心欢喜地迎来了自己的第一趟光明正大的出行。

  “大哥!”

  郭灵犀雀跃地走了过来,亲热地挽住苏璃的胳膊。

  苏璃一秒上演痛苦面具:“你干嘛?”

  郭灵犀道:“去护国龙寺祈福啊!”

  郭灵犀是皇朝郡主,自然是去得的。

  “你打算……一直都这么……挽着我吗?”苏璃内心无比痛苦地问。

  “不可以吗?”郭灵犀问。

  苏璃拿出了自家祖母的慈祥语气:“你老大不小了……男女七岁不同席,姑娘家,要懂分寸。”

  郭灵犀:“……”

  祈福一共两日,恰逢国子监放假。

  苏小小于是将苏二狗与三小只送去了镇北侯府。

  这可把苏老夫人与陶氏乐坏了。

  家里的几个臭小子长大了,当官的当官,上学的上学,唯一一个老五也不知干啥去了,府上冷冷清清的,快闷死婆媳两个了。

  苏二狗礼貌地叫了……祖母与伯母。

  苏老夫人让他喊祖母,不许他带上一点儿可能会显得见外的字眼。

  三小只也特别乖地喊了太奶奶与大奶奶。

  陶氏欢喜地捏了捏三人的小脸蛋。

  三小只也没忘记带上两个弟弟。

  小虎认真介绍:“四斧,五斧。”

  陶氏一愣:“呜呼?”

  大虎说道:“是五虎啦!”

  陶氏:这不还是呜呼吗?咋给鹦鹉取了这名儿?

  小虎将鸟笼子打开:“五斧,出来玩。”

  苏老夫人与陶氏一惊,哎呀,鸟儿要飞了!

  然而玄风鹦鹉不仅没飞,还特别抗拒出来。

  小虎直接将五虎拿了出来。

  玄凤鹦鹉被捏得直翻白眼。

  曾经,有无数逃跑的机会摆在它面前。

  它却为了一包鸟食,挪不开它的鸟爪子。

  今天它一定要飞走!

  奔向向往已久的自由!
  “五斧,吃饭啦。”小虎拿出了苏小小从药房带出来的鸟食。

  玄凤鹦鹉:下次奔向自由也可以。

  ……

  祈福仪式从初九的子正开始,比上朝还早,为了保证每一步都不耽误吉时,皇室与大臣前一晚就得入住护国龙寺。

  浩浩荡荡的祈福队伍从宫门口出发,皇族在前,百官在后。

  禁卫军与秦家铁骑全程护送。

  秦沧阑带上了苏承。

  这是苏承第一次正式以护国公以及秦家军继承人的身份出现在人前。

  他穿着寒光闪闪的银甲,戴着银色头盔,骑在同样披了战甲的战马之上。

  他不再是杏花村的苏恶霸,而是威风凛凛的秦家少主。

  秦沧阑看着英姿飒爽的儿子,欣慰地摸了摸自己的右手腕。

  自从吃了孙女儿给自己的药,他的手腕好了许多,痛风几乎很少发作,力道也恢复些。

  监正小儿,说什么将星陨落吓唬他,依他看,他还能再活个十年八年!
  景宣帝坐马车,几位皇子骑马。

  禁足多日的大皇子萧独邺也被放出来了。

  他与萧重华一左一右,策马走在景宣帝的马前。

  二皇子萧舜阳没与二人一起,低调地后退了几步,不紧不慢地走在太皇太后的马车旁。

  白羲和百无聊赖地坐在车内。

  天气渐热,马车里闷闷的。

  白羲和推开了左侧的轩窗,一眼看见骑在马上的萧舜阳。

  萧舜阳俯下身,眼神温柔而专注:“太皇太后,您有什么吩咐吗?”

  “没。”白羲和拉上了窗子。

  须臾,她又推开了右边的轩窗。

  当她看到骑在战马上的苏承时,眼皮子一跳,她哐啷拉上了窗子!

  苏承一脸莫名其妙:咦?刚刚咋啦?

  “太皇太后?”小允子不解地看向她。

  “没事。”白羲和不动声色地说。

  白羲和的马车后依次是太后、皇后以及两位公主的马车。

  太后也感觉十分闷热。

  她让程公公将两边的车窗都推开,这才总算有了一丝沁人的凉风吹过。

  她叹道:“这才五月,天就已经这般热了。”

  “是马车里热。”苏小小说,“等到山上就凉快了。”

  还有,其实太后穿多了。

  古人的衣裳里三层外三层,更别提要出席重要祈福活动的皇族,一身行头下来十几斤,不热才怪了。

  “窗子再开大些。”太后快热晕了。

  “是。”程公公将窗子开到最大,又拿了个扇子为太后与苏小小打扇。

  静宁公主与惠安公主坐一辆马车。

  她二人就大不热了。

  惠安公主双手抱怀,眼刀子嗖嗖的,自带冷压。

  “伱干嘛要和我挤一辆马车?”她没好气地问。

  静宁公主淡道:“你当我想来?”

  往年,静宁公主是与皇后同乘的,惠安公主则坐太后的马车。

  今年,太后马车里坐了个随行的女大夫,惠安公主只能单独一车,而为了不让她落单,皇后特地让静宁公主去陪她。

  母后根本是想图清净吧!
  静宁公主的眼底闪过一丝幽怨。

  下午,车队抵达了护国龙寺的山脚。

  护国龙寺就这么大,除了皇族与部分护卫能住进去,其余人是歇在附近的别庄。

  苏小小与太后下了马车。

  她这才发现景弈一直默默无闻地护送在马车后方。

  “景弈?好久不见。”她走过去打了招呼,“你伤势痊愈了吗?”

  景弈翻身下马:“痊愈了。”

  苏小小四下看了看,小声道:“一路上没什么状况吗?”

  景弈摇头:“没有。”

  苏小小喃喃道:“白莲教就这么安然无恙地让我们过来了?”

  景弈想了想,说道:“刚出发的时候,将士们的精力还未消耗,战斗力高,一般行刺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回去是最危险的,那时大家的精神已经有些疲软了,容易疏忽纰漏。”

  苏小小有种家有正太初长成的欣慰:“长大了呀,还懂这个了。”

  景弈皱眉道:“我不是小孩子!”

  苏小小笑了笑。

  只有小孩子才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景弈的分析很有道理,回去确实是最危险的,所以回去的路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加倍防范。

  但,他们预判白莲教的行为,白莲教又会不会预判了他们的预判?

  白莲教未必会等到祈福结束了再下手。

  这两日,白莲教随时可能出手。

  “苏大夫,该上山了。”程公公过来说。

  “好。”苏小小点头,对景弈道,“我先去了。”

  不远处,郭灵犀掀开帘子,冷冷地瞪了苏小小一眼:“上山了不起,我也能上!”

  郭灵犀去找白羲和。

  白羲和在马车里闷了一路,整个人热到中暑,出来的一霎,一脚踏空。

  萧舜阳脸色一变,飞扑过去救人。

  白羲和本能地往旁侧一抓。

  刚下马的苏承:咦?谁扯我裤腰带?
   秦沧阑:我怕不是真的要造个反?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