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第201章 他梦到了(二更)

第201章 他梦到了(二更)

2022-08-12 作者: 偏方方
  第201章 他梦到了(二更)
  秦嫣然上完课,抱着古琴出来。

  她一眼看见了祖父的马车。

  车夫行了一礼:“小姐。”

  秦嫣然问道:“祖父让你来接我的吗?”

  车夫道:“老太爷亲自过来的。”

  秦嫣然眸子就是一亮。

  祖父很疼他们姐弟,只是祖父不善表达,做不出这些让人感觉温暖的举动。

  秦嫣然很受用,正要上马车给祖父行礼,就听得车夫道:“老太爷刚刚救了个孩子,送那孩子回家去了。”

  “哪里的孩子?”

  “好像……就是这条巷子里的,具体哪一户人家,小的没留意。”

  他总不能盯着老国公爷的后背瞧,再者,老国公爷的步子太快,一眨眼,人就没了。

  既然是巷子里的,应该用不了多久。

  秦嫣然坐上马车等祖父。

  哪知她左等右等,等到手脚都冰凉了,也不见祖父过来。

  秦沧阑在苏家的前院,和苏二狗叨叨喂马,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都说十个武将,九个人狠话不多,那是没遇上能唠的人。

  苏二狗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听得如痴如醉,他做梦都希望有朝一日能骑在一匹高头骏马上。

  “要说什么马最威风啊……来,我和你说说。”

  秦沧阑这一说就是足足一个时辰。

  从马的喂养说到马的品种,又从马的品种说到马的驯养,最后不知怎的,话题竟扯到了战场上。

  什么马适合冲锋陷阵,什么马适合夜间突袭云云。

  这些,秦沧阑也和秦云也讲过,奈何秦云不爱听。

  苏承看着他俩讲马,把自己当了空气,他黑了黑脸,红薯还吃不吃啦?

  别只顾着讲啊!

  赶紧把烤黑的红薯干掉!

  秦沧阑从苏家出来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苏承感激他教了苏二狗如何喂马。

  作为答谢,苏承奉上谢礼——打包好的已经凉透的烤红薯。

  可算是送出去啦!

  秦沧阑回到马车上,才记起来自己把秦嫣然给遗忘得干干净净了。

  他看着冻得嘴唇发紫的秦嫣然,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下次不必等我,你自己先回去。”

  回到府上。

  秦彻也刚从外归来。

  祖孙三人在门口遇上。

  秦彻身后跟着一名太医。

  秦沧阑问道:“请太医什么?”

  秦彻眼神一闪,不敢交代秦云被静宁公主教训的事儿,只讪讪说道:“云儿染了风寒,我请太医为他瞧瞧。”

  秦沧阑浓眉一蹙。

  这个孙子,身子骨太弱了,就不该如此娇生惯养长大,看看梨花巷的那孩子,壮得像头小牛,皮实的紧……

  秦彻小时候也皮实,三天两头上房揭瓦,爬树凫水不在话下,大概是在民间吃了太多苦,回京城后,没小时候那么蛮了。

  巷子里的那个年轻人,看上去就不错。

  奇怪。

  他怎么总想起梨花巷的那对父子?
  秦沧阑转身回了自己院子。

  秦彻古怪地望了望父亲远去的背影,总觉得父亲今日与往常有些不大一样……

  他又看向面色苍白的秦嫣然,问道:“伱怎么了?”

  “冻的。”秦嫣然委屈,把在马车上等了祖父一个多时辰的事儿说了。

  秦彻宽慰道:“你祖父既然去了那么久,想必是有急事。”

  秦嫣然嗯了一声,她是晚辈,自然不敢言长辈一句不是。

  “阿嚏!”

  她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她好像冻出风寒了。

  晚饭过后,秦沧阑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练了会儿剑,待到身上的汗水干透,又去冲了个凉水澡。

  自从太医叮嘱他注意身子后,他好几个月没冲凉水澡了。

  是今日心情莫名有些烦躁,他也不知自己具体在烦躁什么。

  他是大冬天也冲凉水澡的人,并不觉着寒冷,然而当他躺到床铺上,手上的痛风果然开始发作了。

  这就是不遵医嘱的后果。

  秦沧阑看着痛到发抖的手,额角冷汗大颗大颗淌下。

  在外人看来,他身体还很强健,能再征战个七八年,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已经拿不稳刀剑了。

  若非如此,他又怎会早早地把护国公之位传给秦彻?
  其实他们这些武将,哪个不是年轻时过度消耗身体,到了风烛残年落得一身伤病?
  太医给他开了一瓶止痛的药散,因为有一定的副作用与成瘾性,是以,太医叮嘱,痛到无法忍受时方能服用一包。

  他还没服用过。

  是药三分毒,这道理他懂。

  可今晚,他竟然有些熬不住,似乎有奇奇怪怪的痛苦,加注在他的手上。

  他鬼使神差地把药服下了。

  药效发作得很快,疼痛在减轻,随之而来的是昏昏欲睡的困意。

  他躺在硬邦邦的床铺上,很快陷入沉睡。

  他从不做梦。

  可这一晚,他梦到了妻子,也梦到了梨花巷的那对父子。
——
  卫家。

  卫老太君将卫廷关进了祠堂,让他在祖宗们的牌位前老老实实罚跪忏悔。

  卫廷像是那么老实的人吗?
  他转头就去翻墙了。

  刚翻上墙头,就看见蒋氏与陈氏皆是一袭劲装,前者拿着九节鞭,后者握着红缨枪,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卫廷趴在墙头,无奈叹气:“犯不着吧……”

  蒋氏用鞭子拍了拍自己手心,呵呵道:“祖母就猜到你会不老实!想跑啊?来呀。”

  卫廷又一次叹气:“五嫂,你知道我不会跟你和三嫂动手的。”

  蒋氏冷哼道:“废话少说!你是自己乖乖滚回去,还是我们两个把你打下去!”

  卫廷扶额:“三嫂,五嫂,你们不是来真的吧……”

  陈氏壮壮的,性子也憨憨的。

  她看向蒋氏:“咱们来真的吗?”

  蒋氏正色道:“当然来真的!祖母说了,今日要是放跑了他,三天不给你吃肉!”

  陈氏唰的将红缨枪插在了地上!
  卫廷:“……”

  “祖母!”

  卫廷对着二人身后大喊一声。

  二人下意识地扭过头,卫廷趁机单手撑住墙头,身子一跃而起!

  蒋氏双耳一动,冷冷地朝他看来:“臭小子!学会耍诈了!哪里跑?!”

  她一鞭子打过去,卫廷足尖一踢,对上她的鞭子。

  与此同时,卫廷凌空一个后翻,单膝跪地,稳稳地落在了草坪上。

  陈氏拔枪而上,百来斤重的红缨枪,在她手中迅敏如蛟龙。

   还有一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