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阴影誓约 > 第130章 「决定」

第130章 「决定」

2022-06-16 作者: 青松常青
  第130章 「决定」

  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马车便驶入了葡萄酒庄园的内部。

  车轮刚刚停止在冲洗了好几遍,但依旧还能看见鱼人斑驳血迹的大理石地面上,伍迪便轻松地直接跃下。

  他回到葡萄酒庄园有三个目的,除了将鲁托夫庄园那两名贵族已死亡的信息告诉给苏珊姨母,以及收拾离开的行装,他回到这里的主要目的还是看看先前他所留下的邀请,能否得到回应。

  在他的计划中,安捷列娜的兽化形态能让他接下来轻松不少。

  然而,他刚刚走入大厅,便撞到了克伦威尔,在他询问了苏珊的所在,居然得知她已经出门后的消息。

  伍迪也只能略有遗憾的离开,准备收拾行装,顺便让克伦威尔注意庄园外给他的讯息。

  不过,罗根和马尔科的死亡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大事,知晓与否影响并不大。

  他直接略过,还省了一番解释的口舌。

  毕竟如何知道马尔科和罗根两兄弟已经死亡,还有他们的尸体现在又在哪里,这些问题都不好回答,他不想过早的将自己拥有的一些奇物告诉他们。

  毕竟有了变形蛛的先例在前,在某种程度上,他现在仍旧不确定巴勒莫是否还存在着一批他不知晓的间谍,这也是他为何至今的内心都坚持着一定要解决当前的事情,才肯离开巴勒莫的缘由。

  卓尔精灵城市的毁灭,已成定局。

  作为同样睚眦必报的生物,它们无法报复直接毁灭它们城市的青铜龙,但很容易就会迁怒到始作俑者,比如引起地底远征导火索的苏珊·伊迪斯,还有在城门口击杀了卓尔精灵战士的伍迪·阿莱斯特。

  如果不出他所料的话,应该有卓尔已经知道他便是那天晚上,在森林中,借助运河侥幸逃生的人类贵族,不然的话,很难解释那变形蛛望向自己的目光时流露的愤怒与惊愕。

  单单是偷袭的话,很难堆砌出那种恨之入骨的目光。

  ……

  而此时,一道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

  伍迪一抬头,便看到了一脸惊喜趴在二楼栏杆处,还穿着毛茸茸可爱粉色睡裙的金发少女。

  昨晚的惊扰似乎让她一直睡到刚刚才醒,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堆正准备给她更衣的女仆。

  “日安,薇兰朵。”

  伍迪扬起脸,露出了一个笑容,薇兰朵也回馈了一个同样灿然的笑意,不知为何,看着她的笑,伍迪心底中关于卓尔的阴霾都消散了不少。

  毕竟世界上除了那些打打杀杀,不也有这些令人心情愉悦的事物。

  踢踏踢踏。

  拖鞋混着台阶脚步声由远至近传来,薇兰朵像之前一样,一路小跑下来,不过一靠近伍迪身边,就闻到了他身上特有的泥土气味,微微一愣,旋即惊讶问道,那口气大有如果伍迪回答不是,她现在就拖着他,给他当场洗个澡的心疼气势。

  “你昨天没洗澡吗?伍迪表哥。”小妮子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脑补过头了。

  “当然不是!”

  “我已经出去了一趟,有泥土气息是再所难免的。”

  伍迪摊了摊手,毕竟他前不久从地底百米深处上来,根本没来得及清理身上的泥土。

  当然,也可以说他早已习惯,毕竟贵族的讲究与精致在大多数情况下,他总是能做到格格不入。

  “好吧……那你吃了早餐没。”

  “我肚子饿死了,我们边聊边吃吧。”

  在听到伍迪的解释后,虽然有些不理解伍迪一大早就再次出去东奔西走,根本不懂休息,但薇兰朵还是压抑住了心疼,既然先前已经劝过无用后,那她要做的便是支持。

  于是,她直接跳转到下一个话题,吃饭。

  伍迪刚想回答,但刚才因剧烈运动让伍迪原本就干瘪的胃部恰好的发出十分适合的声响。

  ——“咕。”

  清澈响亮,以至于听到这个声音的薇兰朵都不由噗嗤一笑,立刻上前贴心的上前挽住了他的臂弯。

  “今天听说有烤羊排,还有烟熏牛肉,以及海鲜……”

  “早餐就这么丰盛吗?”

  “听说这是母亲为了犒劳今天早上那些连夜修缮宅邸的工人特意吩咐的。”

  “诶,这样吗,那还算沾了个光。”

  “哪有,这次最大的功臣就是表哥你好不好,我的女仆都开始议论你了呢,好像你昨天救了她……”

  “额,没有印象。”

  两人的声音逐渐消失在了走廊之中。

  ……

  另外一边。

  深邃幽暗的地下溶洞之中。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个废墟与碎石密布的城市废墟中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幽暗蜘蛛在这里结网吐丝,它们正在布置蜘蛛陷阱。

  ——“巩固防线。”

  这是剩余的卓尔部落领袖库雷亚刚刚来到灰矮人城市废墟后,下达的第一个命令。

  布置好了防线,就能免于被人偷袭而不自知的场面。

  毕竟危险还没有解除,就算他们已经来到了距离原来城市,足足隔了十多条通道,落差四五十米的深度,也不能松懈。

  而此时的库雷亚正在用一道蜘蛛法术给一名全身焦化,已经看不出容貌的卓尔精灵治疗。

  根据放在焦化躯体身侧的权杖还有破损的牧师长袍来看,这名受伤的卓尔地位不低。

  只见这名经过了黥面仪式,让自己脸上多了一大块蜘蛛形红色疤痕的卓尔精灵法师,脸色严峻的他在轻声颂念的同时,纤细宛如黑玉的手指正轻点一枚蛛形徽记。

  便见话音刚落,一道闪烁的红色灵光便骤然浮现在徽记之上,似乎可以被操纵一般,旋即便笼罩在了那躺在一块石板上的焦化卓尔躯体上。

  再然后,便看到了躺着的石板底下,废墟角落骤然钻出了数不清数量的黑色蜘蛛,并且在他的指令下,这一大群蜘蛛纷纷朝着那名焦化卓尔涌去,很快遍布全身,然后通过身体的各个通道,嘴巴,耳朵,鼻子,甚至是肚脐,宛如回家一般钻入了她的体内……

  ——“蛛疗术。”

  通过蜘蛛的生命力来弥补自身的神奇蜘蛛法术,几乎是每个蜘蛛法师必学法术之一。

  释放完这道法术后的库雷亚脸色有些苍白,透支法术位施法还是有些勉强,但这是唯一能救伊莉丝的法术,每天都得这样。

  在那场战争之后,伊莉丝受到了蛛后子嗣的反噬,那名应召而来的狂暴狩魔蛛在回到位面之前,将那具化身所受到的伤害全部转移到了伊莉丝的身上,以至于她好似直接就被那道雷光正面击中般,全身电的是外焦里嫩。

  不过好在这几天不间断治疗的情况下,这具差点焦炭化的“尸体”总算是活了过来,胸口都有了起伏。

  “库……娅,我……这是在……?”

  也不知道得益于这具身体的顽强求生意志,还是这几日库雷亚接连不断的施放蛛疗术的效果,昏迷的伊莉丝总算是醒了过来。

  她睁开那双已经炸瞎了一只的眼睛,吐着口齿不清的地下语,一脸茫然,但表情极为痛楚。

  显然说话对于她现在都是负担。

  “灰矮人遗迹。”

  库雷亚看到苏醒的伊莉莎脸上也流露出了少见的柔和,拍了拍她的手背,道。

  “放心吧,我们已经安全了,这些天你在这里好好休养就好,其他的事情不用再说了。”

  他这幅表情很少给人看,但唯独伊莉丝是例外。

  其实相对于大多数跟随伊莉莎前来西海岸幽暗地域的卓尔精灵来说,他们更希望伊莉丝能成功,大多人都希冀着自己所选择的牧师或者说家族能够成功,因为这样他们也能跟着沾光,晋升道路也就更加坦途。

  但他却不想。

  原因便在于在幽暗地域中,伊莉丝作为寇苏斯特的牧师,将来她的一切是注定要奉献给神的,她无法婚配,甚至都不能拥有配偶,她们的存在除了彰显神的伟力外,就是用身体为寇苏斯特诞下那遍布整个阿森兰特幽暗地域的子嗣……

  而作为伊莉丝的地下情人,他愤恨着这一切,这也是他选择进阶法师,而不是同样选择牧师的原因。

  不过今天,他失败了!
  她失败了!

  往日积蓄掩盖的情感在这几日早已如同洪水般,浸透了他的身体。

  他幻想的一切终于可以实现,可以大大方方的占有,宣称对他的主权。

  他不止一次抚摸着伊莉莎虽然没有以往那么顺手的肌肤,从而自我愉悦。

  尤其在看着眼前已经瞎了一只眼睛的伊莉丝,内心更是浮现了病态般的占有欲,他知道,她终于属于他了。

  承受了寇苏斯特愤怒的伊莉丝,已经失去了信仰祂的资格。

  虽然没有死去,但是地位比之以往,已是云壤之别,或许生不如死才是祂对麾下牧师最为可怕的惩罚。

  像在位于无尽荒野下的卓尔精灵主城“塔奇亚”,没有死去,失去神恩的牧师,大部分的命运都会被当成又一个噱头,送进地位最低,用来解决卓尔战士生理需求的“红蛛之家”里面去。

  相对于家族内战沦落为奴隶的卓尔精灵,失去神恩眷顾,受到惩罚的前牧师,更能激起一直在女性压迫下的男性征服欲。

  “啧啧,主人,您和伊莉丝大人真的是天作之合啊。”

  就在库雷亚一边搂着伊莉丝身体助她入眠,一边耐心地清除掉她身体烧焦部分部位时,一道中性沙哑的声音从某处传来。

  库雷亚抬也不抬,直接弹指手中戒指亮起,一道带着风声的疾扑便朝着声音方向飞去。

  ——“一级怪物召唤术。”

  只见一只牛犊大小的地底狼闪烁着幽幽的光芒,朝着施法者所指的目标扑去,不过利爪还未挥出,利齿还未咬住,它就嗷的一声,顿时安静下来,黑暗中只有缓慢的咀嚼与血肉撕裂之声。

  半会,黑暗中的生物才露出了它的样子,一头硕大无比的蜘蛛,和灰矮人的二层房子差不多大小,不过和普通蜘蛛的不同,它的身躯与其说是圆润的球,还不如说是倒扣的锅盖,而且锅盖的正中心有着一个其他蜘蛛都没有的绿色圆球,圆球的周围遍布着宛如血管般的绿色经络覆盖在后背的表面。

  “还是主人懂我!”

  吃饱喝足的变形蛛吕扎妮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声音,虽然它也是施法者,但它只是一名术士,根本无法指定自行领悟的法术,因此像库雷亚一样,使用法术来自我投食的操作它根本做不到。

  “你不是去解决手尾吗?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吧!那两名人类解决了没。”

  库雷亚并没有接自己这个契约魔宠的话,而是询问它此行目的的完成度。

  “主人,解决了,不过……”

  吕扎妮先是从腹部吐出两具人类的尸体,然后有些忐忑的道,她虽然完成了目标,但另一个目标算是给搞砸了。

  “不过什么?”

  “不过我并没有拿到您交给我的灰矮人法杖。”

  “为什么,他们没有带吗?”

  库雷亚微微皱眉,有些不理解,但听到了接下来自己魔宠的抱怨后,顿时就愣住了。

  居然被一名人类给截胡了。

  “我是担心我得活着前来将消息告诉主人,不然我当场就和他拼了!那人类实力其实并不强,当我变身为巨锹甲虫,他甚至拿我都没办法。”

  说道这里,吕扎妮脸上依旧有些不忿,似乎恨不得现在就回到过去,和那已经不知道在哪的人类干上一架,以表忠心。

  “那名在伊莉丝手下逃脱的人类吗?”

  “是的!”

  “十七八岁的样子,而且他的姨母就是那个破坏我们计划的人类女贵族!他们一家都该死!”

  吕扎妮一脸愤恨的补充道。

  “行了,我知道了,他们都会死的,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重回地面!”

  吕扎妮说的话库雷亚并没有太过担忧,只是微微蹙眉,幽暗地域的地形优势摆在这里,只要不是传奇,根本激不起她内心太多波澜。

  她的目标和伊莉丝一样,从来都不是局限于几个人类,而是一座城市。

  报复几个人并不能解决问题,她只想拉一座城市来陪葬。

  不过她对于伍迪能够穿行泥土的奇物,还是做出了针对,也很简单。

  库雷亚直接召唤了一队能够进入土壤之中的岩蜘蛛,让它们分散在这溶洞墙壁内的四处各地,用来充当泥土中的前哨。

  只要附近有所动静,那绝对瞒不过同样拥有震颤感知的它们。

  而吕扎妮听到库雷亚的安排,也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不再打扰这对眷侣。

  而且她现在正幻想着,下一次与那名人类的相遇。

  像这样的陷阱,再来一次,绝对能让那名可恶的人类记忆犹深!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