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从山君开始无限模拟 > 第191章 春秋书宫,汗青先生(求订阅!)

第191章 春秋书宫,汗青先生(求订阅!)

2022-06-29 作者: 睡觉我会白
  第191章 春秋书宫,汗青先生(求订阅!)

  齐润民手里那两件功能性宝器,款式起码都是两代前的。

  其区别之大,
  就跟爱疯四和爱疯六之间的差别。

  所以,
  玄圭真人有些侧目。

  修行人在晋升天象后寿元会极大程度的增加,通常来说,天象宗师寿有八百。

  要是精通养生之道,
  这个寿元极限还能还往上加,最多的据说能通过种种手段活到一千四百多岁。

  不过那种也是极少数。

  都已经修行到天象境界了,
  怎么可能停滞不前?

  若是有如此苟且心思,那修行人也没可能晋升到天象宗师之境。

  所以,
  天象宗师鲜有寿终正寝的。

  当然,

  天象宗师要想一心归隐,一般谁也拦不住。

  这就导致当今世上到底有多少天象宗师,谁也说不清。

  玄圭真人也没有追究齐润民根底的意思,放出一叶扁舟后就自己跳到飞舟上,邀请众人上来。

  飞舟最大负荷十五人,

  带陆山他们前往春秋书宫绰绰有余。

  陆山紧跟着跳上去后,齐润民也没犹豫。

  和众人相互道别后,

  陆山就跟玄圭真人和齐先生前往春秋书宫。

  半途中,

  齐润民自己一点都没有隐藏自己已经过时的意思,坐在飞舟惊奇不已,一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架势:

  “哎呀,玄女道这款飞舟很厉害啊,平稳!安静!坐在上面很舒适啊。不愧是玄女道!”

  玄圭真人:“……”

  这位齐先生,
  真是一点B数没有啊。

  想了想,
  玄圭真人还是实诚道:“齐先生,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你的飞舟已经过时了?这是当今研发的最新款飞舟。”

  修行界中的技术!
  是一直都在进步的!

  齐润民:“……”

  玄圭真人继续补刀:“而且,飞舟改进手段,最先就是从书宫工家传出来了。”

  齐润民:“……”

  扎心!

  陆山在做后面眼观鼻,鼻观心,心底则在憋着笑……

  这位齐先生,多少有点蠢萌的感觉。

  春秋书宫坐落在齐鲁大地的一座山崖孤峰上。

  早在北晋末年,

  北方大地四处沦陷,炎汉子民苦不堪言。

  在所有人都想着活命或者南迁的时候,一位读书人携带万卷书,只身一人来到沂蒙山脉的大山当中,以凡人之躯,硬生生在荒僻的群山当中凿出一座安置书籍的石头大殿。

  后来,

  更多读书人被这位读书人感召,
  加入到修建书宫的行动中。

  以至于短短二十年间,
  春秋书宫就发展成了一座影响力巨大的宗门。

  早期,

  春秋书宫的弟子大部分都是书宫弟子外出游历行走时,一边拯救书籍,一边寻找有潜力的读书种子。

  到后来,
  春秋书宫在当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以至于部分胡蛮政权为了自身的正统性,都会到春秋书宫请求认同。

  至于鲁地的衍生公家族……

  呵呵。

  只能说,孔圣是个鼎鼎了不起的大人物!
  可他的后人……

  尤其是秦汉之后的孔氏后人,那可就相当一般了。

  当年乱晋之后,

  炎汉沉沦!

  衍圣公一脉有的抛弃道统南迁,成为江南氏族的一支。

  有的就地反抗,

  可惜在滚滚大势下,一小撮人的力量属实不够,有骨气的孔氏子弟很快被屠戮干净。

  而剩下的……

  则都被胡蛮政权收编,成了掌控天下士林的手段。

  一直到春秋书宫的出现……

  衍圣公家族的地位才开始一落千丈。

  天下读书人,
  都以春秋书宫马首是瞻!

  所以,
  政权是否正统,很大一部分影响力也就落在春秋书宫了。

  一路上,

  齐润民对众人讲解着春秋书宫的背景。

  只不过他的消息相对来说比较滞后,所以他也就说了个大概。

  具体的,
  估计还要等到了春秋书宫才能知道。

  而知道这一点的陆山登时狐疑道:“不是……那你还有把握借到「杏黄昭烈坐纛」和「鱼肠剑」吗?”

  齐先生认真道:“你要相信我的口才。”

  我信伱个鬼!
  陆山深呼吸……

  很快,

  陆山他们就在齐润民的指引下找到了春秋书宫。

  其实……

  就算齐润民不指引他们也能找得到。

  那可是春秋书宫啊!

  是和道庭,沙门并列当世三教的顶尖宗门!

  如果单论影响力,
  就算玄女道都没法跟书宫比。

  但齐润民看到熟悉的山门后明显松了口气。

  还好……

  没有找错。

  陆山:“……”

  他当时就有点崩。

  感情这位隐居太久了,连春秋书宫具体在哪都不清楚?
  虽然陆山在模拟器里跟齐润民来过这里不止一次。

  但记忆篇幅那么长,陆山经历过这么多次的模拟后,早就学会看重点了。

  所以,
  对齐润民的个人细节表现注意的不多。

  很快,

  齐润民来到春秋书宫的山门前,巨大的灰白石头牌坊上阴刻着四个大字「书香流芳」。

  牌坊下站着两位身穿淡青文士长衫,腰佩宝剑的俊朗读书人。

  这就是春秋书宫的知客了。

  齐润民从袖兜里掏出一块腰牌递上去。

  书宫知客见到那块腰牌瞬间!

  瞳孔就是一缩!
  这……

  竟然是两代以前的书宫“藏书人”腰牌!
  两位知客不敢怠慢,其中一人拿着腰牌转身就往山门里禀报去了。

  见状,

  齐润民再次松了口气。

  呼——

  还好,

  先生当年给的腰牌,管用!
  齐润民转身回到陆山他们跟前,有点炫耀那意思说道:“好!咱们在这凉亭里稍作休息,应该很快就有人来接应我们了。”

  众人跟齐润民来到凉亭下。

  半刻钟后,

  两道身影急匆匆从山上冲下来,没等过牌坊就看到凉亭底下的齐润民。

  那俩人登时高兴起来,人未至,声先到:“润民师弟!你可算回来啦!”

  看着快步走来的俩人,
  玄圭真人登时浑身紧绷起来了。

  陆山偷偷凑过去问道:“玄圭真人,你认识他们?”

  玄圭真人传音入密:“那两位都是天榜高手,那位皮肤黝黑,留着长须,打扮有些邋遢的叫王半山,天榜十九。”

  “至于那位面如冠玉,身着华袍的叫张太岳,天榜十五!”

  而能让这两位如此热情迎接的齐润民!

  又是何方神圣?

  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号?

  玄圭真人心底充满了好奇。

  见到老熟人,
  齐润民也很激动。

  直接冲过去六臂交缠,攥在一起表达着基情。

  齐润民眼眶湿润:“先生还好吗?”

  张太岳和王半山顿时脸色齐黯,
  气氛一下沉闷起来。

  齐润民关切道:“怎么了?”

  张太岳摆摆手转移话题:“没什么,你许久没回来,咱们今晚可要不醉不休!”

  齐润民望向王半山。

  他知道张太岳这位师兄说好听点叫为人通透练达,说难听点就叫圆滑世故。

  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

  你永远都无法得知真相。

  但王半山师兄不一样。

  这位师兄为人的脾气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而且从不屑于说假话。

  所以,
  齐润民望向王半山。

  王半山一张坚毅削瘦却发黑的脸紧紧绷着,在张太岳警告似的注视半晌后,他缓缓说道:“先生的塑像,被搬出文庙了。”

  “什么!”

  霎时间!
  齐润民就感觉好似有一道晴天霹雳劈进自己天灵盖!

  以至于他天象宗师的修为都让他有点站不住了。

  这时候,
  陆山他们也都凑过来了。

  有点好奇他们这里发生了什么。

  张太岳狂挤眼神,示意王半山不要再说了。

  但王半山一生刚正,所以坦荡道:“天下事无不可对人言,春秋书宫的汗青先生,因在文宗大辩中失败,所以贤哲排位一落再落,如今陪祀塑像已经被抬出书宫,砸了。”

  陆山:“……”

  众人:“……”

  齐润民更是身子摇晃,几乎晕厥。

  这番话下,

  就连牌坊下的知客弟子们都面露不忍之色。

  想当年,
  是汗青先生一锤一凿建立了书宫根基。

  保住了文人火种。

  而那些所谓的董派,鲁派和南派却运用自己的底蕴,不断蚕食书宫,甚至把书宫创始人都踢出文庙了!

  这感觉像啥呢?

  就好比乔布斯一手创立了苹果,最后却被股东大会开除了!

  这种憋闷!

  谁受得了?

  齐润民沉默片刻,气势沉凝道:“我要见先生。”

  王半山:“先生正在等你。”

  齐润民看向身后:“他们要跟我一起。”

  王半山:“好。”

  随后一行人就朝着书宫内部走去。

  春秋书宫发展至今,

  其规模造诣今非昔比。

  这座孤崖上建有大成殿、杏坛、诗礼堂、乐器库、奎文阁、棂星门、泮池、大成门、东西庑、尊经阁、明伦堂、崇圣祠等等重要建筑。

  这些建筑布局大多是中轴分明,左右对称。

  彰显礼乐之制。

  行走其中,

  能感受到源自书宫的浓浓学术氛围,以及无处不在的——

  “规矩”!
  这种规矩让从地球穿越过来的陆山感觉极其不舒服。

  这一点,
  齐润民也察觉到了。

  他问道:“书宫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繁文缛节的气息?”

  汗青先生当初建造书宫的初衷很简单,
  就是给天下读书人一个归宿!
  可以自由自在,不受牵绊的做自己想研究的学问。

  可如今……

  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齐润民不解。

  王半山仰天叹息:“唉……当董派,鲁派和南派的读书人掺和进来,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张太岳跟着道:“或许,这也是先生当初为什么愿意放你下山,让你隐居生活的根本原因。”

  他老人家……

  或许也早就料到了这么一天。

  闲聊间,
  陆山他们终于来到书宫主人,汗青先生的居所。

  和一路山见到的那许多富丽堂皇,庄严肃穆的建筑相比,汗青先生的居所简单到有些简陋。

  一座小院子坐落在不怎么茂密的竹林里,

  竹林里生机盎然,
  一位头发花白,身穿短打的读书人正在竹林里削竹刻字。

  他模样不羁,但刻字刻得极其专注。

  刻刀每一次落下,都入木三分!
  王半山带着人到汗青先生五丈前停下脚步,恭敬拱手道:“先生,润民师弟回来了。”

  发丝散乱的汗青先生仍旧在刻字,

  他头也不抬道:“我没瞎,也没聋。寒舍清敝,诸位随意吧。”

  齐润民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几次后勇气就都消失了。

  旋即招呼众人去院子里落座奉茶。

  可偏偏!
  陆山却直接拐进竹林,来到汗青先生身后静静看起来。

  齐润民:“……”

  王半山:“……”

  玄女道众女:“……”

  那虎妖!
  想干啥?!

  王半山虽然模样邋遢,但礼制刻在心底。

  他很想呵斥陆山的行为,可汗青先生当面他又有点不敢。

  不过,

  诡异的沉默很快被打破。

  汗青先生自己停手,然后扭头望向身后的陆山:“你瞅啥?”

  陆山:“……”

  咋,
  这汗青先生东北那旮旯的?
  陆山指了指汗青手上的活计儿:“你喜欢刻竹啊?”

  汗青先生:“……”

  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喜欢?!
  我这是工作!
  给后人留下只言片语,文字传承的工作!

  汗青先生被噎了好一会儿才回道:“不是,只是希望尽我绵薄之力,给后人留下一些东西。”

  陆山双手拢在袖子里:“那你用错方式了啊。”

  汗青先生闷头刻字:“我知道,刻下的文字会被风蚀,流传的经典会被篡改,但我能做什么?”

  “我只是个喜欢看书,喜欢藏书的读书人。”

  “我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了。”

  陆山淡淡道:“你身上冷气好重,你还可以燃烧的。”

  “如果你还有所谓的理想,那你就该跟蜡烛一样,从头燃烧到尾。”

  “用火!”

  “在黑夜里烫出一行字!”

  而不是温和的走进那漆黑的夜……

  “咔!”

  汗青先生刻字的手忽然顿住!

  一个字,

  被他刻坏了。

  汗青先生随手把竹简扔掉,起身认真的看向陆山:“可你教出来的学生会被杀掉,他们甚至会背叛你,你的主张也会被抹去……”

  陆山很认同:“是啊,这世上真正的力量掌握在时间手里。”

  “在这这个世界上留下脚印,甚至比创造世界更难。在文明的尽头,我们也只能做远古人族做过的事……把文字刻在石头上,才能尽可能把文明的痕迹往后延伸。”

  汗青先生眼神如隼,咄咄逼人:“所以,我哪错了?”

  陆山俯身捡起一捆竹简,摊开抖了抖:“你不该把文字刻在竹子上,而应该刻在人心里。”

  毕竟,

  竹子又不会说话!
  汗青先生:“……”

  他忽又闷头坐下,憋闷道:“可我——”

  “辩不过他们!”

  陆山:“……”

  众人:“……”

   起点抽风了?我不懂什么你打赏我投票之类的东西,我就一直在写《山君》,特此申明!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