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从山君开始无限模拟 > 第190章 齐润民,到底是谁?(求订阅!)

第190章 齐润民,到底是谁?(求订阅!)

2022-06-28 作者: 睡觉我会白
  第190章 齐润民,到底是谁?(求订阅!)

  齐先生很无语。

  这里虽然是水运河道,但北境本来就因为战乱频发,不如江南安定。

  邸报虽然也有。

  但基本到郡县一级就不会再往下传了。

  除非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朝廷才会派遣专门的传书令用过驿站体系向各级传递消息。

  比如新皇登基,

  又或者大赦天下之类的。

  和镇北王相关的消息,
  虽然已经闹得大隋境内各方势力都知道了。

  但这种消息,
  朝廷方面压都来不及。

  怎么可能亲自抄录往下分发?
  更何况,
  我这两天不都在等你吗!

  我,齐先生,委屈!

  齐润民眼神幽怨的望着陆山,那模样还真叫人怪不忍心的。

  就连陆山也转移开视线,闷闷道:“现在天下世家,门派都知道镇北王的谋划了。所以很多天象宗师都蛰伏在北境。”

  陆山叹息道:“他们都是来阻挠镇北王的。”

  而他们之所以阻挠镇北王,

  不是为了黎民,

  只是不能乐见镇北王成就大宗师。

  这个世界的老百姓……

  还真是惨啊。

  不过,

  也有齐先生这样单纯的好人。

  听到北境现状,齐润民猛地握拳:“好!把那杨桢绳之以法,给北境枉死的冤魂一个交待!”

  陆山:“……”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

  给谁交待?

  不过,

  在场众人都没好意思打击这位有些纯真的教书先生。

  虽然在座的可能除了齐先生,

  就没有单纯的人了。

  但……

  像齐先生这样单纯到有点可爱的人,总归是不会让人讨厌的。

  陆山说道:“经过我的占卜推算,就算各大世家,门派的人来了,也未必能阻止镇北王。”

  “甚至还可能成为他的血食。”

  洛南迦诧异道:“镇北王这么强?”

  玄圭真人认同道:“是啊,镇北王可是两百年来最惊才艳艳的修行人。”

  他资质本就十分出众,再加上大隋皇室倾尽资源的栽培,以及他在北境厮杀多年历练出来的战技和心性。

  寻常天象在镇北王手下早就不够看了。

  更别说镇北王手下还有北境军!
  以及纵横北境的雍凉铁骑!
  陆山一番话,

  登时让众人陷入沉默。

  陆山提振道:“不过也不用愁,根据我的推算,人道初火应该是镇北王晋升成道的关键。”

  齐先生犯愁道:“人道初火需要国运王气,又或者人王命格才能驱动。”

  镇北王是大隋皇帝的亲弟弟,

  有人王命格,
  再加上皇帝钦赐。

  镇北王能驾驭人道初火不足为奇。

  可他们呢?

  齐润民挠头:“咱们去哪找类似镇北王的人物?”

  就算找到了,
  人家乐意对付镇北王?
  那不是屎壳郎抬灯——

  照屎嘛!
  西域各国的王族,倒也能拎出来几个支棱支棱。

  可把人道初火拱手?

  齐润民不愿意。

  乱晋之后胡蛮吃人的场景可都还历历在目!

  众人思索时,
  陆山指了指自己道:“我有办法能能破人道初火,但我跟人道初火对峙的时候,需要有人为我护法。”

  齐润民眼神一亮:“那有啥!”

  “我!”

  “义不容辞!”

  陆山:“……”

  他有点不信:“你?”

  齐润民:“我不可以?”

  陆山:“不是你可不可以的问题,是伱挡不挡得住的问题。”

  齐先生:“(`)……”

  他,
  怀疑我实力?

  嗨呀!

  齐先生真是气坏了。

  他捋起袖子:“你别看我脾气好,但我狠起来很难搞的!我很强的。”

  众人:“……”

  他们看着气质温润,好好先生一样的齐润民表示怀疑。

  陆山倒是相信,

  这位可是能跟成功吞噬了百万血骨精魂的镇北王放对厮杀的狠人。

  只不过,
  镇北王夺取机缘当天,身边护持手段太多。

  齐润民未必挡得住。

  陆山望向玄圭真人和遮月真人。

  遮月真人不藏私,想了想道:“我玄女道藏有斩白帝剑一柄,上面有天汉王气加持,手持此剑,我能护你。”

  齐润民也说道:“春秋书宫藏有一件「杏黄昭烈坐纛」,其上也有炎汉王气留存!”

  有这两件宝物护持,

  就算是人道初火也难以侵犯其中。

  陆山:“光防守不够,还得有能诛杀镇北王的屠龙器!”

  遮月真人:“我玄女道内还有一柄霸王绝刀!”

  众人:“……”

  玄圭真人瞪了遮月真人一眼!
  心想这娘们咋这么败家!

  齐润民倒是对自报宗门的遮月真人不感意外。

  对玄女道的底蕴也听之淡然。

  由此可见,

  他是有见识的。

  只不过藏身这里太久,对最近许多新鲜事不太了解了。

  反而是陆山无语道:“斩白帝剑,是汉太祖高皇帝的佩剑?”

  遮月真人笑吟吟的:“是呀。”

  陆山:“那霸王绝刀……”

  遮月真人:“对呀,中古霸王的兵刃。”

  陆山:“……”

  他竖起大拇指:“牛批。”

  从这就能看出玄女道的底蕴了。

  当初秦末,

  玄女道只怕是两边下注了。

  那虞姬……

  陆山不再深想。

  齐润民这边想了想也说道:“春秋书宫藏有春秋五剑,我可取「鱼肠」一用。”

  暗杀第一的鱼肠剑……

  陆山对齐润民也有了些侧目。

  商定差不多后,

  陆山收拾好桌上的舆图和信笺:“那就这样,咱们早做准备。”

  玄圭真人问道:“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二十天!”

  陆山想了想又补充道:“现在消息泄露,也保不齐镇北王会提前行动。”

  至于镇北王最后的成道之地……

  陆山也通过模拟器早早就锁定了。

  太荒洪炉大元阵布下后是无法轻易更改的阵眼的,所以陆山不怕镇北王更换地点藏起来。

  至于丹丘,落凤和胡杨三郡的郡城,
  那里也是阵眼。

  大阵起时,

  城中早就被杀死炼化的民众会被练成妖蛮法相!

  然后镇北王再在阵眼中心催动人道初火,顺着大阵气脉把初火蔓延出去,运用初火炼化妖魔法相。

  以此来规避人道初火护佑人族的特性。

  镇北王为了晋升,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啊。

  散会后,
  遮月真人和玄圭真人在小院里商谈。

  玄圭真人埋怨道:“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遮月真人却不当回事:“有什么问题吗?而且,要是能吸引这位齐先生加入我们玄女道做客卿,岂不是美事一桩?”

  “而且……”

  遮月真人眯起眼睛:“你不觉得这位齐先生,很有点熟悉的感觉吗?”

  玄圭真人:“……”

  玄圭甩了甩头,抛除杂念道:“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

  几个月前,

  他们都以为陆山的担忧是杞人忧天。

  可眼下!
  陆山孤身北上,竟然直接找到了镇北王晋升的关键性证据。

  甚至用什么方式,在哪寻求晋升契机都被他挖出来了。

  那陆山当初关于镇北王成功晋升后会踏破玄女道山门的推测……只怕出入也不会很大!

  玄圭真人想了想,说到:“这次阻击不管成功与否,咱们玄女道都彻底站到大隋皇室的对立面了。”

  遮月真人脸上写意褪去。

  玄圭真人挥手,悄然无息间布下结界:“所以——”

  “你回山门后不仅要取一刀一剑,更要把玄女遗蜕和掌教都转移走!”

  遮月真人矫躯一颤!
  “至于吗?”

  玄圭真人语气严肃:“要用六壬微尘台操作!”

  六壬微尘台是玄女道内一件秘宝:
  最擅长的就是推演遁甲,蒙蔽天机。

  玄女道统源自九天玄女,

  而玄女曾是人皇帝师!
  所传下的传承中,最为世人所知晓的虽然是男女升降俯仰盈虚之术。

  但实际上——

  玄女她是战神!

  也擅机关!

  还精通三宫五意,太乙遁甲、六壬步斗之术,阴符之机,灵宝五符五胜秘文……

  如此宗门,

  有占卜遁甲宝物,不足为奇。

  而用六壬微尘台把玄女道宝物转移藏起来后,就算是运用六壬微尘台的人都不知道被遁藏的东西会被藏到哪里去。

  只能等设定时间结束后,等他自行浮现,发出通知。

  遮月真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她郑重道:“好!”

  玄圭真人继续嘱托:“还有,一定护住陆山!必要时我可以死,但你要带他走。”

  遮月真人:“?”

  她霍然起身,一把掐住玄圭那张姣好漂亮的咖色脸蛋儿:“我允你死了?”

  遮月真人寸寸逼近,眼神格咄咄逼人:“我不允,你不能死。”

  玄圭:“……”

  她转移开视线,虽然咖色的脸就算红起来也看不出来。

  但遮月真人能感觉到……

  手里的脸蛋儿~
  变烫了!
  玄圭真人有些恼羞成怒,挥手打开遮月的手:“你起开!”

  我可是!
  参政殿首座!
  她恢复严肃:“等办好那些事后,你可以带上一部分资源。”

  陆山曾在无意闲聊中跟她提过,让玄女道建立海外分舵的事情。

  现在看来……

  山君是早有谋断啊!

  可那时候的他只是个区区先天境的小虎妖啊!

  那时候的他,
  竟然就已经预见到了如今?
  那该是何等可怕的谋略智慧啊!
  玄圭真人倒吸凉气的同时,也不免充满了疑惑。

  山君……

  莫不是武侯转世?
  千万年来,

  能有如此智多近妖的,也就武侯了吧?

  还是说他是从未来重生而来的?
  玄圭真人正走神间,遮月真人忽然缓过神来:“不对啊!明明你更擅长布局谋划,为什么不是你回去做这些?”

  这黑皮娘们想吃独食!
  玄圭真人瞥了眼就知道遮月这货在想什么,铁着脸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遮月真人歪头一想:“自信点,把「吗」去掉。”

  玄圭真人:“……”

  她正经道:“这里局势瞬息万变,你又疏狂大意,留你在这里我不放心。”

  “再者……”

  玄圭真人期许厚望道:“你比我聪明多了,只是太倦懒……”

  “停!”

  遮月真人叫停了玄圭真人的插旗行为。

  她转身往外走:“我回去就我回去。”

  等走到门边,
  她又突然回身指着玄圭真人,既认真又娇纵,道:“不准吃独食!”

  玄圭真人:“……”

  另一边,陆山离开荒置小院后就被齐先生叫到松溪学塾。

  知道了镇北王的谋划后,

  齐润民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完全坐不住。

  他望着耕耘了几十年的学塾眼神复杂。

  说真的,
  他很喜欢这里。

  可真等镇北王夺取契机之日,只怕这里也会遭殃。

  他想和香香,赵五诉说,让他们带着这里的村民离开这里!

  向南去!
  但他也明白……

  如此关头!

  事以密成!

  他们这一支力量在“欧陆”的帮助下料得先机,一旦泄露机密,后果难以设想。

  所以齐润民很纠结。

  过了会儿,

  婢女香香和老仆赵五都一脸担忧的望着齐润民。

  但他们也都知道,
  能跟他们说的,齐润民早就说了。

  不能跟他们说的,
  齐润民不会说。

  他们能做的……

  唯有跟随!

  至死不渝。

  过了好一会儿,齐润民才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熟悉的温润感和从容,再次出现在齐润民身上。

  他淡然道:“我得和欧先生去出去一趟。”

  婢女香香没有阻拦,回屋里拿出一件披风给齐润民披上:“齐先生,早点回来。”

  老仆赵五默默从院子角落捡起柴刀:“我跟先生您一起。”

  齐润民摇摇头:“去书宫,很安全的,我会回来的。”

  我,齐先生,一诺千金!
  老仆:“……”

  交代完,
  齐润民从袖兜里掏出一个百纳囊,然后从里面放出一件飞行宝器:
  一页扁舟!
  这是书宫独有的飞行宝器。

  整体是一艘由撕下来的书页折成的扁舟,船身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看起来既别致,又充满了书香气。

  一页扁舟落地,
  齐润民抬手掐诀,将自身真气输入其中:“起!”

  书页飞舟一动不动……

  齐润民:“……”

  他有点尴尬,连忙撅着腚跑到扁舟边上检查起来。

  齐先生虽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文治修炼更是出色!

  可他不会炼器……

  检查一通后脸都憋红了!
  好烦啊!
  为什么!
  飞行宝器内部这么复杂!

  就在这时,

  一艘色如碧玉,状如叶片的飞舟落到学塾院子里。

  玄圭真人带着袁青腰和洛南迦联袂而来:“齐先生,不如用我这艘飞舟吧。”

  一边说着,

  玄圭真人一边瞥向那艘书页飞舟和齐润民手里的百纳囊……

  那都是两代前的款式了!

  这个齐润民……

  到底是哪个年代的老怪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