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从山君开始无限模拟 > 第188章 人道初火(对不起!)

第188章 人道初火(对不起!)

2022-06-25 作者: 睡觉我会白
  第188章 人道初火(对不起!)
  透过模拟记忆,陆山看到了让他头皮发麻的一幕。

  丹丘城下那巨大的地底空间里,一个又一个的人像是风干的腊肉一样被吊在半空。

  一根半透明的底线从他们天灵盖刺出,
  刺进地底世界上空一团朦胧虚幻的灰色雾气中。

  如果只是死人多,
  陆山不至于头皮发麻。

  让他绷不住的,

  是那些被吊起来的人明明都成人干了,身上的衣服都被尸油浸透,可他们却仍旧跟生前一样与人交谈,走街贩物,过着已经不存在的生活。

  那场面,
  就仿佛一场由无数干尸出演的,无实物的默剧表演!

  那寂静却奇诡的画面冲击着众人的神经,
  也让众人都沉默了。

  陆山身边那两位读书人很快认出来这是有人用邪法移形换影!

  鱼目混珠,

  偷天换日!

  心底养有浩然气的读书人义愤填膺,当即转身返回。

  然后就遇到镇北王的麾下……

  呼——

  浏览完记忆画面,陆山人都麻了。

  原本他以为丹丘城就是镇北王的成道之地,可现在看来……丹丘虽然是镇北王成道的一环,却并非是成道之地。

  镇北王到底在北境布置了多少后手?
  陆山沉定片刻后一咬牙:

  “我他妈还就不信这邪了!”

  “模拟!启动!”

  【五岁,你城府如渊……】

  【……】

  【你携书宫读书人前往落凤城展开调查……】

  【……】

  【……你与书宫读书人前往胡杨城展开调查。】

  【……】

  【伱有心结交张鹿,借助张鹿的势力撒出斥候,布局北境。】

  【一番调查后你发现,以丹丘,落凤,胡杨三郡和中心,向外辐射足足十数个村落,部落充满异常。】

  【……】

  【你在书宫阴阳家传人的帮助下,终于描绘出一幅阵图,从中略窥镇北王的谋划。】

  【……】

  【你……】

  一晚上,陆山连续模拟了十几次,不断的管中窥豹后,终于描绘出一幅大致的蓝图。

  当陆山找来纸笔画出简略的地图,又把地图上的点相互勾连起来……

  一幅!
  以山河为骨,
  以风水为灵,
  以众生黎明血骨魂息为火的恢弘阵图跃然纸上!

  “牛批……”

  陆山缓缓闭上眼睛,心底眼前都是那副累累白骨,浩荡血河组成的山河镇灵图。

  为了给杨家王朝续命,镇北王和端坐庙堂上的景泰帝是真肯下血本啊。

  也是……

  反正流的也不是他杨家的血。

  在大隋皇室看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他们杨家牧养万民到最后不拿来“吃”,难道拿来供?
  陆山对镇北王的做法倒没有什么道德上的排斥,只是感觉那货胆子是真肥啊。

  虽然世家望族,高门大派都没把底层的老百姓当人看,但大家最起码好保持着面子上的体面。

  吮吸民脂民膏还算克制。

  镇北王就牛批了……

  直接“吃人”。

  从南北乱朝中建立起来的大隋还没摆脱南北乱朝时期的野蛮习性,竟然学起了羯羌之辈。

  呵……

  这是连仁义道德都不屑伪装了啊。

  陆山横竖睡不着,仔细想了半夜后连夜起草一封书信,附上阵图后唤来信差翁,把这封信件送给远在玄女道的遮月真人和玄圭真人。

  做完这些,

  陆山再次开启模拟:
  【是否开启模拟?当前模拟需消耗2000点因果。】

  “是!”

  一行行小字再次浮现:

  【五岁,你心事重重,来到北境。】

  【……】

  【你与齐润民前往书宫,一番激昂表演引来诸多瞩目,并设计忽悠来书宫读书人与你秘密前往北境。】

  【回到北境,你得知镇北王谋划晋升大宗师的事情爆发。】

  【一时间,天下震惊,风起云动!】

  【各方势力汇聚北境想要一探究竟。】

  【你选择成为幕后黑手,静观其变。】

  【三十六天后,北境迸发巨大气息波动,随后数重奇异的天象在北境天空浮现,你当即明悟:镇北王开始冲击大宗师了。】

  【你当即与书宫读书人前往气息爆发之地。】

  【你来到戈壁上一处废国遗址,看到了严阵以待的北境军阵。】

  【同时,你也看到高天之上镇北王现出法相,吞吐天地!】

  【镇北王成道在即!】

  【你看到各方高手纷纷出手阻截,你也力所能及的率领自身力量牵制北境军阵。】

  【你们阻截失败了。】

  【镇北王晋升大宗师,一剑出,山河碎,生灵灭,你被大战波及,化作飞灰,结束了你螳螂当车的一生。】

  陆山:“……”

  很好,

  这次他知道镇北王晋升的地点了。

  就是没想到……

  镇北王竟然这么猛!

  那么多天象大佬一起出手阻止都没能阻止他证道成功。

  唉……

  难怪之前模拟器里每次触及镇北王相关总是身死结局。

  以前修为弱,感受到不到镇北王的恐怖。

  总觉得自己仗着模拟器能提前布局,

  就算干不掉镇北王,

  破他的布局总还是能试试的。

  现在他才意识到……

  他和顶尖天象之间的差距,简直不能用云泥之别来形容。

  一股绝望的情绪在陆山心头弥漫……

  不过他很甩头!

  斩灭心头种种负面情绪!

  差距大也得试一试!
  他现在已经小卒过河,没有回头路了。

  更何况,
  没有家族和宗门的帮助出,多少天才卡在通玄或者天象境界终其一生都难以寸进。

  即便是镇北王这样惊才艳艳的人物,都需要大隋皇室的暗中帮助,才能打破自身桎梏,突破到大宗师境界!

  那陆山呢?

  虽说他有模拟器可以开挂。

  但是他才神窍境,一次模拟就需要耗费两千两白银。

  通玄境每次模拟万两起步!
  天象境呢?

  十万起步?

  那样的话就算是把整个大隋朝廷都掏空了,估计都填不满模拟器。

  所以,
  除了开挂,陆山也需要宗门的帮助。

  想到这里陆山看向模拟器最后给出的选项。

  【模拟结束,你可以选择以下一项进行保留。】

  【一、五岁时的修行境界】

  【二、五岁时的修行经验】

  【三、五岁时的记忆智慧】

  没有犹豫,

  陆山仍旧选择了第三项。

  随着大片记忆凭空涌入脑海,陆山这次终于看到了那堪比神魔一般大战的场面。

  烈焰横空!

  玄冰倒卷!

  双日同天!

  大地映月!

  种种神奇景象和当面完全超出了陆山的认知范围。

  他也终于知道天象高人们打起架来是什么样子了。

  凶!
  太凶了!
  不过,

  陆山选择记忆智慧可不是为了看一场颅内全息投影电影的。

  他是希望能在其中找到破局的机会!
  他略过那些看起来花里胡哨的打斗场面,专心在乱象当中寻找一线生机。

  模拟记忆中的他也在坐着同样的事情,所以模拟记忆里的自己一直开着观术死死盯着镇北王。

  即便那神魔大战一般的斗法带来灵光眩彩刺得模拟中的陆山双目流血,他也不曾有片刻目光上的闪躲。

  在浏览这些记忆时,

  他感觉观术过载时所产生的刺痛,也通过记忆传达给现实中的自己了!

  但强大观察力下,
  陆山还是有收获的。

  他看到重重异象包裹中,镇北王身上裹着一层层金红色的火焰。

  那火焰堂皇正大,
  燃烧间一枚枚功德符文瞬生瞬灭,隐约凝结成一座熊熊燃烧的九层宝塔。

  正是有了那层火焰的保护,
  镇北王才能在众多天象宗师的围攻下游刃有余。

  也正是有了那层火焰的保护,

  镇北王才能炼化万千血魂。

  从记忆中抽离出来,陆山忍不住闭上眼睛……

  好痛!

  他只是浏览记忆都被记忆印象着,产生了剧烈尖锐的幻痛!
  可想而知,

  模拟中真正处于战场边缘的自己承受了何等的威压。

  “不愧是我!”

  够狠!

  陆山在心底对自己竖起大拇指。

  这一波模拟后,

  陆山感觉自己身心俱疲,脑仁都感觉像是被捶了一拳似的嗡嗡作响。

  他扛不住了……

  陆山停下模拟,在外间休息起来。

  ……

  两天后,玄女道。

  北境距离南方的玄女道宗门路途遥远,足有八千里。

  即便信差翁算是妖兽的一种,也用了两天时间才飞到玄女道。

  信差翁飞到玄女道后,落在遮月真人的院子里。

  等遮月真人拿到信件后,她没着急拆开,反而沐浴更衣,精心打扮了一番后拿着信件来到参政殿找玄圭真人!

  参政殿里,

  玄圭真人一幅不修边幅的模样趴在桌案上阅览文案。

  遮月真人挥着手里的信件笑吟吟道:“哎呀,你看陆山那孩子给我写信啦。”

  玄圭真人:“……”

  这位咖色肌肤的美人儿嘴角抽了抽,深呼吸,然后笑道:“应该是公事。”

  遮月真人斜靠在治桌案边:“公不公事的,也是那孩子念着我啊。”

  不然咋不给你写信呢?
  玄圭真人一推桌上文案纸笔,笑道:“喔,忘了跟你说。”

  遮月真人:“?”

  玄圭真人:“南伽已经把那虎妖拿下了。”

  遮月真人:“……”

  就这?

  呵呵!

  遮月真人一挺身姿,骄傲道:“青腰拉不下那个脸,但我都这把年纪了可晓得年轻人的好,大不了我亲自下场!”

  总之,

  那虎妖!
  是我们枢密殿的!
  玄圭真人:“……”

  她绷着脸教训道:“你好歹是一殿之主,能不能矜贵点!”

  遮月真人眼神望向半空:“可那是陆山啊……”

  虽然没有天命,

  可偶尔展露出的雄伟胸襟总是叫人为他心折。

  尤其是前段时间搞出来的那些事……

  他一个小小神窍境!

  居然真的让他引动独孤家和沙门大昭玄寺之间的争斗!
  到后面,
  更是直接灭了大昭玄寺。

  为此,

  景泰帝震怒,甚至特地问罪独孤家。

  却被独孤家以及附庸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直接给怼了回去。

  景泰帝愤怒质问:“大昭玄寺乃先帝督建,更是大隋国教道场,如今被破,该当如何?”

  独孤家怎么回答的?
  独孤家:
  “素来听闻沙门富可敌国,不会重建一座寺庙的钱都没有吧?实在不行,独孤家可以施舍一些。”

  “至于和尚……”

  “杀了一批,再招一批不就好了?”

  景泰帝听完沉默了。

  就连西域那烂陀寺派出的大师也沉默了。

  独孤家——

  霸道!

  可你能奈他何?

  作为当世顶尖望族,独孤家不仅掌握着大量军队,还除了两位大将军,家里更坐着一位大宗师!

  虽然那位大宗师癫火缠身……

  可越是这样,
  别人越是不敢惹啊!

  癫火难缠,焚心燃魂,更牵扯极大因果。

  一旦沾染……

  就算修炼的不是独孤家的金乌大冕,自身的精气神也会被癫火扭曲,侵蚀。

  最后变成癫火感染患者。

  所以,
  从某种程度来说,独孤家的大宗师好像是无敌的……谁跟他斗,他都能极限一换一。

  而这场风波,
  竟然只是一位小小的神窍境虎妖引起的。

  论谋略!
  心智!

  陆山在遮月真人和玄圭真人眼中,已是当世第一流!
  所以,
  她们都对陆山志在必得。

  玄圭真人扯开话题:“行了,快把信件拿出来,别耽误了正事。”

  遮月真人也不再炫耀,拆开信件,然后两人凑在一起看起来。

  越看,

  两人脸色越凝重!
  等看完信件再把下面那份舆图拿出来一看——

  玄圭真人和遮月真人登时瞳孔猛缩!
  她们对视一眼,
  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玄圭真人:“行脉大荒,都煞囚龙……”

  遮月真人倒吸凉气:“镇北王,好大的手笔!”

  根据舆图上的标注,一个圈就代表一座城,一个点就代表一个村落或者部落。

  而这张图上,
  标注的点足有二十多个!

  这就意味着,

  为了获得晋升之力,镇北王把北境七城十二镇,以及大量村落部落中近百万的人、妖、蛮当成了飨食!
  遮月真人神容严肃起来:“这事儿不管有没有实质证据,我们都必须干涉。”

  玄圭真人指着信纸道:“陆山让我们把消息广散出去,连舆图一起。”

  遮月真人点点头:“……嗯,这计策可谓歹毒!”

  这份情报连同舆图一旦泄露,
  那大隋望族可不管有没有证据,一定会派遣族内宗师前往北境一探究竟。

  真让皇室出了一位大宗师,

  那本来就被景泰帝搞得头大的世家望族们,就更没活路了。

  遮月真人:“镇北王惊才绝艳,战力绝伦,我很担心陆山他们。”

  玄圭真人:“我跟你一起去!”

  “把六甲六壬兵符带上!”

  遮月真人想了想:“再带上八面夔牛铜鼓。”

  玄圭真人皱眉,不过还是点头同意了。

  于是两人分头做准备。

  一天内,

  遮月真人就通过玄女道的秘密情报渠道把陆山交给她的情报流传出去。

  为此,

  她甚至还特地设计了一场“巧合”。

  枢密殿统御玄女道的一切对外征伐,所以麾下情报网十分发达。

  当然,

  参政殿也有自己的情报网络。

  不过和枢密殿散布中原以及其他各处的情报点不同,参政殿的情报网大多根植在其他宗门的管理层中。

  所以,
  玄圭真人也通过参政殿的方式把消息“不经意”泄露给各大门派,世家。

  一时间,

  大隋境内暗流涌动,风声鹤唳!
  无数大佬们的眼神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北境……

  然后,

  也不管这份情报正不正确,真不真实,各大门派,望族都派遣出麾下天象宗师前往北境。

  趁着这股暗流,

  玄女道两位天象宗师联袂北上,就显得很寻常了。

  作为当世最大望族的皇室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拿到了玄女道扩散出去的情报。

  后宫中,
  景泰帝为此大怒!
  咆哮声震得大兴宫内外肃然,当值的宫人们更是骇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因为鼻孔出气被景泰帝怪罪,然后宫杖而死。

  景泰帝城府极深,
  虽然暴怒但没有把心迹吼出来。

  等发泄完,

  他理解招来身边密探,让他通过隐秘手段立即联系镇北王!
  很快,

  身披黑袍的术士手持一轮玉环施法起来……

  ……

  北境,镇北军营。

  镇北王作为北境之王,当然也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自己谋划晋升的消息被泄露了。

  他拿着密探搜集回来的情报看了一眼,
  看完后,
  这位模样俊美无俦的镇北王非但不生气,反而嘴角上扬,眼神也跟着玩味起来:“哦吼……”

  “事情突然就变得有趣了啊。”

  他把手指纸条细细碾碎成粉末,笑哈哈道:“看来北境很快就会热闹起来了。”

  真好,

  北境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就在这时,

  镇北王身边那位做谋士打扮的绝美女子端着一面中间白光澄澈的玉环走出来,轻声道:“督帅,有人唤您。”

  等绝美女子放下玉环,并带着众人清场后。

  景泰帝的影像从玉环中浮现出来。

  镇北王当即跪倒在地:“拜见皇兄!”

  景泰帝黑着脸:“你我兄弟,搞这个干什么!”

  镇北王哈哈笑道:“皇兄一脸焦急,是看到散布出去的情报了?”

  景泰帝头疼:“你还笑!”

  镇北王摊手道:“那不然呢?事情已经发生了,再为此震怒没必要。皇兄你也是,要注意身体。大隋基业还要您费心呢。”

  景泰帝心底一暖,然后抱怨起来:“我就说当初我不想当这个皇帝,你倒好!”

  “把我一扔!”

  “从军去了!”

  “都等我登基了,你才传回音讯,而且已经从北境军卒一路爬到中郎将了……”

  遥想往事,
  景泰帝脸上浮现笑容,只是笑容很快又消失了:“只是到现在我才知道……”

  “皇帝!”

  “是真他妈不好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