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从山君开始无限模拟 > 第186章 风声雨声读书声(求订阅!)

第186章 风声雨声读书声(求订阅!)

2022-06-23 作者: 睡觉我会白
  第186章 风声雨声读书声(求订阅!)

  通过模拟器当中的记忆,陆山发现那位大佬接近起来并不难。

  他就在雍凉边境的天祝县,大溪镇上。

  陆山现在去,
  估计就能见到那位教书匠模样的齐润民。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

  怎么让齐润民去对付镇北王?

  总不能真等三个月后,齐润民的学生们被镇北王抓走了,再让他去跟镇北王碰碰吧?

  那可就太晚了。

  有或者……

  提前帮镇北王他们抓住齐润民的学生,然后假装来帮齐润民?

  也不行。

  那可是天象大佬!
  他真要这么干,等他去找齐润民的时候,第一个被干碎的就是他。

  齐润民为了自己学生!
  连镇北王都不怕,
  更何况他一头平平无奇的虎妖呢?
  多想无益,

  不如模拟一把!
  【是否开启模拟?当前模拟需消耗2000点因果。】

  陆山:“是!”

  一行行小子再次从陆山眼前浮现:
  【五岁,你城府如渊,玩弄人心。】

  【你事后脱身北上,来到北境雍凉,一番游历后来到大溪镇。】

  【大溪镇上,你结识一位教书先生,并与对方一见如故。】

  【伱与那位教书先生探讨了许多民生天下的想法,对方对你许多想法都感到新奇,于是恳请你在大溪镇暂住,一同探讨家国天下事。】

  【数日后,教书先生齐润民学生回来看望,与你撞见。】

  【对方十分警觉,虽然齐润民对你很好,但对方仍旧话里话外打听你的来历。】

  【你爆出六贼师的名号,对方登时对你充满兴趣!】

  【入夜,对方忽然出手偷袭你,你随之与张鹿交战。】

  【一番比拼后,张鹿对你十分欣赏,邀请你加入他的反军。】

  【你婉拒了对方。】

  【又数日后,齐润民被你所思所想折服,邀请你参加春秋书宫举办的「谈文论典」大会。】

  【你欣然前往。】

  【齐润民把你所思所想总结陈述后,在的的谈文论典大会上大放异彩,但他却把所有功劳推给你。】

  【你趁机放出一道魂魄,正是雁武堂高徒。】

  【你在「谈文论典」大会上叫冤,雁武堂高徒魂魄所说一切骇人听闻,春秋书宫许多文首坐不住,当即城里调查队前往调查。】

  【你带领书宫读书人回到北境,丹丘。】

  【在书宫读书人护持下,你展开多方调查,终于发现端倪。】

  【你在丹丘城外发现一座隐秘空间,你发现线索后就要返回,请书宫读书人出手。】

  【可就在你想要抽身返回时,却在发现端倪的山洞入口处看到了自己的背影,你连忙追赶上去,对方同时向外跑去,你被关在山洞当中。】

  【在山洞中的你感觉自己神魂愈发昏沉……】

  【七日后,你在山洞中彻底失去意识,结束了你的一生。】

  等看完最后一行小字,
  陆山一下激动了!

  好家伙!
  感情齐润民只是个线索,通过齐润民搭上线的春秋书宫原来才是破局的关键!
  春秋书宫,

  是天下读书人心目中的圣地。

  天汉崩乱后,炎汉大地常年生灵涂炭,水深火热。

  尤其是自晋之后,那群所谓魏晋名士全对家国民生毫无用处的清谈之辈。

  偏偏那还是当时主要的取仕手段。

  于是,

  不甘心沦为空谈之辈的读书人自发组成春秋书宫,以复兴春秋时百家争鸣的盛况位己任,试图找出真正的经世之学问!
  从魏晋之后到如今,

  已有千年时间。

  而在这千年时间中,春秋书宫也渐渐成为当世顶尖势力之一。

  是和皇室,望族,当世大宗以及西域沙门并列的超级势力。

  只不过书宫只针砭时弊,并不参与朝政。

  所以乱晋之后,各大政权对书宫的容忍度还是蛮高的。

  甚至许多皇帝登基都会请书宫大家前来观礼,甚至想获得书宫的承认。

  冬雷公卢定仙,

  就是书宫弟子!

  陆山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对这个世界的各方势力也了解了许多。

  在他印象里,
  书宫更像是一个学术研究机构,外加媒体传播平台。

  他们确实有用处。

  但书宫因为是搞学问的,所以内部派系很多!
  儒家,法家,兵家,农家,工家,孔派,孟派,董派……

  这些都是书宫体系下的派系。

  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张,并且只服自己的主张。

  所以,
  书宫派系常年相互放嘴炮,谁都想当别人的大哥。

  最后的结果就是:

  谁都是个弟弟!

  这大概也是魏晋后各方王权虽然看重书宫却并不那么忌惮书宫的原因吧。

  文人造反嘛,
  十年都成不了。

  在地球的时候,
  陆山就对被篡改得面目全非的读书人思想没什么兴趣。

  这个世界虽然拥有神魔威能,诸多伟力。

  但思想上还是天命,君权,三纲五常那一套。

  所以,
  陆山是挺瞧不起这个世界那些你酸腐儒生的。

  而这次模拟,
  却让陆山看到了这个世界读书人不一样的一面。

  所以,
  面对最后选项的时候,陆山仍旧选了第三项。

  随着大段大段记忆画面凭空涌进你脑海,陆山看到了书宫的圆形大论堂。

  那是类似罗马角斗场似的建筑。

  整体成圆形,
  一排排座堆叠起来,形成一个盆地形的建筑。

  而在盆地中间,

  就是读书人明经辩道的地方。

  透过记忆,

  陆山看到许多文华斐然的读书人。

  他们形貌各异,

  但共同的地方就是——

  他们的眼里闪烁着光。

  当陆山通过自己的键盘侠学识折服许多读书人后,他放出的雁武堂高徒的魂魄,也自然引来了许多读书人同仇敌忾。

  浏览完记忆,
  陆山意识到……

  这个世界的读书人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因为这个世界的读书人不仅笔杆子甩得溜,

  他们!

  也是切切实的拥有着超凡伟力的!
  而陆山,
  有点想把读书人这股力量,变成真正的屠龙刀。

  但要怎么做呢?

  这很难!
  但如今局面下,借用书宫的力量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冥思苦想中,

  陆山沉沉睡去。

  第二天,陆山和袁青腰,洛南迦两人继续赶路。

  他们本来就已经在北境边缘,再走半日后也就到了北境。

  入秋了,
  北境的风都比南方冷冽许多。

  偶尔大风,

  北方的秋风刮在脸上跟刀子一样。

  陆山带着两位美人儿在北境一座府城住下,然后陆山买来信差翁,传信给卢定仙,询问书宫谈文论道大会的消息。

  半天后,
  信差翁带着回信回来。

  卢定仙:
  “你打听那个干啥啊?”

  “你想进我书宫进修啊?我可以给你写推荐信,不过谈文论道大会,那是书宫内部一年一度的口水仗。虽然很有意思,但其实多看几次就感觉没意思了……”

  根据卢定仙的说法,

  书宫的谈文论道,哪一年都不曾有人夺魁胜出。

  往往打嘴炮到最后就会演变成全武行。

  卢定仙是够格旁听的,
  一开始它还乐意去听各家文首的发言。

  但去了两次后就感觉很没劲。

  都不如跟莽和尚再一起胡作非为来得爽。

  至于如何成为谈文论道的辩手……

  要么你是书宫一家文首,要么你就是当世有名的大儒,当然,你要是学识出众的隐士大佬也行……甚至能得到文首举荐,也能上那文思台上辩上一辩。

  不过,

  很少有不够格的文人上去自取其辱。

  要知道那些士林大佬哪一个的学问都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是无数次自我剖析,又结合实践论证出来的。

  如果修为和道心都不够坚毅,

  大佬威能下,
  喷到你道心开裂都是轻的。

  直接喷死你也不是毫无可能!

  这种事,
  在理解谈文论道上可不罕见。

  所以,
  每年的谈文论道,都是书宫学子既期待又畏惧的盛事。

  期待是因为可以学习新的姿势,
  畏惧则是因为你学完之后发现自己迄今努力的方向,披荆斩棘走过的路都是错的……那时候就问你裂不裂开?

  搞清楚「谈文论道大会」的细节后,
  陆山脑海里已经有了模糊的计划雏形!

  所以,
  陆山没做停留,在城里换了一套文士长衫后就动身去寻找齐润民!
  齐润民,
  应该就属于那种隐士大佬。

  所以才能带着陆山直接前往书宫参与论道。

  第二天,天气不太好。

  天地间飘起濛濛细雨。

  不过这并不能阻挡陆山的行程,他带着两位美人儿买了一辆马车就前往天祝县大溪镇。

  随着他们行进的方向越来片偏僻,

  袁青腰终于按捺不住道:“你不是说来北境寻找镇北王谋划晋升大宗师的证据吗?”

  现在这是干啥?

  陆山闷闷道:“找人。”

  袁青腰望着远方略显荒芜的村落:“你要找的人在这?”

  这里的村夫能帮上什么忙?

  经过独孤家事件,
  袁青腰对陆山的布局谋划能力已经很佩服了。

  但现在这种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情况,让她很没安全感!
  就像她的月匈,

  难以掌握!

  所以她就给它缠起来!

  相比之下,

  洛南迦就自在多了。

  她不喜欢动脑。

  而且她发现,
  很多时候月匈比脑子好用多了……多少男人光看她扭一扭就能把培养几十年的脑子都扔掉。

  所以,
  洛南迦这会儿就猫儿一样的在马车车厢里睡觉。

  秋雨时节,

  下着雨不正合适窝在安逸的地方睡觉吗?
  陆山架着马车安抚道:“别急,很快就能到了。”

  陆山装成游历的文士,一路不紧不慢来到大溪镇。

  到了镇上,

  他先是转了转,找了点吃的,才把马车安置在镇上的小客栈。

  等把两位美人儿安顿好,他才撑着伞,在细雨里闲庭漫步起来。

  大溪镇坐落在一座小溪旁,

  因为距离水源不远,所以大溪镇风景不错。

  放目远眺,能看到北方风光的壮丽,水汽蒙蒙下,那壮阔淡雅的远方仿佛一副写意高远的泼墨江山。

  望着远方,

  陆山深吸一口气——

  “如此江山,谁人不爱啊……”

  陆山转身继续前行,很快来到齐润民的松溪学塾。

  学塾就在村尾靠近溪流的地方。

  那里坐落着一座素雅干净的院子,院子周围长着高大的云松。

  院子外的云松下,
  竟然盖着一座小小的草寮。

  等靠近了,

  就能听到里面传出的朗朗读书声。

  陆山站在远处观察了会儿,只靠陆山那有限的风水知识,他也能感觉这里风水俱佳,虽没有恢弘气象,却胜在清幽雅致。

  到了这里,

  陆山原本有些浮躁的心竟然满满静了下来。

  他来到草寮下收起伞静静坐着。

  闭上眼睛,

  他听到风吹过松梢发出的阵阵松涛,
  也听到细雨渐渐有了变大的趋势,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砸在山林村落。

  更听到了学塾里稚童们那稚嫩却格外认真的读书声……

  声声,

  入心。

  或许这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模样。

  平静,

  安逸。

  可惜……

  这是个不太平的世界。

  哪怕是身具天象伟力却甘愿做教书匠的齐润民,也会因为学生被捕而怒战千里!

  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置身事外?

  你觉得岁月静好……

  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

  正感慨间,

  学塾里读书声停了,蒙童们登时欢呼雀跃起来,从原本那端的正坐姿里挣脱出来,开始找相熟的玩伴打闹起来。

  打闹中,
  松溪学塾的先生,天象宗师齐润民穿着一袭青衫,一手托着木盘一手撑伞朝着草寮走来。

  这位齐润民五官普通,乍看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但他气质温和,与人温雅。

  只是端着木托盘缓步走来就给人一种的四月春风,迎面扑来的感觉。

  陆山转脸望向他,
  齐润民则淡淡笑着坐到陆山对面:“有客自远方来啊……”

  他动作轻柔的为陆山斟茶:“山野粗茶,还请阁下不要嫌弃。”

  陆山笑了:“怎么会。”

  他低头望了眼茶水,没喝。

  谨慎惯了……

  齐润民不以为意,自己端起茶杯喝了口才问道:“在下齐润民,阁下如何称呼,来此贵干?”

  虽然齐润民表现得很随和,
  但他是天象宗师!
  陆山有修为在身瞒不过他,甚至自己妖族的身份也不可能瞒得过对方。

  所以,
  齐润民很戒备。

  这也是陆山不喝茶的原因。

  面对询问,

  陆山缓缓道:“这里幽静宜人,而且风声雨声读书声,入耳,也入心……所以我就在想,这里应该有士林大家在行教化之德。”

  “对吗?”

   卡文了……憋到现在,蛋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