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每个位面的男主都想搞死我 > 第290章 少帅他不太好惹(4)

第290章 少帅他不太好惹(4)

2022-06-20 作者: 储泛
  第290章 少帅他不太好惹(4)

  房间内一片狼藉,被一枪爆头的黑衣刺客了无生机的扑倒在地上,额头上黑洞洞的枪口不停的往外流血。

  席宁流氓的吹了吹枪口的硝烟,得意的冲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

  沈容湛眉目不动,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刺客一个,云淡风轻的就像差点被刺杀的人不是他一样。

  席宁自娱自乐的转着手枪,起身绕着刺客踱步一圈, “啧啧”了几声,感慨道:“不容易啊,这年头还有人用匕首这么古老的方法刺杀~”

  “薛副官,处理一下。”沈容湛抬手给了薛文超一个手势。

  薛文超沉默着走向刺客,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拖了出去。

  房间门再一次被合上, 此时已经月至中天。

  沈容湛慢条斯理的系好风纪扣, 从口袋里取出皮手套, 不紧不慢的戴好,修长白皙的手指被黑色覆盖。

  席宁蹲在刺客躺过的地板上没动,不敢贸然开口说话,怕这人还惦记着刚才她没做完的事。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大腿那一刻,她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一直等着他喊停,但令她失望的是,她只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冷漠。

  席宁的心从那刻开始就凉了半截。

  她自问这个位面没怎么用力的渣他,顶多就是找人刺激过他,还趁着他出门在外的时机,一枪崩了自己,除了这些之外,她对他还是很配合的,予取予求。

  沈容湛整理了下没有一丝褶皱的军装袖口,举手投足尽显斯文矜贵的贵公子气质,只是眉眼间始终凝聚着一股杀伐之气,让他看上去不是真的儒雅随和。

  席宁屏息凝神的等待着沈容湛的四十米大刀。

  军靴踩地的“啪嗒”声响越来越远,那人像是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席宁忍不住觑了一眼, 却正好对上那人漫不经心的眼神。

  他已经走到门口, 修长挺拔的身形在军装的衬托下愈发优越,他懒洋洋的靠着门扉,掀着幽深潋滟的桃花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同森林里的万兽之王在巡视着自己的猎物,满眼的势在必得和不加掩饰的浓重占有欲看得席宁不寒而栗。

  “席宁。”他不轻不重的叫了她一声,语调平静,酝酿着一场暴风雨的平静。

  席宁仰头看他,沉静的眸子清澈明亮,眼底波光流转,似藏着万千星辰。

  “既然招惹了我,就不要妄想有任何的退路。上次那种小把戏,你最好不要给我耍第二次。”他顿了顿,又紧跟着威胁道:“不然我可不保证,你还有命招惹我第二次。”

  席宁后脖颈一凉,感受到了大佬来自地狱的森森恶意。

  沈容湛直起身,背对着席宁打开门,轻飘飘的嗓音飘进席宁耳朵里。

  “车在楼下等你, 乖一点, 对所有人都好。”

  “所有人”三个字他刻意加重了语气, 意味深长的强调。

  席宁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也不挣扎,撑着酸麻的腿站起来,慢吞吞的往门口挪。

  盯着男人挺拔的背影,席宁悠哉悠哉的问:“你不跟我一起走?”

  沈容湛停下步子,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

  “你是以什么身份在查我的岗,席小姐?”

  席宁咧嘴一笑,老不正经的道:“自然是以——”

  “少帅的死敌身份喽!”

  席宁故意拖长了调子,眼睁睁的看着原本神态放松的男人渐渐铁青了脸。

  他磨了磨后槽牙,目露凶狠。

  “你可真是好样的!”少帅怒极反笑,咬着牙夸奖了一句。

  席宁天不怕地不怕的眨了眨眼,把欠揍两个字刻进骨子里。

  这可能是席宁最喜欢的一个人设了,混不吝的土匪头子,肆意妄为,说话荤素不忌,还可以光明正大的耍流氓。

  薛文超在一旁看得冷汗直冒,在心里为席宁点了一百根蜡。

  这位可真真是勇士。

  敢这么挑衅戏耍少帅的人,她是唯一活着的一个。

  余光瞥见少帅阴狠的眸光,薛文超叫苦不迭,这挑衅的正主是不会有事了,但他们这些被殃及池鱼的属下就不一定了。

  今晚肯定又是个不眠之夜。

  少帅被气的不轻,步子迈得又大又快,恨不得立马打一架发泄发泄心里的郁气。

  目送沈容湛离开,席宁一扫刚才被死死压制的阴霾,舒畅的哼了个小曲儿。

  走到醉香居门口停着的轿车旁边时,身穿军装的警卫恭敬的冲她敬了个礼,然后拉开了车门。

  席宁没动。

  警卫对这位土匪头子的武力值有所忌惮,不敢强硬的对她动手,只能耐心的恳求道:“还请席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席宁懒洋洋的挑了挑眉,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放心,我知道你们手下人办事不容易,不会为难你的。我就是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警卫半信半疑,“席小姐请问,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你。”

  “齐慎不是在北城做他的逍遥少帅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席宁眯了眯眼,还是对齐慎突然滚回来这事莫名在意。

  上一次,做诱饵的可不是他。

  警卫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回:“此事说来话长,席小姐上车,我们慢慢说。”

  “行吧。”席宁也不拆穿他的小心思,十分好讲话的上了车。

  警卫在驾驶座坐下,启动轿车,开始解答席宁的疑问。

  “席小姐知道延北六省的沈大帅吧?”

  “知道,你们少帅的亲生父亲嘛。”

  席宁不仅知道沈大帅,还知道他的十几房姨太太,更知道他对沈容湛母亲强取豪夺的风流韵事。

  “大帅近些年越发野心勃勃,觊觎江北八省的心也更加昭然若揭,但想要攻打江北六省,首先就要越过南城北城。江北八省是齐大帅的地盘,少帅和齐慎是多年好友,加之少帅和大帅不对付的关系,大帅的计划也就不得不搁置下。”

  哦……

  她想起来了,她能自杀成功,还得有助于这位沈大帅。

  当时,沈容湛就是和齐慎联手,一起对付他爹,不得已才离开她身边的。

  “少帅和大帅的关系,听起来是真的很糟糕啊。”席宁摸着下巴,悠悠感慨了一句。

  警卫点点头附和,“可不是嘛。”

  谁叫大帅当年受了四姨太的挑拨,当着众人的面说少帅母亲不知羞耻,还掌掴了少帅的母亲,害的少帅母亲抑郁寡欢,上吊自尽,都是因果循环。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