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分别

2022-06-25 作者: 灿刀刀
  第337章 分别
  整队、列兵。

  在即将返程朱家人眼前还有一个小插曲。

  这里有侯爷,还有世子,还有将军们,宋县令亲自过来送一点也不稀奇。

  稀奇的是,当他站在村口慷慨激昂演讲的时候,老朱家人被提名了。

  且还被请到了最前面来。

  那场面整的朱五六浑身一根筋紧绷绷的,脸上不知该不该笑。

  宋县令说的很是振奋, 指着这一家子老小就问下面人。

  你们知道在这最困难的时候是谁给你们送的粮食吗?
  你们知道你们嘴里的一口吃食是怎么来的吗?
  你们知道咱们村的一砖一瓦,还有这些水车和鱼塘是谁给你们弄出来的吗。

  他们不是朝廷里的人,他们就是普普通通,和你们一样受过过苦难的老百姓。

  知道那奶酪多金贵不?你们吃的时候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吧?

  那奶酪都是这为姑娘没日没夜的给你们熬出来的。

  十斤的牛奶才能熬出来一小桶!

  那是人家自家的奶牛。

  说道激动处,宋县令抹了抹泪,朱五六看在眼里,嘴唇都跟着哆嗦。

  大人是个好大人, 就是太感性。

  这眼前还有干了个把月的世子爷呢,还有带兵剿倭的小侯爷呢。

  怎么着这句感谢也轮不到他们呢。

  朱五六的眼神都不敢往世子爷那边瞟了,他心有坠坠,这边厢抢了狮子也的功劳,等一会不会被穿小鞋吧。

  这可咋整,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全家人的目光都欻欻在自己身上,全都等着他说话呢。

  朱五六正过了身子,全当没看见。

  待宋县令说完,终于话锋一转,说起了世子爷、侯爷、以及朝廷对他们余杭县莫大的援助。

  没有他们,余杭县就是晾干在沙滩上、奄奄一息的一株海草。

  有了他们的指挥,余杭县才能重新振作。

  待一番话说完,底下的百姓们高举手臂扬声欢送。

  先是打头第一排跪了下来,紧接着一排接着一排的人浪都跪了下来。

  一声一声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盘旋在了天空中。

  直到马车已经过了山林,还能远远的听到余杭县百姓的回响。

  孙兴德掀开窗帘,抹了几滴泪。

  “人间有真情啊,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人这么多的人跪拜,还不是我死了的时候。”

  “呸呸呸,眼瞅着下月就要立冬了,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再说了,人家是跪你呢吗,人家跪的是皇上,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埋汰完孙兴德,王胖回身正好看见了捂着胃的朱五六。

  “你咋的了哥?你胃疼啊?”

  朱五六摇头,他不是胃疼,他是在保护自家的宝贝。

  知道不,就是那个皇上赐给他们的商印。

  王胖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对啊,咱们现在身份都不一样了,诶呀呀,这回回家可有的吹得了。”

  一瞅孙大壮,王胖笑的更是开怀。

  “这回你回村既有面子又有里子,娶媳妇不是迟早的事儿,到时候说不定世子爷世子妃还能给你们做媒呢。”

  那可不敢想。

  孙大壮没回头搭话,老实儿的缩回了脖子,手中的鞭子轻轻的甩在了马屁股上。

  他还记得来时的景色。

  树木森林, 郁郁葱葱,走在山脚下的管道上,一棵棵树木高大挺拔,在头顶连成一片,像极了一片绿海,遮阴避日。

  此刻,他们重新走在了这条道路上,秋风瑟瑟,黄叶飘落,高山是一片片的枫林海,比夕阳还红上三分。

  一晃眼,都这么久了呀。

  车里人难得听到孙大壮也会文绉绉的感慨这些事儿了,刚开始还挺诧异,等真的伸头往外面一望。

  顿时又觉得孙大壮说的还有些浅了呢。

  孙佩芳感叹道:“孩儿他爹,你说我咋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呢,这心情,这感觉和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

  朱五六一边捂着胃一边乐。

  “放心吧,等到了船上感觉就回来了。”

  不言而喻,光是听了朱五六的话,孙佩芳几个就很想吐一吐了。

  他们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怎的就没想起来回去还得坐船的事儿呢?
  队伍行至出岔路口停了下来,面前两条路,一面通往燕京,一面通往青州。

  这便是要分别的意思了。

  马车里,周满掀起了窗帘的一角。

  他有自己的小心思,想在离别前再见人一面。

  高大的阴影将他的视线挡住。

  侯爷?

  高头大马上,江河微微一笑,“张太医有话要同你们说,过去道个别吧。”

  “啊?”

  周欢怼了怼周满,“啊什么啊?快下去呀,别让太医等急了,喜宝,快,咱们下去。”

  喜宝指了指自己,这里面还有她的事儿?
  “那快去吧,去给张太医磕个头,感谢人家这段时间对咱的照顾。”

  喜宝云里雾里。

  是照顾吗?她怎么觉得自己一直在给张太医打下手呢。

  周满和喜宝还没下车,周欢就跑过去了。

  噗通给张太医跪了下去。

  张太医前一秒还在和世子寒暄,回身委实吓了一跳。

  “周姑娘这是作甚?快起来快起来!老夫可受不起这一拜。”

  “受得起的!”周欢说起吉祥话来,嘴巴很是溜道,“此行张太医不辞劳累,护我弟弟,教我妹妹,这一拜我替弟弟妹妹跪给太医。”

  “诶呦呦,折煞老朽折煞老朽了。”

  张太医抖动着袖子,直给李成蹊递眼神。

  李成蹊眉头微皱,将眼睛别到了一边。

  说完,周欢站起来扯了个花儿一样的笑,走到了树林边上又同张毓秀说话去了。

  张太医才松了口气,转眼间,喜宝又在面前跪了下来。

  树林里,周欢招来了扭扭捏捏的周满,“弟弟,你同张姑娘道谢了吗,人家可是教了你许久的官话呢。”

  张毓秀紧张的眼神看着周欢,周欢在她手心里挠了挠。

  张毓秀这才安下心来,怯生生的看向朝着她一步步走来的玉面书生。

  不对,他不是玉面书生。

  从第一眼看到周满倔强的眼神开始,张毓秀就知道,这个少年身上不止有这个年纪的肆意和敢为,更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承担与老成。

  张毓秀默默低下了头,不似察觉的咬了咬嘴唇。

  就要分别了,心里有许多话想对你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