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高塔之子 > 第516章 冬之役(二)

第516章 冬之役(二)

2022-11-27 作者: 半步炼狱
  第516章 冬之役(二)
  卡特堡军情局整理了新的情报,将它们汇总之后交给了马尔斯,其中包括四岛贵族之中有人想要成神的具体情报——据各位前董事一五一十说出来的情报,有一些四岛贵族是在为一个更崇高的存在而服务的。

  亲王吗?马尔斯有些疑惑,他问了椿,但椿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那几个有名字的贵族分属于不同的派系,其中有几个甚至属于老死不相往来的派系,他们携手?
  在椿看来,这很荒唐。马尔斯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将这份情报交给孟陬来处理——他现在正在根植整个四岛网络,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石川先生与他的夫人看起来还要这儿小住几天,而马尔斯在高塔和斯卡诺港都有事要办,所以带着姑娘们先去了斯卡诺港,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维丝和铃兰都觉得太冷了,而椿也感觉到了一丝不习惯——毕竟是在高塔住习惯了的姑娘。

  马尔斯要走,双方也没有想拦着——他们的合约马尔斯背了书,做为经略使,马尔斯一接手,就相当于泰南接手了。

  正因为如此,双方都不用担心什么问题,至于贵族不足为惧,毕竟四岛人都已经开始讨厌战争,一听能够获得和平,他们都非常开心。

  而在走之前的夜里,马尔斯又与书记聊了一次,这位老人与之前的老书记一样,都是慈祥模样的老人,谁能想到他们的青春走在名为人斩的血路上心如石铁。

  “你要走了,我的前任告诉我,你值得信任,不只是因为你是高塔的孩子。”

  “……我只是不想看这世上流那么多的血,高塔杀人,那都是对方罪有应得,而战争只会给无辜者带来无尽的痛苦……你们能达成和解,我真的非常开心,这样的话,那些贵族们就没有理由将炸弹丢到你们的头上了。”马尔斯说到这里,看了看书记腿上的毯子:“你的腿……”

  “当年和一个贵族的年轻护卫打了一架,那个疯子说什么一定要回家和他的妻子结婚,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开,我斩了他五刀,最后没注意,被他在腿上来了一下。”说到这里,老人在沉默中叹了一口气:“我后来才知道,他也是高塔出来的,比我晚了七届……我们四岛前往高塔求学的孩子,一届又一届,最终都无法避免的走向以命相搏的结局……真的很可惜啊,听说他的爱人还是一个美人。”

  但书记还是露出一丝期待:“和解了,以后就应该不会再有人斩这样的悲剧了,我们四岛人,终于可以化剑为犁了吧。”

  “一定能的。”马尔斯点了点头。

  “那就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虽然有底子,但早年败了很多,未来还是要看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书记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在客厅那边熬茶的孩子:“源宫。”

  “老师,您叫我有什么事吗。”这个少年走了过来,额头有着小小鹿角的他满是好奇心。

  “老师想推荐你去高塔学习。”书记这么说道。

  “可老师您行动不便,这些年一直都是我服侍您。”少年摇了摇头。

  “源宫,你有才华,我想让你去高塔学习,学成本事回来建设新四岛,老师对你充满了期待与信心。”老人的微笑让少年有些迟疑:“可您……”

  “没事的,在你学成之前,我会习惯照顾好我自己的,等你回来,我会安排你去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去准备一下行李吧,明天我送你上飞机。”

  “那让我先熬完这壶茶吧。”少年这么说道。

  老人点头,这位老师算是认同了自己学徒的要求。

  “您很看重他。”马尔斯看着那个少年。

  “是啊,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小时候的样子,固执而又直接。”说到这里的老人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水,然后看向了马尔斯:“马尔斯,你说你会守护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对吗。”

  “是的,书记先生。”马尔斯点了点头。

  “那好,谢谢。”书记笑着,送走了马尔斯。

  ………………

  等到自己的学徒离开,一个人的书记操作着轮椅来到了客厅的墙上,在这面墙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照片,自四岛有北方主义开始,每一任书记都会在这上面留下他们的模样,每一任书记将不再有名字,他们只有书记这么一个代称。

  我将无我。

  每一任书记,都谨记得这个教条……搞得好像是刺客教团的什么仪式一样。

  想到这里,老人扭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到那里的老人:“能不能下次来的时候敲门进来。”

  “那样的话,你的卫士会问我的。”来的人是一个模样年轻的家养妖精,他坐到了茶几上,从熬好的茶壶里倒出了一小杯茶水:“你还是没变,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喝茶。”

  “因为没钱,买不起饮料啊,导师。”老人操作着轮椅来到了来人的面前笑着叹息道。

  “我知道,所以这些年没少给你茶叶。”家养妖精微笑着伸出手,抚摸了自家老学徒的光光脑袋:“你老了,正平。”

  “自然人总是会老的,老师,师兄他们都走了,师弟他们也走了,我已经老的走不动路了。”老人说到这里,情绪有些低落:“您今天来是为什么呢。”

  “你应该知道那车的事情,对吗。”家养妖精的提的这个问题让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他用力点了点头:“对,我知道。”

  “为什么让它过来呢,正平,你应该知道,那东西炸了,这座城市会受到很长久的污染……”“但我们如果不让它过来,我们的媾和就会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北方主义与王室和贵族永远都不可能互相谅解,一万年前不可以,一万年后也不可能,我从您的嘴里听过遥远过去的故事,知道一时的媾和会带来何等的悲剧,贵族也好,王室也罢,他们只要不死绝,就会如癌症细胞在人体内那般扩散开来。”说到这个,老人眼中满是光,他坐直了身子看着自己的导师:“这个时代对敌人还是太温柔了,但我知道,仇恨会让很多暴行变得冠冕堂皇起来。”

  “我从来没有这么教过你。”他的导师叹了一声。

  “是的,您还是仁慈了,是名为历史的老师教会了我们这一切,十一人众会在这座城市里等待属于我们的终焉,我们的学徒将会在明天离开,所有学校的学生与老师将会在明天举起的冬令营开始时离开,工人和农民会因为为期三天的重走光荣路而离开,与这座城市一起死去的,只有我们这一代人。”老人说到这里,看着走向窗户的导师:“我最终还是没能成为您所想的那种好人,导师。”

  “……不,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学生,是这个世界让你变成如今这般,连笑容都如此可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